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丽奇特·阿比迪斯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布丽奇特·阿比迪斯是血色十字军大将军阿尔弗雷德·阿比迪斯的女儿,原为白银之手骑士团成员。大将军阿比迪斯死后,年轻的布丽奇特接替父亲成为新的血色十字军大将军。她领导残余的血色十字军坚守住了壁炉谷,紧接着,与血色大领主瓦德玛尔一同带领提尔之手的部队抵抗着天灾的进犯,最后阿比迪斯被联盟或部落中某一方雇佣的冒险者暗杀于诺森德。

基本资料

姓名:布丽奇特·阿比迪斯(Briggitte·Abbendis)

种族:人类

性别:女

阵营:联盟

职业:圣骑士

组织:白银之手骑士团、血色十字军

职位:血色十字军武装力量指挥官

父亲:阿尔弗雷德·阿比迪斯

背景故事

血色十字军大将军阿尔弗雷德·阿比迪斯的女儿,白银之手骑士团成员,灰烬使者莫格莱尼、高阶检察官伊森利恩、大法师杜安之友。在第二次兽人大战中与安杜因·洛萨爵士带领的铁马兄弟会与联盟军队共同抵抗兽人的入侵并取得胜利。父亲死后,布丽奇特继任血色大将军。

布丽奇特的父亲大将军阿比迪斯是血色十字军的创建者之一。他曾经统领提尔之手以及那里的十字军战士与牧师。他活着的时候大概年纪在四十岁左右,身材高挑壮硕,皮肤黝黑而须发皆白,他的疯狂写在脸上,但这在他的追随者眼中这不过是他对事业的执着。

第二次战争期间,阿尔弗雷德·阿比迪斯是亚历山德罗·莫格莱尼的副官之一,白银之手骑士团成员,并与之并肩参加了黑石山最后的战役并大获全胜。

当第三次战争爆发之后,大将军阿比迪斯和他的女儿辗转于洛丹伦大陆的各个战场,而当天灾攻击洛丹伦的首都时,他们恰恰驻防于此。牧师和圣骑士们向天灾发起了反击,抵抗着它们的入侵,然而,阿比迪斯和伊森利恩却在首都陷落时仓皇逃离。一种说法是,两人都在战斗中负了伤;而另一种,他们也对他们最初的信仰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而震惊,无论怎样,反正最后从那天起,两人都疯了。

阿比迪斯和伊森利恩随后在天灾占领区打起了游击,尽力地消灭着天灾,吸纳更多的战士加入他们的队伍。他们只有一个目的:杀死所有毁灭洛丹伦的邪恶生物。

后来,泰兰·弗丁加入了进来,获得了圣骑士头衔(泰兰·弗丁,提里奥之子,在提里奥被放逐之后长大成人并加入了血色十字军,后被伊森利恩杀死),他是伊森利恩的学生之一,崇拜其人格与原则。泰兰将他父亲留下来未被天灾染指的堡垒以及周围的领地贡献了出来,作为血色十字军的基地。

大将军阿比迪斯父女、伊森利恩、塞丹·达索汉(真实身份为恐惧魔王巴纳扎尔)、莫格莱尼父子以及泰兰·弗丁都可以算作血色十字军的创建者和元老,他们发誓要消灭所有那些让阿尔萨斯王子堕落并毁灭了洛丹伦繁荣秩序的不死生物。

而大将军阿比迪斯是对外宣称的血色十字军领袖。他将自己比作十字军的手臂,而把伊森利恩称为心脏。阿比迪斯在提尔之手负责东瘟疫之地的军事打击行动。而伊森利恩在西瘟疫之地以总检察官的身份统领着十字军的牧师们,他负责审问亡灵及人类以获得一切关于亡灵行军及驻扎的情报。两位领导人经常互相联系。阿比迪斯作为东部的牧师领袖以及总检察官,而伊森利恩则通过他容易被感动的圣骑士泰兰控制着西部的战士们。

