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成培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方成培清代戏曲作家。约生于雍正年间。卒年不详。字仰松,号岫云词逸。徽州(今安徽歙县)人。幼年多病,未能应科举,布衣终生。方成培生于清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约卒于嘉庆十三年(1808年),字仰松,号岫云,安徽歙县人。方氏精通诗词,酷爱戏曲,一生著作甚丰。方氏所有的著作中,《雷峰塔传奇》最为著名,后人改名为《白蛇传》。

人物简介

  方成培生于清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约卒于嘉庆十三年(1808年),字仰松,号岫云,安徽歙县人。方氏精通诗词,酷爱戏曲,一生著作甚丰。据《安徽文献书目》记载,其著作有《雷峰塔传奇》四卷、《香研居词尘》四卷、《香研居谈咫》一卷、《听奕轩小稿》三卷、《方仰松词榘》十三卷等。此外,还著有《双泉记传奇》、《诵词记疑》、《镜古续录》、《记后岩学诗》等。方氏所有的著作中,《雷峰塔传奇》最为著名,后人改名为《白蛇传》。

人物才能

  方成培善词曲,论词律音吕尤精,著有《听奕轩小稿》、《香研居词麈》、《香研居谈咫》、《方仰松词榘存》等。戏曲作品有传奇《双泉记》和《雷峰塔》2种,前者在清代被列为“违碍书籍”,今不传,后者今存。《雷峰塔》是方成培的代表作。黄图珌《雷峰塔》问世之后,曾被梨园改编。1765年乾隆南巡时,两淮盐商“延名流数十辈,使撰《雷峰塔》传奇”(《清稗类钞》),出现了又一种新本。稍后,方成培认为这种本子“辞鄙调伪”而重新改作,自云“遣词命意颇极经营,务使有裨世道以归于雅正”(《雷峰塔传奇自序》)。修改后的本子在场次结构上有所调整,改写了曲词宾白并补入每出的下场诗,但在戏剧冲突和人物形象方面无大更动。同黄图珌的《雷峰塔》相此,1765年的本子和方本新增了“求草”、“水斗”、“断桥”等重要场次,故事情节更完善,白蛇形象更完美,剧中的法海则成为破坏他人幸福的恶势力的代表人物,因而作品的思想性也有了进一步的提高。先生与翁方纲有旧,翁有(跋余忠宣篆郑公钓台字)一文可见其概,考其生卒,并略见其生平「好古怀贤」之志,而非但以戏曲长也.乃亦善于搨拓云。

成长经历

  方成培的家庭是徽州那种重视耕读的殷实人家。他自幼体弱多病,曾闭门学医,并研究道家的养生之法。此后,他一直对医学很关注,与名医郑梅涧交往甚密,将郑氏家传的喉科医案,撰成《重楼玉钥》2卷,民间广为传抄。后又采辑诸书,参以己见,写成《重楼玉钥续编》2卷。在道光十八年(1838),郑氏后人郑承翰将其刊行,被证明很有医学价值。在此同时,他博览了家藏的经典和诸子百家的文章。及长,他的艺术天赋逐渐显现出来。他精通音乐,曾汇集诸家词曲,进行考证与修订格律,编成《词榘》26卷。又为《准律》补写残缺部分。

  他一生著作颇多,有传奇《雷峰塔》、《双泉记》等,诗评笔记《诵诗记疑》、《镜古续录》、《记后岩学诗》、《听奕轩》、《词尘》等。其中,《雷峰塔》传奇在20世纪中叶被评为中国古典十大悲剧之一。方成培亦在中国戏曲史上成为令人瞩目的剧作家。20世纪90年代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的张庚、郭汉成所编的《中国戏曲通史》已经给了方成培的创作成就以很高的评价:“……方本才使得白蛇故事成为一个真正的大悲剧,并以其悲剧冲突的深刻性和独特性,光照于当时的剧坛,征服了广大观众。”(见该书第972页)而且,从方成培的《雷峰塔》传奇在当代的使用频率与影响来看,他的剧作家的声望有继续攀升的趋势。

