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安中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赵安中,1918年出生于宁波市镇海区骆驼镇,现任香港荣华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宁波旅港同乡会名誉会长、香港甬港联谊会名誉会长,苏浙同乡会赞助人。赵安中十分关心家乡教育卫生事业,已捐助百余个项目,而且特别关心贫困山区、老区、海岛的基础教育事业,经常不辞劳苦亲自上高山、下海岛察看实情,确定捐赠项目,几乎在全市所有的贫困乡(镇)都捐建了以林杏琴命名的教学楼。赵安中还多次以后代的名义捐资,并用心良苦地率领祖孙三代回乡参与“希望工程”活动。
  

人物介绍

  赵安中1918年出生,镇海骆驼镇北塘畈赵家村人。早年就读于家乡团桥小学、庄市叶氏中兴学校。1932年到宁波江厦街承裕钱庄学业。1934年因承裕钱庄歇业而学做保险业。1937年抗战爆发后失业在家。1944年辗转温州、武汉、广州等地从事小本生意。1949年留居香港,在宏兴金号任职,1952年兼任新生布厂会计。1955年把妻儿接到香港。1956年6月进入日本江商洋行香港分行,后任该行董事。1959年与朋友合作创办嘉丰纱厂,任董事、总经理。1963年嘉丰该名为荣华纺织有限公司。1966年独资经营荣华。 1973年在印度尼西亚万隆创办纱厂。现任香港荣华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并为香港浙江省同乡会联合会、香港甬港联谊会、宁波旅港同乡会名誉会长,香港苏浙同乡会赞助人。多次资助内地特别是家乡宁波的教育等社会公益事业,1986年与在香港的中兴校友一起捐资建造中兴中学。1989年5月捐资兴建团桥小学林杏琴教学楼。此后,以林杏琴命名的捐资办学项目,从故乡镇海扩展到宁海、余姚、奉化、象山等宁波全市范围乃至浙江省内金华、

  温州、台州、丽水的贫困乡镇和北京潭县、贵州黔东南、黔西南等贫困地区。

  赵安中先生和其子赵亨文以杏琴园教育基金的名义,向浙江大学捐赠人民币1400万元,设立“安中科技奖励金”专项基金,用于奖励该校每年获得浙江省科技进步一、二等奖的教师。为了彰显赵安中先生惠教泽学的善举,浙大特别决定把今天在紫金港校区奠基的建工学院大楼冠名为“安中建工学院大楼”。赵安中先生捐资项目已达100多个。在家乡镇海捐资社会公益事业36项,计500多万元人民币。1994年7月被宁波市人大常委会授予荣誉市民称号。1995年4月被浙江省人民政府授予爱乡楷模荣誉称号。

  

人物生平

  少年时代

  1918年农历九月初六,赵安中就在这宁波镇海骆驼镇杜塘畈的赵家老屋呱呱坠地。当时,赵安中的祖父赵有伦,曾在宁波开过一家“正泰糖行”和一家“成大南北货拆兑行”,因其精明能干而被同行尊为“壳王”。但当赵安中父亲赵志莱和母亲林杏琴结婚时,赵家已经败落。

  赵安中的童年,大半日子是在离杜塘畈八里的团桥镇外祖父家度过的。开着“穗祥”米行兼酒坊的外公林炳荣是当地首富,对这个外孙钟爱备至。他10岁时外公猝然病故。一年后,外婆也去世了。当家的过继娘舅把赵安中送到团桥小学寄宿。经此变故,赵安中突然懂事,渐渐养成了一种隐忍、坚韧、务实的性格。半年后,赵安中转往镇海庄市中兴学堂寄读。赵安中初到中兴的时候,因为贪玩,不肯下苦功,成绩平平。到四年级以后,算术成绩突然好了。原来,教算术的支家英先生有个特点,他把题目出在黑板上,黑板写满了就揩掉接着写。做得慢了,题目都来不及抄,所以只能眼睛看着黑板,心里迅速地计算,手上写出答案。支先生也只要求你写出答案,其目的就是训练学生心算、快算。赵安中把这些做得非常熟练,终于练就了一手不凡的心算本事。

