鲍超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鲍超(1828-1886)清末湘军将领。字春霆。四川奉节人。行伍出身。初从广西提督向荣,后隶湘军水师,累擢至参将,咸丰六年后,改领陆军,所部称“霆军”,为湘军主干之一,与太平军转战湖北、江西、安徽、江苏、浙江、广东等省,官至提督,封子爵,后与淮军镇压捻军,卒谥忠壮。

基本介绍

  中文名: 鲍超

  别名: 春霆

  国籍: 中国

  出生地: 四川

  出生日期: 1828

  逝世日期: 1886

  职业: 湘军将领

  

简介

  鲍超,咸丰初,先从向荣赴广西镇压太平天国运动,后调充湘军水师哨长。先后战岳州、武昌、金口,赐号“壮勇巴图鲁”。官记名水师总兵。咸丰六年(1856)募湘勇创立霆字五营,改领陆军。转战湖北、安徽、江西、浙江、广东、河南、陕西各地,再赐“博通额巴图鲁”名号,历官湖南绥靖镇总兵至浙江提督,封一等子爵加一云骑尉世职。同治六年(1867)率部赴陕西镇压捻军,安陆之战,被劾误期,辞官。光绪六年(1880)起任湖南提督,再募军驻直隶乐亭防备俄罗斯。五年后,中法战争爆发,率部驻防云南白马关外备战。光绪十二年卒。谥忠壮。

  

参与战役

  1850年(清道光三十年)入提督向荣的川勇营,赴广西镇压农民起义。  1854年(清咸丰四年)入湘军水师为哨官,后升营官,在湖南岳州(今岳阳)至江西湖口段长江屡战太平军水师。

  1856年奉湖北巡抚胡林翼命招募陆勇3300人,号称霆军,是湘军中最凶悍的一支,为胡林翼所倚重。

  1857年,阻击太平军陈玉成部于鄂东黄梅、广济(今武穴西北)等地,每战皆有进无退。次年,进围太平天国西线重镇安庆(今属安徽),后以李续宾部在三河之战中被歼,西退宿松。

  1860年春,在与太平军陈玉成部作战中,以空心方阵、连环枪法,拼死攻占安徽太湖。后随曾国藩进驻皖南,所部增至6000人。10月,太平军开始二次西征,皖南祁门曾国藩大营告急,率所部由休宁冒死往救,挽回危局。次年春,被曾国藩派为赣皖游击之师,转战赣东北饶州(今波阳)等地,机动应急。4月,援助湘军曾国荃部攻安庆,破赤冈岭4座太平军坚垒。6月,赴江西,堵截李秀成部太平军攻南昌,并败之于抚州、贵溪。

  1862年(清同治元年)春,由赣北入皖南,占宁国(今宣州),积极配合湘军曾国荃部进攻太平天国都城天京(今南京)。升浙江提督,所部扩编到1.3万余人。

  1863年5月,督师再入皖北,连占巢县、含山、和州(今和县)等地,使太平军“进北攻南”以救天京的计划落空(见天京保卫战)。

  1864年夏,因湘军合围天京,外围各路太平军纷纷入赣,奉命援江西。8月后,以前后夹击、包抄分割的战法连败太平军汪海洋部于抚州,并迫降陈炳文部太平军6万余人。

  1865年3月,所部因不欲远征新疆,于湖北金口(武昌西南)哗变,遂奉命改赴广东,参与击灭太平军余部于嘉应州(今梅县)。

  1866年2月,与淮军之刘铭传部夹击东捻军于湖北京山尹隆河,转败为胜(见尹隆河之战)。战后因与刘铭传争功,负气离营回籍,所部被遣撤。

  1880年(清光绪六年),以中俄伊犁交涉紧张,奉命出任湖南提督,募兵1.4万驻防直隶乐亭(今属河北),旋裁归。

  1885 年中法战争中,再奉诏募勇1.3万赴云南,旋和议成,又被裁归。

  1887年10月病逝。

  

人生经历

  鲍超(1828-1887) 清末湘军悍将。参加过500场以上战役,身被伤108处,赐号“壮勇巴图鲁”。

  青少年时期

  四川奉节都里六甲安坪藕塘人,初字春亭,后改春霆。行伍出身。家极贫,5岁时过寄其伯父作养子。道光三十年((1850),随生母刘氏入县城,住五里碑红岩洞。刘氏给人当奶母,超在铁匠街一家豆腐坊当杂工,冬季则在碛坝盐场拣煤炭花(过炉煤)为生。

