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庄繁(日本陆军大将)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本庄繁(ほんじょう しげる,1876.5.10-1945.11.20),出生于日本兵库县,日本陆军大学毕业,日本陆军大将。九一八事变时下令侵占东三省的关东军司令;二·二六事件时因替叛军说情而被昭和天皇解除职务;日本战败时作为甲级战犯嫌疑而自杀。其遗著有《本庄日记》等。

人物简介

概况

日本陆军大将。兵库县人。陆军士官学校、陆军大学毕业。参加过日俄战争。曾任驻华副武官、参谋本部中国科科长、步兵第11团团长、中国奉系军阀张作霖军事顾问、步兵第4旅旅长、驻华武官、第10师师长。前后在中国20余年,是所谓“中国通”。曾多次上书主张武力征服“满蒙”。1931年8月任关东军司令,主持并策划了“九一八”事变,炮制伪满洲国。1932年8月任军事参议官。翌年任天皇侍从武官长,晋上将。1935年受封男爵,次年退役。1938年出任军事保护院总裁。1945年任枢密顾问。日本败降后被指控为甲级战犯嫌疑畏罪自杀。遗《本庄日记》等。

生平

1876年生于日本兵库县人

1897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

1906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

1919年参加日俄战争,后任参谋本部课长、第11师团长

1921年起任张作霖顾问2年

1922年晋升少将,任步兵第4旅团长

1908年起任驻华公使馆武官,先后驻北京、上海

1928年晋升中将,任陆军第10师团长

1931年任关东军司令官,积极策划侵略中国东北,提出《满蒙共和国统治大纲》、《满蒙自由国家方案》1931年9月策划发动九一八事变,占领中国东三省,但在日本国内引起日本天皇不满以及在野党攻击。日后因侵华“功劳”受勋一等旭日大绶勋章,受封男爵

1932年7月调回日本任军事参议官

1933年4月晋升大将,任侍从武官,不久编入预备役

1938年任伤病兵保护院总裁

日本无条件投降后,1945年11月20日自杀

人物经历

中国通的岁月

兵库县人,农民本庄常右卫门长子。曾毕业于兵库县凤鸣义塾中学(现兵库县立筱山凤鸣高等学校)。1897年11月29日毕业于陆军士官学校第9期步兵科,和同学真崎甚三郎、阿部信行、荒木贞夫、松井石根和林仙之并称9期六大将。翌年6月27日授予步兵少尉军衔。步兵第20联队附,陆士生徒队附。1904年2月9日陆军大学校第19期中途退学,参加日俄战争。日俄战争历任步兵第20联队中队长(负战伤),陆军省出仕。1906年3月20日陆大复校,1907年11月30日毕业于陆军大学校第19期。1908年4月参谋本部出仕,同年9月参谋本部附,12月参谋本部部员,驻北京、上海从事情报活动。1909年5月,晋升少佐,1913年1月回国任参谋本部支那课科员。同年6月开始兼陆军大学兵法教官,1915年6月晋级中佐后欧洲出差,1918年晋升大佐,参谋本部支那班长,“满蒙”班长。专门研究对中国的侵略战略。1919年4月步兵第11联队长(参加西伯利亚出兵),1921年以参谋本部附的身份成为东北王张作霖的军事顾问,任期直到1925年。期间参与第一次直奉战争,很快本庄繁对张作霖、以及直系军阀的情况了如指掌。1922年8月15日晋升陆军少将。1924年8月步兵第4旅团长,1925年)5月支那公使馆附武官。

制造大沽口事件

1926年3月,冯玉祥组成国民联军,与张作霖的军队在平津一带不断作战。奉系军队属下的渤海舰队企图掩护陆军在天津登陆,被国民联军击退,此时本庄正在任在日本驻华武官期间。张作霖想到了本庄繁,两人一拍即合。当晚,本庄繁急电日本参谋本部,请求日本军舰掩护奉系军舰驶进天津大沽口。狡猾的日本人感到这是一次非常好的机会,很快给予回复,表示全力支持。他请求日军派遣军舰,联合张作霖的军舰驶抵天津大沽口,炮击国民军阵地。被击溃后,日本政府以国民军击伤日本军舰为借口,纠合美、英等八国列强,向中国北洋军阀执政政府提出撤除大沽口国防设备等无理要求,于是就有大沽口事件的爆发。本庄繁一手制造了" 大沽口事件" 。他由此受到军部首脑的赏识,很快就昭和2年(1927年)3月,晋级为陆军中将,此时他还不到51岁,1928年2月被任命为第十师团长。

