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树佳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李树佳(Lee Shu_Gaai),1940年1月13日-,广东顺德人,粤剧界出身,是香港著名粤语电影及电视剧演员,现为无线电视代理人合约男艺员。早年居於澳门,入读励群小学;从小爱好粤剧,20岁正式踏足舞台,其姐李香琴也为电视艺员,但因为好赌关系,李香琴曾公开登报与其脱离姊弟关系。

导演作品

  1987年:《1哥》 副导演

演出电影

  1976年:《你系得既》
        1982年: 《八十二家房客》
   1982年:《 摩登杂差》
   1983年:《 血汗金钱》

演出剧集

   亚洲电视
  1995年:《 法外英雄》饰朱醒才
  1995年:《 九品芝麻官》饰洪中
  1995年:《 新包青天·杀母状元》饰来使
  1995年:《新包青天·铁丘坟》饰马中流
  1995年:《新包青天· 殉情记》饰杨四叔
  1995年:《新包青天·蝶影遗恨》饰韩知秋
  1995年:《新包青天·义胆柔情》饰 师爷
  1995年:《新包青天·仇之剑》饰一虎
  1996年:《 再见艳阳天》饰廖政良
  1996年:《谁是凶手·情义心》饰 陈国胜
  1997年:《 万事胜意》
  1997年:《 97变色龙》饰胡助理
  1997年:《 我来自潮州》饰厂长
  1998年:《 流氓律师》饰王 达明
  1998年:《 非常女警》饰阿仁
  1998年:《 与狼共枕》
  1998年:《穆桂英大破天阵门》饰陈守一
  1998年: 《穆桂英挂帅》饰 牛布衣
  1998年:《 我来自广州》饰独眼鹰
   无线电视
  1983年:《 射雕英雄传之铁血丹心》饰 都史
  1983年: 《神雕侠侣》饰 小武
  1985年:《 雪山飞狐》饰周云阳
  1985年:《 杨家将》饰 金童
  1986年: 《倚天屠龙记》饰 莫声谷

演绎人物分析

83版射雕【都史、 武修文】  
  他们两个都是同一个人李树佳演的。  
  都史,是 铁木真( 成吉思汗)义父—— 蒙古克烈部首领王罕的长子桑昆的儿子,幼时即刁钻任性,曾放马踩踏幼年的 郭靖和拖雷,此事件后铁木真为了结好王罕和桑昆, 许诺将自己的女儿 华筝许配给都史,但是华筝钟情于郭靖,讨厌都史。都史长大后更是顽劣异常, 无法无天,仗着自己是王罕的孙子,到处 耀武扬威,作威作福,参与王罕与 札木合合并谋害铁木真的 阴谋,被捕。后来铁木真为了麻痹其祖父和札木合联军而将其放回,在接下来的大战中下落不明,疑被杀或逃亡他处……  
  武修文,是 武敦儒的弟弟,父母希望他,连同他哥哥武敦儒,弃武从文,不涉身险恶江湖。后来与 郭芙相识,成为好朋友,并同哥哥武敦儒一样 暗恋郭芙,两人甚至 为了谁能娶郭芙而差点 反目成仇。 杨过欲阻止他和武敦儒为了郭芙 决斗,编了一套谎话将二人骗得 团团转,然而此事却间接造成了杨过的断臂。后来娶 完颜萍为妻。  
  【点评】李树佳同学扮演的都是小丑类的角色,让人生厌。从都史到小武,性格上好像没怎么变化。
  

王一民烈士传略

    王一民同志,原名王福寿,曾用名王振寰。一九一九年二月九日出生于招远县徐家疃村(现属辛庄镇)的一个农民家庭里。在上学期间,他非

常热爱国文和历史课,尤其仰慕历史上的 民族英雄和爱国将领。在他那本 心爱的袖珍小本子里,抄满了 英雄人物的名言和诗词。他的床头墙上贴的是自己用毛笔手书的抗金英雄 岳飞的“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的警句;他教弟弟妹妹们背诵的是民族英雄 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 丹心照 汗青”的诗词。王一民在六年级时,国文教员出一道“立志”的作文题,他奋笔书道:“ 苟安于家庭小康,饱食终日,无所作为,乃是 庸人之趣,效于国家社稷,解民倒悬,方为男儿之志。……”老师们看了这篇作文,无不称赞王一民不仅是一个品学兼优的 好学生,而且是个具有远大抱负忧国忧民的有志少年,将来定会有所作为。

