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亚忠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丁亚忠(艺名丁一中)中国华东国画研究院院长、中国九州国画院常务副院长、国际艺术品收藏拍卖(香港)有限公司签约画家、世界华商(北京)国际拍卖有限公司签约画家、职业画家、江苏张家港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画家协会会员。著名画家李助民、薛九州弟子。善画巨幅大画,长期从事山水画、花鸟画创作,作品大气磅礴,浑厚苍润,具有强烈视觉力。画家的泼墨泼彩山水系列、花鸟系列画得到了专家、行家、藏家以及知名人士的充分肯定,在美术界举办的展赛中也频频获奖。丁亚忠阅遍画理史论,以辅蒙养,旅登五岳,临黄山、游三峡、泛五湖,多处写生,搜尽奇峰,历练学养,纳古收今,中西合璧,独具匠心,尤以泼墨泼彩胜出,更是艳丽中透古雅,自得天然气韵,为之一绝。作品长期在香港艺术画廊、台湾台北市爱杰画廊、新加坡艺术院、广东、深圳、甘肃、四川、山东、南京、上海等地艺术品专业机构展出及个人收藏,常被政府,企业集团,上市公司购买作为珍贵礼品。时下收藏亚忠画作的藏家遍及北京、山东、广东、香港、台湾以及马来西亚、欧美等地区和国家。作品多次参加国际巡展,出国艺术对外大使馆交流展并获奖,全国、省、市展览并获奖。艺术成就及作品被收入数十部大型画集和辞典编录。出版有《丁亚忠彩墨山水》、《丁亚忠画选》等,业内评语为“当代极具潜力的中青年画家”。

成就及荣誉

2000年,《满山红艳》获中国故乡情书画艺术精品大奖赛金奖;  2000年,《高山人家》获首届太平洋当代国际艺术家精品大展二等奖,并授于“当代艺术家”荣誉称号;  2000年被新加坡共和国之新神州艺术院授于“高级名誉院士”聘为高级书画师;  2001年《雨过晴云日照红》,在香港中英拍卖行拍卖;  2002年《空谷流溪》获中国美协主办的2002年全国中国画大展三等奖;  2003年张家港博物馆举办个人画展,苏州日报及张家港电台作了专题报道;  2004年江苏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新华日报及姑苏晚报、江苏卫视作了专题报道;  2005年3月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采访报道;  2005年6月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宣传部部长刘云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  记处书记,中央组织部部长李源潮(原中共江苏省委书记),中共江苏省委书记梁保华(原江苏省省长.省  委常委),中共广东省委常委、深圳市委书记王荣(原江苏省委常委、苏州市委书记),中共苏州市常务副市长曹福龙(原中共张家港市委书  记)等在张家港考察时在长江村科技中心展览馆观看丁亚忠书画作品展;  2005年11月1日应邀出席《纪念苏州市政协成立五十周年书画作品展》开幕式;  2005年11月2日应邀出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长江颂.全国中国画提名展》开幕式。出席开幕仪式的有:中国文联党组副书记,副主席覃志刚,中国美术家协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刘大为,著名山水画家李宝林等.  2008年2月5日应新加坡新新神州艺术院邀请在新加坡举办《丁亚忠山水画作品展》 ;  2008年出版丁亚忠山水作品选。  2008年--2009年8月艰苦功学花鸟画(紫藤、牡丹、鱼系列)终有收获,9月对外展示。  2009年5月《丁亚忠山水画作品展江山平远入新诗》作品在广东画院展出,广东卫视采访报道;  2010年10月香港出版《丁亚忠画选》;  2012年7月1日签约世界华商(北京)国际拍卖有限公司(5年海内外市场宣传运作,作品海内外拍卖)

