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成方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吴成方,(1902~1992年)湖南新化人。青年时代参加过五四运动和二七京汉铁路工人罢工斗争。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中共北京市委主要负责人,中共中央特委华北政治局保卫局局长、警卫部部长、中共中央社会部上海地区负责人、八路军驻沪办事处情报系统负责人等职。

基本内容

  1939年,任中央文库直接领导人。同年秋季,党组织准备将与第三国际联系的秘密电台设在中央文库所在处,他考虑到中央文库与电台同设一处不安全,便安排另觅可靠之处安置中央文库。1942年6月,中央文库负责人缪谷稔病重,他布置陈来生接替中央文库管理工作,并亲自查看陈来生选择的几处库址。1943年,中共中央要从中央文库调阅一批文件至延安,以供全党开展整风运动和总结历史经验所用,由他主持完成了这次千里调卷的任务。1946年,党中央曾计划将设在上海的中央文库迁往延安,他通知陈来生先将中央文库的部分文件交给前往接应的人员,使文件安全运抵延安。后又接到党中央关于中央文库文件不再运往延安的通知,便迅速通知陈来生,要求其继续安全管理好中央文库的文件。上海解放后,他受潘汉年、扬帆冤案牵连长期受审,“文化大革命”中又遭迫害,1980年10月经中共上海市委彻底平反,1981年5月,任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

   吴成方受命创建北京特科

  作为中共顺直省军委的特派员,吴成方刚结束石友三部队的兵运工作回北京。吴成方希望特科建在北京,因为他对北京的情况很熟悉,工作基础厚实。

  陈赓已多方了解天津和北京的情况,也认为特科建在北京比建在天津更有利。

  在讨论机构名称的时候,吴成方问陈赓:“这个组织叫什么贴切呢?”陈赓想了想说:“苏联叫政治保卫局,要不,正式名称就叫北方政治保卫局。因为属于上海中央特科的下属机构,内部就称北京特科。”

  吴成方表示赞成,“好!”又问陈赓:“谁来领导呢?”

  陈赓回答:“北京特科直属中央特科,所以,由周恩来同志领导。”

  陈赓向吴成方明确了三项工作:一是搞特殊的军事活动,组织北方红军;二是搞特殊的政治活动,联合各政治派别孤立蒋介石;三是千方百计搜集敌人情报。

  告别陈赓后,吴成方立即回北京着手物色组织成员。

  他首先联络到肖明。肖明是湖南省新田县人,原名肖鸣,早年留法勤工俭学,192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在北方从事工人运动,曾参加二七大罢工。抗日战争时期任中共中央北方局宣教委员会书记,解放战争时期任中共察哈尔省委城工部部长、敌工部部长。北京解放后,历任中共北京市市委工委书记,市总工会主席、市政协副主席等职。1959年病逝。

  肖明欣然同意做吴成方的搭档,二人又找到了周怡。周怡与吴成方是北平国民党陆军军医学校的同学加同乡,与吴成方一样,有一颗追求革命的心,抗战时期曾任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处长。

  就这样,以吴成方、肖明和周怡作为核心力量的北京特科成立了。在陈赓的指示下,吴成方、肖明和周怡三人分头秘密发展物色人员,壮大组织。

  吴成方首先把原中共北京市委隶属的“妇女支部”书记张玉琴发展为特科成员。张玉琴是个耿直的女性,因上司粗鲁、武断,1929年,她一气之下脱离中国共产党。吴成方深知她本质好,有做革命工作的基础,故而吸收为特科成员。张玉琴参加特科后,又把原北京妇女支部的韩桂琴(韩幽桐)带进了特科。

  肖明则动员曾与自己一起反对过王明的赵作霖(赵梅生)、王定南(王佐宾)加入特科。赵作霖和王定南都曾经是北京市委的领导成员。肖明还把自己的妻子赵铃(赵师昭)以及刘继曾、冀丕扬、吴化之、朱其文、袁静等一起共过事的人争取过来,作为特科的工作关系。

  吴成方在领导中共北京市委所属的“特别支部”工作时,发展的成员很多都是北京上层社会知名人士。吴成方从中选择了有工作条件的张祝堂、许兴凯、毛俊可、吕一鸣为北京特科工作。

  