    一九三三年,年仅十四岁的王一民以优秀的成绩考入了招远中学。当时的旧中国正处于内忧外患之中。“九u2022一八”事变后,日寇先后侵占了我东北三省和热河省,进而逼近长城,华北危机日益加重。腐败无能的国民党政府推行蒋介石的“攮外必先安内”的反动国策,对日寇的入侵消极抵抗,而对中国共产党和爱国人士的抗日行动则残酷镇压,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愤慨。王一民无论在学校还是放假回家,经常在他所接触的人群中慷慨激昂地揭露日本帝国主义在东北的暴行,揭露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和血腥镇压共产党人的罪行。一个亲戚觉得王一民的言辞偏激,就劝他说:“你是个学生,怎么好管这些与读书无关的分外事呢?你这样做,对自己和家庭及亲朋有什么好处呢?”王一民正色答道:“当今社会黑暗,政治腐败,倭寇入侵,民不聊生,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爱国是每个中国人的本分,怎么能说是份外之事?”说的那个亲戚摇头叹息而去。

    一九三六年,王一民考入益都师范。次年七月七日,“卢沟桥事变”爆发。七月八日,中共中央发表《为日军进攻卢沟桥通电》,指出:“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七月二十二日又发表了《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受到各阶层爱国人士的热烈支持!王一民目睹日本帝国主义的猖狂进攻和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激愤地对同学们说:“偌大的一个中国,竟连一张平静的书桌都安放不下了,已到国亡家破的关头,我们还读什么书?”无数事实使王一民懂得,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武装才是真正的抗日力量。一九三八年初,王一民邀集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到寿光县找到了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鲁东抗日游击队第八支队”。支队司令员马保三同志热情的接待了他们。从此王一民成了一名光荣的革命军人。不久,他响应党的号召,受马保三司令员的委托,回招远家乡发展武装,组建抗日队伍。

    二

    王一民的父亲是一位具有爱国思想的开明人士,他听说一民要拉队伍抗日,很支持儿子的义举。王一民在父亲和哥哥的支持下,经过三个月的组织发动,便在“福天寺”拉起了一支五六十人的抗日队伍,树起了“招远县抗战独立大队”的旗子。这支武装队伍在招、掖边区组织发动群众,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很受群众的欢迎和拥护。

    离“福天寺”不远,有个焦家村。该村大地主焦广义的儿子焦慎卿打着抗日的幌子,拼凑起一帮以地痞、流氓、恶棍、烟鬼为主体的反动武装。焦慎卿被国民党杂牌军张金铭委任为四支队司令。这支乌合之众不仅横行乡里,鱼肉百姓,还经常对招远独立大队寻衅闹事,制造摩擦。对此,王一民总是以民族利益为重,尽量避免冲突。焦却误以为独立大队软弱可欺,派人到独立大队说:“焦司令希望王大队长把队伍拉过去一起干,焦司令已上报张金铭司令准备委你为副司令。”王一民听后义正严词地回答道:独立大队是招远民众的抗日武装,不是我王一民进行交易的私人组织。请回复焦司令,我们欢迎他和我们合作抗日,保家卫国。但对吞并异己的倾轧和合编意图,我们坚决反对!来人碰了鼻子后,灰溜溜地回去回禀了焦慎卿。焦觉得丢了脸面,便恼羞成怒,在一天的深夜里突然派人抄了王一民的家,抓走了王一民六十多岁的老父亲。然后,派人给王一民送来了恐吓信说,王一民如不跟着他焦某一起干,就将其父亲杀头示众。在这一严重情况面前,王一民沉着冷静,他经过分析考虑,认为焦慎卿这个人心狠手辣,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目前救人软办法不行,但用武装救人,部队力量也不及。最后他决定让其三哥王松山找八支队马保三司令员帮助解决。