在乌瑟尔死后,很快,白银之手骑士团的成员对圣光的理解产生分歧,年轻的布丽奇特坚持认为圣光只会照耀人类,骑士团的神圣是不容侵犯的,绝不允许其他种族或派系玷污,这种观念在骑士团中得到大部分成员的支持。在伪装成指挥官达索汗的巴纳扎尔的推波助澜下,玛克斯韦尔·泰罗索斯男爵决定退出这个变得盲目狂热的组织。剩下的大部分骨干成员建立了一个新组织——血色十字军,大将军阿比迪斯为创建人之一。之后,血色十字军便与圣光之城提尔之手的领主瓦德玛尔会面,此时却传来灰烬使者遇害的消息,不久后,阿比迪斯与伊森利恩和达索汗带领军队坚守壁炉谷,在面对如潮水般涌来的天灾军团的攻势下,阿比迪斯将军为了保护他的女儿布丽奇特而阵亡。

成功坚守住壁炉谷后,年轻的布丽奇特代替了她的父亲成为了血色十字军新一任大将军,与血色十字军领主瓦德玛尔共同带领提尔之手的军队对抗亡灵天灾。多年里,布丽奇特·阿比迪斯一直虔诚地祷告,有一天听到一个声音开始呼唤,她坚持认为那是圣光的指引,但是她口中呼出的气冰洁并雾化却让人着实不安。

随着瘟疫之地的亡灵军队日益壮大,整个瘟疫之地沦陷了,布丽奇特·阿比迪斯打算听从她心中“圣光”的指引,带领部队前往诺森德大陆。在那里,布丽奇特·阿比迪斯在自己的营地前碰到了海军上将巴利·韦斯温,上将以圣光之名引导布丽奇特·阿比迪斯,但很快布丽奇特就觉察到其中似乎有些异样,但出于对自己心目中“圣光”的虔诚,她决定服从。

最后阿比迪斯被联盟或部落中某一方雇佣的冒险者暗杀于诺森德。

相关任务

先发制人

巫妖王之怒 龙骨荒野 73级部落任务:先发制人

怨毒镇的高级执行官乌洛斯命令你将阿比迪斯将军的头颅交给他。

任务需要

阿比迪斯将军的头颅

任务描述

他们随时会大举进犯,朋友。我命令你杀进去,取下阿比迪斯将军的首级!

这并不是个简单的活儿……阿比迪斯周围肯定有很多卫兵。我建议你带上几个伙伴一同前往。

把她的脑袋给我带回来,我会为了表彰你拯救怨毒镇的功劳,给你最完美的奖励。

如果失败的话,就没必要再回来了!

大将军阿比迪斯的日记

那个声音在向我低语:“到我这儿来。”我一开始就明白了,这是圣光在梦中呼唤着我。这么多年以来,除了虔诚的祷告外,我更不知疲倦地清除着艾泽拉斯的表面的亡灵污物。虽然其间屡有失败,但我从未放弃。今天,这一切终于有了结果。

终于!

------

它又来了。“到我这儿来……”圣光这样命令着我。

这一次我醒来以后全身冰凉,但我的房间并不冷。今后,我更要加倍努力!我明天就去找大掌院,跟他说我要加强保证祷告的时长。以后再也不能以战事为借口行什么权宜了。

圣光已经注意到了我们的善举。我能清楚地感受到它了!

------

这一次我甚至被附体了!它是那么的生动明晰,持续了一分多钟,在这阳光灿烂的暖和的正午,我的呼出来的空气竟然冰结雾化了。一名牧师注意到了这情形,立刻跪下祈祷。

除我之外,没有任何人听到那声音。但至少那名牧师所看到的景象证明我并非是疯了。或许我该叫兰格韧为此祈祷?

我准备让乔丹和斯基特细化他们的募兵尺度。我们的队伍因为掺入了不少假信徒而变得臃肿不堪,他们只知道消灭亡灵,那可是不够的!

------

指挥官和主教都表现得极为合作。虽说除此之外他们也别无选择。主教斯基特对此表现得尤为热忱。他提到了组建一支全新十字军的想法,还发誓要将我们组织里不够虔诚的充数者全都逮出来清除掉。

我让他放轻松点。虽说我们在努力组建一支前往诺森德为圣光服务的精锐力量,但并不代表我们组织已经败坏到了需要大破大立的程度,那样做只会毁了十字军。我怕他跟勒卡夫特之间的友谊让他有点扭曲了。但,毕竟他们各有他们的用处。

------

我会把十字军众的大部分成员留在这里,继续对我们后方的亡灵进行收尾工作。我想他们完成任务以后,大部分人大概会离开军队回老家结婚去罢?

