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胖不仅仅是健康问题

2012-07-30    职场健康    【本页移动版】

  肥胖在中国将不仅是一个健康问题,而且是一个阶层问题。具体而言,中国大多数的肥胖者将集中在社会中下层人群中,其他体质不良者亦将如此。

  2010年春天启动的第三次国民体质监测目前已进入汇总分析阶段。虽然还没有公布最终结果,但各省监测数据已上报至国家体育总局。从各地发布的消息看,中国人的体质除了延续令人担忧的状况外,开始趋向阶层分化。

  此前在2005年公布的第二次国民体质监测结果中,已经出现较为明显的城乡差距和“东高西低”态势。

  虽然从生活方式的角度讲,饮食及生活习惯都会对体质产生影响,但身体素质更多反映了不同人群的体育锻炼情况。记者获得的多项调查统计则显示,由于经济以及空间、时间上的限制,一些城市下层居民可能丧失体育运动的权利和机会。

  除非提供更好的公共体育福利,否则体育权将进一步向中上阶层集中。

  一项涉及七个不同规模城市的调查甚至显示,办事人员阶层、国家与社会管理者阶层和专业技术人员阶层是对体育运动最为了解的三个社会阶层。国家与社会管理者阶层参加体育锻炼的频率高居社会各阶层之首。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以户籍为依据,国民体质监测并没有把农民工这一城市底层人群纳入监测范围。

   肥胖的“阶层属性”

  肥胖问题一直是中国首都市民身体健康的一个重要挑战。

  “2000年前我们就发现肥胖人数增长太快。针对这种状况,北京市体育局曾提出,希望大家都动起来,所以当时全民健身计划的口号是,‘一人动则一人强,一家动则一家强,家家动则民族强’。”北京市体育局群体处丁冰回忆说。

  动员了几年,到2000年第一次国民体质监测时情况仍无好转。当时体育主管部门的干部们都有些泄气,组织了这么多群体活动,北京市民的身体素质还是没有提高。

  北京市体育科技所群体处主任谭京京回忆说,2005年的监测结果出来后终于发现,城市人口的肥胖情况有所缓解,但是农村人口仍然严重。

  “在2000年到2005年之间,北京市建了不少‘体育生活化社区’,力争‘把场地建在身边,把体育融入生活’,报纸上也大篇幅地宣传‘少油少盐’和‘粗纤维’的好处。但是接触这些新生活方式最快的仍然是城市人群,尤其是城市的非体力劳动者。”谭京京说。

  2010年监测数据又一次将肥胖的“阶层属性”提了出来。

  “虽然最终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我们已经可以知道,北京市民中尤其是体力劳动者的肥胖人口增长速度又上来了。”谭京京说。

  腰围是衡量肥胖程度比较重要的一个数值。谭京京说,根据2005年北京的数据,城市女性的平均腰围小于农村女性,而多数城市男性腰围大于农村男性。

  其中,女性体力劳动者的腰围基本大于非体力劳动者,男性体力劳动者的腰围除了50至59岁这个阶段以外,都大于非体力劳动者。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