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生 > 户口档案 > 正文

农村大学生与农民工拒绝户口农转非渐趋普遍

2017-07-16    户口档案    【本页移动版】
据新华网8月18日报道,当下,随着农村户籍的“红利”渐增,越来越多的农家学子开始拒绝“农转非”的机会。

  在中国严格的户籍制度下,农村孩子考上大学曾经是获得城市户口、从而改变命运的跳板。


  但现在不同了。据浙江农林大学的工作人员介绍,近年来,大学新生大部分都不愿意把户口迁到学校。2010年秋季入学的新生中,把户口迁移到学校的不足20%。农村户口的大学生周梅表示,户籍管理制度严格,“出来容易进去难”。周梅老家在浙江宁波,福利政策较好,每年每个户口的分红就有1万元,如果迁出户口,4年里仅分红就损失4万元。

  据悉,在浙江,即便是来自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农村大学生,也情愿在保留原籍户口。

  近年来,随着中国农村经济社会的发展,农村户籍牵动的利益链条越来越长,其中包括承包地、宅基地的土地价值,农村集体经济和土地征用金的分红、相对宽松的生育指标等。而浙江全省已推行了农村社区股份合作制改革,对村集体所有的资产清产核资,量化为股权,均摊到村民身上。

  农村孩子不愿意“农转非”的情况在欠发达的中国西部省份也有发生。

  来自国家级贫困县甘肃省古浪县的张弘德,现就读于中国矿业大学银川学院,去年入学时没有转户口。他说,如果迁出户口,他家低保份额就会少一份(每月少得150元)。此外,如果户口不迁,还可以很容易申请到每年6000元、毕业后10年还清的助学贷款,比入学后申请学校助学贷款要容易。“很多同学并未看到城市户口在上学期间以及日后择业的明显实惠之处。”他说。

  浙江省户籍管理部门公布的数据则显示,全省“农转非”数量从2004年时的57.7万人降到2009年的18.9万人,降幅高达67%。

  浙江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杨建华认为,农村大学生选择农村户口是一种理性的利益选择,和农村户籍利益链条越来越长相比,城市在医疗、教育及社会保障等公共服务供给上依旧不足,户籍背后的福利覆盖不平衡依旧需要解决。

  另据《中国青年报》18日报道,拒绝“农转非”的不仅是学生,社科院近期一项研究显示,八成受访农民工不愿放弃农村户口。在重庆,一次调查发现只有三成农民工愿意放弃农村土地以获取城市户口。在贵阳,[被过滤]局发现98.7%的农村居民不愿转为城市户口。

  有分析指出,变化有些出乎人意料。但是农村户口所包含的各种经济的、政策的利益让它有优于城市户籍的地方。

  可是,不愿把户口迁到城市的人,并非不进城,有些人也在城里有固定住所。中国的城市化照样高速度,只是“这不是彻底的城市化”,很多人虽然进了城,但他们并没有真正成为城市人。那些不愿迁户口的农村学生,那些在城市工作的农民工,他们很多其实只是城市的逗留者。

  尽管只是“逗留者”,但他们在城市的工作和生活,还是让城市的规模越来越大。联合国报告显示,中国过去30年中的城市化速度极快,超过了其他任何一个国家。从1980年到2010年30年间,共有185个中国城市跨过50万人口门槛。

  有学者提出疑问,城市化本来是节省土地的,可是中国的城市化,不但没节省耕地,反而让耕地消失得很快。1980年至2005年,中国经济每增长1%,占用农地2万公顷左右,是日本1965年至1984年快速发展时期的8倍。这是不彻底的城市化造成的,那些进了城的农村人,却保留着农村的土地,并没有空出土地。

  分析指出,这种城市化的负面影响显而易见,要改变这种现状,就得消除很多人的“两栖”状态。当然,不能像个别地方一样,采用强迫或欺骗的方式,让村民放弃土地,成为什么生活保障也没有的“城里人”。解决问题之道,还得让人真正愿意改变户籍身份,这意味着要让他们作为一个城市人,能在城市好好生活。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