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舟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李云舟,男,今年37岁,史上“最牛辞职信”的作者。人称“布衣文人”。李云舟1980年出生,学历高中。

人物事迹

身为 保安,家在 川北,出身 农民,高中 辍学,却以 骈文的形式写出了一篇颇见文言功力的 辞职信;400多字短文,引用了10多篇古文中的近20个 典故。

对这样一封辞职信,褒者谓之“最牛”,贬者称其“不堪卒读”。

在一片争议声中, 江南名城 浙江省 湖州市,一个普通的保安李云舟和他那封短短的辞职信,瞬间蹿红于网络与各种媒体。

一个默默无闻地在物业公司当保安的打工仔,因为写出“史上最牛辞职信”,一下子成了名人。不管怎么评价那封用文言写成的辞职信,人们都无法对李云舟——这封信的作者、这起网络事件的核心人物漠然视之。

人物经历

 李云舟的新工作单位是位于 湖州市吴兴区的 吴兴高级中学,距离湖州市区十几公里。

自从今年4月李云舟递交了那份轰动网络的“最牛辞职信”后,就离开了原来的物业公司。李云舟又辗转到几家公司应聘,最终通过中介找到一家综合管理公司,8月4日后,他被派往这所中学,开始从事学生宿舍的日常管理工作。

在宿舍楼一楼的入门处办公间内,有李云舟自己的办公桌,他手里钥匙一大串,被称做“楼长”,手下还有两三个管理人员。

李云舟今年37岁,个子不高,略显瘦弱,说话与待人接物时显得很沉稳,也透出一种内心孤傲者的不卑不亢,但并没有那些自认为怀才不遇的人常有的急于倾诉和表达的“愤青”之状。

记者见到他时,他刚从六楼自己的宿舍下来,手里捏着本已经很旧的厚厚的《红楼梦》。

“不是原版的,净是别字,原版的在老家呢。”他说。

看得出,李云舟对自己现在的这份工作很满意,他对工作的认真态度是发自内心的,为人也十分通达。

有老师找到他反映学生厕所的卫生问题,他一边听着老师反映问题,一边快速翻着手里的登记册,不急不躁地回答:“噢,这是我马虎了……这是我的问题,我要标一下,要么忘了。”

李云舟说,这里每天的工作从早6点开始,一直到晚上11点学生就寝后,工作内容是查查楼里楼外的卫生,整理整理环境,督促学生睡觉等等,并不很忙。

让他最感惬意的是,中午还有很长的空余时间,可以看些喜欢的书籍。

按照李云舟所在管理公司的规定,是不允许进入教学区的。但他告诉记者:“校长看我爱读书,喜欢文学,还特批可以破例进入教学区的图书馆去借书、看书。”

有一定的空余时间,有自己的办公桌,又有书可看,这让李云舟很满足。

-工作环境闭塞

收入依然不高

但是学校所处的环境较为闭塞,周边都是农田,没有任何商业设施,买个肥皂、牙膏也要走出二里地。平时也无报纸可读,宿舍里的一台电视只能收到3个台。好在李云舟只关注书里乾坤,对环境的要求并不高。

李云舟的父母都在老家务农,如今年事已高。他的两个孩子大的14岁、小的7岁,正是花钱的时候。

到新单位后,他现在每月的收入是1000元,其中800元要寄回老家。学校提供食宿,他每月只给自己留200元,用来打电话和购买生活用品。

这个收入比此前在物业公司时的收入还少了近一半。

李云舟的妻子在西安一个亲戚家开的饭馆帮工,每月收入也不高。所以,夫妻两人都要精打细算。

记者在与李云舟谈话期间,不断有媒体的人打他的手机,谈些与采访有关的事。他或接电话,或发信息,手机的反应速度很慢。“原来的手机前段到西安看妻子时掉了(丢了),这是新买的山寨机,400元,很不好使。”他解释。

