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轼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朱轼(1665-1737),字若瞻,号可亭,江西高安市村前镇艮下人。清代康熙、雍正、乾隆三朝重臣,经学家、文学家。生于清圣祖康熙四年,卒于高宗乾隆元年,年七十二岁。康熙三十三年(公元一六九四年)进士。由庶吉士改授湖北潜江知县...

内容概要

 朱轼(1665-1737),字若瞻,号可亭,江西高安市村前镇艮下人。清代康熙、雍正、乾隆三朝重臣,经学家、文学家。生于清圣祖康熙四年,卒于高宗乾隆元年,年七十二岁。康熙三十三年(公元一六九四年)进士。由庶吉士改授湖北潜江知县,有惠政。陕西学政、奉天府尹、浙江巡抚、左都御史。雍正时,充圣祖实录总裁。行取授刑部主事,督学陕西。累官文华殿大学士,兼吏部尚书,与怡贤亲王共治畿辅营田水利,蓄泄得宜,溉田六十顷。卒,谥文端。任浙江巡抚时,首创用"水柜法"修筑海塘,为治理沿海水患功垂后世。康熙推崇朱熹学说,朱轼为当时朝廷御用程朱学派的重要代表。朱轼生活俭朴,高安民间旧时流行的酒席"朱公席",待客时多为四盘两碗,据说是朱轼宴请乾隆时所创。 轼工古文,学宗横渠,著有周易注解、周礼注解、仪礼节略、历代名儒循吏传等,《清史列传》及文端公集,并传于世。

 

简介

 帝师,皇帝的老师。帝,本文指的是清代为帝60年、创“乾嘉盛世”的乾隆皇帝,在这指的是乾隆皇帝的老师高安人朱轼。在高安,至今流传着和乾隆的故事。

    朱轼在清代康熙、雍正、乾隆担任大臣,是三朝元老。皇子爱新觉罗u2022弘历(也就是后来的乾隆皇帝)初入学,雍正命朱轼为师,在懋勤殿设讲坛,行拜师礼。朱轼对弘历的要求很严,边雍正也觉得过份了,就对朱轼说:“教也为王,不教也为王。”意思是说,对皇子,教育他做王,不教育他也做王,先生何必这么严格呢?朱轼答道:“教则为尧舜,不教则为桀纣。”意思是说,教育好他,就可以使他做尧舜那样的贤君,不教好他,就会成为夏桀、商纣那样的暴君。雍正见说得有理,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乾隆做了皇帝后,非常感激和尊重他的老师,曾亲自到高安来问候朱轼,朱轼用四盘二碗宴请皇帝,菜谱是:腊肉、肉皮、粉丝、闽笋四盘猪脚或冻鱼,肉圆子或薯粉圆子为二碗。这种筵席,一直在高安流传下来,人们称为“朱公席”。朱轼崇尚节俭,以南瓜接待地方官为母贺寿,除暴安良的故事,同样脍炙人口,《南瓜记》演唱其事。

    朱轼在高安可算是一个家喻户晓的显赫人物,他字若瞻,号可亭,公元1665年生于高安村前艮下朱家的清贫人家。他从小聪敏勤学,7岁时,有人指木匠锯板,叫他作“八股文”的“破题”,他应声答道:“送往迎来,其所厚者薄也。”破题是八股文的开头部分,要为圣人立言,要提起下文,朱轼的破题从表面上看,讲的是锯板,送过去拉过来,使厚的木材变成薄板;从句里面的意思看,破题中活用了古人的话,也可理解为人情冷暖,随着地位情况的变化,深厚的友情也会变得淡薄,这就含有更多的哲理,为下文的展开铺了路,难怪族中长老称之为“千里驹”了。

    康熙三十三年(公元1694年),就在30岁时,朱轼考中进士,担任潜江知县,有德政,以清廉审慎著名,后来又任陕西学政、浙江巡抚等地方长官。任浙江巡抚,上任伊始,便把“清吏治,正风俗”做为急务。他说:“查吏莫先于奖廉惩贪,厚俗莫要于云奢崇俭。”就是说,要考察官吏,没有比奖励廉洁惩办贪污更重要的;要使风俗淳厚,没有比禁止奢侈、崇尚更要紧的。他下令取消巡府衙门的额外摊派,精简巡府的出入仪仗队。他办理政事十分勤勉,重要的事情一定要亲自办、亲自过问。因为他自奉廉洁,以身作则,把境内治理得井井有条,号通国第一。特别是他治海水,更是功绩著显。