  咸丰二年(1852),广西提督向荣(巫溪县人)在宜昌募兵,组建“川勇营”,超应募入伍。初当伙夫、兵勇。因作战勇猛,咸丰四年(1854)被调入曾国藩洞庭湖水师长龙战舰任哨长,随湘军攻陷岳州、武昌、汉阳、田家镇,升守备。后屡立大功,擢升都司、游击、参将、副将,记名水师总兵。咸丰六年(1856)奉湖北巡抚胡林翼命招募陆勇3300人,号称霆军,。改领陆军。5年之内,超因作战悍勇,镇压太平军不遗余力,成湘军重要将领,霆军也成为湘军主力之一。

  攻打太平军

  咸丰六年(1856)十二月,超攻打小池口,乘夜色率军急攻。被滚木击伤左臂,仍指挥进攻更猛,又被击伤右腿,犹不退,后头顶被铅弹击中,鲜血迸流,被救回后休克数日。咸丰七年(1857)一月,太平军英王陈玉成攻占黄梅,各路清军相继挫败。唯霆军独挡太平军,死力相争。七月,太平军败走,超因功升总兵。十二月,超与陈玉成再战于太湖,相持25日,因清军势众,终败太平军,清廷加授超提督军衔。后以李续宾部在三河之战中被歼,西退宿松。1860年春,在与太平军陈玉成部作战中,以空心方阵、连环枪法,拼死攻占安徽太湖。后随曾国藩进驻皖南,所部增至6000人。咸丰十年((1860),忠王李秀成攻曾国藩祁门大营,所部由休宁冒死往救,挽回危局。次年春,被曾国藩派为赣皖游击之师,转战赣东北饶州(今波阳)等地,机动应急。4月,援助湘军曾国荃部攻安庆,破赤冈岭4座太平军坚垒。6月,赴江西,堵截李秀成部太平军攻南昌,并败之于抚州、贵溪。1862年(清同治元年)春,由赣北入皖南,占宁国(今宣州),积极配合湘军曾国荃部进攻太平天国都城天京(今南京)。升浙江提督,所部扩编到1.3万余人。1863年5月,督师再入皖北,连占巢县、含山、和州(今和县)等地,使太平军“进北攻南”以救天京的计划落空(见天京保卫战)。同治元年(1862)正月,清廷赏超黄马褂,授浙江提督。同治三年(1864)夏,因湘军合围天京,外围各路太平军纷纷入赣,奉命援江西。8月后,以前后夹击、包抄分割的战法连败太平军汪海洋部于抚州,并迫降陈炳文部太平军6万余人。又会同曾国荃攻陷天京(今南京),清廷赏一等轻车都尉世职,赏双眼花翎。后克瑞金,搜获天王洪秀全幼子福瑱,清廷赐一等子爵,后赏加一云骑尉世职。这时,鲍超由于镇压起义军达到了他事业上的顶峰。1865年3月,所部因不欲远征新疆,于湖北金口(武昌西南)哗变, 同治五年((1866),清政府积欠霆军铜银200万两,筹补不易,超主动全部报捐,并请求为四川省、夔州府增加乡试名额文武举人14名,永加夔州府秀才12名。

  称病辞职引退

  太平军失败以后,捻军重整旗鼓,日渐壮大。超与捻军战于河南、湖北等地。同治六年(1867),超会同淮军刘铭传在湖北尹隆河(尹隆河战役)夹攻东捻军。铭传抢功先行攻击,反而被围,总兵唐殿魁、田履安被击毙,刘铭传及其部属坐以待毙。这时霆军如期而至,猛攻东捻军之背,东捻军损失万余人,刘铭传得以逃走。后李鸿章袒护刘铭传,反而诬告超以失机冒功罪请斩,清廷改为严旨斥责。超见有功反被严饬,一怒之下,坚决称病辞职引退,霆军30营遂被李鸿章遣散。

  暂时隐退

  鲍超返回奉节之后,仿苏杭园林建筑风格,大修公馆,其面积占夔州府旧城的四分之一。 同治九年((1870),奉节县城几乎全部被特大洪水所吞没,水刚入城时,城中秩序大乱,一些人趁机打劫。鲍超派出家丁数十名维持治安,人心大定。洪水退后,超又捐资清除街道淤泥。同治十年(1871),超捐资修复文峰塔、府学、报恩寺、府城隍庙等。

  对外作战

  光绪六年((1880),超被清廷授湖南提督,当时因伊犁事件沙俄无理滋事,超奉命召集旧部,驻守直隶乐亭(今属河北),加强防务。后《中俄伊犁条约》签订,又称病辞职。光绪十一年(1885)春,中法战争进入关键时期,超奉旨去云南边境作战,当时超虽年老多病,但仍奋不顾身,星夜调集旧部,招募兵勇,驰奔云南,驻守云南马白关(今马关)外,后清政府与法国议和,超闻后,愤怒已极:“圣上昏聩,有负天朝。”旋撤防回籍。