在生活的重压下,文学依然只能是他忙里偷闲的一个爱好。

驻留湖州 缘于湖州情结

至于当年为什么会来到湖州寻找工作,又在湖州一待就是四五年,李云舟说“是待惯了,对湖州也有u2018情结u2019”。

李云舟还记得很清楚,他上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看过一本《古代清官断案集》,其中一篇文章的名字叫“陈太守两进湖州城”,那是他对湖州的最初印象。后来又读到一首元代诗人戴表元的诗,“三重天目成群出,水傍太湖分港流;行遍江南清丽地,人生只合住湖州”后,对湖州的印象更为深刻。

于是,只凭着从小说、诗歌中得来的印象,四年多以前,李云舟来到了湖州,把这里作为自己离开家乡外出打工的目的地。

刚来时,只是在一家小服装公司打零工,接着就到了那家他后来写辞职信的物业公司,做了近两年保安,换了三个小区。或许,身材相对瘦小的他,天生就不具备做保安的优势,两年中,他基本上没有得过公司的什么奖励。

“但这也并不等于我没有什么想法要把工作干好。”他说。

-写信初衷为调侃

意外成名无喜悦

对于那封辞职信,李云舟说,“用文言文来写这封信有点调侃之意。”

“当时,我在工作上与别人产生了一些分歧,情绪上也有些低落,那封辞职信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写出来的,前后只用了半个多小时。”

李云舟说,现在湖州许多小区都存在停车难的问题,关于这个问题他想过不少办法,并且也将这些办法整理成了书面文字,但到现在为止并没有人对他的这些点子感兴趣,包括原来那家物业公司。

8月28日,李云舟从一位同乡处得知自己上报纸了,而对于网络的热炒他更是毫不知情。

“我不知道自己的辞职信怎么会上了报纸、网络。我只把辞职信给了公司。”李云舟说,“这没什么实际意义,也改变不了我的生活。”

-媒体引用出错

感到莫大的委屈

让李云舟最不能接受的是,文章在刊载、转载时出现了一些文字错误。接着就有媒体给“最牛辞职信”挑错,但其实,这些错误是其他媒体引用时造成的,并不是李云舟原文中的。李云舟渴望引用时出错的媒体给予更正,却一直没能如愿。

“媒体上指出的那十多处差错,根本不是出自我手。”他说,“我早年右手受过伤,字迹比较潦草。”

他感到莫大的委屈,同时自信地说:“原稿中不可能有别字。”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李云舟特意将报刊转载辞职信时出现的差错一一标注出来,还详细介绍了各个典故的出处。

他承认:“我写的辞职信的确是模仿了一些《滕王阁序》的笔意。但也绝对没想过拿这封信怎么着,只是一时兴起,就写了。”

-曾经是个好学生

尽管网络上对李云舟辞职信水准高低的判定有云泥之别,但人们无法否认的事实是:李云舟的辞职信达到了一定的水准。

人们也因此对李云舟的过去发生兴趣。

“还是不说过去吧!”面对记者的提问,李云舟很不情愿地谈起自己的过去。

“从小学开始,我的作文就好。从小学一直到上高中,我也都是好学生,是公认的文科尖子。从小学五年级开始,我的作文一直是当作范文在班里念的。我的所有古文知识大都是上学期间学的,《滕王阁序》就是上中学时背的。那时我就对古汉语知识和古代文学特别痴迷。”

记者也了解到,李云舟曾经就读的南江县长赤中学在当地是名校,是四川省重点中学。

“高中一年级我就辍学了。”

对于当年为什么辍学,李云舟三缄其口,只是说“上世纪九十年代左右,曾又风行过一阵读书无用论……总之,原因很多,还是不说吧!”

最终,禁不住记者的追问,他才漏出一句更率性的话语:“主要还是为了感情问题!”