    一九三八年四月中旬,八路军山东抗日游击队第七、八支队,在马保三、韩明柱、张文通率领下,由寿光、昌邑东上到达掖县,与胶东抗日游击第三支队汇合,不久又东上黄县。王松山找到八支队司令员马保三汇报了情况,马司令员当即命令马明娥率领一支部队赶赴招远救人。部队日夜兼程赶到招、掖边界新城驻扎,当天给焦慎卿送去限令其当夜十二点交人的通牒,否则就不客气。焦慑于八路军的威力,只好乖乖地放了王一民的老父亲,并承诺今后决不跟独立大队搞摩擦。焦慎卿吓得一夜没敢合眼,第二天天一亮便偷偷地逃进了招远城。从此后,“王大队长吓跑焦大少爷“的故事,便在招远西乡广为流传,“独立大队”也自此名声大振。

    一九三九年九月底,中共招远县委送王一民到八路军山东抗日游击队胶东五支队军政干校政治班学习。在干校里,他由仲曦东同志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结业后,被任命为招远县县大队政委。

    一九三九年春,日寇侵占掖县、招远、黄县城后,气焰十分嚣张。运军火的汽车经常肆无忌惮地行驶在烟潍公路上,车上的日伪军有时发出不可一世的狂笑,沿途民众目睹敌人如此疯狂,无不恨得咬牙切齿,纷纷要求我军予以打击。王一民经过几天对地形地物的勘察研究,决定在公路两侧设埋伏截击敌人的汽车。有一天晚上,王一民指挥部队在新城以北官道村公路上埋地雷、设埋伏,决计用闪电战术,出其不意地打击敌人。第二天拂晓,敌人三辆运输车大摇大摆地开来,前头的一辆汽车驶入我伏击圈后,压响了地雷被炸翻。这时埋伏在公路两侧的战士,如猛虎下山般扑了上去,被炸懵的敌军还未来得及抵抗就做了俘虏。这一仗打得干净利落,共炸毁敌人三辆运输车,击毙敌人三名,活捉日伪军十二名,缴获长短枪、机枪等军火物资一大宗,我军无一伤亡。这一仗的胜利,大长了抗日军民的志气,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此后,王一民又先后指挥了王家、于家、石老咀、黄山郭家等大小战斗二十余次,足迹遍及招掖边区,使敌人闻风丧胆。

    一九四一年,日寇疯狂地推行“强化治安”,对我根据地进行“扫荡”、“蚕食”,根据地一天天缩小,环境日益恶化,抗战处于极其艰苦的阶段。在一次军政联席会议上,有的同志主张在强敌面前,部队应采取隐蔽的策略。王一民则认为,在强敌面前,部队不应盲动是对的,但是我们是抗日的人民武装,不能因敌人一时的猖狂就采取无能为力的对策。越是艰苦的时候,就越是人民最需要我们的时刻。我们不应该消极地坐待局势的好转,而应寻找敌人的薄弱环节,捕捉一切有利战机,主动出击,打出一个新局面来。王一民的意见,得到大多数同志的赞同,会议研究决定,成立武装工作队,由王一民同志任政委。

    由于环境的恶化,武装战斗活动暂时处于低潮。因而有些敌伪人员以为八路不行了,肆无忌惮地跟着鬼子杀害我抗日干部、积极分子及抗日家属,使革命遭受很大损失。为了保卫根据地人民的利益,王一民率领武工队员对那些罪恶昭著的汉奸进行了坚决的打击和镇压。武工队象一把锋利的尖刀,时而穿插在敌人的封锁线上,时而直捣日伪办事处的心脏,神出鬼没地袭击敌人。这年夏季,王一民率领武工队,连续出敌不意地铲除了三个区的伪政权,消灭九个乡的伪办事处,使敌伪人员胆战心惊,丧魂落魄。他们吓得互相提醒:可别做缺德事,小心王一民的武工队。在当地群众中至今还流传着武工队“火烧汽车、击毙山本”和“伏击槐树庄”、“夜袭西良院”的故事。

    在打击敌伪人员的同时,对那些摇摆不定的中间分子,王一民则根据党的政策,采取说服教育、争取的方针。他曾先后将各区、乡的伪区长召集到朱宋村训话,向他们晓以民族大义,阐明我党的政策,启发他们的爱国主义思想。在他的教育下,大部分伪区、乡长均同情我党我军的抗日主张,对日寇各怀异志,有的暗地与我联系,传递情报。日寇发觉区、乡长们被“赤化”后,便一批批撤换,王一民则又利用敌人易人换马的机会,把一些革命同志派进去担任伪区、乡长,在敌占区建立了不少“白皮红心”的“伪政权”,对抗日斗争起了很大的作用。