  后人敬仰

  鲍超以镇压农民起义军发迹,一生经历大小战斗500余次,身负轻重伤108处,成为清军中屈指可数的名将,与湘军勇将多隆阿并称为“多龙超虎”。死后清廷谥“忠壮”,追赠太子少保,立专祠,国史馆立传。鲍超死后葬于奉节县北12公里的冉家坪。墓为大土堆,墓室石条拱砌,巨柩三道铁箍,穿铁链悬于墓室。1958年鲍超墓被毁,今不存。

  

勇救江忠源

  设下圈套

  向荣率领五万清军援救宿松,晚了一步。江忠源领兵去救太湖,也迟了半刻。张国梁的一万清兵,被太平军打得只剩下六千人,清军被迫放弃太湖,退守潜山。向荣的大军在徐家桥扎营,企图固守安庆西北门户。陆建瀛的五万清兵也赶到安庆。十万清军,形成东西两个集团,应对太平军主力即将发起的攻击。

  但是,清军统帅互不买账,关系失和,陆建瀛和向荣在兵力部署上各行其是,导致防线出现漏洞,太平军乘势而入。清军在安庆外围所设的防线,在短时间内便告崩溃。太平军围住了安庆城。但是,他们并不急于攻城,只在城外小打小闹,虚张声势。

  与此同时,太平军军师钱江设计了一个圈套,让守城的安徽巡抚蒋文庆踏入了陷阱。于是,安徽的省城落入太平军之手。太平军占领安庆后,钱江命令清军俘虏脱下号衣,让一批太平军战士穿上,由李世贤率领,伪装成清军部队。又从军中选出一名貌似蒋文庆的士兵,伪装成安徽巡抚,令投降的清军将领李时中引路先行。这支太平军打着清军的旗号,朝潜江进发。

  当晚,这支“清军”便抵达潜江城下,朝城内守军大喊道:“安庆失守,蒋巡抚杀出重围,要与江忠源将军会合,同保庐州!”江忠源闻报,急忙登上城楼观望,认出是清军旗号,参将李时中也在其中,便对来者的身份深信不疑了。江忠源命令军士打开城门,吩咐只让城外部队的首领进城,叫其余军士在城外等候。可是,城门一开,太平军便掩杀进来,守军没有防备,无法抵挡勇猛的太平军将士,城中顿时大乱。江忠源率领守军在纷乱中奋力拼搏,杀开一条血路,丢弃潜山,朝桐城方向奔去。所余军士已不足一万人。

  中招

  将近天明,江忠源策马奔到青草桥,忽听得后面喊声大震,金鼓乱鸣,料想是追兵已到。江忠源的部队无心再战,只顾逃命。又走了几里,已是人困马乏。更可怕的是,眼前就是一条河,湘军无路可逃了。军士们叫苦不迭。江忠源为稳定军心,大呼道:“置之死地而后生,大家不要害怕!”湘军刚刚稳住阵脚,准备拼死一搏,不料太平军用洋枪射击,弹如雨下,湘军成片倒下,活着的则朝河里逃去。已经下河的,还在岸上的,发出一片哀号,很是凄惨。

  被救

  江忠源料定自己难逃一死,想到自己中计兵败,羞愤难当,拔剑就要自刎。正在这时,后军步队中跃出一员大将,飞身而至,夺过江忠源手中的利剑,扔到地上,伸出一条手臂,把江忠源挟住,朝河里奔去。这人工夫了得,凫水如履平地,不到半刻,已渡到对岸。

  营救江忠源的这员猛士,便是湘军名将鲍超。江忠源脱险之后,对这位勇猛的四川汉子说道:“若非将军相救,江某今日死无葬身之地了。大恩不可不报,大才不可不拔,江某当奏知朝廷,破格录用。”

  江忠源到达桐城,立即写奏章自贬,并请求奖赏擢拔鲍超。

  

作战太平军

  1856年,胡林民翼上疏推荐他英勇善战,精通兵法。这年夏天,参与汉阳战役,肃清了长江沿线的太平军,晋升为旅长。胡林翼收复武昌后,派他去长沙召募了3000人,组成霆军由他统率。1857年率军攻打小池口,在孔垅大败太平军,又率部救援黄梅。当时我军在濯港被太平军打得大败,诸将都主张防守反对出击,只有他力主速战速决,得到多隆阿的赞赏,派出骑兵兵团帮助他攻下亿生寺,此战中他左膝和右臂都负了伤,仍坚持战斗,取得歼敌5000人的重大胜利,被提升为师长。率军驻防宿松,与太平军陈玉成部在枫香驿大战十三场,不分胜负。1858年率部收复黄安,与多隆阿一道进攻太湖。他率军攻入北门,焚烧了太平军的火药库,并在雷公埠大败太平军,取得歼敌10000人巨大胜利,晋升为军长。再率部进攻安庆,在三河镇被陈玉成打得惨败,退守二郎河。不久与多隆阿会师在宿松取得花凉亭大捷,击毙太平军成天侯韦广新,歼敌8000人。

