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气势

2018-10-18    励志人物    【本页移动版】

 湄边纤草

  气势如影子,有时自然附在人身上。有时因处不同的位置,拥有的权势不同,所散发出的不同的气势。秦赵高指鹿为马、后汉梁翼飞扬跋扈是一种气势,杨国忠兄妹五队五色出游、隋炀帝开运河下扬州是一种气势,高官乘八抬大轿出行、鸣锣开道是一种气势、衙门升堂时全场叫着“威武”是一种气势。方孝儒被诛十族不改史、文天祥“留取丹心照汗青”是一种气势。诸葛亮摆空城计、张飞在长坂坡一吼、王熙凤“未语笑先到!”是一种气势。西晋稽康临刑静弹一曲《广陵散》、金圣叹断头前与儿子交代花生米之吃法、谭嗣同刑场上“我自横刀向天笑!”都是一种气势。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是一种气势。怜者不受嗟来之食也是一种气势。

气势有时与一个人的长相无关。看过古代关于曹操的一个短故事,说曹操得天下后,要接见一个匈奴的使者,他觉得自己不够威武,就派当时的美男子代他接见使者,而自己站在一旁帮替身提刀,接见完后,他派人问使者,“魏王如何?”使者回答:“魏王信自雅望非常,然床头捉刀人,此乃英雄也。”使者识破了曹操以替身接待使者的计谋,曹操很生气,连夜派人杀了这个口无遮拦的使者。故事中曹操很坏。使者很聪明,聪明得一如杨修,结局亦如杨修。其实很为这个多嘴的使者不值。估计有头脑的很多人都看出那站在旁边的才是正主,但没有人会说穿。那曹操的替身虽看上去气质超然,但相信他的目光是虚空的,缺少称王或当领导者的锐气和霸气。有曹操在旁边,即使曹操此刻穿着破衣烂衫,也掩不住其身上的之超然气。每个人落在曹操身上的目光定是卑谦的。细节可看出一个人的身份,派来的使者本是国内的聪明人,这点小把戏怎么能瞒过他的眼睛。可惜,他偏要说穿一场戏。倒霉怪谁?

一个有成就的人身上的气势射出的光芒之强烈,有时就如一轮光茫万丈的红太阳。曹操身上的光芒四射,但“俱往已,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现代人的气势仿佛更甚,名人效应更是让日月失色。明星们的每一个隐私都能引起千万人的骚动。你没看见现在一个成名后的影视偶像一出场,全场挤塞,尖叫如雷,为偶像们死都愿意。明星的光芒能掩盖其在人后的一切靡烂和不耻的行为。你没看见各地的一把手领导一出门,不管地方是穷还是富,都是前拥后呼,轿车一辆辆,有多少迎奉的人。领导者的气势恢宏,引无数人竞折腰。你没看见一个个被提拔到肥水权重单位的人士,或在商场中跌打滚爬赚到了钱的成功人士,突然身边多了许多美女、突然多了许多称兄道弟的朋友。在云端被人捧的感觉真好。一个人拥有凌架于众人之上的气势更好。一人得道,仙及鸡犬。一个的人气势可以造福一批人。

我们都是势利小人,我们常从某人身上散发的气势,可以猜出他所从事的职业和所处的阶层。人的一抬手,一举足,包括说话的腔调。眼神的运用都无时不传递着他所受过的熏陶。大城市走出来的人见识多广,优越性强,走哪都满不在乎的表情,而大大城市如出生在北京、上海的人更是优越感超群。小城市的人生活氛围、思想活跃程度都不如大地方,所以拘谨感时时从身上流露出来。初出家门的农民工穿着朴实,东张西望的目光总是发着胆怯、卑微的目光。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人让人读出什么叫单纯,走南闯北、经历风霜的人能让人感到老姜就是辣。