九一八事变

本庄繁1931年8月1日任第9任关东军司令官,接替菱刈隆。当天,本庄繁与关东军高级参谋板垣征四郎大佐、石原莞尔中佐等人拜谒了天皇。8月15日,本庄繁在东京与前任关东军司令官菱刈隆进行交接后,便前往设在旅顺的关东军司令部。9月2日至5日,关东军还加紧进行了针对偷袭沈阳城的一系列军事演习。9月18日,满洲事件爆发,这个事变,做计划的其实是关东军参谋坂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作为司令官的本庄虽然也叫嚣占领,可是没有证据说明他知道这个计划,之前一直蒙在鼓里。直到事变发生,关东军开始进攻北大营了他才接到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岛本正一大队长的电报。按照日本陆军刑法,未经许可向外国开战是死罪。所以本庄繁对是否扩大进攻犹豫不决。后来在参谋们的说服下他同意了石原的作战计划,9月19日凌晨2时,本庄繁立即发出了关于“部队迅速向沈阳集中,进攻沈阳、占领营口、安东”等8项命令,19日中午12时许,以本庄繁为首的关东军司令部从旅顺移驻沈阳,以便指挥日军向东北全境发动全面进攻,将所谓的“沈阳事变”迅速扩大为侵占整个东北的“满洲事变”。并在当天以“大日本关东军司令官”的名义四处张贴所谓的“安民告示”。19日午后5时40分,本庄繁给日本军中央打电报说:“事态既已发展到如此地步,便应趁此大好时机,先令我军积极维持整个满洲之治安,是为至要。为此,需要平素编成的三个师团的增援,而未来对此所需之经费,则可确保由满洲负担。” 本庄繁这番话表示说明了关东军从一开始便要军事侵占整个中国东北。9月21日,本庄繁又不等请示日本军部,便擅自作出决断:命令第二师团向吉林省城吉林市进犯。当时东北张学良手下的各个军阀们根本无心抵抗,纷纷附逆投降。结果不到4个月的时间东北沦陷。

事变背景

日本作为一个岛国,资源贫乏,因而很早就企图以武力拿下中国。近代以来,特别是明治维新以后,日本随着国力的增强和国内生产的巨大发展,更加渴望以武力向亚洲大陆扩张。先征服朝鲜,再取“满洲”,继之以全中国,尔后便可称霸远东和全世界——这就是日本20世纪初臭名昭著的所谓“大陆政策”。 田中义一组阁上台后,加快了推行这一政策的步伐。1927年7月7日,田中在“东方会议”上抛出彰显其侵略野心的《对华政策纲领》,主张攫取“满蒙”,以“促使u2018满蒙u2019与u2018中国本土u2019相分离的方针”作为最高国策。在对中国内部事务采取积极的武力干涉政策的同时,力图在中国扶植亲日政权。按照这一施政纲领的规划和指导,日本军政界首先开始着手策划把“满蒙”从中国肢解出去的一系列阴谋。

原来关东军一手扶植的张作霖,待羽翼丰满之后,却越来越不“听话”。于是,日本军部和关东军企图先谋杀张作霖,然后乘东北混乱之机,以“维持满洲的治安”为名,直接出兵占领中国东北,建立一个“独立”的“自治”政权。1928年6月4日,在阴谋老手、日本间谍土肥原贤二的策划下,关东军高级参谋河本大作大佐制造了炸死张作霖的“皇姑屯事件”。但是,他们却没有制造出混乱的结果。张作霖的儿子张学良接过父亲留下的人马,继任东北保安司令。张学良一面控制住东北局势,一面“国仇家恨”不共戴天,不顾日本人的再三阻挠,毅然于1928年12月29日,宣布东三省“易帜”,在中国东北挂起了青天白日旗,服从南京国民政府。31日,南京国民政府任命张学良为东北边防军总司令,同时,奉天改称辽宁省。日本通过威逼利诱手段控制东北、肢解中国的企图,遂告失败。