常年为台湾台北市、香港艺术画廊、广州名家精品画廊、新加坡艺术院供应书画作品,作品在海外市场享有很高声誉。

作品点评

风景这边独好

作者:子涵

认识丁亚忠,是从他的画开始的。第一次看他的画可以用震撼来形容。他的画似乎有种空灵,不食人间烟火,超脱尘根的纯净感。逸笔草草,又似乎在宣扬一种艺术创作的超自由状态,于 茫茫天地中,为观者设一方休恬的斗舍。无中生有,有中生无,意在笔先,境生意外,笔断意连,意断神牵。他通过有形的笔墨画出了无形的感觉。或以神动,或以韵动,或以情动,或以气动,或以理动,或以趣动。挥洒自如,却融为一体,十分和谐。尤其体现在他的山水画作品上,具有着强烈视觉冲击力,画面张力十足。他笔下的山水,或山势峻险,或水流湍急,似云雾若隐若现,又宛如流水的节奏,从疏离的自然栅栏中一丁点一丁点的渗入到人们心灵,无不透射出深邃的艺术气氛。

忘记是谁说过“江南自古出才子”,丁亚中就出生在那个令人艳羡的“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的江南水乡张家港。在这个灵山秀水,得天独厚的“世外桃源”里,幼小的丁亚中耳濡墨染的被艺术氛围所熏陶,更奠定了他日后走向艺术之路的坚实基础,从而破茧成蝶,创造出了一幅又一幅的令人叹为观止作品。

拜访丁老师之前心中还有些许忐忑,但我敢说,和他见过聊过的人都会被 他身上的那种与生俱来的艺术气质所折服。他为人极为谦和,不沽名钓誉,也不故弄玄虚。说话办事极为果断干练,儒雅不失好爽。

正如人们常说得,画如其人,确实如此。他的画,既有北方人的豪爽,又有南方人的细腻,有小桥流水人家的典雅和秀美,也有大河落日圆的恢弘的气势,两者相生相克,控制得游刃有余,让人感觉别有一番韵味和体会。

从他的作品中,不难看出他有相当扎实基本功。不论在构图还是用笔上,还是思想意境上,均颇见功力。在他的诸多作品中,如其代表作《峡江秋韵》、《落日满秋山》、《金沙江畔云涯暖》、《峡江溪谷有声晚秋韵》等,均能品味出。丁亚忠的作品在整体上虽以大气、磅礴著称,但在细节上,也刻划得十分细腻。在他的笔下,无论是远处的树木,还是近处的溪流;无论是空中的飞鸟,还是陆地的房屋,都显得很有灵性,皆成情趣。在这"乱石穿空,惊涛拍岸"的壮丽山河中,空中云雾迷蒙,山间绿树红花,江上竹筏小舟,令得观者总会在不知不觉中走进了连绵不断的画卷中,真有"舟行碧波上,人在画中游"的意境。

除了创作大量的山水画之外,丁亚忠闲来有暇,还偶作一些花鸟画,他笔下的花鸟画,生机勃勃、令人耳目一新。

2009年以来,丁亚忠把泼墨墨彩大胆试验,在抽象中寻求自然的笔墨语言,使作品更加贴近时代,贴近生活。笔墨当随时代,中国画贵在创新,充满时代精神的绘画必然能唤起更多观者的共鸣。

每当谈到他在艺术道路上取得的成就时,他总一改以往的豪爽个性,变得略带腼腆,说自己能取得一点成绩除了自己的坚持,应该感谢的人太多,但他最不能忘记的就是他的启蒙老师凡夫(李助民)老先生,是老先生慧眼识珠,倾力栽培才有了今天的成绩。

当问到他今后的打算时,他仍然诚恳的表示:自己还年轻,以后的艺术道路还很漫长,无论有多坎坷曲折,只要坚定信念,朝着目标,矢志不渝的走下去,他相信,一定会达到理想的彼岸。我不是预言家,但我敢说,丁亚忠,你一定会成为中国的“伦勃朗”,会取得更大成就的,因为你具备了成功潜在的能力和独特的魅力。

所谓“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让我们和丁亚忠一起去体验那“风景这边独好”一般的美妙人生吧!

