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珞丹:奋斗着的青春最绮丽

2017-06-15    励志人物    【本页移动版】

  
  有一个姑娘,有一些任性和嚣张,还有一些叛逆和疯狂;有一个姑娘,眼神清澈,笑容无翳,纤腰长腿,小麦肤色,行处灵动如流水,说话噼啪似炒豆。她健康,她个性,她的青春像一树一树的繁花,粉白黛绿,灿烂得令人妒忌。这姑娘,是米莱,又是钱小样,但归根结底是王珞丹,独一无二的王珞丹。这位新晋80后甚至90后代言人,人气已冲到了火星上,她的爆红,原因无他,正是青春的胜利,青春的酣畅淋漓。
  
  我的青春我做主
  
  粉丝“丹磁”们最初爱上王珞丹,是因为《奋斗》里的“米莱”。虽不是女一号,但这角色实在太讨巧:美貌和财富齐备,善良与风趣兼具,偏还痴情得九头牛拉不回,这样的女孩,人间烟火中怕是难觅芳踪。相比之下,《我的青春谁做主》里的“活宝”钱小样更草根,更现实,深得80后的欢心。
  
  谈起钱小样,王珞丹用八字评价:“亦正亦邪,亦动亦静”。钱小样是谁?是王珞丹,也是你,是我。她有我们全部的缺点:自以为是、眼高手低、急功近利、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别人碰过的不算壁,自己不栽过的不算跟头”。她满脑袋理想,满肚子主意,为自己做主不惜离家出走,擎着中专文凭就敢从银川杀进北京,由着个性一顿瞎扑腾,然后被现实呛得七荤八素。
  
  然而这个一根筋姑娘的可喜可贵,正在于她的百折不挠、乐观无敌,无论生活如何打击她,始终“傻笑”着蹦不息;在于她有一个大路通天的幸福彼岸不去,偏要向长辈禁止的阴沟里踽踽独行,当她学会背起责任,俯下身躯,却永远学不会放弃爱情;在于她的知足常乐,蚂蚁有蚂蚁的幸福,别人吃一碗还吃不饱,咱有一粒就乐半年。
  
  王珞丹上蹿下跳地奔向了钱小样,她演得太投入太忘我,以至于电视剧杀青那天,她悲伤地在博客上写道:“我就这么被钱小样抛弃了。”但,看她简约而不简单的人生履历,不由人不感慨:王珞丹简直被钱小样附体了。
  
  跟钱小样一样,王珞丹生性叛逆、不羁,爬树上墙的像个男孩,而且打小就爱自作主张。中学时,因不甘心被老师冤枉,竟当众跟老师掐起来,险些被学校开除。父母见这孩子如此叛逆,生怕她惹事,只好严加看管。母亲更从不准她和男同学结伴出去玩,男生打来的电话也一律扼杀在摇篮里。
  
  进了师范后,王珞丹的酷劲儿愈发张扬,单薄得像纸片似的姑娘竟学起了激爆的架子鼓,还加入了校乐队。这个被帅气的文艺男青年垄断的特长,成了王珞丹的看家秘籍。当时全校只有她一人会打架子鼓,风头可想而知,“人人都认识我,那时候我走路不看地,看天,比现在还牛。”
  
  跟《我的青春谁做主》中苦口婆心的家长一样,王珞丹的父母也为她规划了一条“不出错”的道路:考北京师范大学的本科,将来进入稳妥而踏实的教育行业。王珞丹却临时变卦,要考北京电影学院,“我特自信地跟他们说,今年考不上,我明年再考,还是考不上,第三年再来。如果连续三年考不上,我就服了,绝对安安心心回老家当老师去”。她的这份执著和勇气到底打动了父母。
  
  从家乡内蒙古赤峰到北京,隔着两座山峰。那个多风的春天,王珞丹住在北京邮电大学旁边的一个招待所里,白天风尘仆仆地去上表演辅导班,晚上就关起门来练歌,或举着报纸练习朗诵和背台词。回想那段时日,王珞丹感慨万千:“大多数父母都要替孩子的青春和前途做主,希望把孩子拴在裤腰带上,这样的年轻人出不了大错,但也成不了大事。感谢我父母在我追求梦想时没有阻拦……”
  
  凭着在师范习得的文艺功底,和一首令师生至今印象深刻的摇滚歌曲《无地自容》,2001年9月,王珞丹如愿成了北影表演系的学生。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