为此,并不甘心失败的日本陆军省和参谋本部专门召开了“国策研究会议”,具体制定武装侵略中国东北的计划。1931年6月11日,陆相南次郎命令参谋本部作战部部长建川美次少将,主持召开“五课长会议”,专门研究“满蒙问题”,于几天后形成了所谓的《解决满蒙问题方案大纲》。根据大纲的布置,日本将“约以一年为期”对中国东北采取军事行动;对内,陆相要使各内阁大臣都熟悉“满蒙情况”;对外,要获取各国的“谅解”;同时,预测所需兵力,做好准备。7月,陆军省命令关东军参谋长三宅光治,将上述《大纲》及指令秘密下达给关东军。可见,日军准备发动武力侵略中国东北,是早有此险恶用心的。?收到指令之前,关东军就派人以“参谋旅行”为名,对东北进行了三次详细的军事侦察活动。接到指令后,关东军的少壮派军官更是跃跃欲试,他们似乎都无法等待大本营计划的“一年”之期了。他们一面进行“军事演习”,一面偷偷配备攻城的装备,作战部长永田铁山还专门特批从东京兵工厂偷运了两门240毫米口径的重炮。不仅如此,关东军还派出力主迅速拿下满蒙的板垣征四郎返回东京,四处游说,进行演说,鼓动战争。1931年七八月间,日本关东军先后在东北制造了“万宝山事件”和“中村事件”,为发动侵略战争制造借口。与此同时,东京大本营的好战分子亦在日本国内制造“满蒙局势”恶化的紧张气氛,为关东军创造舆论支持。

1931年8月1日,熟悉中国,尤其是东北情况,曾任张作霖军事顾问的本庄繁,被任命为关东军司令官。同时,任命有“中国通”之称的大间谍土肥原贤二为奉天特务机关长,配合本庄的工作。

8月1日,本庄繁在首相官邸正式接受了天皇的委任状,并到叶山夏宫拜谒了天皇。从8月1日到8月15日,本庄在前往东北走马上任之前,频频与日本政、军界高官接触,包括闲院宫载仁亲王,陆军省的陆军大臣、次官、军务局长、军事课长、人事局任命课长,参谋部的参谋总长、参谋次长、各部部长,海军省的海军大臣、次官,军令部军令部长、次长,外务省的外务大臣、政务次官、亚洲局长,以及有关专家,着重就“满蒙问题”深入交换了意见。本庄繁对各方人士的意见心领神会之后,才于15日同前关东军司令菱刈隆在东京办理交接手续,动身前往中国东北。可以说本庄繁这次是带着军部的“厚望”前往东北的。

8月20日,本庄繁顺利到达当时关东军司令部所在地旅顺。21日,新上任的司令官本庄繁马上要求参谋长三宅光治和其他各参谋汇报情况,随后专门拜访了关东厅长官眆本。22日至25日,本庄繁巡视关东军在旅顺的部队,参观了“满铁”公司。26日,分别听取了安插在张学良身边的“顾问”柴山兼四郎和奉天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的报告。8月29日,本庄繁向三宅参谋长和板垣高级参谋传达了东京方面处理“满蒙”时局的根本方针。?9月1日,本庄繁又要求高级参谋石原莞尔报告作战计划。石原莞尔时任关东军作战部主任,他根据以前与密友板垣征四郎的“参谋旅行”对东北尤其是奉天军事地形、武器装备等状况的刺探,结合关东军的情况,向本庄详细汇报了具体作战计划。本庄对此非常满意,并向部属训示说:“近来u2018满蒙u2019的形势渐告紧迫,不容一日偷安,我关东军的责任真可谓既重且大。本职深深有所期待,信赖我精锐之将士,望同心协力,以忘我精神应付局面,共同为伸张国运做出贡献。”

9月1日晚,本庄繁又请石原莞尔来,仔细征询石原对解决“满蒙问题”的意见,以及关东军内部的意见情况。本庄不属于日本军部的少壮派极端好战分子之列,他此次来“满蒙”,是带来了军部渴望迅速解决“满蒙”,“吃”下东北三省的意见和日本内阁主张缓一点儿解决,在“内外”谅解的情况下,夺取东三省的两派意见。他的手下——石原莞尔、板垣征四郎则是少壮派军官,早已鼓吹为了帝国的“生命线”和“利益线”,尽快拿下“满蒙”,并且已经策划实施了一系列的游说、刺探、制造冲突的阴谋活动,已经急不可待地蠢蠢欲动了。