    清代,海宁、上虞一带多是海患,海潮给人民造成了灾难。在元代、明代筑提塘,提基尽是浮沙,多次崩塌。朱轼经过实地考查,反复研究,认为只有采用“水柜法”筑石堤,才能保持永久。所谓“水柜法”就是用松树、杉树等耐水木材,做成长丈余、高四尺的水柜,内塞碎石,横贴堤基,使其坚固,再用大石高筑堤身,附提别筑坦坡,高度大约为提身的一半,仍然用木柜为主干,外面砌巨石二三层,用来保护提脚,从此以后海担坚固,沿海的老百姓免除了水患。

    康熙五十九年,朱轼任都察院长官左都御史,雍正三年授文华殿大学士,这就是担任宰相的职责了。朱轼救济灾民,安定社稷,保卫巩固边疆,都作出了贡献,成为了一代名臣。

 

清史稿朱轼传

 

朱轼,字若瞻,江西高安人。康熙三十二年,举乡试第一。三十三年,成进

士,改庶吉士,散馆授湖北潜江知县。潜江俗敝赋繁,轼令免耗羡,用法必持平。

有斗殴杀人狱,上官改故杀,轼力争之,卒莫能夺。四十四年,行取,授刑部主

事,累迁郎中。四十八年,出督陕西学政。修横渠张子之教,以知礼成性、变化

气质训士。故事,试册报部科,当有公使钱。轼独无,坐迟误被劾,士论为不平。

会有以其事闻上者,上命轼毕试事。五十二年,擢光禄寺少卿。历奉天府尹、通

政使。

五十六年,授浙江巡抚。五十七年,疏请修筑海塘:北岸海宁老盐仓千三百

四十丈,南岸上虞夏盖山千七百九十丈;并议开中亹淤沙,复江海故道。又疏言:

“海宁沿塘皆浮沙,虽长椿巨石,难期保固。当用水櫃法,以松、杉木为櫃,

实碎石,用为塘根,上施巨石为塘身。附塘为坦坡,亦用水櫃,外砌巨石二三

重,高及塘之半,用护塘址。塘内为河,名曰备塘河。居民筑坝积淤,应去坝濬

河,即以其土培岸。”俱下部议行。杭州南、北两关税,例由巡抚监收。轼以税

口五十馀,稽察匪易,请委员兼理。部议以杭州捕盗同知监收,仍令巡抚统辖。

五十八年,疏劾巡盐御史哈尔金索商人贿,上命尚书张廷枢、学士德音按治,论

如律。五十九年,擢左都御史。六十年,遭父丧,命在任守制,疏辞,上不许,

请从军自效。

上以山、陕旱灾,发帑五十万,命轼与光禄寺卿卢询分往劝粜治赈。轼往山

西,疏请令被劾司道以下出资赡饥民,富民与商人出资於南省籴米,暂停淮安、

凤阳等关米税;饥民流徙,令所在地方官安置,能出资以赡者得题荐;饥民群聚,

易生疠疫,设厂医治。又疏言:“仓庾积贮,有司平日侵蚀,遇灾复假平粜、借

贷、煮粥为名,以少报多,有名无实。请敕详察亏空,少则勒限补还,多则严究

治罪。至因赈动仓穀,辄称捐俸抵补,俸银有限,仓穀甚多。借非实借,还非实

还,宜并清覈。”皆从所议行。别疏请令山西各县建社仓,引泉溉田。上谓:

