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恒岳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刘恒岳同志1983年考入天津师范大学,求学时任全国学联委员、天津市学联副主席,1986年创办学校文化节,受到李鹏、乔石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大学毕业后,结合工作需要和个人爱好,他又先后攻读法律、国际经济、文艺学和艺术史等学科、专业。

基本内容

艺术史学者 艺术教育工作者

  主要社会职务:天津市历史学学会艺术史专业委员会会长、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理事、天津市美学学会副理事长、天津市口述史研究会理事、中华民族文化促进会舞蹈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高等教育学会美育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中国合唱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天津市青联委员。

  刘恒岳同志1983年考入天津师范大学,求学时任全国学联委员、天津市学联副主席,1986年创办学校文化节,受到李鹏、乔石等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大学毕业后,结合工作需要和个人爱好,他又先后攻读法律、国际经济、文艺学和艺术史等学科、专业。

  1995年,刘恒岳同志开始从事学校艺术教育工作。恒岳同志在工作中投入了大量的精力,注重学科性、规律性、他思路开阔、考虑问题全面、细致,在领导的支持下,创办了“学校文艺展演”、“学校艺术教育论坛”、“艺术特长生考核认定”等在全国很有影响的工作。他先后发起举办了“向未来起飞”当代大学生舞蹈晚会(1998)、“津沽流霞”院校服装设计晚会(1998)、“新世纪的曙光”童声合唱音乐会(2000)、“伴你远航”大学生毕业晚会(2004)、“中华情”中国原创作品音乐会(2007)、“海河放歌”中国合唱新作品音乐会(2007)等。诸多特色工作坚持不懈形成了制度,成为天津市学校重要的品牌艺术活动。在天津学校艺术教育“百花齐放、春色满园”里有他的辛勤汗水,2000年12月教育部授予他“全国学校艺术教育先进个人”称号,2008年12月天津市文化局授予他首届“天津市群众文化之星”荣誉称号。

  在繁忙的工作同时,他积极开展艺术教育的科研工作,他主持了“九五”规划课题《艺术美育与素质教育论》,较早地提出了德育不包含美育的观点。恒岳不是艺术专业的科班出身,但是他却在艺术教育领域有着独到而深刻的见解,2005年在“全国首届高等学校艺术教育科研报告会”上,恒岳同志撰写的论文“艺术美育与学校艺术教育”评为二等奖,成为全国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唯一的获奖者。他还多次被教育部聘为专家组成员赴全国各地巡视检查艺术教育工作。

  恒岳是个有情人,与人交往中他倾注真情、在工作中他更是情之所致。他曾饱含对周恩来同志的深厚感情,发起、策划并导演了《百年恩来》纪念音乐会(1998),观众和在场的中国合唱协会的专家都是含着热泪听完音乐会的。他对艺术家有着一份天然的亲近和关爱。他以谦逊的人格和发自内心的真诚,团结所有的人,尽其所能,赢得了大批艺术家的心,同他们交上了朋友,得到他们的爱护帮助与合作,并得到他们的赞誉。老音乐家王莘曾动情地说:“恒岳不仅是我的老朋友,而且是我们艺术工作者的好朋友。”

  工作中,恒岳发现时下有许多艺术家和作品被束之高阁,长期不为人们所了解,为了更好地提高业务水平,他利用休息时间往返京津等地系统学习艺术史,寂寞地做着不寂寞的事。为掌握第一手材料,他利用一切空余时间,先后拜访了吕骥、缪天瑞、启功、爱泼思坦、黄苗子、李凌、瞿维、孟波、郭汉城、马革顺、李德伦、赵沨、戴爱莲、盛婕、欧阳山尊、钱仁康、吴祖强、周汝昌、老志成、梁伦、刘吉典、沙莱、李群、于蓝等大批著名的前辈艺术家。他花费了大量的时间、精力甚至健康,通过在全国各地细致的工作,发起策划了十三次艺术史专题研究学术会议,研究涉及舞蹈史、歌剧史、钢琴艺术史、声乐史、电影史、民间音乐史、艺术歌曲史等。会议大都首次举办,研究成果填补国内空白,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在学术界、知识界和文艺界引起极大反响。

  2002年5月,恒岳发起举办了“裕容龄舞蹈艺术论坛”,纪念天津出生的舞蹈家裕容龄诞辰120周年,全国各地的舞蹈史专家云集津门。恒岳在掌握大量翔实鲜活的史料后,公开发表了《学习西方舞蹈的第一人---裕容龄》的文章,率先提出:裕容龄所创作表演的《如意舞》、《荷花仙子舞》、《扇子舞》等,在中国现当代舞蹈史上占有开拓性作品的地位,她是中国现当代舞蹈史上,学习西方芭蕾舞和现代舞的第一人。论坛结束后,不断有剧作家、导演、制片人找到恒岳请他担任以容龄为原型的音乐剧、舞台剧、电影、电视片的学术顾问。新近出版的《中国舞蹈发展史》大量引用了他的学术观点,裕容龄的历史地位再度引起海内外的关注。

  2003年10月他发起举办了“戴爱莲舞蹈艺术道路”学术研讨会,庆贺舞蹈大师戴爱莲从艺80周年。他公开发表了论文《戴爱莲的民族情》,强调指出:戴爱莲的路不仅是舞蹈的路,也是整个艺术的路---创作民族艺术、创造属于人民自己的艺术。”会议被中国舞蹈家协会评为中国舞蹈界十大新闻。