不管是官场还是商场,领导者与被领导者的身份也容易让人一目了然。领导者那种官气逼人或者是意气风发的样子,普通人隔着一条街都能感受得到。被领导者们或埋头苦干,或满面陪笑的架势,我们这些无聊者一眼看出其地位。即使是普通的一个小店,也能从里面的人对待顾客的态度,或寥寥数语中让人猜出谁是店主谁是店员。一个农村出来的孩子和一个城里的孩子也区别明显,不用说就知道谁出自哪里。一个嫁入有钱人家的女人和一个嫁入普通人家的女人,无论是眼神还是穿戴,甚至是一双手就可以看出差别。一个成功者和一个失败者,从其表情我们可体会到什么叫成功,什么叫苦涩。热爱生活的人,宽容生活的人,他身上会传达出一种温馨的气势,让周围的人放松,身心愉悦。一个过于钻营的人、时时在算计的人,也会不由自主辐射出一种摄人的力量,让接触他的人紧张和不安。一个才华横溢的人散发的气势能吊起旁边人的祟拜和妒嫉。一个一贯残忍的人能让我们听到他名字就心惊。

当然,气势还分得势和失势两种,而势与势之间本是可以任意转换的。

当初,曹操还是个小混混时,谁把他看在眼里,闹洞房里,偷人家的新娘,被追得屁滚尿流。谁能想到某一天“他会挟天子以令诸侯”。刘邦当帝王前是个人见人厌的小流氓,朱元璋是个几天讨不着饭的穷和尚。那时落魄的他们,也只有几个相面的人会说他们有帝王之相。普通老百姓是看不出什么的。但是,当他们成为帝王后,他们就成为万民景仰的太阳。全国的人都从他们身上看出无限大的气势。有几个人敢正眼看他们!许多人肯定后悔,早知道他们现代如此富贵,当初认识他们的人就该把一切给他们,说不定换来现在的荣华加身呢。天生慧眼识英雄的人太少。青梅煮酒的故事永远都是故事。就现代来说,你没看见,那些点头哈腰的小干部、小职员上了新台阶,那得势的气质“哗啦啦”是扑面而来,一个郁郁不得志的小艺人突然一天一举成名,被众人戴上桂冠。那脸上的得意也是控制不住流露出来,人也越来越青春了,随着身价的抬高,旁边捧场的人越来越多,气势更足得像一个吹饱了气的汽球。得势的人,精神面貌都会焕然一新,当领导的,当老板的都个个红光满面,行使权势时雷厉风行,面对镜头时都一样亲切大方,那气势就是与众不同。

还有,请都别用异样的眼光看待农民工,许多农民企业家不就从他们中诞生吗。他们中的许多人,把辛劳的钱寄回家,竖起一幢幢的新房,改善着家人的生活。回到家,他们就是家人心中的英雄。还有那些农村的孩子,因为条件的差别,他们见识方面是比同龄的城里孩子少。但是,就像春晚那个小品所说的,仔细一翻户口,多少城里孩子的父母不就是当初的农村人吗。城里许多看上去趾高气扬的人,原来许多都来自农村。人的适应能力和改造自我的能力都是很强的,从大城市来到小地方的人会不知不觉磨掉他的优越性,从小城市来到大城市的人会很快去掉他的拘谨。一个农村走出来的乡下娃人也很快会沾染大地方的气势。

再说穿些,一个人身上的得势时的气势也是很容易溜走的东西。官场、商场都是残酷的,今天被人捧着走,说不定明天看见的就是冷眼。谁能拍着胸脯说自己没一点势利的眼!那些神采飞扬,一呼百应的贪官站在审席台上,一夜白头,苍老无助,真看不出当初多么的意气风发。那在生意场上败给对手的人,一脸苍桑,朋友们都远去了,落寞孤寂,哪有当初搽着古龙香水,搂着美女纤腰,豪爽大笑的风采。

有些人的气势仿佛是与生俱来,潜藏人心。如某些人不管身处何位都表现出的铮铮铁骨、清高气节。但是,对大多数人来说,气势是很容易会随着社会被改造成另一种形态。气势在一个人身上没有定论,就像变色龙,会追着人的改变而改变。气势和人一样都是个很奇怪的东西。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