丁亚忠与他的彩墨写意山水

在现代绘画史上,致力于泼墨泼彩的山水画大家只有张大千、刘海粟二人。张大千成功在前,刘海粟成功于后。张大千中年后专注于北宗兼青绿山水,加之早年取法石涛的文人画功底,使张大千的泼墨泼彩山水具有北宗山水的恢弘格局,并以水墨和青绿相融胜出,兼具大笔墨的气韵高华。相对而言,刘海粟泼墨泼彩黄山的精彩这处,主要表现在中西绘画融合上,他引西方后期印象派的色彩和线条入画,大笔泼洒,大胆涂抹,色墨交融,五色六彩强烈、幻化,笔触生辣,焕烂辉煌。他们这种带有原创性的泼墨泼彩山水,可谓开一代山水画之新风。

泼墨泼彩作为创作手段表面上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它的成功率得益于画家的全面学养和识见,如果没有极高的笔墨、色彩控制能力和表现力,泼墨泼彩就会沦为野狐禅式的胡涂乱抹。质言之,泼墨泼彩不仅需要深厚的笔墨功夫,还需要一种狂气和豪气。如气质儒弱者是万难措手泼墨泼彩山水的。因而在现代画坛、敢于尝试泼墨泼彩的山水画家百里难得挑一。

在新世纪之交脱颖而出的山水画家丁亚忠,就是极少数倾心于泼彩泼墨山水的研究而又不断取得成就者。十多年来,他以出众的胆识,知难而进,沿着张大千、刘海粟前辈开创的泼墨泼彩之路继续前行。他将目光投注到一后继无人的空旷迷人处,通过自己的解读深入到这一笔墨文本的自身中,在笔墨中考古思今,在色彩中深研穷究。让自己的创作思绪一直在色彩与写意山水间涌动,在云天和大地间飞扬,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以大量的泼墨泼彩山水,构筑一个彩墨辉映的流光溢彩的世界。这当是对丁亚忠山水画的基本概括与审美理想的评估。

丁亚忠是在“张口黄宾虹,动笔李可染”的复返传统,回归自然的热潮中,开始思考他的山水画前途的,也是在水墨山水成为中国画主流的局势下,思忖他的山水画方向的。当他把焦距锁定在水墨和色彩相结合的泼墨泼彩山水时,正是传统青绿山水走向式微,水墨山水处于鼎盛之时。在这一时期,具有创造性的画家几乎都在山水画审美客体的表现范围进行拓展,西北黄土、东北雪原、三山五岳、江南水乡、南疆海域、现代都市乃至天体宇宙和梦幻心象,纷纷成了人们探索新的审美空间和确立艺术个性的载体,笔墨的价值虽然被提升到很高位置,无非是“守住中国画底线”的呼吁,尽管对黄宾虹的“五笔七墨”高度重视以及对李可染“为祖国山河立传”的写生式创作十分推崇,但对于色彩的冷淡仍然是不可改变的大势。当代中国的山水世界,仍然是水墨的世界,仍然是水墨的魅力在左右山水画坛的流变。

众人关注水墨,丁亚忠关注色彩,这就是丁亚忠的卓荦之处,他认为,这里是一片沃土,这里有曾经创造过辉煌的大家,这里有令当代人回望的迷人景致,这里没有繁茂,期待着繁茂,这里没有大树,却有大树成长的广阔空间。于是,丁亚忠以色彩为线索,在对传统领域细细地检索中,在对古法的多角度审视后,他重新扬起色彩的风帆,与张大千、刘海粟两位前辈大师一起航行,让令人惊艳的泼墨泼彩的表现形式在现代语境下得以延续,重放光彩,再展雄风。

