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中平藏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竹中平藏(HeizoTakenaka),日本学者,前庆应大学经济学教授,小泉纯一郎经济改革的重要推动者。竹中平藏(TakenakaHeizo)是日本著名的经济学家,原庆应大学综合政策学部教授.从小渊惠三政权开始,竹中连续担任政府经济智囊。

前线总指挥

  2001年4月小泉纯一郎上台后,他以学者身份出任主管宏观经济运行和改革的经济财政大臣.竹中在日本的经济、金融研究领域颇具影响力,提出的经济、财政、金融等改革方案颇得小泉重视,也备受美国的关注,被誉为"小泉改革的总设计师".2004年6月,竹中受小泉重托,作为自民党无派系候选人竞选参议员,借"选举宣传车"传播改革"火种",以选区最高票数当选,在国内外引起轰动.9月28日小泉内阁第三次改组,竹中留任经济财政大臣兼邮政改革大臣,成为小泉实施邮政民营化改革的"前线总指挥".

  在小泉历次内阁重组中,阁僚走马灯似的变换,只有竹中是“永久阁僚”。作为“最了解日本经济的人”,竹中亲手解决了日本银行的不良贷款问题,并按照小泉首相的决定,对日本邮政系统进行私有化,他对日本经济改革的成就有目共睹。骄人的成绩,加上活跃现代的风度,竹中在小泉时代是日本自民党中最受欢迎的政治家之一。

  2006年9月,在首相小泉纯一郎(junichirokoizumi)月底辞职后,竹中平藏也离开了政坛。

经济改革沙皇

  2005年,日本政界将面临两个现实的问题:经济复苏依然缓慢,经济增长率甚至将稍低于去年;现任首相小泉纯一郎将于2006年卸任,谁将接替他的位置,继续日本的改革计划?面对这两个问题,人们想到的似乎是同一个答案:日本现任经济和财政大臣竹中平藏。

  经济学教授背景,竹中平藏的锋芒崭露始于他担任电视经济评论员时期,2001年,50岁的竹中正式入主政坛。温文尔雅的竹中号称“经济改革沙皇”,是在由小泉纯一郎领导的自由民主党中的强硬改革派。竹中背后没有任何经济财团的支持,因此在政治取向上是自由的。正如竹中本人所说,“自由有时就是权力的来源”。如果竹中有意角逐日本首相之位,2005年将是成败的关键。

最了解日本经济的人

  作为“最了解日本经济的人”,竹中亲手解决了日本银行的不良贷款问题,并按照小泉首相的决定,对日本邮政系统进行私有化,他对日本经济改革的成就有目共睹。骄人的成绩,加上活跃现代的风度,竹中目前是日本自由民主党中最受欢迎的政治家之一。在日本内阁去年夏天进行的一次选举中,竹中以绝对的优势压倒其他候选人,成功进入了上议院。

  日本如今的政治形势非常复杂且不稳定,虽然竹中平藏是接替小泉纯一郎的最佳人选之一,但究竟他能否取得成功,到目前为止也是一个不可能下的定论,其扑朔迷离程度不亚于日本经济复苏的前景。

政治生涯

改革马前卒

  被小泉纯一郎力排众议留任内阁的竹中平藏是日本改革派的中坚,誓把“改革嫩芽培育成大树”。2003年9月22日下午,小泉新内阁宣布成立,一直备受瞩目的经济财政金融大臣竹中平藏的去留问题也已尘埃落定。小泉拒绝了自民党内要求撤换竹中的要求,最终还是决定将其留任,继续挑起经济财政运作和金融行政的双重重担。

  在内阁改组后的记者招待会上,竹中说:“继续受到任命表明了首相推进经济结构改革的坚定决心,我将全力以赴。”他还说,“结构改革现在正处于萌芽阶段,我将努力把嫩芽培育成大树”,对领导“小泉结构改革第二幕”显示了自信。