当然,本庄作为一个以“效忠天皇”为最高荣誉,以“大日本帝国利益”为最高利益的军国主义思想浓厚的法西斯军官,从内心而言,他也希望积极做好准备,在东北制造借口,“名正言顺”地把这块资源丰富、土地肥沃的地方献给大日本帝国,如他所说“为伸张国运做出贡献”。因而,他大力支持石原、板垣等人的计划。

随后的几天中,本庄繁不仅频频向部属发表训示,做好战斗前的思想动员。他干的另一件事就是军事检阅,通过检阅部队鼓舞士气。9月3日,本庄繁向其部属、第二师团师团长多门二郎中将和独立守备队司令森连中将训示:“今后可能发生不祥事件”,“我们必须认识到最后解决的时刻正在迫近”,“第一线部队要经常注意环境的变化,要有当事件突发时绝不失败的决心和准备,特别是独立执行任务的小部队,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陷入消极状态,要断然遂行自己的任务。”9月4日、5日,连续两天,本庄繁命令关东军进行一系列的军事演习,9月7日至17日,本庄繁便马不停蹄地沿南满铁路及安奉铁路巡视第二师团部队,并一再强调:“对于敢于轻视我军威严之此类不逞之徒,应采取断然措施。”9月18日,他又向独立守备队、第二师团长训令:“当发生突然事件之际,各部队宜断然采取积极之行动。包括模拟包围东北兵工厂和奉天城演习、巷战演习、夜战演习、拂晓战演习等。这一番话中心照不宣的意思显然已经“路人皆知”了!

从9月7日起,本庄繁在石原、板垣等人陪同下,到海城、鞍山、本溪、公主岭、长春、奉天、辽阳等地,对关东军各部队以及铁路警备队进行了为期12天的视察检阅。9月14日,驻奉天关东军独立守备队根据本庄繁的指示,在奉天北郊中国东北军北大营附近进行所谓的军事演习。演习过程中,日军不断向北大营猛烈射击,恣意挑衅,企图引诱东北军还击,以制造侵略口食。对这种侮辱性的挑衅行为,东北军官兵义愤填膺,纷纷要求予以还击。为了避免与日军发生武装冲突,张学良严令守军官兵忍辱负重,不准还击,不准出入北大营,日军的挑衅企图因而没有成功。

9月15日、16日、17日,日军仍借演习之名,不断猖狂挑衅,但最终还是没有达到目的。?局势日趋紧张。早在1937年7月、8月,关东军就故意制造了“万宝山事件”、“中村事件”,日方颠倒黑白,不断提出无理要求。因而日本国内盛传将出兵“满洲国”,同时日本外务省驻奉天总领事向国内报告了关东军有“跃跃欲试”的企图。?

关东军的这种蠢蠢欲动,与原来内阁所制定的“满蒙问题”处理计划大相径庭。为了安抚这帮嗜战分子,参谋本部奉天皇旨意,派建川美次少将前来“阻止”。建川美次算得上是关东军中的老阴谋家,也是日本陆军中的骨干分子。他曾任驻北京武官,实际上是河本大作密谋炸死张作霖、制造“皇姑屯事件”的幕后策划之一。建川在到奉天之前,将此信息透露给了桥本欣五郎。桥本欣五郎是日本少壮派军国主义分子中的核心人物,他得知此信后,马上发急电,把消息传达给本庄的参谋板垣,建议其提前行动。?建川美次少将9月18日下午7时如期到达奉天时,板垣征四郎奉本庄繁的命令,前往火车站迎接。“旅途劳累”的建川被安排进一家日本人开的旅馆,准备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再谈公事”。