“社仓始於朱子,仅可行於小县乡村。若奏为定例,官吏奉行,久之,与民无益。

山、陕山多水少,间有泉源,亦不能畅引溉田。轼既以为请,即令久驻山西,鼓

励试行。”轼自承冒昧,乞寝其议,上不许。未几,川陕总督年羹尧劾西安知府

徐容、凤翔知府甘文煊亏帑,请特简亲信大臣会鞫。上命轼往勘,得实,论如律。

六十一年,乞假葬父,归。

世宗即位,召诣京师,充圣祖实录总裁,赐第。雍正元年,命直南书房。予

其母冷氏封。加吏部尚书衔,寻复加太子太保。充顺天乡试考官,嘉其公慎,进

太子太傅。二年,兼吏部尚书。命勘江、浙海塘。三年,还,奏:“浙江馀姚浒

山镇西至临山卫,旧土塘三道,本为民灶修筑。今民灶无力,应动帑兴修。自临

卫经上虞乌盆村至会稽沥海所,土塘七千丈,应以石为基,就石累土。又海宁陈

文港至尖山,土塘七百六十六丈,应就塘加宽,覆条石於巅,塘外以乱石为子塘,

护塘址当修砌完固。至子塘处,依式兴筑。海盐秦驻山至演武场石塘,圮八十丈,

溃七十丈,均补筑。都计工需十五万有奇。江南金山卫城北至上海华家角,土塘

六千二百馀丈,内三千八百丈当改为石塘。上海汛头墩至嘉定二千四百丈,水势

稍缓,土塘加筑高厚,足资捍御。都计工需十九万有奇。”下部议行。拜文华殿

大学士,兼吏部尚书。

上命怡亲王胤祥总理畿辅水利营田,以轼副之。四年,请分设四局,各以道

员领其事。二月,轼遭母丧,命驰驿回籍,谕曰:“轼事母至孝,但母年八十馀,

禄养显扬,俱无馀憾。当节哀抑恸,护惜此身,为国家出力。”赐内帑治丧,敕

江西巡抚俟轼至家赐祭。轼奏谢,乞终制,上允解任,仍领水利营田,期八月诣

京师。九月,轼将至,遣学士何国宗、副都统永福迎劳,许素服终丧。上以浙江

风俗浇漓,特设观风整俗使,轼疏言:“风俗浇漓,莫甚於争讼。臣巡抚浙江,

知杭、嘉、湖、绍四府民最好讼。请增设杭嘉湖巡道,而以绍兴属宁台道。民间

词讼冤抑,准巡道申理。”上从其请。六年,以病乞解任,上手诏留之。八年,

怡亲王薨,命轼总理水利营田。寻兼兵部尚书,署翰林院掌院学士。十三年,议

筑浙江海塘,轼请往董其役,上俞之,敕督抚及管理塘工诸大臣咸听节制。

高宗即位,召还,命协同总理事务,予拜他喇布勒哈番世职。时治狱尚刻深,

各省争言开垦为民累,轼疏言:“四川丈量,多就熟田增加钱粮;广西报部垦田

数万亩,其实多系虚无。因请通行丈量,冀求熟田弓口之馀,以补报垦无著之数。

大行皇帝洞烛其弊,饬停止丈量;而前此虚报升科,入册输粮,小民不免苦累。

河南报垦亦多不实。州县田地间有未能耕种之处,或因山区硗确,旋垦旋荒;

或因江岸河滨,东坍西涨。是以荒者未尽开垦,垦者未尽升科。至已熟之田,或

粮额甚轻,亦由土壤硗瘠,数亩不敌腴田一亩,非欺隐者比。不但丈量不可行,

即令据实首报,小民惟恐察出治罪,勉强报升,将来完纳不前,仍归荒废。请停

止丈量,饬禁首报,详察现在报垦之田,有不实者,题请开除。”又疏言:“法

吏以严刻为能,不问是非曲直,刻意株连,惟逞锻炼之长,希著明察之号。请敕

督抚谕有司,谳狱务虚公详慎,原情酌理,协於中正。刑具悉遵定制,不得擅用

夹棍、大枷。”上深嘉纳之。

乾隆元年,充世宗实录总裁。九月,病笃,上亲临视疾。轼力疾服朝服,令

其子扶掖,迎拜户外。翌日,卒。遗疏略言:“万事根本君心,用人理财,尤宜

慎重。君子小人,公私邪正,判在几微,当审察其心迹而进退之。至国家经费,

本自有馀,异日倘有言利之臣,倡加赋之税,伏祈圣心乾断,永斥浮言,实四海

苍生之福。”上震悼辍朝,复亲临致奠,发帑治丧。赠太傅,赐祭葬,谥文端。

轼朴诚事主,纯修清德,负一时重望。高宗初典学,世宗命为师傅,设席懋

勤殿,行拜师礼。轼以经训进讲,亟称贾、董、宋五子之学。高宗深重之,怀旧

诗称可亭朱先生,可亭,轼号也。子必堦,以荫生官至大理寺卿;璂,进士,

官至左庶子;必坦,举人,袭骑都尉。

TAGS: 历史人物 古代人物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