“那时就想破罐破摔、放弃一切了。结果家里、老师对我都很失望。我的中学老师何元高,一直对我抱有很大期望,说我是他教学三十多年来遇到的最好的学生。何老师能诗会画,字也写得好,要是在绘画方面进一步发展,也会很有成就。可他一直痴迷教学,培养学生。他对我影响很大,不仅把我当学生,还当朋友,经常与我聊天,鼓励我。我的中途辍学,让他失望极了。”说到这里,李云舟的眼睛有些发红。

“现在就是再想有大的成就,也很难了。精力不够,还有家人要照顾。”李云舟的语气中有遗憾,也有不甘。

-最喜欢的是《红楼梦》

李云舟告诉记者,这么多年来,书也看了不少,最喜欢的书还是《红楼梦》。从1992年第一次看《红楼梦》,至今已翻烂了三套。

谈起《红楼梦》,李云舟立即思绪泉涌。

他说:“越读越发现它的美学价值,我最钟爱悲剧,《红楼梦》那种凄美的感觉空前绝后。最喜欢书中的葬花辞,最喜欢的人物是晴雯。”

他随口吟诵出书中葬花辞、十二金钗判词:“悲满天,花满天……”行云流水一般。

“人们只为林黛玉的命运哀伤,其实比林黛玉更不幸的是薛宝钗。薛宝钗无知己,无爱人,看赢是输,是个真正的时代的殉葬品。林黛玉死而无憾,贾宝玉为她而哭,为她而笑,为她而出家,睡觉时还在喊着林妹妹。”

李云舟还写过一首诗《吊晴雯》:“身为婢仆死花神,芙蓉一诔断肠人。质本洁来还洁去,一点挚爱不染尘。”他笑言,“我和晴雯一样,都是做基层工作的。”

-“布衣文人”的生活情态

到目前为止,李云舟最大的爱好仍是读书。他有时写些随笔,没有电脑,所有的文章都是手写,然后认真保存起来。那份引起网络轰动的“最牛辞职信”,他也保留了底稿。

李云舟辞职的那家物业公司的保安队长初长跃回忆,李云舟当时递交的辞呈是一份复印件。当时他还很纳闷儿李云舟为什么用复印件,李云舟回答:“我的手稿从不轻易给人的。”

他唯一一次投稿,是今年3月份参加一次全国性的文学艺术大奖赛,他写的诗歌获得全国征文二等奖。但因为没钱到北京参加颁奖仪式,他当众把邀请函撕了。

那时,无闲、无钱的他,不抽烟,不喝酒,不好交游,也不好上网、玩游戏,他认为那是“无聊的事情,浪费时间”,加之生活、家庭所累,他的生活可谓平淡如水。极少的闲暇时间,他大多手不释卷,徜徉于文学作品中,偶尔也听听音乐、吹吹笛子,自感其乐无穷。应该说,他有着标准的“布衣文人”的生活情态。

走进李云舟在学校的单身宿舍,给人的印象也是简朴而较为整洁,一排洗过干干净净的衣服挂在衣架上。

曾与李云舟共事一段时间的陈阿明说:“别的保安下班后就喜欢在房间里看看电视,但小李喜欢看书,而且经常看一些古文书籍。”

而在吴兴高级中学,一位李云舟的同事谈起对李云舟的印象时则认为:他是个乐观、勤俭的人。

这些都从不同侧面反映出,李云舟是个生活严谨、有自制力、做事有板有眼的人。

-希望成为博客作者

“以你的文笔和现在的情况,可以开个博客,把你的能力发挥出来,将自己的所感所想发表出来,与人分享。”记者建议。

“这样真行吗?我这么想过,我妻子也这么建议过!”听了记者的话,李云舟一扫压抑的情绪,变得开心起来。

“只是一直没钱买电脑,我攒够了钱就准备这么做的。我们这里已经接了网线,到时连上就行了。”

在生活重压中,李云舟并不甘心沉睡过去,他一直在想办法改变自己的命运,不断地督促自己前行,追求心中那份并不确定的事业与完美。

TAGS: 人物 布衣文人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