实际上,丁亚忠曾迷恋过传统水墨画,并深入地研习过宋人的丘壑、元人的笔墨及明清诸家的画理画法,尤对米氏父子、高克恭的泼墨云山,马远、夏圭的阔笔渲染,以至石涛的破墨山水更有兴致。但在实践中感到,传统中国绘画特别是文人画,虽说水墨畅肆,可构建生动之气韵,墨分五色,能营造出山情水境,但面对五彩斑斓的自然山川,其表现力的有限已是不争的事实。历代虽不乏高唱“笔墨当随时代”的画家,但基本上还是在笔墨里转圈,传统中国画在绘画样式上几乎没有大的突破,尤其是“重墨轻色”的传统理念使中国画在绘画样式上失去了色彩的“半壁江山”,这不能不说是中国画的缺憾。他钦佩刘海粟在山水中进行中国色彩的探索创造,把西方表现的色彩引入到作品中,使重彩与浓墨相互融合,标新立异,自成画格;他更服膺张大千的泼墨泼彩,是在传统青绿山水的基础上,将古代人物画的泼墨写意花鸟鱼的没骨法用之于山水创作令人耳目一新。这两位大师都以自己呕心沥血的精神奉献,开拓了中西融合、彩墨共辉的新天地,不仅启示着丁亚忠这位后来的艺术探索者,而且为他提供了可以资鉴的范本。

从张大千、刘海粟到丁亚忠,一脉相承的都是对色彩的重视,对色彩语言特征的关注,并极力发掘色彩的表现性、表现力,因而丁亚忠的山水画是承继前辈大师的创造性一路走下去,既然前辈大师的主要成就表现为融合中西的泼墨泼彩风格,那么后继者便自然而然地朝着这两个方向探索。由此丁亚忠的山水画呈现出两种图式:其一是以“泼彩”为主,色彩占主导位置,水墨为辅。即泼染大面积的色彩,是建立在写意山水的基础上,以水墨为依托,先勾勒积墨,积之不足再泼墨,泼墨不足心意再泼彩,把色彩提升到与中国画中的线条,笔墨,造型一样重要的地位。把古典色彩、西方色彩、自然色彩与内心色彩交汇融合,借助笔情墨韵突出色彩的表现力,顿见千峰叠翠,万壑生辉。这张大千、刘海粟随意泼染,从色墨流动的自然形态中捕捉形象,再用皴擦勾勒补充描绘物象具体形态的表现方法有着明显的不同,丁亚忠的泼彩或染彩不是色墨任意的自然流淌,而是抽象意味,并未彻底走向抽象化的山水形态,这也与前辈大师拉开了距离。另一种山水图式是以“泼墨”为主,水墨占主导位置,色彩为辅。即依然以传统水墨为基本特征,讲究用笔、运墨,笔法依然起着主导作用,在使墨的渍染、积染和泼染中透出用笔的性格。丁亚忠凭借大面积墨色泼在宣纸上的渗化流动而定出大的形势,或以浓墨破淡墨,或以淡墨破浓墨,或以水墨互破的渐变,显现出山峦高低起伏、转折向背形态和云蒸霞蔚的一种混沌迷蒙的意象。泼彩只用于局部,与泼墨的虚实幻化融为一体,带有空气般的流动感和透明感,丰富了水墨山水的视觉效果,结构出动人的新境界。

以“泼彩”为主也好,以“泼墨”为主也罢,丁亚忠山水语言的独特个性就在于把西方的色彩、传统的色彩融入水墨写意的山水表现中,将泼彩泼墨与笔法墨法有机结合,互为交融,以色彩墨韵,以墨显色辉,创造出一种既有东方美学底蕴又有西方审美情趣的新图式;既保留着具象架构,又含有强烈的抽象意味,既有唯美的色彩,又有鲜活的笔墨神韵,既有传统的山水精神,又体现现代审美意味。这种含有多种美学旨趣的山水画挣脱了单一的中国传统审美绘画体系,唤起了春山滴翠,秋山吐艳,满幅流云飞泉,金碧斑斓,展现着山水的色彩魅力,活跃于当今中国画彩墨画坛。

