为同事送葬

2020-07-10    人生感悟    【手机浏览本页】

  早上6点半,我就随车来到了殡仪馆。抬头仰望,天不见蓝,早已染上了悲哀的底色。俯首大地,是碎了一地的难拾的心伤``````

  天气乍暖还寒,浑身发冷,特别是在这样的氛围,大家身着素装,胸戴白花,表情严肃,越发让人颤栗,从外表漫延到内心。

   许老师身患肠癌,享年73岁。他早年毕业于中国医科大学,学业出众,文革时被错划为右派,下放到农场劳动改造。我对他的了解不是很多,最初接触他时,我还是住着学校独身宿舍的一个单身。那时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因组织上落实政策,他回到学校图书馆上班,其实这个岗位和他的所学并不对口。我因经常去借书和他打过一些交道。每当说起他,他低调、谦虚为人的举动就会立刻浮现在我的眼前,给我的印象他言语很少,少到经常是一个无声的笑容,或者是一个笑容可掬的点头这样的肢体语言。开口说话时声音特轻,彬彬有礼,是大家公认的老实厚道人。他平时特别钻研,满头银发依然不忘博览群书,他习惯戴着眼镜,透过镜片,我一直深信他是一个腹藏经纶的学究,他笔下的字工工整整,恰如他的为人。

    好人离去,总是让人无限伤感,同事的感受如此,亲人更甚。在向遗体告别时,我随着悼唁的人流和家属握手,但不敢正视他们如泉涌出泪水的一双双眼睛,一时无语凝噎,连一句安慰的话也没说。

    告别厅悬挂着的那幅长长的挽联,替大家道出了缅怀之情:“恩留慈松,音容宛在;情深似海,笑貌永存。”愿先生安息!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