  每到晚上,校长金茂如先生吹响了教笛,把所有的寄宿生不分年级集中到一个教室里,亲自给大家上古文课。如《古文观止》里的一些名篇,一般是每晚一段。有时也讲一些新旧诗词,或者讲讲故事。赵安中的古文基础就是这个时期打下的。1990年,赵安中再次访问母校,在和“新叶”文学社的同学谈话的时候,说到李密的《陈情表》,他竟能流利地背诵出来,令在场的同学钦佩不已。3年中兴生活,在赵安中的心中留下极为深刻的影响。但是,“九?一八”事变爆发,时局动荡,赵家作出了让赵安中辍学就商的决定。于是赵安中不得不在小学最后一个学期黯然离校。

  学徒生活

  1932年,15岁的赵安中进入宁波江厦街的承源钱庄做学徒。在这里,他从一名上净茶、洗水烟筒的小学徒起步。从踏进承源钱庄的第一天起,他就痛感自己的知识不够用,于是,安中便想尽办法借来各种书籍阅读。赵安中在承源钱庄遇到了一位良师益友,他就是老板吴梅卿的儿子吴福年。吴福年自幼博览群书,家里还有许多珍贵的藏书。因为他俩都酷爱读书,这使他们成了好朋友。在承源钱庄工作的3年里,无论是《三国演义》、《红楼梦》这样的古书,还是《新中华》、《东方杂志》那样的新文学杂志,他都来者不拒,埋头苦读,并与吴福年交流自己阅读后的心得。另外,他还自学了上海立信会计学校的全套课本,这些无疑使他在学识上有一大飞跃。除此之外,在钱庄打杂、跑街的学徒生活还使他读到了“商界实务”这部“无字之书”。承源钱庄,可以说是赵安中的“商科预备学校”。

  1935年,正当赵安中3年满师,踌躇满志地准备在商海里大显身手时,一场空前的金融风暴从上海蔓延至宁波,席卷了宁波江厦街上林立的大小钱庄,十几天中,停业倒闭了几十家钱庄,承源钱庄也未能幸免。于是,赵安中失业了。不久,经过长辈的多方努力,赵安中成了一家保险公司的经纪人。两年后,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抗战全面爆发。国破家亡,人民流离失所,哪里还有什么保险可做?赵安中面临又一次失业。1939年农历三月初九,他终身感念的母亲林杏琴因病去世,年仅40岁。母亲去世后半年,22岁的赵安中和20岁的龚碧华按两家父母既定的安排,喜结连理。自从在保险公司失业后,赵安中一直没有正式的职业。1940年,他跟随川叔(安中的族叔)去上海寻求出路。但上海并没有让他干一番事业的机会。那是他一生中最痛苦的时期,民族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个人事业屡屡遭挫,看不到前途,看不到希望,忧心如焚的惆怅,紧紧地压在他的心头。在和朋友郑有庚的一番刻骨铭心的交谈后,他明白了一个最基本的道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于是,赵安中毅然决定从头开始,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自强自立的创业之路。

  投身商界后,赵安中奔波于汉口和广州之间做金融买卖。最后,身不由己的赵安中还是落脚在香港。当时被命运抛掷到港岛的赵安中举目无亲,全部财产除了随身的小件行李外,就只有20元美金,120余元港币,以及两只值不了多少钱的戒指。所幸香港有一个朋友沈绍敏,让他有了一个栖身之处。在沈绍敏的帮助下,不久,他在一家“宏兴金号”谋得一职,尽管职位卑下、薪水低微,但早已脱下“黄缎马褂”的赵安中必须十分珍惜这个职位。他工作勤勉,待人诚恳,不但白天不出门,晚上也住在店里,上班前下班后。时间长了,客户和老板有了印象,知道店里有一个做事很勤快的叫“赵安中”的伙计。后来赵安中又发现了一个可以为店里效力的机会——店里订了香港的各种报纸,有的还订了两三份,以便同时给许多客人看。但赵安中发现,周末只半天市,一收市,客人都走了,留下的报纸根本没人看。每逢星期日、假期,更是大叠大叠的当废纸拿出去。从报纸他又想到饮料,从饮料又想到香烟。这三项,每月节省百来元,对一个金号也许算不得什么,但经理和老板对他留下了好印象,开始对他另眼相看。到了年关,入不敷出的金号遣散了大批职员,赵安中却有幸被留了下来,职位和薪水也得到了提升。1952年,他被老板派到刚在九龙开设的新生布厂任会计。志向高远的赵安中有意识地在工作之余广泛接触纱布生意,联络客户,参与布厂的原料采购和棉布推销工作,并开始接触对日贸易。

