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拒绝逆来顺受

2018-10-13    人生感悟    【本页移动版】

 

         丁星凡

    读罢李镇西老师的《宁玮:当善良遭遇邪恶……》和李迪老师的《英子班的遭遇》两篇文章,我对宁玮和英子班学生的遭遇除了同情与惋惜,更多的是愤怒和生气。之所以愤怒和生气,一方面是因为收保护费的地痞和蛮横的酒店领班实在可恶、可恨,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宁玮与那些学生在邪恶势力面前的一味忍让与逆来顺受,真可谓“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个人认为,善良是智慧、纯真、博爱、包容、正义的同义语,与忍让、逆来顺受格格不入。我不否认宁玮和英子班学生的本性是善良的,但他们的软弱,他们面对邪恶势力只知道忍气吞声、息事宁人,不懂得依法抗争和自我保护的逆来顺受的行为与表现,却于无形之中助长了邪恶势力的嚣张气焰,是一种变相的养虎为患,既害人又害己。因为对恶的沉默与纵容,实际上就是对善的压制与损害。我们既然热爱、向往、追求善,就必须学会与邪恶势力作斗争,并力争做到除恶务尽。我们不主张以暴制暴,但依法抗争与实行有效的自我保护却是非常必要的。一句话,只有法律才是伸张正义、弃恶扬善的真正保护神。

    依靠法律伸张正义、弃恶扬善,对此我是有切身体会的。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我在一所乡村小学任教,当班主任。一天,我正组织学生开展活动,却无端地遭到了校外一名农村妇女的谩骂。当时,面对谩骂,我很理智,没有像一般人一样与其对阵,以牙还牙,而是不予理睬,待事态平息下来后,再据理力争。最初,我请学校领导出面,向对方传达了我的意愿,我的要求很低,就是让那个骂了我的村妇当着全班学生的面给我道歉。可是那村妇不但不答应,还放出话来,跟我耗到底。当时有人劝我算了,他们说这个女人惹不得,特霸道,总是以自己曾经患过癫痫、神经有点不正常为由,肆意妄为。还告诉我,在我之前,有当地村干部、镇政府的领导,还有学校的前任校长和个别老师都曾挨过她的骂,最后竟然都不了了之。结果,这些年她想来学校胡闹一通就胡闹一通,谁也懒得与她计较。听了好心人的劝慰,我觉得全然不是滋味。作为堂堂的人民教师,我们怎能如此容忍这种胡闹现象的长期存在而不加以抵制和斗争呢?于是,我更加坚定了要与这个村妇及她身后那股暗藏的邪恶势力斗智斗勇的信心和勇气。我要捍卫自己作为一个人民教师的尊严和权利,我要维护学校的正常教学秩序和合法利益,我要给那个女人一个教训:善良和正义是不容侵犯的,欺善作恶是要付出代价的。接下来,我说服了我的家人和所有关心我的人,开始有理有节的与这个女人所代表的邪恶进行较量。我相信自己一定能获得最后的胜利。当然,在这个正义与邪恶进行较量的过程中,我并不是孤军作战,而是依靠组织,争取一切可以争取的力量。我先是继续请学校领导出面,和我一道去找村委会和镇司法所的同志来做调解。调解无效后,则双管齐下,一方面将情况报告给上一级教育行政部门,取得更大支持,一方面诉诸法律,向当地派出所报案,请求处理。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在上级教育行政部门有关领导的亲自过问下,当地派出所对此事件做出了公正而严肃的处理。那个村妇不仅向我道了歉,而且还写了检讨。最令人欣慰的是,我以我的行为赢得了全校师生与当地群众的尊重和敬佩,而那个村妇从此心存畏惧,再也不敢到学校来胡闹了。

    人之初,性本善。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就是要充分发扬和光大人性善的一面,摒弃一切丑陋、邪恶的东西。因此,在培养和提高国人特别是新一代公民的是非善恶观念和辨别能力方面,我觉得很有必要告诫和警醒诸多如宁玮与英子班学生一样把对恶的忍让也当善良的人们,善良是人类对正义的伸张,是每个人依法对自己人格尊严和合法权益的捍卫。迁就、顺从、软弱、退让、迂腐都绝对不是善良,善良拒绝逆来顺受!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