我们可以从三个方面概括这种泼彩写意山水所具有的新特点。

特点之一是其融会性。我所以称他的山水为“泼彩写意山水”有两重含义,一是指他的泼彩是写意的,而不是传统青绿山水的严谨工整的画风;二是指他的泼彩对于中国传统写意山水的融会,也包含泼彩对于泼墨的兼容。当他把对色彩的敏感与大泼墨结合在一起时,改变了先勾后染或层层渲染的敷色法,既有苍茫雄浑的气势,又有光彩跃动的厅谲意趣,而色彩与传统绘画的继续探研和发扬。在布局上,以跌宕起伏的结构,将峰峦层叠、云涛翻滚、谷深林密的万千气象表现得淋漓尽致。在技法上,健笔勾斫,复笔皴擦,青绿设色,水墨渍染以致泼墨,泼彩诸方法,参差互用,虚实浓淡相生相应,不仅写出自然山川的物理形质特征,而且富有笔墨色彩深厚滋润、明洁蕴藉的意韵。融会性还表现在中西画法、技法直到审美和视觉方式融会。他以调和而不是改造来审视传统绘画与西方绘画的关系。在他以鲜明的矿物色和水性色交错使用时,在他以透明色铺就大的色调或以浓烈之色泼盖叠加中,都不乏吸取传统青绿山水的优长,并结合西方色彩的表现方式在全新的背景与水平上不断地拓展。

特点之二是其开拓性,体现在三个方向。一是丁亚忠的泼彩山水、以山水意象为载体把情绪、思考、观念、美感与材质融于一体,推动意象与笔墨向画外的无限空间延伸,画面中的山石树林、溪流云烟等在水墨写意与青绿重彩兼容结合中、开拓新意,展示着山水的新境。二是随着画家对自然山水的精神本质的重新认识和发现,其山水意象的内涵与外延不断扩大,甚至挣脱了客观现实形貌的限制,使作品在泼彩泼墨的运用中趋向于抽象性与具象性的新的组合与构架。丁亚忠泼彩山水画的抽象形态是植根于他纯熟优美的具象造型基础上的,透过那些管乎抽象的形象、我们仍然能强烈地感受到所写景色的自然美特征。抽象与具象的结合、写意与写实的并举,既克服了写山水的刻板,也不至于流于抽象山水的虚无空洞。诸如黄山的奇幻瑰伟、峨眉山的巍峨雄壮、三峡的险峻秀拔、江南水乡的平淡清丽,种种意境,在他的墨色挥洒下,时隐时现,历历可感,表现出了自然山川的真性情,意境更不幽深。三是题材的开拓与意蕴追求的并进。画家不再像古代文人的画那样去画几无人烟的观念性山水,也很少像五、六十年代那样去画革命圣地或建设新貌,而是接近了人生与自然的关系,把长林崇冈、文野高山视不当代人的生存环境,把古老的山河当作民族文化生存发展的摇篮,从而开拓出山水内涵与外貌的新天地,创造出足以引发当代观者爱乡土爱祖国之情,兴文明悠远之思的宏远意境。

特点三是其生活气息之浓厚和时代精神之充溢。石涛的两句画语录“笔墨当随时代”、“搜尽奇峰打草稿”,成就了不少当代画家,也是丁亚忠喜爱的座右铭。如果说,刘海粟的泼彩山水只限于表现黄山,而张大千的泼彩山水多为抽象山水的话,那么丁亚忠则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大好时代,他的足迹已遍及大江南北的中华大地,他的作品题材已相当宽泛。从他家乡江南美景,到长江三峡,从天险华山到黄山烟云,从峨眉胜景到金沙江畔,都写入了他的画幅,画家对大自然山水的深入体验远远超越于古人和前辈。他所表现的主体都是他自己体验到的、看到的、直接的、令他感动过的自然景象,既有北方山水 的雄伟苍茫,也有南方山水的秀丽润泽,具有原汁原味的乡土性和明晰的地域特色。他把山水作为民族生存的伟大空间和高昂精神的感情投射,画中始终涌动着一种崇高的激情和一种对大境界的开拓,他画大江大河的雄浑博大的气势,他画高山洪谷的苍茫与沉厚,他画山石体和面以及它们奇异的重叠和组合,他画长天大野四季变化的旖旎风光,他似乎在写这些无声山石的历史沧桑和新变,在写我们民族的深沉与胸怀的宽阔。在坚实的层峦叠嶂间有流动的山气,有飘荡的白云,有葳蕤的树林,涓涓流水,居住人家,这是充满生气的山景,是我们这个生生不息的民族栖息的地方,是我们为之动心动情的山河。丁亚忠的作品表现出一种主客相融,理气合一的物质,同时具有中华民族精神和时代特征的现代山水画大美体系。