  

商界创业

  1953年底,赵安中毅然辞去已经做了4年可谓驾轻就熟的金号和布厂工作,东渡日本,从事香港和日本的小宗贸易。他以一个宁波商人的精明,敏锐地预感到这是一条新路,而且将是改变他前途和命运的一个契机。到大阪不到一个月,新的天地未及开创,赵安中却突然大口大口地吐起血来。多亏同行的李绍周先生及时把他送进医院,才幸免于难。病魔没能吓倒赵安中。经过两年的摸索,他的对日贸易已小有成就,收入相对丰厚,于是他把家眷从内地接到香港团聚,至此,一家分离的局面终于结束了。

  可好景不长,1956年,日本商行大举入港,堵死了赵安中的小本生意。万般无奈之下,赵安中只好进了日本的“江商”洋行香港分行当了一名小职员。刚进洋行打工时,他既不懂外文,又没有客户,几个月下来没做成一笔生意。1959年,李绍周的一个做棉花生意的日本朋友来找他。在上世纪50年代末,纱厂帮在香港称王,做个纱厂老板是最吃香的。但是纱厂所需要的地皮广,机器设备多,流动资金大,需要投入的资本更大,所以一般人不敢轻易做这行。这是赵安中最早创办的实业,也可以说是日后的荣华纺织有限公司的前身。由于缺少资本,机器设备陈旧,再加上他对纱厂的业务又是外行,因此从开工之日起,就一直亏本,3年间纱厂从未赢利,身为败军之将的赵安中却仍痴心不改。创业的欲望和抱负促使他在痛苦中抉择,从失败中奋起。1965年2月,48岁的赵安中彻底离开了他工作了将近10年的日本“江商”洋行,在友人的鼓励帮助下,决定还是把纱厂办下去,改名为“荣华”,由李绍周从日本人手中把机器接过来,从收入丰厚、左右逢源的洋行职员到备尝艰辛的纱厂小老板,但赵安中无怨无悔。

  1965、1966两年香港的纱布业市场日趋低迷,行情很不好。荣华一路亏损,前途渺茫。又祸不单行,在越南战争中,荣华的另一董事李绍周由于和大陆的生意密切往来而被美国列入制裁的黑名单,荣华也因此被列入棉花禁运的黑名单,公司陷入困境。迫不得已,李绍周退出荣华,把所有股份转让给赵安中。到了1968年,香港的纱厂业重新振作,赵安中的荣华公司也终于扭亏转盈,汇丰、渣打这样的大银行都主动跟赵安中做生意,抢着贷款给荣华。两年后他在香港玫瑰新村拥有了第一套自己的住宅。1971年,经过一番考察分析后,赵安中决定捷足先走,把工厂迁往印度尼西亚的万隆。可麻烦的是,外商去投资,一定要有本地人合作。正当人生地疏的赵安中一筹莫展时,和他相交数十年、深知他的为人和经营之道的老朋友王敏生又一次鼎力相助,出面介绍当地的西药进口商周慕昌做荣华印尼厂的董事长。1972年,是赵安中平生最忙碌的一年。繁重的事务千头万绪,事必躬亲。新厂从筹建、迁厂到开工出纱,前后才用了一年多时间。在此期间,儿时伙伴、当年上海圣约翰工商硕士的郑祖耀来印尼助阵,大儿子赵亨衍也来到万隆给父亲做帮手。迁厂使荣华获得了枯木逢春般的新生机,经营良好,生意兴隆,棉纱的销售供不应求。而几年后香港纺织业的大萧条,更验证了赵安中当年决断的英明。抓住先机的荣华厂从此渐入佳境,蒸蒸日上。从嘉丰到荣华的整整15年时间,一直是资不抵债,个中滋味实非一般人所能体会。