  《雷峰塔》传奇源自白蛇的故事。这类故事在我国古代的神话中很常见。在《山海经》、唐代《博异志·白蛇记》里都有蛇或白蛇变人的传说。这里的蛇还是一个邪恶的,令人恐怖的形象。在九百年前的南宋,白蛇被镇在雷峰塔下的事已由老百姓的口头传说演变成了话本,即《雷峰塔》。后在明末被冯梦龙收在他编的平话总集《警世通言》的二十八卷,题为:《白娘子永镇雷峰塔》。明代中期,嘉靖年间的杭州,有盲人携琵琶说唱《雷峰塔》。这时人们已对压在雷峰塔下的白娘子给予了深深的同情。

个人成就

  右「郑公钓台」四篆,後题「武威余阙」四小字,亦篆书,泐甚。歙人方仰松成培手搨以寄予者。考郑师山集〈富登钓台记〉:「歙南山水最胜,淛江出焉,由淛源百馀里至县境,曰富登渡。一石巍然出江上,势欲飞入江中。予往来其处,每一登临,或坐或钓,辄徘徊不能去。人因名郑公钓台石。淮阃余公廷心篆隶妙天下,闻予之有是石,公大书『郑公钓台』四字以为寄。至正十有六年秋八月,始刻之台前,而记其所以得名之故,镌诸後石。里人鲍叶为予结草堂其侧。是月辛未记。」按余忠宣公以至正十二年出守安庆,故此记称淮阃也。辛未是至正十六年八月二十三日,此在余公死节之前二年也。後一百二十七年,当明成化十八年壬寅,程篁墩为作诗,且於台前作亭,榜曰「仰止」,摹拓篆书,装潢成册,於宏治癸丑自题其後,一时和者有云间张骏、芜湖胡爟、棠樾鲍楠、馀姚陆相诸人,而沈石田复为诗及图以传之。今又三百年,此迹竟无知者。方君好古怀贤,手拓相寄,良可感也。赋诗报之。忠宣、廷心者余阙也.师山郑玉也.篁墩者程敏政.石田沈周也方氏所有的著作中,《雷峰塔传奇》最为著名,后人改名为《白蛇传》。关于白蛇的神话故事,早已在江南一带民间流传。但最早记载这个故事的是《清平山堂话本》中的《西湖三塔记》,约产生于宋末元初。到了晚明,冯梦龙编的短篇小说集《警世通言》中收录了《白娘子永镇雷峰塔》。同时,出现了陈六龙所撰的《雷峰记传奇》,这是最早的关于白蛇故事的戏曲。明末戏曲评论家祁彪佳在其著作《曲品》中评论此剧说:“相传雷峰塔之建,镇白娘子之妖也,以为小剧则可,若全本则呼应全无,何以使观者着急,且其词亦欲笑颦华赡,而疏处尚多。”从祁氏的评论来看,该剧仅是个不太成熟的小戏。但不管怎么说,明天启、崇祯年间已经有了以白娘子为题材的戏曲,遗憾的是《雷峰记传奇》已经失传。

  清乾隆三年(1738年),曾任杭州府同知的黄图必刻本《雷峰塔传奇》问世,共二卷三十二折。黄本虽有可取之处,但作为一部完整的戏曲来看,仍有不少欠缺。更主要的问题是竭力宣扬因果报应论,给这个美丽的神话故事蒙上了浓厚的因果论迷雾。尤其是将白娘子写成了满身妖气的邪妖,伶工和观者很不喜欢,其最后被镇于雷峰塔底的悲剧命运,无法令人同情,乃此剧的最大败笔。

传奇再作

  

综述

  方成培认为黄本“在知音者翻阅,不免攒眉,辞鄙调讹,末暇更卜数也。”从方氏的这段话来看,黄本存在问题太多,难以数清。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方成培创作的《雷峰塔传奇》问世,共四卷三十四出。方本比黄本有了很大的进步,归纳起来,方氏着重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了再创作。

  

