惦忆母亲河

2019-07-30    人生感悟    【手机浏览本页】

 

今日我已长大,早已远离了故乡,远离了会毕生给予美好记忆的那条母亲河。

日日生活在繁华的城市里,学习、工作、生活的忙碌使人充实且不断地改变。而唯一不能够改变的是我总会在老不去的岁月里日夜用一种很完整的心绪想起伴我走过童年的那条紧邻村子的母亲河——大沽河,还有那些玩乐在河水里的小伙伴们……

今夜,回忆又在引导着我,用一种深深的情绪伴着清晰的黑白画面走回了家乡、走回到了村西跃过河堤便会让人宁静致远的那条母亲河。所有与童年有关的回忆又一次渐渐让人舒缓而温暖了起来……

我出生在一个叫辛疃的村庄。因为座落于大沽河的东岸而让其拥有了依水而居的灵秀和浓郁。所以我出生的小村庄直到今天都是一直在源源不断给予我细致而被泽润之感的。

村子微小,由东到西由一条条细窄的胡同儿从南到北划分开来。于是错落不一、高矮不同的房屋却被不经意地因胡同而齐整。我住在村子最西面的一条胡同,叫“丁家胡同儿”。丁家胡同的北端是方圆十里之内、前后五个村庄唯一的一所学校,叫“辛疃小学”。学校紧挨着大沽河的护河堤坝。这条壮观的河堤在我的记忆里像一条伟岸的巨龙用日日夜夜的执着激励着我们那时对知识的启蒙和渴求。因为巨龙的守护也让我们这些在河畔成长起来的孩子们自幼小时就在心灵深处对安宁与静养拥有了若无其事的习以为常。

因为记忆里的胡同儿、河水、堤坝和朗朗的读书声,而让我自那么小的年华里就懂得了富足的含意。所以直到今日还执着地贪恋着与大沽河的所有想念情绪。

临至夏的季节,我们会找一个暖洋洋的午后三五结伴用五分钟的时间走出村子、跃过堤坝将自己放在浅浅的、清澈的、仅淹到脚脖的、流淌着的大沽河水里,去抠挖一种叫"蝖子"的小生物。当时村里人对这种小生物的发音就是这样的,但我至今也没有找到它的学名。它的体积很小,形态有点像我们现在吃的、生长在海里的蛤蜊。但分明与蛤蜊又有着明显的不同。它的体积只有大拇指肚大小,表面呈现出比蛤蜊要好看得多的美丽花纹,壳表面有圆圆光滑感,让我们总想急切地握在手里去体会收获的幸福。拎着小铁桶的同伴们轻轻走在水里聚精会神地观察着脚底下河里的松软沙粒,只要看到有一个不明显的小坑在冒泡泡,那就赶紧地弯下腰用小指头浅浅地一抠,准有“猎物”会轻松到手。如此这样,周而复始地在寻找、弯腰、收获之间,一个午后就能让每个伙伴们手里的小铁桶都满了起来。然后在晚上,全家人就可以美美地吃上一顿用“蝖子”打卤的手擀面条。那个香啊,让我今日想起都有口水流下……

前几年回老家,特意带着儿子想让他看看养育妈妈长大的母亲河,还有河里的那些一定也会让儿子喜欢无比的“蝖子”们。寻问村里的老人家:“我小时候挖过并吃过的那种“蝖子”还有吗”?一个年老的奶奶摇着头对我说:“我们都快20年没吃到“蝖子”了,再也挖不着喽。因为现在的河水都被脏得看不到沙子,河底的沙子也被一辆辆的大卡车拉到城里盖了大楼,河里的那些大坑让谁还敢再下水?”

听完老奶奶的话,心里的感觉是失落的。原来我孩童时那些与河、与伙伴们如痴如醉玩乐于水的美好经历也只能是回忆了。本想在有了儿子的今天带着他去重温妈妈孩童时候与沽河有关的幸福梦, 却已不能。那一日我牵着儿子的手立在母亲河的堤坝上心潮涌动、哽咽难耐、有泪悄然滑下。与大沽河有关的所有温暖回忆可以让我一个人随时历历在目,而一直坚信让儿子也定会在今天欣喜不已的清彻河水还有河水里的“蝖子”早已不复存在……

今日,长大且已离开老家村庄居住的我便时常会在梦里回到村子西边的那条大河。与苹儿、红儿、钢儿、还有很多很多的伙伴们手拉着手飞一样地跑上河堤,穿过真堤坝下的那片杨树林,踏进清澈流动的河水里,不停止地嬉戏、打闹。晶亮的水花真切地溅到我儿时欢快的脸蛋儿上……老公常有在早晨对我说:哎,你昨夜又在梦中笑出声音来了……

新年伊始,回老家拜年。乡亲们围坐在一起,大伯、叔叔们絮叨最多的话题竟然是:政府要投入大资金、大力量来重建和改造自然生态大沽河,让我们的母亲河重现往日河堤壮阔、河水清澈、河岸柳绿的景观。

看到乡亲们谈论言语间所表现出来的喜悦和鼓舞不亚于当年刚分到的自留地时为我们打下千斤粮食的喜悦份量。原来对于曾经养育过我们的母亲河,不管年少或年老,那份浓厚的、如同骨肉相连一样的情感是一样的。拯救我们的母亲河原来关乎着所有在大沽河岸边的血脉,并不仅仅是我一个游子的心境。对于大沽河的美丽牵盼与灵性流动分明牵动着所有因河而生的千千万万个曾经依河而居的纯朴父老乡亲们。

几十年来夜夜梦里惦忆的母亲河、大沽河啊,今日你已让我儿时的重现离我们不远了,你也让那些我们可以对儿时最美记忆的再拾起不远了,真的不远了……

相关文章
热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