与此同时,板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已经密谋将原定于9月28日实行的计划提前到9月18日。本庄繁也取消了原定于9月18日去参观奉天附近日俄战争旧址的计划,留下板垣在奉天迎接建川,自己则于9月18日下午2时,忽然坐火车返回旅顺关东军司令部,个中原因“不得而知”!?9月18日晚10时20分,奉天的郊野已渺无人烟。根据板垣征四郎的命令,关东军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第三中队中尉河本末守,率领几名部下,以视察铁路为名,向柳条湖方向前进。最终选择了距离中国东北军北大营西北角约800米远的“南满”铁路柳条湖段的一节。他们偷偷地把四十二块黄色炸药埋在这段铁路单轨接头处的两侧。埋好后,河本末守点燃了导火索。一声巨响之后,单轨接头处的一条钢轨被炸弯,两根枕木被炸毁。20分钟后,从长春南下的一列客车经过此处,这列火车没有出轨颠覆,只是车身稍微歪斜了一下便顺利通过。日本目的在于制造借口,所以,火车颠覆与否并不重要。

爆炸声一响,河本末守马上命令部下在爆炸处布置了中国军队故意炸毁铁路的假现场。他们将枪杀的三名乞丐的尸体,套上中国士兵的衣服,然后摆在炸毁的铁路旁,诬称是炸毁铁路的凶犯的尸体。同时,河本末守向板垣征四郎报告计划成功。板垣征四郎立即命令埋伏在四里外文官屯南侧高粱地、早已做作好战斗准备的独立守备队第二大队、第五大队进攻北大营。?10点25分左右,日本关东军早已布置好的榴弹炮开始集中火力向北大营和奉天飞机场开炮。

11点18分,关东军参谋花谷正少佐以奉天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的名义向关东军参谋长三宅光治和东京大本营的陆相南次郎拍发急电,谎称:“18日午后10时半左右,于奉天北面的北大营西侧,暴虐之中国军队破坏我南满铁路,袭击我守备队,与赶赴现场的我守备队某部发生了冲突。”?不久又发出第二封电报说:“北大营的中国军队炸毁我南满铁路,其兵力有三四连,现已陆续逃回营房。我部石台中队于11时许,在与北大营之敌军五六百人作战中,已将该营之一角予以占领,而敌军仍在不断增加机关枪和步炮,我连目前在苦战中。”

日本侵略者以“贼喊捉贼”的惯用伎俩,自炸铁路,反诬是中国军队所为,还诬称中国军队袭击了日本守备队。以此为借口,日本关东军发起对中国守军北大营和奉天城的进攻,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 9月18日晚11时50分,正在洗澡的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收到板垣征四郎的紧电,报告说奉天日中军队发生冲突,来不及请求许可已命令独立守备队“反击”了。本庄繁知道板垣终于冒险一试,而且点燃了战火,他心想,现在绝无退路,只有把这仗打得“漂漂亮亮”,一举拿下东北,造成既成事实,才可以避免违背圣意之过,而且还可立“奇勋”一桩,现在该是彰显“皇军声威”的时候了!

于是,本庄繁立即命令参谋长三宅光治召集各参谋到司令部召开紧急会议,一面让石原莞尔打电话命令驻辽阳的第二师团紧急支援,进攻奉天。午夜12时,各参谋被紧急召集,来不及穿军装就赶到司令部,而石原莞尔却一身戎装,早候在司令部里,仿佛早知今晚会有一场“意外”似的!

当本庄繁一到,石原莞尔马上汇报道:“我们处于以寡敌众的极大劣势。我们惟一的防御就是进攻,我希望您允许板垣按已准备好的计划进行。”本庄繁略一沉吟,说道:“好吧!就由我自己来承担这事的责任。”随即命令全线同时出动,进攻奉军。除第二师团奉命进攻奉天外,第三旅团第四联队及骑兵第二联队进攻长春,独立守备队第三大队进攻营口,独立守备队第四大队进攻凤凰城和安东。?布置关东军的作战任务后,已是9月19日凌晨1时30分。本庄繁没有坐等战况发展,而是电告日本驻朝鲜军司令官林铣十郎大将,请他迅速率部“越境作战”支援关东军。其时,驻朝日军早已与关东军勾结,做好准备,在中朝边境的新义州车站等候,只要接到命令,马上就可以以“应付紧急事态”为借口,前往援助。电告驻朝军队后,本庄繁向参谋本部报告了关东军的情况,并称“我军主力,将扫荡“满铁”沿线之中国军”。?凌晨3时30分,本庄繁率领三宅参谋长、石原莞尔等,与驻旅顺步兵第三十旅团一起,乘专列由旅顺奔赴奉天。

9月19日上午,当本庄繁赶到奉天时,板垣征四郎已指挥日军占领了北大营和奉天城。中国军队在张学良“不抵抗”政策下,均主动弃营撤退,致使日军以极小的损失,迅速占领了奉天。?