场次删增

  1、对该戏的场次进行删增,重新确定了戏剧结构。删除了《描真》等几出无关紧要的戏。

  新增加了《夜话》、《端阳》、《求草》、《断桥》等几出戏。《夜话》是一出较好的抒情戏,前半出写白娘子与小青夜间的对话,反映了白娘子对于许仙爱情的担心,将其心理活动描写的相当深刻;后半出写白娘子与许仙在庭前月下喁喁谈情,缠绵恩爱。白娘子最后一句“圆缺恨娑罗,休轮到我”,直接向许仙吐露了对前途和爱情的忧虑。增加此出戏起到了前后包罗的作用,有翰衍涛洄之效。《端阳》是一出重场戏,俚中见雅。写端阳节许仙请白娘子饮雄黄酒,白娘子知道饮酒的后果,开始不肯喝,在许仙一再劝说下,终于喝多了,现出了白蛇原形,吓死了许仙。为救许仙,身怀六甲的白娘子决定千里迢迢赴嵩山求药,反映了白娘子对许仙的一片深情,实为白娘子受折磨的开始。《求草》写白娘子历经艰辛,在嵩山求仙草时差点儿被众仙所杀。最后终于取回了仙草,救活了许仙。这出戏将白娘子写成了一个为了爱情不顾自己生死,勇敢的女性形象。《断桥》是全剧艺术创作中成就最高的一出戏,深刻、细致地刻划了白娘子对许仙薄幸的责难,而又痴心不改,无限爱怜的矛盾的思想感情,令人对白娘子深表同情,同时也写出了小青刚介、正义的性格,因而这出戏脍炙人口。总之,增加了几出戏,丰富了剧情,该戏大为增色,尤其是在情字上做文章,使整部戏随着人物感情的起伏而跌宕有效,大大增强了此戏的可看性,足见方氏会写戏,善于写戏,独具匠心。

  

重塑白娘子

  2、重新塑造了白娘子这个艺术的形象。方氏笔下的白娘子不再是个多情、勇敢、善良、可爱的女性形象。同时反映了白娘子是个叛逆女性,为了追求爱情,主动向许仙求爱,受尽折磨且坚贞不屈,敢于向以法海为代表的邪恶势力作殊死斗争,深刻揭示了以男性为中心的封建宗法制度对妇女的压迫。白娘子以新的艺术形象出现后,立即得到了广大观众的认可和喜爱,并与其产生了强烈的感情共鸣,为其喜而喜,为其悲而悲,为其恨而很,为其泣而泣,为其不平而鸣不平。就连鲁迅先生也为白娘子的命运愤愤不平。他说:“凡有田夫野老,蚕妇村氓,除了几个脑髓有点贵恙的之外,可有谁不为白娘子抱不平,不怪法海太多事的?”方氏将白娘子塑造成一个完美的、典型的感人至深的中国女性形象,是方本获得巨大成功的主要原因之一。

  

曲白创作

  3、对曲、白进行了再创作。用方氏自己的话说:“原本曲改其十之九,宾白改其十之七。”由此可见,唱词和说白基本上都是方氏重写的。方氏所写的唱词、说白更加精炼,人物个性更加鲜明,更富有文采,且雅俗共赏。比如原戏中写许仙在苏州药店里当伙计,有一出《药赋》,曲、白用一百四五十种中药名堆砌而成,既冗长又枯燥乏味。方氏将《药赋》删去,重新写了唱词《莲花落》,既简洁,又趣意盎然,同时又反映出了当地民间俗曲的风调。

理论研究

        方成培的《雷峰塔》传奇从其版本问题、改编过程和评点等方面进行研究以期对方本《雷峰塔》传奇有一个更全面的认识。一扬州大学硕士学位论文第一章方成培《雷峰塔》传奇的版本方本《雷峰塔》传奇是历代白蛇故事中影响较大的一部戏曲作品。自从问世之后就不断的被刻印在民间广为流传。本章就其版本问题进行研究。第一节方本《雷峰塔》传奇的各种版本概述关于方本《雷峰塔》传奇就笔者目前所知有以下几种?9?9乾隆三十六年本分别为国家图书馆藏一部傅惜华u2018白蛇传集》所收方成培《雷峰塔》传奇一部以下简称傅本北京大学图书馆藏一部台湾明文书局印行的《白蛇传集》所收《雷峰塔》传奇一部潘江东先生在《白蛇传故事之研究》中指出的中研院傅斯年图书馆藏部横滨市大图书馆藏一部。?9?9乾隆三十七年本这个本子较多分别有国家图书馆藏四部北京大学图书馆藏一部上海图书馆藏一部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资料室所藏三部其中一部收入《续修四库全书》以下简称续修本本文的比较都以续修本为底本。●乾隆五十五年多文堂藏版一部现藏于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资料室。●乾隆五十五年芸生堂藏版一部见于网上介绍。?9?9咸丰六年聚盛堂藏版两部分别藏于扬州大学图书馆和大连图书馆。?9?9近现代比较有名的除傅本外另有王季思校点本以下简称王本和李玫的注本。以上诸多方本中乾隆三十六年本和三十七年本以及王本和傅本在下一节将有专门的论述此处仅介绍多文堂藏板、芸生堂藏板以及聚盛堂藏板等。          