总觉得这一想法挺正确的。也是我们最好的结果。一直以来,我们都在大地之上奔波,站出来夺回被天灾污染的家园,为我们的洛丹论争回从前的荣光。回到天灾降临之前……回到阿尔萨斯弑君之前……回到巫妖王诞生之前。

------

军中有个流言,说到有一天血色十字军将被彻底改变。主教斯基特称那一天为“赤色黎明”。

我会注意下这个情况的,我骨子里觉得自己能明了个中真相。我祈祷它给我们带来的将是福音而非灾厄。

------

这一次,圣光的话语变得更紧迫了。我从梦中醒来后,尚还能感受到那股急躁感。我不会让它失望的。不能再耽搁了,我们必须尽快上路!

多么地巧合啊——我不得不掩饰住内心的宽慰——今天下午雪梨船长为我们置办了大量的新船正能用作这次航行。又或许这根本不是巧合?圣光表达它意愿的方式绝非是我们所能理解的。

我挑了罪人之镰做我的旗舰。感觉这名字挺合适的。

------

我知道圣光为何要催我尽快行动了。

在这个死亡的夜晚,一座天灾的浮空城出现我们上空,地狱的爪牙们从中倾巢而出!

一帮新培养的死亡骑士领导着这次攻击。我方的伤亡及其惨重。鉴于天灾占据了空中优势,能在任何角落发起攻击,我方似乎无法建立起任何有效的防御。

就怕我们对诺森德的远征尚未开始就已于此终结。

------

我接到消息称壁炉谷以及周围区域已经在为此集结兵力,大指挥官加拉维尔·虔诚之血想要率领他们前来救援。遗憾的是他的努力只怕毫无意义。

我必须祈祷我最好的信使们能突破敌人的防线回去警告他,壁炉谷必须集结起其余的十字军战士一道清壁坚守。

幸运的话,他们应该能在日落前突破。

------

直到今早,我还是没收到信使小队的任何回音。显然他们没一个活着抵达了壁炉谷。瘟疫之地已经沦陷了。而加拉维尔将不可避免地带着大军前来,可这是羊入虎口,迎接他们的只会是毁灭的命运。

今天下午我收到了来自圣光的预示。在幻象中,我看到我们在此建立的一切都遭到了彻底的毁灭。它传达的讯息十分清楚——我必须选择保住周围这部分最虔诚的成员,而任由那些被遗弃的十字军——加拉维尔他们——走向他们的末日。

之后不久,兰格韧告诉我他也收到了同样的谕示。我无法理解圣光为何会让我们去采取如此不荣誉的行动。但我没有立场去质疑——我为服从圣光而生,我必须服从。

------

我注视着新阿瓦隆,内心有些动摇,不知怎么的,我害怕这是最后一次看到它了。我们的未来事业注定将集中在诺森德,但我眼下却有一丝不祥的预感。不过无论如何,眼前的任务最为紧要,我不能让其他事分了心,我会去除这些杂念的。

或许幸运的话,大指挥官虔诚之血尚能活下来,整编起幸存的残军。而我,则是个懦夫——一只夹着尾巴逃跑的野狗!

------

他们告诉我这趟旅程将花费两个月。其余的船毕竟没像罪人之镰那么快。他们运载着我们大部分军团和装备,正如货运船一般臃肿,不过他们会安全抵达的。

我担心的不是这个,而是希望圣光保佑我抵受住晕船的感觉。至少不能让其他人看出来。

------

有一阵没写日记了。这几天我一站起身子就直泛恶心。下面的战士已经开始怀疑我为何大部分时间都把自己关在房里。我这样子要让他们给看到了,对士气可是极大的打击,这是何等的失态!