日军攻占奉天日军占领奉天后,即大行烧、杀、奸、抢之道,犯下滔天罪行。据不完全统计,仅官方财产损失就在17亿元以上。东北军飞机、火炮、战车、枪械以及大批弹药、粮秣都落入日本侵略者之手。?占领奉天后,本庄繁将关东军司令部也迁往奉天,以便坐镇指挥。同时,他进行了一系列人员调整,任命第二师团师团长多门二郎中将为奉天卫戍司令,任命特务机关长土肥原贤二为临时奉天市市长,负责维持市内秩序。

随着奉天的沦陷,关东军更加耀武扬威,19日一天,就拿下了安东、营口、长春和凤凰城等地。?

19日上午5时半,日本军部接到此“突发事件”的报告后,立即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满蒙”局势以及应对方针。与会的陆军省和参谋本部首脑一致认为“关东军此行动是完全适当的”,并一致同意向内阁提出增兵案。10时,内阁紧急会议专门讨论了关东军上交的报告,考虑到外交上的反应,决定了“不扩大方针”,并责成陆军大臣和总参谋长发电训示关东军。

参谋本部在传达内阁的“不扩大”方针的同时,还赞扬关东军司令部的果敢和“提高了日军的威望”。当天,桥本欣五郎也给关东军发了一份电报说:“参谋本部关于制止军事行动的命令是应付内阁的表面文章,其本意并非要你们停止行动。”

本庄繁得到参谋本部的默许和支持,继续调兵遣将。21日,驻朝鲜日军4000多人奉总督林铣十郎之命越过鸭绿江,驻守“西满”,支援关东军。本庄繁将关东军主力集中到长春,准备进攻吉林和黑龙江省。21日上午,本庄繁以保护日侨为借口,命令第二师团乘装甲列车前往吉林。在日军的诱降下,吉林代主席、军务署参谋长熙洽叛国降日,下令部下全部缴械,并声称有抗拒者,将遭到攻击。由此,日军22日不废吹灰之力便占领了吉林城。?

随后日军向吉林省各地进攻。至24日,不到6天时间,吉林省大部河山被日军侵占。随后,本庄繁又指挥日军侵占了黑龙江省。日军几十年来觊觎我东北领土的野心,通过本庄繁之手得以实现。仅仅用了4个月又18天的时间,日军便占领了东三省,从此开始对东北长达14年之久的殖民统治。

建立“满洲国”

关东军在武力侵略得手后,本庄、土肥原、板垣等人按照事先的计划立即着手制造傀儡政权,1931年12月15日,本庄繁命令在关东军司令部机关内,成立关东军统治部,以驹井德三为部长,代替原第三课,统治部下设行政、产业、财务、交通、交涉五个课,本庄繁也从一个单纯关东军司令官而成为具有殖民统治者的双重身份。日本几十年来对中国东北的领土野心,终于经本庄繁之手得以实现,日本朝野上下称本庄繁为满洲“建国之父”。历史事实充分证明本庄繁就是发动九一八事变,指挥日军侵占东北,炮制伪满傀儡政权的主要策划者之一。

本庄繁在任期间,关东军以板垣征四郎、石原莞尔及片仓衷等少壮派军人为代表的实权集团,主要依靠“满铁”及其法西斯组织“满洲青年联盟”、“大雄蜂会”。因此,本庄繁任关东军司令官期间,被日本政界、史学界等评价为:具有强烈主张实行国家主义的色彩。

在1931年12月8日的关东军参谋部第三课制定的《满蒙开发方策案》中,还出现了“不容许所谓资本家垄断经济利益”的字样。关东军某些主张和作法,理所当然地引起了日本财团、政府,乃至军部的不安。1932年6月26日,时任日军第十师团师团长广濑寿助对此评说:“(关东军)参谋们年少气锐而富于理想,招致了急进的坏影响”。

