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石子的故事

2018-10-12    励志文章    【本页移动版】

   文/绿叶竹

        小石子离开母亲从无锡来杭州时正好七岁。父亲老石沉默寡言,一张还算英俊的脸上表情冷峻,少有笑容。小石子秀气、机灵,大大的眼睛,一头自然曲卷的头发乌黑浓密。也许小小年纪的他心理上曾受过什么刺激,关于母亲的话题他一向违莫如深,只字不提。
   小石子与父亲一日三餐都吃食堂,俩人各自洗自己的衣服,要不是同住在一个屋里,父子俩好像形同路人。小石子每天在学校、食堂、家三点成一线的范围内活动,在单调、缺乏亲情的日子里逐渐长大。可是,日子虽然过得有缺憾,小石子却仍然有着极其阳光的心态和善良的个性。小石子懂礼貌,嘴很甜,邻居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都喜欢这个亲亲热热的小男孩。小石子还特别愿意帮助人,同学、邻居谁要有个需要帮忙的事,小石子从来都是来者不拒。
   就在小石子上五年级的那年春天,父亲带回来一个漂亮的阿姨。那阿姨大约三十四、五岁的年龄,白白的皮肤、高高的个子、细细的腰(邻居孩子背地里都叫她细腰)。每当那个阿姨来家,小石子就自觉地到邻居小朋友家去做作业。直到父亲送走了阿姨,小石子才回家睡觉。
    那年秋天桂花盛开的时节,父亲与细腰举行了婚礼,小石子从父亲房间里搬了出来,住进了单位帮助解决的同院另一间小屋。婚后,细腰带来了她与前夫所生的两个女儿,一个叫玲,年龄比小石子大,已经上了初中;另一个叫珮比小石子小上小学三年级。在当时住房极其紧张的情况下,细腰的两个女儿一起住进了小石子的房间。老石在房间的中间挂了一块布幔,姐妹俩睡一张高低铺,小石子睡一张折叠床。由于房间小的可怜,每天晚上小石子必须等到姐妹俩躺下了,他才能打开折叠床,早晨,小石子必须提前起床,将床收拾好,两个女孩才能起床。

    自从细腰进门后,老石脸上肌肉的紧张程度略略有些改善,偶尔也会露出难得的笑容。虽然小石子非常懂事,凡事都让着玲和珮,也经常主动帮着父母干活,但由于他从未叫过细腰一声“妈”,父亲和细腰对小石子很不满意。

   不久,玲转学去了离家较远的一所商业技校,住校了。没有血缘关系的两个异性孩子住在一起也已不适合,细腰要求老石另外给小石子找住处,将小屋让给妹妹珮居住。老石实在无法找到住处,烦恼的他常常拿小石子撒气。邻居家的老保姆实在看不下去了,便征得东家的同意,在自己的小房间里给小石子解决了一个睡觉的地方。

    细腰是一家商店的财务人员,工作比较繁忙。对于小石子,细腰一般采取比较冷漠的态度,她很少和小石子讲话,既不关心,也不指责。老石对细腰倒是体贴入微,甚至对于细腰的女儿他也百般顺从。于是,家里烧饭的活基本落在了小石子的身上。每天下午放学,小石子便急急忙忙回家,淘米、洗菜烧晚饭。在这个家里,珮是唯一关心小石子、对小石子好的人,不用父母吩咐,珮常常会主动地帮小石子干活。但小石子总是那么积极、主动有责任心,他宁愿自己多辛苦点,只要他在,便不需要妹妹动手,他要求妹妹把更多的时间用来做功课。

   一年后,细腰为老石生了个儿子。家里的活一下多了很多,小石子忙前忙后,根本无暇顾及学业。而老石有了漂亮的老婆又有了与漂亮老婆生的儿子,对小石子便越来越冷酷无情。他对于小石子过错的惩罚手段几乎等同于“法西斯”。他对小石子拳脚相加的那个狠劲,仿佛被打的对象是个沙袋而不是有血有肉的生命体。有一次,小石子不知犯了什么错,老石居然穿着大皮鞋把小石子踢得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小石子还经常吃不饱饭,实在饿极了,便问老保姆要冷饭吃。

   一次,老师来家访,告知小石子又有两门课挂了红灯。老石当着老师的面,用他那蒲扇似的手掌狠狠地扇了小石子一个耳光,让小石子立即鼻血飞溅,鼻青脸肿了整整一个星期。吓得女老师从此以后再也不敢找老石。还有一次,小石子肚子痛得无法忍受,在一边的老石和细腰却不闻不问;小石子痛得在地上打滚了,老保姆赶紧去找人,实在看不下去了的邻居将小石子送进了医院,诊断是胆道蛔虫。幸亏抢救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小石子初中毕业了,根据当时的政策,家里已经有人下了乡,后面的子女便可以照顾留在城里工作。小石子与父亲和细腰说,为了弟弟妹妹不用下乡,他决定插队落户去。

    小石子在农村整整呆了三年,尽管日子十分艰难,但每年春节,他都会捎些农村的土特产给自己的父亲和细腰。后来,珮也因了小石子的下乡在城里找到了工作。

   城里开始在知青中间招工了,好的工种与小石子全都无缘。因为,他没有路子也没有特长。最后,城里的一家著名的理发店的师傅看上了小石子。这位师傅在与小石子的接触和交谈中,觉得小石子不仅外表英俊,更重要的是小伙子特实在,心眼挺好。

    很快,小石子便成为理发店的先进工作者,因为他勤快,还因为他凡事总是为同事、为顾客着想。

    几年过去了,小石子与同是理发师的雨双双坠入了爱河。雨比小石子小两岁,她温柔、美丽。从小缺乏家庭温暖的小石子在雨那里真正得到了幸福。然而,小石子表达爱的方式也是一般常人难以想象的。一天,雨像所有热恋中的女孩一样问小石子,以后会不会变心,要是变心怎么办?小石子认为所有的语言承诺都已经显得苍白无力。于是他将雨带回家,在雨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用刀一下剁去了自己左手一节小拇指说,如果我变心,这就是我的下场。唬得雨赶紧送小石子进医院。

    老石与细腰最终还是没能够白头到老。在他们的小儿子刚刚上初中时,老石被查出患了胃癌,而且已经到了晚期。已经当了父亲的小石子与雨义无反顾地担当起服侍老石的任务。老石在生命快要走到尽头时,他要求与儿子小石子有一次单独的谈话。

    老石老泪纵横,拉着小石子的手问:“儿子,爸爸待你不好,你能原谅爸吗?”

    “儿子记不得爸什么时候对儿子有不好,爸,你永远是我的好爸爸”。小石子答。

   老石听了这番话竟然号啕大哭起来。

    据说,老石走的时候非常的安详。因为让他内疚了多年的一块心病因小石子轻轻松松的一句话得到了化解。老石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因为他的灵魂已经得到了解脱,他已经没有了遗憾。

    小石子仍然像许许多多平凡的人一样过着平凡的日子。逢年过节,小石子会经常带着雨和自己的儿子,买些礼物去看望年迈的细腰和姐姐、弟弟妹妹。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