激进改革

  今年52岁的竹中平藏是一位经济学者。1990年,他从美国回到日本后在庆应大学任教,并以评论家身份频繁在媒体上亮相。竹中平藏走上政治舞台是从小渊政权的“经济战略会议”开始的。森喜朗时代,他进入“IT战略会议”,继续为高层决策者出谋划策。2001年4月竹中平藏出任小泉内阁的经济财政大臣,第二年9月,他又接受小泉任命兼任金融大臣。

  作为一位强硬的改革者,竹中深受小泉器重。小泉就任首相后一直致力于推动经济改革,希望日本经济能从长期不景气中摆脱出来,走向复苏。但日本的经济体制改革可以说积重难返,难度很大。尤其是日本银行业的坏账总额已达4200亿美元,相当于其国内生产总值的8%左右。这是造成日本经济陷入困境的主要原因,也是导致经济改革屡屡失败的“老大难”问题。小泉本人对经济并不在行,因此他需要一位强有力的助手,起用竹中就是要进行大刀阔斧的经济体制改革。

众矢之的

  竹中上台后提出了一系列大胆的改革举措而成为焦点人物。他在2002年10月提出的“金融再生计划”中呼吁日本政府在治理岌岌可危的金融体系时采取更为激进的措施,促进不良债权问题的处理。这一计划引起很大争议。民主党、共产党等四大在野党在国会答辩时对竹中提出尖锐的批评,指出他的强硬做法会导致破产和失业率上升。自民党内也有人士责怪竹中上任以来经济政策不得力,参院干事长青木干雄甚至当面训斥竹中没有把股市搞好。对于竹中的计划,来自金融界、学术界的不满和批评之声也不绝于耳。四面楚歌的竹中最后不得不做出让步,将激进的提议改为较温和的措施,但他坚称应该采取严厉措施。

民众支持

  在日本政界长期坐在大臣的位置上决不是件轻松的事情。民间人士出身的竹中没有什么政治背景,他所能仰仗的只有小泉首相对他的信任和国民的支持。此次内阁改组前,青木干雄、森喜朗等自民党党内人士以支持小泉再选为条件要求撤换山崎拓和竹中。小泉让山崎拓让出了自民党干事长的位子,但拒绝撤换竹中,可见小泉对竹中的信任。此外,在东京电视台去年10月30晚进行的电视舆论调查中,竹中平藏获得了69%的高支持率。

  一位执政党干部说:“竹中大臣真是一个强硬的人,政治判断力也出类拔萃。”竹中平藏的恩师、推荐竹中参加小渊内阁的“经济战略会议”从而使竹中走上政治舞台的加藤宽说:“竹中在学问上很了不起,并且有很强的组织才能。”

  其实,竹中遭到一连串批评,根源在小泉。小泉大胆推行经济结构改革的姿态,遭到了政府和执政党内保守派的反对,银行等经济界人士从自身利益出发也对改革持慎重或批评的态度。竹中平藏作为小泉改革的先锋而成为众矢之的。

经世济民

  竹中平藏出身于和歌山县,小时候的竹中性格沉静内敛,在学校里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据说,高中时代,他曾为自己将来考什么大学、学习什么专业迷茫过。一次,他从北内齐老师口中听到了“经世济民”一词。北内齐老师告诉竹中,要想治国救民,经济学是极为重要的,值得一生研究。他还建议,要学经济,一桥大学不错。受北内齐老师的影响,竹中平藏高中毕业时报考了一桥大学经济系并被录取。

  1973年竹中从一桥大学毕业,同年进入日本开发银行工作。1981年他决定赴美深造。他在临行前寄给母校老师的信中写道:“要是能够为国家、为社会工作,那将是幸福的。”这个目标,竹中已经实现了。但他是否有时间去细细品味这种幸福呢?