    三

    一九四二年初,王一民奉调去胶东军区青年营任营长。这时盘踞胶东的敌人对我抗日根据地发动的几次“扫荡”,均被我军民彻底粉碎。对此,日寇华北派遣军总部大为恼火。敌人为挽回残局,于同年夏天调集伪治安军第八集团军和一部分日军占领了平度、掖县、莱阳城,控制了烟青公路线和胶济铁路线东段。伪第八集团军来到胶东后,便配合胶东日伪军,对我根据地发动了更为频繁的进攻。

    伪第八集团军原是东北部队,官兵多是东北人,伪中将司令王铁相曾是张学良将军的一名军官,后为日本人利用当了伪司令。他们对东北沦陷抱有不满情绪。根据这一情况,胶东军区决定在适当时机派人打入该军内部,掌握情报,进行策反工作。

    同年初秋,王一民由胶东军区青年营调军区敌工部工作。

    这时,平度城西关有一姓尚(名字不详)的小学教员被日伪军以通共嫌疑抓进监狱。胶东军区西海军分区敌工科利用西关镶牙馆一名女医生认识伪第八集团军医院院长湛寿春的关系,让湛帮助营救这个教员。

    湛寿春,东北人,原在奉天和齐齐哈尔学医。“九u2022一八”事变后,激于义愤,曾参加了我党领导的东北抗日联军,后去黑龙江医院任外科副主任医师。“卢沟桥”事变后,被调任北平伪治安总署总医院外科主任。伪第八集团军开赴胶东时,他被提升为伪陆军军医处处长兼第八集团军医院院长,随军来到了胶东平度城。

    湛寿春和王铁相都是东北人,身处异乡,也算是同乡了。因此,王铁相有个头疼脑热的,总是叫湛去治疗。这样经常往来,两人便成了至交。有时他们在一起聊聊天,有时也谈论一下时政。镶牙馆的女医生找到湛寿春说明来意后,湛当即应允。几天后,姓尚的教员被释放回家。西海军分区敌工科通过这件事的判断,认为湛不仅具有同情革命的正义感,而且在王铁相面前是一个有影响的人物,因此决定设法争取他。

    几天后,姓尚的小学教员由镶牙馆女医生引见,带着厚礼来到湛寿春家,对湛的营救表示感谢。湛流露出自己也是中国人,干伪事是迫不得已,并表示愿和共产党八路军接接关系,请尚某帮助。

    这年秋末有一天,王一民(化名王振寰)来到湛寿春的家里。宾主二人从国际反法西斯谈到国内抗战的形势,交流探讨了各自对时局发展变化的看法。王一民最后恳切地对湛说:“请湛院长放心,共产党和八路军一定能够取得抗战的胜利,因为我们的事业是正义的,我们有以毛主席为首的中国共产党的正确领导和广大民众真心实意的拥护和支持。纵观中国历史规律都是这样,得民心者的天下,失民心者是失下。蒋汪勾结媚日卖国为国人所深恶痛绝,人民是不允许他们是这样干的。我们热情地欢迎湛院长和我们合作,为把日本帝国主义者早日赶出中国而齐心竭力。”湛寿春被王一民这番谈话折服得连连点头称是。俩人虽是初次相识,却谈的异常投机。

    由于敌人的扫荡和封锁,我根据地医药奇缺。一天,湛向王一民说,王铁相要他到青岛进药,这几天不要找他了。王一民听到这个消息,高兴的说:“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军正缺医药,这次我和你同去青岛。”湛开始有些担心,怕出问题。王一民又微笑着说:“我们共产党人为了革命事业,都已作好了自我牺牲的思想准备。去青岛的目的有两个:u2018一是为了药品,二是摸一下青岛敌人的底细u2019。有你作掩护,我估计问题不会太大的”。王一民这种无私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深深感动了湛寿春。

    一周后的一天晚上,六只装满药品和医疗器械的大木箱子在批有“平度第八集团军医院药箱”封皮的掩护下运到了平度西关,后又秘密运到了我抗日根据地。与此同时,在湛的引荐下,王一民乘机打通了青岛敌伪办事处的一些关节。

