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写作 读后感 个人反思 感想感受 赠言 毕业感言 寄语 观后感 获奖感言
您现在的位置:写作范文 > 个人写作 > 观后感 正文

电影《国王的讲演》观后感

2013-07-23 观后感  

  《国王的讲演》(TheKing'sSpeech)在香港被译成《皇上无话儿》,似乎更能反映电影的主题,因为整部电影讲述的是一个即将登基的国王如何克服口吃的故事。

  也许是因为继承了先父的基因,我对语言特别执着,自然会对《国王的讲演》有极其浓厚的兴趣。还记得儿时我曾经取笑口吃的同学,鹦鹉学舌,结果自己也有过一段短暂的口吃经历,幸运的是长大后不治而愈。在我身边也有一些口吃的朋友,据我了解,有些人并非天生的口吃,而是因为学别人口吃,结果反而自己也成了终生的口吃。

  《国王的讲演》中有若干出乎意料的情节。

  首先,Loque医生并无行医的资格,即中国人说的“无证行医”或“江湖郎中”。其实Loque医生本是个并不成功的二、三流话剧演员,尽管努力尝试,娴熟台词,却憾未能成为“角儿”。然恰逢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澳大利亚有许多退伍军人,在战争中受到惊吓,而落下了语言障碍的后遗症。因为Loque在语言方面有天分,便尝试帮助他们克服语言障碍,结果歪打正着,他便成了语言治疗医生。

  我很敬佩Loque医生的人格。他第一次见到Albert王子(公爵)时,便坚持不让王子叫他Loque医生,而是直呼其名Lionel。如今中国造假太多,从有毒奶粉、假药、地沟油到唐骏的学位,无所不有假,且无所不敢造假,于是中国便出现了方舟子那样的“打假斗士”。尽管后来Loque被发现是无证行医,但是因为他从未假冒医生,所以也就谈不上欺诈了。

  我更敬佩Loque的傲骨。在诸多医生失败之后,王子的夫人病急乱求医,居然在分类广告中找到了Loque医生,并亲自上门求助。电影中Loque医生的诊所在红灯区,设施相当简陋,商住两用,既是诊所也是家,电梯老旧不堪,得使劲才能关上门,墙上的油漆斑驳,地板吱嘎作响,可见他的处境颇为潦倒。尽管如此,他对贵为公爵的Albert王子不卑不亢,第一条游戏规则便是平等相待。尽管他知道那位特殊的病人是皇室成员,却拒绝到王府上门服务,坚持让王子到他的寒舍陋室就诊。此外,他非但拒绝对王子以“殿下”(YourRoyalHighness)相称,居然还胆敢直呼其小名Bertie。即使在Albert王子加冕成为乔治六世之后,Loque医生仍敢对国王以Bertie相称,只有一次在公开场合称其为“陛下”(YourMajesty),这在中国文化中是匪夷所思的。

  其实英国比中国更为等级森严,上有皇家,其次是各种爵位,然而英国的平民无需对权贵跪地俯首。对比之下,中国的皇权要专制残酷得多,故素有“伴君如伴虎”之说。据说一小太监和慈禧太后下象棋,小太监说:“我杀老佛爷一匹马”,于是吃掉了老佛爷一马的棋子。老佛爷勃然大怒:“我杀你一家子”,于是小太监被拖下去斩首了。中国皇权下的庶民乃至宰相,见到皇帝都必恭必敬地磕头称“皇上”。自古以来,中国皇帝的名字都是避讳的,所以皇帝的名字往往是冷僻的字。若是有人敢直呼皇帝的名字,便是欺君之罪,遑论当面叫皇帝的小名,那还不满门抄斩?

  1949年大陆从新民主主义过渡为社会主义国家,强调平等。然而如今大陆到处名片横飞,有的人名片上的头衔十几甚至几十个,两面都不够印,还得折叠。至于官场,则都是以“张科”、“王厅”、“李局”、“赵部”尊称,我想中国的医生绝对不可能对国家领导人直呼其名。我看过许多毛泽东保健医生的回忆录,字里行间充满了对已故领袖的崇敬,我想他们对毛泽东一定是当面尊称主席,在公开场合更是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绝不敢直呼其名,遑论以小名“东儿”相称?再说了,毛泽东的保健医生,都是周恩来亲自负责,从千千万万专家中筛选出来的,护士也都是特别善解人意的,且又经过严格的政审,才能到主席身边。绝对不可能是旗手江青在街头电灯杆上看到小广告,然后带着伟大领袖到北京天桥去看“练摊儿卖药”的江湖郎中。

  电影中描绘的英国皇室,使我觉得皇室成员其实也是有血有肉,有“人味”的人。人们在骂人时,通常会不假思索,脱口而出。为了帮助王子克服语言障碍,Loque医生便让贵为公爵的王子骂脏话。起先是“Shit”(屎),后来便是以“F”打头的粗口,当王子说出“Fornication”(通奸、乱伦)时,他觉得还太斯文,为了获得最好的疗效,硬是要让王子说出最粗俗的“Fxxx”,而且还要打开窗子说亮话,大声反复地高呼。当然为了克服语言障碍,骂两句脏话也情有可原,反正外国电影有分级制度,若有粗话和暴力,儿童不宜就可以了。

  据我所知,中国的高干中有许多是农民出身的大老粗,随口骂脏话司空见惯,但是银幕上出现的领导人,无一不是道貌岸然,出口成章,高大全的形象,从来没有出现过粗口,这就未免脱离现实生活了吧。当然毛泽东是唯一的例外,老人家的诗词中便有“千村霹雳人遗矢”(屙屎)和“不须放屁”那样的粗口,非但广为流传,而且当时的学生都能背诵的。窃以为国家领导人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偶尔说两句粗话其实非但无伤大雅,反而更能与群众打成一片。

  除了下里巴人的粗话之外,电影中也不乏阳春白雪。皇室正宗牛津英文和Loque医生的澳洲英文水乳交融,妙趣横生。还有王子戴着耳机,边听音乐边朗诵汉姆雷特中脍炙人口的Soliloquy(独白)“Tobe,ornottobe”,更使我重温当年在吉林大学求学时一知半解,死记硬背莎翁戏剧的寒窗日子。

  《国王的讲演》共获得三项奥斯卡大奖,并不为过。对于英语爱好者,一定要去看原版片,最好没有中文字幕,原汁原味,那才是至高无上的精神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