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感悟

2018-10-24    人生感悟    【本页移动版】

 

  今天就母亲节,当同事们之间谈起,问送给母亲什么礼物,我一时无语,真得想不出该送给母亲什么礼物??

  我的母亲在我的心里就非常伟大的,从小到大我非常依赖我的母亲,在我眼里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她。母亲很慈祥但也很严厉,我和弟弟从小就怕她但和她也很亲。

  母亲给予了我很多……

  受益终身的教导就是:“事情可以不做,但是不可以不会。”母亲很清楚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小的时候从来不会因为我们姐弟撒娇、耍赖而娇纵我们,所以我们从来也不敢在母亲面前撒娇、耍赖,因为我们很清楚那是毫无用处的。记得最清楚的两件事情,一是我学着划火柴;二是我弟弟学着洗袜子。

  我是一个很怕火的女孩子,以前家里烧炉子,我放好了柴草,就是不敢划火柴把炉子点着,冬天放寒假,炕炉灭了,我宁肯冻着也不敢把炉子点着。有一天,母亲就扔给我一盒火柴,说:“今天你就划,什么时候学会什么时候为止。我不相信这件事情就这么难。”我是真得不敢啊,我说:“将来我可以用打火机。”但这句狡辩在母亲那里是没有用的,母亲根本不理我,去做其他事情了,于是我就坐在小凳子上开始练习划火柴,可是这在我当时的眼里真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我一边哭一边划,那盒火柴也似乎和我做对,总是划不着,我越害怕手越抖,而手越抖越划不着,划断了十几根,突然有一根一下着了,但我马上就扔了出去,妈妈看到说:“这不行,你是拿着点着的火柴,最起码让它烧到一半。否则你怎么可能点着炉子呢?”我只有再继续一把鼻涕一把泪地练习划火柴。几乎一盒火柴全部被我划完才勉强通过母亲的检验。那年我七岁!

  虽然今天我几乎很少再用上火柴,虽然今天我拿到火柴划时仍旧心有余悸,但是这件事情仍旧如发生在昨天,现在明白母亲并不是一定非是让我学会划火柴,而是让我知道其实恐惧是可以战胜的,并且根本没有那么难。

  而我弟弟学着洗袜子的情况和我差不多,那年他五岁,每天扔下袜子一般都被老爸收去一起洗了,有时我也会捡起洗掉,可能在别人眼里他是男孩儿,年龄又小,上面有我这个姐姐,不会洗衣服是理所应当的,而在母亲眼里可不是这样,母亲觉得他这个年龄应该学会一些简单的家务了,(我也是从四、五岁开始洗手娟、洗袜子的。)母亲从来不认为家务活就应该女孩子来做的。弟弟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在委屈中学会洗袜子的,我老爸看不下去说是替他洗,但母亲说:“你能替他洗一辈子吗?”父亲就不吱声了。从第二天起,弟弟脱下袜子就主动自己去洗了。

  母亲教育我们向来是说一不二的,绝对没有下不为例。我们出去玩儿一定是按时回家,错过了时间吃饭是不等的,而且剩下的饭菜也不允许我们回来吃的,我们俩都被饿过,有了第一次绝对没有第二次,去别人家串门总会问人家几点了,出去玩儿中间也会跑回来问问时间,然后再决定出不出去;我们和父母上街看到喜欢的小人书、零食之类的,如果母亲说:“买,但只能挑一样。”我们就会在柜台前挑上好一会儿,但绝对不会耍赖、撒泼之类的。那时我们就懂得了人生随时都在面对选择!

  我们两个从小就从母亲那里学会了理财。我们的零花钱都是和工资一样按月发放的,开始只有夏天有零花钱,那时冰棍有3分、5分一根的,母亲规定每天一根,按5分标准给,一个月1.5元,如果10天就花完了,其余20天就没有冰棍吃,如果省下来就可以自己攒着。我们平时都只吃3分的,只有特别馋的时候才吃5分的,天气不太热的时候就不吃了。后来随着年龄增长及生活水平的改善,我们的零花钱才水涨船高,到我高中时我的零花钱涨到每月5元,我弟弟高中时他的零花钱涨到每月10元,但我们每月都是有盈余的。我弟弟上大学时从来没有出现过写信向家里要钱的情况,而我们工作后工资也都是交给母亲的。这种理财习惯让我们受益终身,就算工资再低也不会当“月光族”。弟弟去年买房子,首付是自己的工资,现在每月还贷也是自己的工资,不会像其他同龄人一样成为“啃老族”的。

  母亲非常爱学习,上初中时学习是班里的第一名,因为文革没有上高中,后来单位让她带职读电大,在父亲的辅导下,四十三岁的她楞是通过了全国统考,虽然是班里年纪最大的,还是照顾家庭,但三年的学习她从来没有补考过。母亲始终保持着乐观、积极的心态,退休后,虽然照顾得帕金森的父亲,但并不影响她热爱生活,每天骑着三轮车带父亲去老年合唱团唱歌,抄歌谱,还教其他老年人识谱、唱歌,最新的歌她比我学得还是快。她还学会上网查歌谱、玩电子游戏(都是益智类的游戏,我都自愧不如)。


   今天是母亲节,我实在想不出该送给母亲什么礼物,一束康乃馨、一件衣服似乎都无法表达我对母亲的爱,我想为母亲做一次手部护理,因为那双手刻下了她为家庭几十年无怨无悔的付出,我深深爱着她,敬仰着她,她的谆谆教导深深影响了我的一生……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