近几年,丁亚忠在泼彩写意山水的探索中取得令人瞩目的成就,但他始终在探索与试验泼彩山水的同时,没有或缺传统笔墨语言的魅力,并有意识地加大自己纯写意山水创作量和对书法的筑基,重视线的“平、圆、留、重、变”的锤炼急中,在施墨的黑白虚实关系中,强调“写”和“意”的传达。他善于用水造成丰富的墨色变化,达到滋润鲜活的效果,尤其令人赞赏。他清醒地认识到中国画如果离开笔墨这一基本语言侈谈什么革新与创造,都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无稽之谈。西方的色彩再绚丽、再炫目,如果未能和笔墨相融合注入画面,出就很难成其中国画,色彩也就失去了意义。在他的泼彩写意山水画中,只有充分地保存文人水墨的创作成果,在注重笔法、墨法的基础上创造色法,才能使自己“笔情”、墨趣、色辉“的探索方向富有实效和成果。

由此看来,优秀的艺术家都会自觉或不自觉地观照民族文化的源头,发现并保护赖以生存的“根“,不然,他就无法以独特的毅力和气度穿越历史时空,去追寻,去重建,去表现那诗意的岁月沉淀的山河。毫无疑问,丁亚忠的山水画已经有了自己的风格面貌,但他并不是一位容易满足的人,他还在寻找新的突破,希冀自己在中国画坛有更大的建树。我希望他在新的里程里,以更震撼人心或更引人入胜的精品力作,把已闪耀也希望光辉的泼彩写意山水推向更高的境地。

“江山览腾,气魄恢宏”

丁亚忠中学时代即崭露绘画天赋,得美术教师引领,进入绘画艺术殿堂,学生时代的习作就多次在校、县、市级赛中获奖。中学毕业后求学于艺术院校之美术专业,全面而系统地学习素描、速写、油画、国画等相关理论和知识,毕业后一直从事中国画的创作和研究,在山水和花鸟画方面用功最勤奋,成就颇丰。

主要有泼墨泼彩山水画,这些山水画中既有写生的水墨习作,也有精心创作的鸿篇长卷,在表现手法上,他多以泼墨泼彩为主,墨彩交融,冷暖谐调,大气磅礴而又富丽堂皇,在一、二十米长卷画面上,他大胆泼洒,细心收拾,从大处看,千岩万壑、百川汇流、万千气象而浑然一体;从小处看,小到舟楫上的人物,山峦上的苔点,亭台楼宇、瓦房农舍,一丝不苟,处处见笔。构图、笔墨、色彩,浑然天成,可谓匠心独运。我曾求教于丁亚忠,如何选中泼墨泼彩一路画法?师从何人?亚忠说:“泼墨泼彩颇得世人和藏家喜爱。多元化的物质世界是丰富多彩的,艺术家创作的作品也应该是丰富多彩的,这样才符合u2018书画当随时代u2019的要求。墨是中国画运用的主要原料,而色彩和光色变化则是西洋画的主要表现手法,泼墨泼彩恰好是中西互用,中外融合的表现形式,符合当代艺术发展的潮流。说到师承,亚忠说主要得益于张大千和刘海粟两位近代画坛巨匠,尤对大千晚年之泼墨泼彩画情有独钟;此外对傅抱石、李可染、白雪石的画作亦十分喜好。对这些大师的作品,他经常赏读临摹,心追手随,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常年临池不辍。”外师造化,中得心源”,师古师今师造化,读万卷书还需行万里路,为了感受大江大河的宏伟气象。“搜尽奇峰打草稿”,亚忠时常走遍大江南北,名山大川、写生历练、化育心灵,胸储丘壑。

