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个人简历 > 名人简历

寿冶法师 简历

寿冶法师 寿冶法师是江苏无锡人,俗家姓袁,自幼在家乡私塾读了几年书,以家贫中途辍学,家人送他到上海学做生意,希望他由此成家立业。无柰他志不在此,感于世事无常,时有出家的念头。十八岁那年,母亲陆太夫人在乡下为他订了亲,催...

受戒学法

        寿冶法师

寿冶法师是江苏无锡人,俗家姓袁,自幼在家乡私塾读了几年书,以家贫中途辍学,家人送他到上海学做生意,希望他由此成家立业。无柰他志不在此,感于世事无常,时有出家的念头。十八岁那年,母亲陆太夫人在乡下为他订了亲,催他回无锡结婚。他闻知烦恼无计,就匆匆逃到杭州找寺院出家。

到了杭州,他找到永福寺,向一位德松寿冶法师说明他出家的心愿。德老见他态度诚恳,出家志愿坚定,乃收他为徒,并为他剃度,法名寿冶,字延道。后来他还有个别号,叫做华蕴,不过延道和华蕴这两个名字,世人都不大知道。他在永福寺住了一段时间,德松寿冶法师带他到上海老西门的普济寺,原来寿冶法师是普济寺的住持。从此,他在普济寺学习撞钟击犍,礼佛诵经。

一九二九年,寿冶法师年已二十二岁,师父要他到南京宝华山受戒。宝华山传戒严苛是出了名的,不过他年轻力壮,不在乎戒期间的辛苦。戒期圆满,出外参学,先到常州天宁寺住禅堂。那时堂首是明智法师,道风严峻,六个月禅堂坐下来,使他获益不少。离开天宁寺,再到镇江金山寺参访,以后又住过扬州高旻寺、宁波天童寺。那个年代寺院的规距,若不到戒律严格的大丛林住几年,是不能当住持的。

一九三二年,寿冶法师礼朝五台山。五台山是文殊菩萨的道场,许多出家参访的僧侣都要去朝拜的。他在五台南台的一个茅蓬内拜诵《华严经》,据说因精诚所感,龙神前来请法。一九三四年,拜经圆满,回到上海。三五年,又朝参四川峨嵋山,年底由四川经陕西,二度到山西礼朝五台,并在广济茅篷旁边,自己建一小茅篷,住在茅篷中潜修。一九三六年,他在茅篷中禁足拜经,并刺血写《华严经》,写的时候,每写一字,就礼佛一拜。其中瑞境很多,身心都感到异常舒适。

出任住持

        碧山寺

一九三七年,七七芦沟桥事变,八年抗战爆发。未几日军南下,南北交通中断,把寿冶法师隔在山上,不能南返。他在山上刺血写出《华严经》一部,墨书《华严经》三部。三八年,华北华东均为日军占领,南北交通恢复,他回到上海,主持普济寺事务。一九三九年春天,五台山的广慧长老专程到上海,托请沪上名流居士黄涵之、聂云台、关炯之等出面劝驾,请他到五台山接任碧山寺住持。他坚决推辞不掉,只得到五台山接任。他担任碧山寺住持前后九个年头,寺中百废俱兴,对常住贡献很大。每年夏秋两季,各方朝礼五台山的缁素两众,人数很多,有时多到五、六百人。晋北是苦寒之地,出产微薄,供养海众,非常不易;但他深知行脚的艰难,所以对于朝山的人,殷勤招待,尽量供养,使朝山的缁素不因在山区而有所不便。

在他接任碧山寺住持的第二年,就将原来是子孙庙的上海普济寺,改为十方丛林,并赠给五台山碧山寺作为下院,从此南北过往的云水僧,到了上海,多了一处挂单的地方,莫不称便。

抗战胜利后,一九四七年十一月,他交卸碧山寺住持,回到上海,这时许多大寺院都邀请他去领导一方,如福建涌泉寺、广东南华寺、浙江天童寺等。他都以齿德不足,大事未了为理由,一一辞谢。天童寺方面,想给他造成既成事实,对外发出了他晋山接位的帖子,他闻知后赶忙逃到普陀山,到百子堂闭关。

他在关中虔诵《华严经》,念观世音菩萨圣号,研究五教仪。但三年关期只闭了一半,已到了一九四九年夏天,这时在关中的寿冶法师,也被另一位闭关的法师“闹”了出来。原来闹他出关的,是在梅福庵闭关的德源法师。德源法师首先“破关而出”,把另外几位闭关的法师包括百子堂的寿冶法师、妙峰庵的妙善法师、双泉庵的尘空法师等,一一都闹了出来。