          一、多文堂藏板此本为乾隆五十五年刊刻现藏于艺术研究院的戏曲研究所资料室。封面为黄色纸张内侧有“乾隆庚戌新镌玉锦楼发兑雷峰塔传奇定本多文堂藏板字张弘方成培的《雷峰塔》传奇研究三样。此本共四卷三十四出每卷一册前有作者自叙自叙后有汪宗渑、徐德达、吴风山三人的题辞和洪笔泰的跋跋后有目录。剧中内容与续修本相较没有多大区别但印制质量不高错误较多。如、第二出“付钵【仙吕忆帝京】一阕中有“无忧树下任逍遥u2019u2019一句此本误作“无忧树下在逍遥【油葫芦】一阕中有“守清规将姻缘觉”一句此本误作“将姻缘竟u2019u2019【鹊踏枝】一阕后面有说白“能结万缘此本误作“能结万绿u2019u2019。、第四出“上琢”许宣自报家门【朝中措】一曲“清明时节雨声撵”此本误为“清明时节雨声谨”原书另有说白“正当入洛之年u2019u2019此本误作“正当入椿之年“家业飘零u2019u2019误作“家个飘零“嫁与钱塘李君甫误作“嫁典钱塘李君甫。、第五出“收青下场诗有“得成蝴蝶寻花树u2018一句为元稹所做此本写作元横后评语有“今仍旧本机杼而润色之”此本写作“旧本机梓。均为刊刻错误。、第六出“舟遇”船家对许宣说“让我带好子缆”此本误作“带好子带”后又有【黄钟降黄龙】一阕旦唱“教奴如承宠贶”此本作“教加如承宠贶”。、第九出“设邸u2019u2019伙计埋怨王敬溪掌柜“那间腰包硬哉做起阿爹面孔此本写作“胺包硬哉”后又有评语说“一味插科打诨”此本误作“一味捕科打新“亦院本之一法”误作“亦见木之一法。总之此本行数、字数、行距均与续修本相同与续修本一样缺最后一出的最后一句下场诗和评语。但错误较多且印制粗糙。保留作者自叙题辞并加有洪笔泰跋。

        二、聚盛堂藏板此本为扬州大学图书馆所藏封面内侧有“咸丰丙辰新镌雷峰塔传奇定本聚盛堂藏板”字样共四卷三十四出。每卷一册。首有自叙无题辞和跋。有目录分卷不标目次上下两栏。正文每出后有评点。此本大连图书馆亦有藏。与续修本相较原书有作者自叙及吴风山等三人题词该本只有自叙原书末尾缺最后一出的最后一句下场诗和评语该本不缺。此本刊刻亦多有错漏几乎每页都有错字如鱼扬州大学硕士学位论文、“自叙”中有“朝廷逢璇闱之庆”此本缺“璇字。、第二出“我有宝塔一座”误为“我有宝我一座【寄生草】误为【青生草】。、第四出“标森玉树正当入洛之年”误为“入洛椿年”“家业飘零误为“家个飘零。、第五出青蛇由丑变贴后说“大仙可变得好么误为“大伯。、第六出下场诗“玉面红妆本姓秦误为搿王面红妆木姓秦评语中“机杼”误为“机柠u2019、第十出“前日有个叫化子一误为“前日有因叫化子。、第三十四出“启禅师误为“副禅师“怎赶得上禅师”误为“怎赶得土禅师舞台提示向塔白介本有方框漏标方框。舞台提示旦塔内唱“塔内唱漏标方框“耳畔谁来叫唤”误为“耳畔不来叫唤”舞台提示“谛白外介误为“谛日外介”青儿“并濯厥辜误为“并濯厥事“初不外于伦理”误为“初不外于偷理”“尔其勉旃”误为“尔其勉放”“天关u2019u2019误为“夫关”。、三十四出下场诗为“潜熏玉烛奉尧年李群玉该本写作“潜董玉烛奉尧年李玉u2019u2019评语为“敢尽通篇滴水不漏该本写作“逋水不漏”。总之聚盛堂藏板《雷峰塔》传奇也是与续修本行数、字数、行距均一样唯刻板、印制粗糙错漏较多。保留了作者自叙删去了三人题词和洪笔泰跋。