  

经商之道

  力挽狂澜智者胜

  然而,赵安中的事业也并非就此一帆风顺。1978年11月,印尼盾突然大幅贬值,一夜之间从415元兑换1美元,暴跌至625比1,这使得以外币结算的荣华厂损失惨重,因为当时荣华手上有二百余万美元的印尼盾票据,有3个月以上用印尼盾作价的出售纱布合约;而预订的棉花及欠款,则是用美元作价的。所以,印尼盾的突然贬值,对荣华意味着灭顶之灾。接到儿子赵亨龙的告急电话,赵安中立即从香港赶到万隆。尽管与儿子一样忧心如焚,但久经风浪的赵安中却临危不乱。他冷静地分析荣华面临的形势,密切注视着市场的动向。

  经过一番周密的行情调查,他发现本地的纱厂存货甚多,由于利息高,银根紧,厂家都愿意脱货求现,不但价格未涨,有的厂家为了渡过难关,保本甚至贴本抛售。做了这样一番调查后,赵安中权衡了自己的实力和银行信用,断然做出了一个和别的厂家相反的决定:从银行借入美元,兑换成印尼盾,向市场大量收购纱、布,用来缴清预售的期货,而自己的纱、布两厂,全部改做存货。然后他稳坐钓鱼台,静观其变。结果,一个月后,市上存货渐缺,货价看涨;6个月后,货价上涨一倍多,荣华不但存货全部卖完,而且售出期货。就这样,一场飞来横祸在久经商战的赵安中的随机应变之下,不但化险为夷,而且因祸得福,此所谓力挽狂澜智者胜。

  诚信做人交挚友

  赵安中一生的事业,每一步的发展都得益于朋友的襄助。可以说,赵安中事业的成功,首先是他做人的成功。赵安中和李绍周结识最早,东渡日本,进江商,都是李绍周领的路,创办嘉丰,组建荣华,也有李绍周很大的功劳。在李绍周和另一位股东骆肇祥把股份转到赵安中名下时,赵安中承诺只要荣华在一天,他活一天,两位的股本一定要还,利息照计!说话算数。一言九鼎,若干年后,赵安中兑现了诺言。1968年,赵安中向渣打银行融资成功,第一件事就把骆肇祥的股本先还清了。1973年,荣华在印尼顺利开工,赵安中把欠了多年的李绍周的股本连本加利还给他。那时,李先生已经病重,他执意不收。但赵安中先生还是把钱打进了李太太的户头里。

  有朋友来向赵安中借钱。说是联系了一票货,要求赵安中给他开18万元的信用证。赵安中很痛快地答应了。信用证开出去,这票货到了,把提货单全交给他。过了一段时间,他拿来1万元钱,愁眉苦脸地来见赵安中。原来,他这票货运到日本变质退货,本埠的也只销出一部分。8万元现在还不出,只好以后还给他。赵安中把所有的单据统统还给他,并不要他还了,就当没有发生过这回事。还是朋友把他当朋友,希望像以前一样,有空来看看他!这个朋友对赵安中感激涕零,逢年过节,时不时来看赵安中。赵安中觉得很开心,进而有点自责:明明知道他是一个老式的生意人,没有新的知识,只会按老法子做生意,那就应该事先提醒提醒他,给他出出主意,可是自己没有这样做。这不是自己的错吗?这就是赵安中,明明自己赔了钱,还是替朋友着想。只求不负人,何妨人负我;只求奉献,不计求取——这既是赵安中的人生观念,也是他的金钱观念。

  