寿冶法师也觉得普陀山待不下去了,带著两个徒弟往定海沈家门等船,想到福建去。这时山上有几位年轻出家人,在茫然无所适从的情形下,就跟著寿冶法师一起走。后来到台湾宏扬净土法门打佛七的煮云法师,也是跟著他走的一个。他们在沈家门等了几天,等不到船,而寿冶法师身上带的钱又不多,他不好要别人不要跟他走,只好叫自己的徒弟重回普陀山。后来煮云、尘空等几位跟随他的年轻僧侣,因为双泉庵的住持由上海回来,劝他们重回普陀山,并称“保证无事”,煮云等才与寿冶法师分别而重回普陀。

海外弘法

        《华严经》

寿冶法师由沈家门冒险乘渔船到厦门,暂时在南普陀寺栖止,想找机会赴香港,但遇上另一因缘,让他到了越南。原来,他在南普陀寺遇到李善慧居士,李居士是越南侨领李良臣居士的胞姐,正巧李善慧和王德善居士要到越南去,就力劝寿冶法师到越南弘化。在这种因缘下,寿冶法师到了越南。

初抵越南,住在堤岸观音寺。一九五二年,堤岸的十方紫竹林礼请寿冶法师出任住持。后来又在菩提兰若住过一段时间。一九五四年,一位越南人张氏金居士发心捐了一块土地,供他建寺。这块土地面积有六千平方公尺,寿冶法师就在这片土地上,创建规模宏伟的华严寺,大殿高十一公尺,两侧各有十间厢房。大殿后面有七宝塔,寿冶法师刺血写的《华严经》就藏在塔内。大殿后面西侧,建有地藏阁。最特殊的是,大殿东边有一座六角形的弥勒阁,阁高三层,下层六面全装镜子,并供六尊弥勒菩萨像,各面向镜子,镜镜相照,光光相映,有如华严世界,重重无尽。这也是寿冶法师的关房,他曾在此闭关两次。

寿冶法师在大叻还建有一所天王寺,寺建在山上,大殿中的三尊佛像,是由香港运去的,山路陡峻,车辆开不上去,以直升机把佛像载运到山上。

寿冶法师在华严寺,曾两度闭关,两度传戒。第一次传戒是在一九六四年,参加受戒的出家众六十多人,在家信徒四十多人。第二次传戒在一九六九年,因受南、北越战争的影响人数较为少。未几,寿冶法师也因越南战局激化,离开越南到了香港。

赴美传法

        大乘寺

在香港,寿冶法师买下一处房屋创办“光明讲堂”,邀请一位原为上海富商,逃难到香港出了家的灵真法师,到光明讲堂任监院。讲堂筹办好未久,在美国纽约创立美东佛教会的应金玉堂居士,礼请寿冶法师到纽约弘法。以此因缘,他于一九七〇年四月抵达纽约。美东佛教会理事长应行久、创办人金玉堂伉俪,于四月十五日为他举行盛大的欢迎会,在纽约弘法的大德法师和各界善信百余人参加。美东佛教会正创建大乘寺,七月十六日主持了动土典礼,到一九七一年秋大乘寺落成,九月二十五日举行开光典礼,同日寿冶法师升座出任大乘寺住持。

单以慈善一事而言,寿冶法师所到之处,一有余力,就打斋供众。在越南,年年打斋供养越南比丘,连僧王都出席参加,因此越南人称他为布施和尚。据《菩提树》发行人朱斐居士说,《菩提树》创办初期,经济困难,有一次收到寿冶法师汇来台币一万元,在那时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数目,朱居士不敢动用,写信问老和尚作何用处,寿冶法师回信说:“随你菩提树如何运用。”一九六三年,李炳南老居士与弟子朱斐、于凌波等在台中创办佛教菩提医院,寿冶法师在越南率先响应,独捐“清凉文殊大士室”一间。以上不过是无数事件中的几个小例子,由此可看出寿冶法师的为人。

一九七四年,寿冶法师于大乘寺住持任满退位后,在纽约华埠创办“美国佛教研究会光明寺”,每周六、周日讲经说法,法缘日盛。

参考资料

       

[1] 《五台山研究》 http://emuch.net/journal/article.php?id=CJFDTotal-WTSY199602002

[2] 佛学在线 http://www.foxue.org/article/200404/article_40034.html

TAGS: 中国佛教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