另外,由于关东军侵略得手后,作了极为乐观的估计。而中国人民抗日斗争的高涨,打破了关东军的乐观预料,受到冲击的关东军不得不重新考虑。例如,原认定依靠伪参议府的方式,是难以彻底实施日本的殖民统治,而改变为“总务厅”为中心的统治方式。所以在本庄繁任期的末期,迫于日本统治集团的压力和更好地进行对中国东北的殖民统治,关东军对其政策有所修正。

1932年7月,本庄繁任军事参议官,关东军司令官由武藤信义接任。与他一起调离的还有板垣征四郎、石原莞尔。1933年4月6日任日本天皇裕仁的侍从武官长, 6月19日晋升为陆军大将。1934年4月29日授予勋一等旭日大绶章,功一级金鵄勋章,1935年12月26日被列为华族,授予男爵。

在日本陆军中参谋和主官的关系就是这样。仗打好了大家一起加官进爵。仗要是打输了主官肯定要倒霉,而参谋一般没什么事。这次满洲事变算是走运,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与坂垣征四郎、石原莞尔成了满洲英雄(由于板垣和石原在事件中的突出表现,得到了日本民众的一致叫好,日本著名音乐指挥家小泽征尔的名字就是在石原莞尔和板垣征四郎的名字中各取一个字),这几个本来是触犯了陆军刑法的家伙一下成了大功臣。

二·二六事件与退役

不过好景不长。1936年发生了二·二六事件,一夜之间数位重要人物被叛军所杀。皇道派们要求“清君侧”,罢免那些妨碍天皇亲政的腐败高官。裕仁得知后非常恼火,说“杀了多年来为我服务的股肱之臣,不可饶恕”。本庄因为他的女婿山口太一郎大尉也卷进了叛乱活动。在裕仁面前为皇道派频频说情,遭到严厉斥责。最后裕仁放出话来,说军人要是不顶用,朕将亲自率近卫师团镇压叛乱。最后叛乱被镇压,本庄也于同年4月22日因迫于压力灰溜溜地转入了预备役。他在日记中详细地记载了226兵变的过程和天皇的态度。退出军界后曾任伤兵保护院总裁,军事保护院总裁,枢密顾问官,补导会理事长。

1936年11月,本庄繁充当“媒人”角色,开始为溥仪之弟溥杰在日本公卿华族出身的女子中择偶,不顾溥仪对此举的反对,终于促成了这桩政治谋略婚姻。然后,不到一个月,日本殖民当局便迫不及待地炮制出:可由帝弟之子继帝位的“帝位继承法”,其用心正如溥仪所言:“关东军要的是一个日本血统的皇帝。” 1942年,伪满“建国”十周年时,本庄繁以“满洲会”会长身份来长春参加所谓的庆祝活动。1945年5月19日,他出任枢密顾问官。这个被日本军界称为“厚道老头儿”的本庄繁,由于执行日本帝国主义的血腥扩张侵略政策有功,先后获得全部八个等级的“旭日”勋章和最高的“瑞云”勋章。

畏罪自杀

日本战败后,本庄繁第二批被定为甲级战犯嫌疑。在发出逮捕令的第二天,70岁的他跑到陆军大学校的一间空屋里切腹自杀。留下两份遗书,大意就是说自己多年担任要职,导致国家败到这个境地应该负责;满洲事变关东军是自卫,没有天皇和政府的命令,全部责任由自己一人承担;最后谨祝国家复兴,天皇万岁等等。与阿南惟几等人还不一样,他早不自裁晚不自裁,非要等到逮捕令下了才寻死。这种行为其实就是典型的畏罪自杀,在日本也很为人所不齿的。长子陆军主计中佐本庄一雄,女婿陆军大尉山口一太郎(陆士33期)。

人物评价

本庄繁作为一个以“效忠天皇”为最高荣誉、以“日本帝国利益”为最高利益的军国主义思想浓厚的法西斯军官,从内心而言,他也希望积极做好准备,在东北制造借口,“名正言顺”地把这块资源丰富、土地肥沃的地方献给日本帝国,如他所说“为伸张国运做出贡献”。因而,他大力支持石原、板垣等人的计划。充当了侵华战争的急先锋,对中国人民特别是东北地区的人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尽管他因为畏罪自杀而没有受到正义的惩罚,但是他毫无疑问已经被永远的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了。

TAGS: 日本大将 抗日战争 日本 政治人物 军事人物
推荐文章
相关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