  陈赓向吴成方布置任务的时候说:“周恩来同志要求开展工作要根据具体情况办事,绝不能执行打倒一切的政策,要广泛联合华北的爱国力量开展工作。”

  吴成方根据这个原则,开创了中共在北方工作的新局面。他甚至在敌人各个机构发展特科工作关系,把情报工作做到了国民党省党部、宪兵司令部、中央军分校、北平市警察局、法院、市政府、电信局等机构。

  这个工作模式和上海中央特科的模式完全一样,甚至,专门负责营救与复仇工作的“打狗队”的名称也和上海中央特科的一样。

  北京特科的秘密工作地点设在北京西单绒线胡同西口的春秋书店。这是一个二层小楼,楼下除了卖公开发行的书籍外,也秘密出售被国民党禁止的进步书刊。楼上则是特科情报人员的秘密工作点。

   发动、支持冯玉祥抗日始末

  1933年初,北京特科领导人吴成方专程去上海,向中央汇报帮助冯玉祥建立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的过程,请示下一步的工作意见。他在上海等了一个月,迟迟得不到明确的答复。此时已经到了3月,日寇攻陷热河,华北军队多数将领主战,二十九军宋哲元部在长城喜峰口、罗文峪重创日寇,全国人心为之大振。身在张家口的肖明催吴成方速回,早已等不下去了的吴成方立即回到北平,按照与冯玉祥协商的方案,在北方寻求帮助力量。

  在一次与全总华北办事处负责人饶漱石会见时,吴成方要求中央驻北方代表派干部参加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的领导工作。饶漱石把柯庆施推荐给吴成方。吴成方马上介绍柯庆施代表北京特科去张家口冯玉祥处工作。柯庆施到了张家口以后,组织了中共前线委员会,即“前委”,自任书记。“前委”成立后,立即取消北京特科的“特委”,并且改组肖明创办的旗帜鲜明抗日的报纸《抗日阵线》,更名为《老百姓报》,任命陈伯达为主编。

   面对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向前迅猛发展的形势,蒋介石急忙动员各方势力向冯玉祥施压。与此同时,执行王明极左路线的“前委”竟提出在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内部发展红军,进而在华北创建新苏区,实行土地革命。这就改变了北京特科最初与冯玉祥合作抗日的协议。大敌当前,当务之急是抗日,更何况,冯玉祥当时接受的是北京特科“里红外不红的西瓜”政策,而不是里外都红的“胡萝卜”政策。

  冯玉祥不让步,“前委”竟不顾战局,指责“冯玉祥始终是我们的阶级敌人!”并发动群众罢工、罢市,举行反对冯玉祥的示威游行,进而公然喊出了“打倒冯玉祥!”的口号,客观上配合了蒋介石、汪精卫蓄意取消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的行动。蒋介石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调动了十五个师的兵力围剿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冯玉祥陷入内外夹击,孤立无援的境地。无奈,宣布下野。十几万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最后只剩下方振武和吉鸿昌所部一万五千多人,又遭何应钦勾结日寇夹击,最终被彻底葬送。

  联络、发动、策划抗日同盟军的北京特科的全体同志,对这一惨痛结局非常痛心。难过之余,他们深感王明极左路线的危害。然而,他们没想到,推行王明路线的“前委”,把察哈尔民众抗日同盟军失败的责任归咎到北京特科身上。由于河北省委向北京特科推荐的干部张慕陶到了张家口后,提出“联日反蒋”的主张,遭到大家唾弃,“前委”把张慕陶的政治主张强加给北京特科。

  为此,中共上海中央局命令北京特科领导人吴成方、肖明和刘继曾前往上海说明情况。吴成方和肖明到达上海后客观叙述,指出“前委”的结论不实。

  吴成方和肖明被召到上海,实际上是被解除了北京特科领导人的职责。很快,上海派姚蓬子(姚文元之父)接替了北京特科的领导权。姚蓬子出师不利,到北平十多天,还没来得及开展工作,就在去天津的路上被逮捕了。他供认自己在上海参加了“左联”,但并未供出此次来北平的目的,也没出卖北京特科。

  姚蓬子被捕后,北京特科的工作由周怡暂时负责。留在上海工作的吴成方心里放不下北京特科的工作,向组织推荐季明(季步飞)来北平协助周怡开展工作。但由于北平的形势恶劣,季明到北平刚与周怡联系上,也被捕押到了南京。

TAGS: 人物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