       三、芸生堂藏板关于芸生堂藏板笔者并没有见到原书。仅在网上查到有此一部《雷峰塔》传奇并且有封面及前几页的照片。就所见照片可知此本封面有“咸丰庚戌新镌雷峰塔传奇定本芸生堂藏板”字样。对这个本子的介绍网上仅有短短的几句话从中可以得出的结论是前有自叙、有题辞、分为四卷、共三十四出。若其所刻内容的时间与封面所标的时间相同则此本与多文堂藏版同为乾隆五十五年本。那么乾隆五十五年本就有两种不同的本子。四、李玫注本就目前单行本中王本与傅本外李玫的注本比较通行。此本由中国古代戏曲经典》编委会编选华夏出版社出版。并没有说明是以那个本子为底本参照那个张弘方成培的《雷峰塔》传奇研究本子校点。纵观全书与续修本相比最大的特点就是在为唱词还是为说白上有很多不同。第二节重要版本的比较、述评一、关于三个版本的比较关于方成培的《雷峰塔》传奇笔者认为目前有三个版本比较重要分别是续修本、傅本、和王本。续修本为乾隆三十七年水竹居本封面内侧有“乾隆壬辰新镌雷峰塔传奇定本水竹居藏板字样。前有自叙、汪宗渑、徐德达、吴风山三人题辞及目录。全剧分四卷每卷一册缺最后一页。每出后有评语。无跋。傅本为乾隆三十六年水竹居本。全剧结束后括号小注云“以上据清乾隆三十六年年水竹居刻本校印u2019u2019。此本有自叙目录也分四卷每卷一册无评语无跋。

作品评价

  方成培,作为一位徽籍的古代文人,将当时流传于民间的《雷峰塔》传奇梨园演出本,删改重编成一出完美尽善的爱情悲剧。此本在乾隆三十六年(1771)刻版刊行。由于方本《雷峰塔》传奇反映了人民的愿望,表达了最广大观众的审美趋向,在几百年里广为流传,成为舞台演出本中的经典,也是源源不断的改编的模本。20世纪中期,方本《雷峰塔》传奇树立了在世界戏剧史中的地位,成为中国古典十大悲剧之一。方成培的《雷峰塔传奇》是个非常优秀的剧本,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历经200多年,人们喜欢看这个戏,可见其艺术魅力之所在。后人虽对剧情有所修饰,但是谁也没有怀疑过方本是《白蛇传》的真正母本。直到现在,京剧、昆曲中经常上演的《盗仙草》(即《仙草》)、《断桥》等折子戏,和方本完全一样。但是,由于受到历史的局限,方本也存在一些不足之处,尤其是没有彻底摆脱生死轮回、因果报应的观念。然而,不足之处和糟粕与这部戏的艺术成就相比,毕竟是次要的。人无完人,金无足赤。现代人不能用现在的思想观点苛求或责难18世纪的人及其作品,如果这样就不是历史唯物主义者,而是个虚无主义者了。

中国十大悲剧

  《窦娥冤》——元朝关汉卿

  《赵氏孤儿》——元朝纪君祥

  《精忠旗》——明朝冯梦龙

  《清忠谱》——清朝李玉

  《桃花扇》——清朝孔尚任

  《汉宫秋》——元朝马致远

  《琵琶记》——明朝高则诚

  《娇红记》——明朝孟称舜

  《长生殿》——清朝洪升

  《雷峰塔》——清朝方成培

TAGS: 历史人物 历史 作家 明朝 散曲家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