可不能再拖了。我如此祈祷着。六个星期过去了,每天的天气都似乎变得更为恶劣。我只希望诺森德的气候不至于如此糟糕。我其实很怕冷的。

而圣光似乎沉默已久。

------

我们遭受了一场毫无预兆的袭击!大量的巨人划着长船,像鬼魂一般从雾中显现。如同死亡一般悄没声息。

我损失了一艘船和其上的所有士兵。考虑到我们只匆忙接受了一些最基本的海战训练,我方在抵抗时表现得着实相当英勇善战。

战斗结束后,海面上只留下被那些巨人掳走的我方士兵的惨叫声。又过了一阵,这声音也归于寂静。主教斯基特带大家一同祈祷。

------

今早我在调校手头地图的时候又一次被附体。圣光控制着我的手指,指出了我们要去的地方。

我们接近了!

------

登陆!

从小划艇上下来以后,我插下了我们的旗帜,这一瞬间我再次被圣光所征服。它通过我的口宣告:今天就是赤色黎明——我们一直在等待着的伟大日子!这里将会成为新壁炉谷。而我们也不再是血色十字军,而是血色先锋军。

正如这名称所示的那样,我们将成为深入天灾心脏的剑锋。天灾毒瘤妄图溢出世界的屋脊,将我们的残存的同伴全部淹没。正是对巫妖王的老巢发动直接战争的时候了!

------

快一个月了,建设工作进展迅速。实在太忙,没时间记日记。派出去的斥候回报说,这片大陆上满是巨龙和其他怪兽。在准备妥当前,我们得守住阵脚。

在今天礼拜的中途。大掌院宣布不久将有一名来访者——圣光派他来将我们引向胜利。

我不知道该如何描述此刻的感受。为何圣光没有告诉我?难道是我还不够虔诚?我要被一个外来者取代了么?

------

海军上将巴利·韦斯温今晚现身在我营前!不知是什么理由,他竟没在多年前的登陆战中牺牲。

他看来并没有老去许多,但我知道那是他本人没错。他声称他是那支被灭亡了的舰队中唯一的幸存者,是圣光的恩赐拯救了他。

我们坐在一起,彻夜长谈。他向我表态说无意取代我的位置,是圣光指示他穿越广袤的龙骨荒野来这里当我的私人顾问,而指挥一职只是名义上的。他声称诺森德将面临重大变革。联盟和部落将会大举进驻这里,而其原因正是巫妖王准备将又一场大瘟疫投放到他们头上。

------

偏向海军上将一系的人似乎都过于狂热,尤其是大掌院兰格韧和主教斯基特。显然圣光在上将睡梦中赐予了他新的祝福,而他又将之传递给了兰格韧。不少人转投了牧师职业,他们被称作“乌鸦牧师”。

只有乔丹似乎不为所动。我想那也可以理解。可能他觉得如果我的地位受到威胁,他的位置也保不住吧。

------

事情有些不大对劲。虽然无没法指出具体是什么,但我发现自己无法彻底信任上将。他做的没什么不好,正好相反,几乎无可挑剔!而且,信任副官是我的职责。

我祈求圣光赐予我谅解。圣光选择了上将前来指引我们走向胜利,我没有立场去质疑它的决断。我将继续服从。我是虔诚的。

------

又两个月过去了。新壁炉谷的建设成效卓着,城墙几乎完工,兵营也一样。卡雷基的手下都是批神奇的工人。

我已经无心写作。出于某种原因我一直刻意没把心思放这。圣光一直都没再降福于我,虽然上将一直保证说没什么好担心的。

------

部下汇报说北方山头那边有一小撮被遗忘者开出了个营地。而联盟则明显正开始建设一个更大的基地。

上将说我们该由他们去。部落的其他军力驻扎在西边,要是我们进攻的话,必然会前来援救。我有点不大情愿,但他的话也有道理。

------

第一期工程已经竣工,海军上将韦斯温命令我手下的一帮人前往北方建立一个小立足点。具体他并没有详细说明,只说是圣光的指引。

今天下午我们抓到了被遗忘者派来的四个间谍,都来自怨毒镇。我计划让勒卡夫特好好地拷问一下他们。如果我们只抓到了四个,很难想象有多少间谍混进了我们之中。

为何我会有种真相近了的感觉?

——大将军阿比迪斯[4] 

TAGS: 魔兽 布丽奇特·阿比迪斯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