  2004年4月他率先提出了 “中国钢琴艺术90年”的学术观点,在他公开发表的学术论文中,明确提出确立中国钢琴艺术起点的主张。

  2004年10月恒岳在“中国歌剧艺术发展论坛”上,阐明了自己的研究主张,提出商榷中国歌剧起点的学术命题。随后,他亲赴巴黎,经艰苦细致的考证,最终确认了“中国走向世界歌剧舞台的第一人”,改写了中国歌剧史。由他发起的学术研讨会还有“赵元任艺术歌曲研讨会”、“沈湘艺术成就学术研讨会”、“民间音乐与民族文化”学术研讨会、“沈浮与天津”学术研讨会、“欧阳予倩艺术论坛”、“声乐·天津·艺术教育”论坛(07、09、29-30)、“美术·天津·艺术教育”论坛(07、10、26)、“中国合唱创作发展论坛”、“中华民族舞蹈论坛”、“崔承喜u2022中国u2022天津”学术会议等。

  近年恒岳还发表了《西舞东渐,风气之先 》(为纪念天津设卫600年而写,被广泛转载)、《教我如何不想他①》(纪念天津出生的音乐家赵元任诞辰110周年)、《他将中国声乐教学推向世界》(纪念声乐大师沈湘逝世十周年)、《鲜为人知的音乐名家》(纪念天津音乐家扬芝华诞辰130周年)、《教我如何不想他②》(缅怀陈省身先生)、《未曾见面的“老朋友”》(缅怀爱泼斯坦先生)、《从天津的实践说艺术史史料及其研究》、《中国歌剧u2018五问u2019》(第二届歌剧论坛发言)等。主编《生命的律动》(天津第一部舞蹈文集),主编《中国文化》(中国对外文化交流协会主办“中国文化夏令营”讲义)并担任导师。近五年来,他在《天津日报》、《今晚报》、《北京舞蹈学院学报》、《歌剧》、《钢琴艺术》、《舞蹈研究》、《中国合唱》、《天津记忆》、《中国近现代史及史料研究文集》等公开发表论文、艺术评论近30万字。

  恒岳涉猎艺术领域广泛,研究视角独特,在艺术史研究领域取得重要成果。许多重要的艺术、文化会议纷纷向他发出邀请,成为活跃的艺术史学者,并连续担任“天津市艺术科学规划项目”评审专家。近年来他应邀参加了《石经研究学术会议》、《龟兹学国际学术研讨会》、《中华乐派论坛》、《东方美学国际学术会议》、《校园舞蹈文化论坛》、《中国歌曲创作论坛》、《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术会议》、《妈祖文化国际学术论坛》等并发表论文。2007年、2009年连续被“天津国际少儿艺术教育论坛”邀请为点评嘉宾。

  恒岳注重国际文化交流活动,近年先后参加了“国际童声合唱节(2001日本滨松)”、“巴黎音乐节(2005)”、“国际青年舞蹈节(2006澳门)”、“德国文化交流营(2007)”、“首届世界合唱大奖赛(2009韩国金海)”等。2006年他应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邀请出席国际青年舞蹈节,并在多所高校讲学,是天津第一个在国际舞蹈节讲学的学者。鉴于他在艺术史论上的贡献,2007年被天津市文联授予“天津文艺新星”称号,成为天津文艺理论的第一位获此殊荣者。

  恒岳不满足于个人的荣誉和研究成果,为了浓厚天津艺术史学术研究氛围,为天津艺术史研究提供更优良的学术环境,他积极协调有关部门和专家学者创办了“天津市历史学学会艺术史专业委员会”。学会汇集相关学科研究人员集中精力开展对天津艺术史的全面梳理与系统总结。恒岳多次呼吁并告诫学会同仁艺术界要融入学术界、艺术史研究要加强学科化研究,史料研究在坚持综合研究的同时要重视u2018回归各学科的研究u2019,他认为:停留在“文学表述”阶段的宏观性的、概述性研究缺乏必要的相关学科的支持与支撑,没有深入的“学科化”史料研究,综合研究是无法建立的。

  实事求是地说,恒岳是天津“艺术史研究”的首倡者和推动者。他认为,天津从来不缺乏大家,甚至大师。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学术群体”的概念在天津似乎没有得到重视、认同或接受,大多还是“自给自足”、“自产自销”。常常是一位大家“远行”后,再也不找到“传人”。只能靠“天”赏赐新人的出现。艺术史专业委员会的建立为我市艺术史研究提供了科研平台,大大推动了天津艺术史的研究进程、加大了学术界对天津艺术史的研究力度,天津艺术史研究迈入了更加注重考据史料、广博吸收知识界参与的局面。几年来,天津艺术史研究的进展出乎意料,得益于恒岳率领的天津这支敬业的专兼职结合的科研力量。天津艺术史研究的思路与进展在全国起到了表率与引领作用,继2007年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决定将“全国艺术史史料研究中心”落户天津后,2008年12月中国合唱协会理事长会议决定依托天津良好的艺术史研究基础和人脉资源,在津建立“中国合唱史研究中心”,这标志着天津艺术史学会多年倡导的学术观点已经受到史学界、艺术界的重视。天津艺术史研究队伍开始壮大起来,我们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学会的组织能力会更加强大,艺术史学会也会更成熟,天津艺术史研究“学术群体”傲立于学林的时候一定会到来。

TAGS: 人物 天津 艺术史 学术界 艺术界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