亚忠深知“书画同源”之理,故于书法学习上亦齐头并进,曾拜书画名家习书,以求提高绘画线条质量,领悟八面出锋之法,追求题字与画作的和谐统一。亚忠还酷爱摄影,注重其他姊妹艺术的学习,注重功外功夫的提高。

剑锋出磨砺,梅馥发苦寒,天道自酬人勤。亚忠的泼墨泼彩山水系列,花鸟系列画得到了专家、行家、藏家以及知名人士的充分肯定,在美术界举办的展塞中也频频获奖。据不完全统计,自1999年以来,他共获各级各类奖项几十项。时下收藏亚忠画作的爱好者遍及北京、山东、广东、香港、台湾以及马来西亚、欧美等地区和国家。亚忠的大尺幅画作遍及国家和省部级机关,酒店、宾馆、大企业的会议室、老总办公室等公共场所,颇得时人好评。从江南走出来的丁亚忠先生如今已是名传四海和知名艺术家。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我们期待着亚忠创造出更多美的绘画作品,奉献给社会,传承于未来!

悟山水灵性 绘自然美景

与丁亚忠相识有几十个多个春秋,常常在一起赏识所创作作品。从作品中能看到他在继承和发扬传统绘画的基础上,颇有建树。他的绝妙用笔主要是把真山真水的灵性与生机蓬勃的情趣来抒吾意境,以及有深沉、厚实的笔墨功夫,与学习、修养至深的理法巧妙地为熔于一炉、铸为一体,而创作出一幅又一幅清新壮丽、气势磅礴的泼墨、泼彩的山水画卷。

亚忠的山水画作品,主要是以祖国大好河山不题材,在技法上他吸取了张大千、刘海粟、宋文治、黎雄才、白雪石、傅抱石等名家的技法,吸取了前辈艺术家不同风格的艺术精华和在大自然的造化下独具风格、自成一家。

从亚忠精心创作的每一幅作品来看,不管是从选题、构思、还是布局、勾勒、皴擦、点染、着色及题款、钤印等方面均一丝不苟,画中草木栩栩如生,山势雄伟壮丽,远景朦胧无不生机勃勃,炊烟袅袅,使观画者如临胜境,令人心旷神怡。

从丁亚忠作品中能看出他用笔刚劲多变,墨迹潇洒豪放,色彩浓生、气势撼人,常以水分多或未干而快速用笔,笔墨交汇渲染形成深远浅近,层层叠叠,画中可见墨中透亮,有雄奇醇厚的独特效果。无论着墨还是设色,都有一种清新朦胧,又有野逸的气氛,感到有恣肆的动势,放眼却又尽是深邃幽冥的宁静。在动与静之间,尽是天籁,神秘飘逸、气势磅礴,这种艺术境界,不但逾越了写境层次,而且还进入了造境意识。在他的画作中处处都是自然与心灵并生、抒吾唯一之情的特殊艺术空间,作品中既有八大山人的豪放、石涛的野逸,也有黎雄才、张大千的苍润,黄宾虹的厚重,傅抱石的潇洒以及潘天寿的霸气,都交汇在丁亚忠浓重和灿烂的笔墨情境之中。在他的画中,有顶天立地的浩然气派,又有酝酿着继拄开来的无穷生机。从他习画以来,一直是博观约取,厚积薄发、勤奋探索、既能继承传统,又不受传统技法反束缚,在变革中传统中不断创新。亚忠之画风,具有传统气息,却不为传统所束,广临诸家,博采众长。

世间能成大器者,必定要有一种宽广的胸怀,更要有一种包容一切的心境。亚忠虽然颇有建树,但要脚步稳健,不断创新变革,更要不停地去感受那些还尚未到过的领域,等待你去继续开垦。那里还有不少的名山大川,也还有无边无际的天涯海角,希你彻悟通灵,不断地捕捉奇妙的感受,用神奇的笔墨与天地共语,创造出无比独特又有新奇的更新作品。

TAGS: 艺术 人物 画家 收藏 拍卖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