    医药运回后,胶东军区司令员许世友和政委林浩表扬了王一民和湛寿春,并指示王一民利用关系在适当时机搞一部分军火。

    有一天,王一民和湛寿春一起研究搞军火的事,湛说:“此事须通过王铁相,因为军械仓库在城外,不通过他是不好办的。”并说:“王铁相爱财如命。这种即可赚钱、又能讨好八路的事他一定会干。”王一民经过考虑后同意了湛的意见。

    王铁相是个大烟鬼,体质弱,经常闹病。这天又患了感冒,命随从副官李树佳(湛的外甥)叫湛来给他看病。湛闻讯立即赶到王的卧室,打针服药后,悄声对王说:“司令,现在有一桩好买卖,您看可做不可做?”王高兴的说:“什么买卖?”“八路军要买点军火。”湛直截了当地回答。王铁相听后脸色陡变,严肃地说:“这是开玩笑的事吗?被日本人知道了,不要脑袋了!”湛见王故意卖关子,没再吱声。临走时又不硬不软地说:“司令,这可是一桩既可赚钱又能讨好八路的生意啊!”王铁相觉得这话有理,忙叫住湛低声说:“你告诉那边,我尽量想法满足他们的要求,可得叫他们知道我王某是冒着生命危险成全他们的啊。”

    半月后,王铁相以军械库在城外不安全为由,将仓库迁到城里他的公馆内。此时,王一民和湛又做好了军械处处长的工作。自此后,伪军的枪支弹药经常秘密地运往我方,弥补了我军军火的不足。

    湛寿春在王一民的帮助教育下,阶级觉悟有了很大提高,一九四二年冬,经王一民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走上了一条新生的光明大道。此后,湛在王一民的领导下,先后将王铁相的随从副官李树佳、狙击队长张文清发展为党员。李树佳和张文清提出王铁相的参谋长于静波为人正直,热爱祖国,对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中国很反感,有争取的可能。王一民便指示他俩多和于接触。后又亲自多次和于秘密谈话。经过考虑,于静波也被接收为中国共产党党员。

    在伪治安军第八集团军内部要员基本为我控制的情况下,胶东军区首长指示王一民利用己有的关系,进一步做王铁相的工作,争取其率部反正;同时要求王一民设法营救狱中我方在押人员。

    一九四三年春的一天,于静波根据王一民的意见,利用自己的权力,释放了在狱中关押的我方大部分人员,有几名重要党员干部必须王铁相点头才能释放。王一民同意公开找王铁相请示一下。于静波找到王铁相后,王带有怨气地说:“你们都替共产党说话,送人情,可他们给了咱们什么好处?要弹药,我王某给他办了;可我二十三团买了二十多头猪,都叫他们截去了。这么不讲义气,还跟他们搞什么联合?”于将此话转告了王一民。王一民听罢解释说:“这可能是地方民兵搞的,我想法给他把猪送回去”。几天后,王铁相听说猪一头不少地送回了二十三团,高兴地对于说:“这还够点朋友意思。”于乘机又提出释放狱中我方人员一事。王铁相见部下都想和共产党拉关系,说道:“这件事非同小可,我不能这么轻易地把人给他们放了。你通知他们来一名高级干部我要亲自和他们谈谈。”

    胶东军区首长听了王一民的汇报,一致认为这是争取王铁相的极好机会,于是责成西海军分区参谋长丛容滋同志代表我党我军在湛寿春家里进行了秘密会谈。丛参谋长向王传达了胶东军区许司令和林政委欢迎王反正起义的愿望。双方最后达成两条协议:①两军活动,互相照顾,中国人不打中国人。②由我军派一名干部进驻王铁相司令部,以保持相互联系,待机起义。

    这次会谈后第八天,被押在监狱的我党员干部全部获释出狱。

    一九四三年底,伪华北治安军总署调湛寿春任济南陆军医院院长。胶东军区派敌工干部张寄平同志随湛一道打入济南伪军内部,并向其交代了与我济南地下党联络员张金梁同志的接头暗号。湛临赴济南前,王一民又和他再次赴青岛,与青岛伪警察大队长杨锦堂和医务室医生刘桂芳建立了联系,打好了进入青岛的基础。