  在第二届任期内,竹中平藏将大力推行他提出的“金融再生计划”,2004年度内使银行的不良债权占总贷款的比率减少一半。集金融、经济、财政大权于一身的竹中平藏能否越过不良债权处理的雷区?能否在恢复经济和结构改革两方面都取得进展?这些都有待时间验证。

业余政治家

  远处寺庙的钟声刚刚响过108下,日本国的男女老幼暂时抛却了失业和衰退的悲哀,走上街头祈求来年的幸运。但对日本金融厅和经济财政省的掌门竹中平藏而言,2003年已经注定是艰难的一年———消灭银行系统堆积如山的坏账已经进入倒计时。

  新年伊始,以“结构改革”安身立命的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再次重申了他励志改革的决心,表示他会继续推行结构改革措施。他说,新年的主要任务是消灭不断递增的银行坏账,遏制通货紧缩,并表示在消除银行坏账的过程中可能会有大量公司破产的工人失业,不过希望这都只是暂时性的,希望日本民众能够体谅改革。坏账、失业、大规模的破产,每一项都足以让财相绞尽脑汁,更何况这三者之间还有如此千丝万缕、欲理还乱的联系!竹中平藏这位前哈佛特邀研究员所面临的正是一位经济学家可能遇到的最大挑战。

科班出身

  与其说竹中平藏是一位政治家,倒不如说他是科班出身的经济学家。现年51岁的竹中平藏昭和26年3月3日生于日本名城东京都,1973年从日本一桥大学的经济学部毕业后曾先后在日本开发银行和研究所工作,后应邀赴美,在哈佛大学担任特邀研究员,以后又先后在大阪大学、哈佛大学和庆应义塾大学和研究所担任副教授、教授和研究员之职,直至1998年才成为小刘首相的幕僚,加入政界,不过他还没有放弃庆应大学经济学教授的职务。

  也许正是由于他的学究气和对政治的隔膜感,才使得他的改革之路走得一波三折。2002年9月30日,小泉最终罢免了保守固执的柳泽伯夫,改用执意改革的竹中平藏接替柳泽伯夫出任金融大臣,同时继续留任经济财政大臣一职。竹中成为小泉内阁名副其实的“财经金融总管”。1周后的10月6日,中曾根原首相在神奈川县箱根町举办的讲演会上公然批评小泉首相起用竹中大臣主掌金融改革,并对竹中的能力提出质疑。他说,首相起用学者出身、政务经验不足的人主持处理银行的“不良债权”,他一个人势单力薄,改革能否成功尚值商榷。

  果不其然,原定于10月22日公布的银行系统改革方案却被临时推迟至10月30日才正式出台。表面看来,摆在桌面的这份计划似乎是强硬的———但事实上它是在维护日本七大银行的利益———方案指出“匆忙地执行”可能会打击经济发展。毋庸置疑,竹中平藏作为一个在自民党中没有实权的政治门外汉,肯定是迫于反改革派的压力,才把他原来雄心勃勃的改革计划一再压缩。

直线球

  作为一名资深的经济学研究员、教授,竹中却对日本央行的行为颇为迷惑,特别是日本央行的救市运动。2002年9月初,日本股市暴跌,创19年新低;日本央行9月18日决定直接介入股市,购买有关金融机构所持股票,以稳定金融市场。

  中央银行大规模干预股市,这不仅是日本央行120年历史上破天荒的第一次,甚至在西方主要国家中也是第一次。这种异常举动马上引起了日本朝野的震动,全球各大媒体纷纷以头版头条刊登了这条爆炸性的消息。东京股指虽然积极响应央行的热情,日本政府和执政党却对此莫衷一是。当时还是经济财政大臣竹中平藏用棒球打比喻表示不解:本来能发直线球,现在发了个弧线球,央行的做法让市场走向不可预测。

  对于日本危危颤颤的金融体系和阴魂不散的通货紧缩,竹中毫无疑义地选择了直线球。例如,围绕着如何应对通货紧缩,竹中认为改革要点是设定“通胀目标”,政府与日本央行签订通胀目标等政策协定。这种做法在他呆过的英、美等国家已被采用。但日本央行则以金融政策需“独立性”为由予以反驳。至于税制和企业会计制度,由于它们是非常大的经济制度,牵涉到复杂的社会关系,他表示,他遇到的困难远远超出预想。

TAGS: 日本 学者 自民党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