爱国之心

  “中兴”起步寄爱心

  中兴学堂自1949年以来,已经停办多年。1986年,在香港、上海的当年叶氏中兴学堂的校友们有感于此,决定共同出资在镇海庄市办一所有相当规模的完全中学,以“中兴中学”之名来纪念母校。1987年9月,占地4万多平方米,建筑面积1.4万多平方米的中兴中学建成复校,赵安中特意派他的小儿子亨文跟随包玉刚夫妇前来致贺。百年钟声重鸣,中兴弦歌再奏。中兴复校后,赵安中对母校关心更多。他先后十几次来校看望师生,并一再出资,设立奖教金、奖学金,添置教育设备,购买图书,修复叶氏义庄作纪念馆,向学校捐赠电化教育设施等,使学校的各项设备日臻完善。1992年,他与包从兴等几位海外校友,再次出资162万元人民币扩建中兴中学,使学校成为拥有400米跑道的标准田径场,占地80亩的现代化中学。中兴复校近20年来,赵安中一直关注学校的发展,支持学校和校友会的工作。2005年他分别出资10万和2万人民币支持学生新叶文学社的《新叶》社刊和中兴校友会的《钟声会刊》。

  1989年,在母亲林杏琴去世50周年之际,赵安中再访故里。赵安中捐资办学,特别注重偏僻山区、贫困海岛,因为在他看来,锦上添花莫如雪中送炭。因此,80高龄的赵安中多次上高山下海岛,辗转浙江各贫困县市,给孩子们送去了文明和希望。四明山区是全国19个革命根据地之一,由于山高地僻,经济落后,用房紧张,有不少学校的校舍低矮破败,在风雨的侵蚀下成了危房,当地人戏称是“清朝的房子,民国的桌子,共和国的孩子”。赵安中得知后,一口气捐了11幢“林杏琴教学楼”。每次收到孩子们的来信和照片,总是赵安中最快乐的时刻。贵州也仅是一个开端。贵州之后,紧接着的是新疆河田、安徽青阳、四川甘孜、云南昭通、陕北延安、天津蓟县,黑龙江齐齐哈尔和甘肃岷县等几十个项目。赵安中的希望工程项目已经分布全国11个省、市、自治区。赵安中的义举不仅感动人,而且教育人,使人们懂得有一种力量叫爱心。慈善需要有钱来支撑,但慈善不仅仅是钱,更重要的是心,是一颗赤诚的爱心。

  

崇尚节约为国家

  赵安中先生的公司写字间是在香港最好的商务中心地段——中环,一年数十万美金的租金。可是走进他的办公室,处处可以感觉到他的节约风格。赵安中的秘书经常会陪赵先生一起请内地来的客人吃饭,每次她都会关照客人不要客气,尽量吃好吃完,这样赵先生才高兴,因为赵先生最看不惯摆阔浪费,如果吃不完,也一定会打包带回去。去过赵安中先生家的人都会感叹:他家里的装潢,虽然当年也许算得上气派,但在今天却显得过于老旧了——噪音很大的窗式空调,用了几十年的家具,不太好使的老式烟道式热水器,抽拉不灵活的窗帘……凭他的身份,凭他住的半山最好的地段,凭他捐出的巨款,这一切,与人们想象中的香港富豪金碧辉煌的豪宅落差太大了。他每次回乡考察教育的车旅费、住宿费总是自掏腰包;哪怕是从外地来探望他的亲朋在内,他也决不让公家破费。

  2004年3月,他患重病,身上插着引流管,还发着烧,居然在这种时刻,他仍在想着不要因为他的病情,而使已经答应捐助南京大学1200万元建EMBA大楼的项目中途夭折。因此深夜叫秘书电呼南大驻港办事处的左教授星夜从深圳赶到香港,当场安排捐款存到中国银行以保证款项落实。所以后来南京大学的蒋校长在赵安中先生捐建EMBA大楼奠基仪式上讲起此事时不由得热泪盈眶。2005年5月21日,杏琴园教育基金向浙江大学捐赠人民币1400万元,用于在浙大设立“安中科技奖励金”专项基金。在此前后,赵安中几度到浙江大学。为自己的家乡有一所世界一流的大学而感到自豪!这种境界,诚如与他相知甚深的汤于翰医生对他的八个字的评价:“自奉极俭,慷慨施人。”

TAGS: 人物 企业家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