    一九四四年冬,胶东军区根据和王铁相达成的协议,派军区敌工部副部长辛冠吾同志进入了王部,被王铁相任命为副秘书长。王一民从青岛返回后,晋升为胶东军区大股伪军工作团团长。

    四

    一九四五年五月,日寇投降前夕,王一民奉命以胶东军区联络特派员的身份,前往青岛市负责领导青岛地下党的工作,为日寇投降后我军接收青岛提供军事情报和培养内应力量作好准备。

    王一民来到青岛后,首先抓了组织建设,先后发展了刘万崐、孙学纬、杨学陶等一批骨干力量。在斗争方法上,他抓住一切有利时机将公开斗争和秘密斗争紧密地结合起来,推动工作的进展。

    当时的青岛,正处于日寇投降的前夜,社会秩序混乱,伪钞贬值。“福顺德”银行的资本家无故扣发了职工的工资,引起了全行职工的强烈不满,职工同资本家的矛盾一触即发。王一民抓住这个有利时机,指示当时在“福顺德”银行任职的杨学陶同志秘密组织职工罢工,由孙学纬同志公开领导部分职工同资本家进行面对面的说理斗争,刘万崐则以襄理身份暗中给予支持,终于迫使资本家全部归还了扣发的工资,斗争取得了胜利。

    一九四五年十月,日寇投降后不久,侵华美军海军陆战队在青岛登陆,替国民党反动派占领了这个具有战略意义的海港城市,建立了美蒋反动统治政权。王一民同志趁此机会,先后同孙学纬、杨学陶、柳跃南、王达、孙宝书、王梦痕六同志打进了国民党的“军政部胶济区特派员办公处”、“青岛要塞司令部”、“第四兵站总监部”、“三十二军”、“联勤总部青岛被服厂仓库”、“第十一绥靖区青年教导总队”等军政机关内部。继之,王一民指示阅历较深,有一定社会地位的同志利用合法的身份广泛开展社交活动,向国民党党、政、军中上层人物靠拢,使地下工作向纵深发展。在进入青岛短短一年的时间里,王一民为我党我军提供了许多有价值的情报,有力的配合了解放区的军事斗争。

    一九四五年十二月,国民党青岛市教育局对全系统教师进行甄别审查,以达其排斥爱国知识分子的罪恶目的。国民党政府的倒行逆施,激起了教职员工和爱国学生的极大愤慨,各学校纷纷掀起了一场“反甄审”的罢课运动。使青岛刚刚建立起来的国民党反动统治集团大为震惊,他们竟丧心病狂地出动军警,对爱国师生进行野蛮的镇压,开枪打死了文德女中青年教师费筱芝女士,这就更加激起了全市文教系统广大师生的愤慨。王一民同志抓住这一有利时机,亲自编写宣传材料,秘密散发,揭露敌人的血腥暴行,激励人民的革命斗志,使国民党在青岛市的反动统治摇摇欲坠。

    一九四六年七月十四日,王一民外出途经北京路时,被国民党特务分子王鼎铭认出,不幸被捕,押送警察局,进行审讯。王一民面对敌人的审讯,从容不迫,沉着冷静,对答如流,不露丝毫破绽,这使敌人更加确认他是共产党的重要干部。初审后,将他押送金口三路五号军统特务监狱。

    敌人接连不断的提审,使王一民受尽了严刑拷打,几次被打得昏死过去。但他均以惊人的毅力,忍受了肉体上和精神上的巨大疼痛和折磨,始终咬定自己不是共产党,是来青岛做买卖的。

    经过近一年的审讯,王一民坚贞不屈,敌人黔驴技穷,竟然不顾我党和社会舆论的反对,秘密地对王一民同志下了毒手。

    一九四七年四月二十二日深夜,天空乌云密布,寒风飒飒,王一民同志被穷凶极恶的敌人秘密地拉到太平角活埋了。

    牺牲前王一民同志从容不迫,视死如归,高呼:“正义属于人民!”“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的口号跳入坑内,英勇就义,时年仅二十八岁。

    王一民烈士永垂不朽!

TAGS: 人物 演员 香港艺人 ATV 亚洲电视 ATV艺员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