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生 > 求职经历 > 正文

我在上海的求职经历

2018-09-04    求职经历    【本页移动版】

连续两个月没有找到工作,整个人都感觉耗得有些心力憔悴。更可怕的是,我似乎已经进入另一种困境,一种低落、消极、懒散的生活状态。早上,被窗外的汽笛声惊扰,才发现区区一个五色彩球电脑小游戏,我竟然不吃饭不睡觉玩了整整一天一夜!而这种情景,已经在近两个月来日益增多。我甚至没情绪去再翻那些招聘报纸,即使上网也是匆匆浏览一下51job,属于心底的一种叫做追求的东西似乎正在慢慢衰竭……

还是不想睡,也没什么胃口下楼吃东西,忍到中年一点三刻,几天来饱受虐待的肚子坚决抗议起来,就打开冰箱,找到两个冷馒头和一包榨菜,不想开电视,我现在对什么也不感兴趣。斜靠在沙发上用餐,馒头屑弄了一地,弯腰打扫时才发现茶几下躺着的信件,那是一周前我要寄走的应聘信,早就不记得了,不知道怎么它却被弄到了这里。拍拍信上的灰尘,我想,自己真的是病了,走到了一种难以自控的困境。

回忆当初来上海前,在保定那个小城市,自己好歹也算是个人物。大型企业的人力资源部主管、高级讲师,手下有二千多员工,受到领导重视,还时不时代表企业在电视报纸上露露脸、谈谈管理,到当地各大高等学府讲课、和学子们交流。那时,风光呀!活得洋洋得意。所以,当要搬家到上海发展时,心里还是那么牛气,做着无限美好又不着边际的憧憬与想象,总觉得立刻就能到上海滩混出个样儿来,即使上不了什么风云榜,至少也是大企业的高级白领。虽然也听这边儿的朋友说:上海和保定不一样,是国际化都市,对人才的要求层次比较高,再说也云集了全国乃至全世界精英,竞争与中小型城市自然不可同日而语,要我好好做一番从零开始的心理准备。当时,我也有所触动,但最终还是认为凭自身的能力,绝不会沦落到从零开始的境地。

所以,到上海求职的最初时期,我的简历上薪资要求没有低于六千的,瞄准的也都是国际知名企业、外企和上海本地较好的民营企业。也面试了几次,都败了回来。挤身在众多留洋回国和跨国集团公司跳槽的人士中间,自己的土方法土管理立刻就相形见绌,最初那种盲目的自高自大竟慢慢显得有些自欺欺人了。可是,我还是一时无法调整自己的心态,在一家外企通知我去上班,但要从基础的助理做起时,我着实的犹豫了:接受和正视现实还是硬撑着?最后,毕竟再牛的人也要食用人间烟火,为了一个月三千元的工资,我也恨下心去了。

可想而知,因为心理上的勉强和别扭,我工作得并不开心和投入,更谈不上工作成绩。说实在话,一想到自己每天做着类似于打杂之类的工作,心里就很绝望,我甚至对家里、对朋友羞于提起。对于我的工作表现,单位自然也是很不满意。这样僵持了两个多月,最终还是无法调整自己的心态,就要过试用期时我辞职了。辞职后我又连续找了两个月的工作,现在状态就是这么消极。唉,看看自己的简历,的确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也没有什么值得夸夸一谈的经历,稍值一提的也就是曾在海尔集团任网点经理,在大型百货商业任人力资源部主管,像我这样的人,上海多如繁星。但要我不求职位不求薪水从零开始,我真是难以接受。不想了,先洗脸再说吧,电话账单已经来了两个星期没去付了。

在镜子里我看到一个面容憔悴,萎靡不振的人。蓬乱的头发,灰头土脸的,天,这个人还是我吗?赶紧的洗漱一番,让自己看起来清爽一点儿。外面刚下过雨,在这酷暑季节吹过来的风竟也有些清新。我何必这样呢?把自己关在家里自暴自弃,这不是时间上的浪费,生命上的浪费吗?其实仔细想想,在外企工作那两个月,虽然做的是基础的工作,却也学了不少东西,领教了外企严谨的工作态度,说一不二及时跟进、及时控制的工作作风,听同事们用鸟语与老外谈判自己也有种要充电的紧迫感。我的顶头上司,当时上班时我对她很不屑,大我三四岁,是哈工大的高材生,曾在某著名企业担任部门主管,德语、英语、日语都一级棒,也能和客户谈下来上百万的项目。而我,英语连四级都谈不上,我到底凭什么资本让自己坚持这么牛?再想想,这几次应聘,同时几十个人竞争同一个职位,其中优秀者不乏其人,我又究竟拿什么在和他们竞争?难道只是这不符实际的虚荣好胜之心?还是这不着边际的自负?我想,我是自己围困了自己,围困在自己逃避现实,不去正视现实的心态里,围困在一味追求高职高薪去不注重自身成长的心态里。为什么不给自己成长的时间呢?比尔盖茨也并非天生就是首富就是天才。是时候调整自己,走出自困了。天,这么一困,竟已经虚度了近两个月,六十天,一千四百四十个小时……也许这点时间,我已经写了三篇文章,多了三十个面试机会,记了三百个单词……

活人怎么能让自己困死?找份从零开始的工作,让自己适应适应上海的工作环境,也抓紧时间成长,一年之后两年之后,离我最初到上海的想象应该就不会远了吧?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