  1859年,与诸军会师围攻太平军占据的太湖,陈玉成率领10万大军前来解围。朝廷任命多隆阿为前敌总司令,主持太湖战役。他率部驻守小池驿。12月,陈玉成大举进攻小池驿,激战二十多天,双方都伤亡惨重。1860年1月,清军援军赶到,大举反攻,陈玉成大败,清军遂收复太湖。此役之中他以力战闻名,主帅官文上书说:“如果没有鲍超顽强地以2000人对抗陈玉成主力,给援军争取时间的话,我军一定会大败。”他的战功和名声与多隆阿不相上下,此役多隆阿出任前敌总司令,他心理很不服气,看在胡林翼的面子上才免强同意了,结果在战斗的危急关头,多隆阿却不派兵增援他,他非常生气,战役结束后他就请假回家探亲去了。

  曾国藩当时正率军在皖南与太平军对峙,上书建议由他去召募10000人随军作战,他召募好人马后还未赶到皖南,太平军黄文金部就从浙江攻入江西,李秀成部则由芜湖攻入皖南。曾国藩腹背受敌,太平军趁机攻占宣城,围攻曾国藩大军的总指挥部祁门,曾国藩在祁门兵力不多,情况十分危急。这时鲍超行军到休宁,闻讯后急行军前往支援,一天走一百里路,赶到战场将太平军击退。此役之后,朝廷为表彰他行军神速,授予他“博通额巴图鲁”称号。事后率部进军景德镇,驻守谢家滩。1861年1月,收复建德,在黄麦铺大败黄文金部。曾国藩上奏让他率部驻防长江沿线,与李秀成大战,取得樟树镇大捷,歼敌10000人。之后率军收复铅山。

  

被曾国藩赏识

  重用人才

  曾国藩素有知人之明,所以,在他的周围多是些英贤之士。胡林翼常就士大夫的贤愚征询曾国藩的意见,只要曾国藩有一句好评,胡林翼就想方设法地任用,并委以重任。当时,曾国藩所力荐的人中,就有多隆阿和鲍超二人。多隆阿熟习军事,有勇有谋,攻守有方。鲍超是后起之秀,勇猛绝伦,能战能胜,功勋显赫,二人可谓不相上下。曾国藩扬长补短,使二人各自发挥作用。

  忠告

  曾国藩曾对多隆阿说:“鲍超粗鲁骁勇,不是良将,蒙你的保护才有今天。鲍超的功劳,就是你的功劳,望你今后还要好好照顾他。”而反过来他又对鲍超说:“多公(多隆阿)说你有勇无谋,你要多多努力,堵住别人的嘴,别让别人说闲话。”在一次战斗中,太平军的各路人马铺天盖地而来,鲍超兵少欲退,曾国藩派人骑马飞驰送信告诉他:贼冠虽然很多,但初来乍到并不可怕,你要学习胡林翼等人的忠勇谋划,把生死置之度外。你的英名已为世人所知,你要好自为之。鲍超读信后,信心为之大增,他重整旗鼓,奋力杀敌,终获全胜。

  

军事思想

  鉴于清朝经制兵八旗、绿营积弊深重,久已不堪任战,地方团练亦非起义军对手,鲍超决定按照儒家思想并参考戚继光"束伍成法",重建一支有战斗力的军队--湘军。

  ①以忠君勤王、捍卫封建礼教为建军宗旨。把太平天国宗教信仰独尊上帝、反对孔孟儒学以及政治上主张平等、经济上主张平均的思想,指斥为彻底破坏了中国数千年来所奉行的"礼义人伦诗书典则",是开天辟地以来"名教之奇变",声称镇压太平军不单是替君王分忧,也是为了捍卫性命所系的封建纲常礼教。故对湘军将士的选择,部队的思想灌输以及维系官兵关系都要贯彻这一思想。

  ②以“忠义血性”的儒生为军队骨干,“朴实少心窍”的山农为军队基础。认为选将标准应是德才兼备以德为主。所选将领不仅同籍同乡,且多有师生亲友私谊,以此作为维系内部统一、团结的纽带。实行募兵制,以壮健、朴实的山区农民为对象,取保具结,以便灌输封建伦理思想,严格控制部队,适应残酷的战争环境。

  ③强调将必亲选、兵必自招。继承戚继光“舍节制不能成军”的思想,把统领归大帅调遣,自统领至兵勇逐级自选、层层节制的优点概括为"譬之木焉,统领如根,由根而生干生枝生叶,皆一气所贯通。是以口粮虽出自公款,而勇丁感营官挑选之恩,皆若受其私惠,平日既有恩谊相孚,临阵自能患难相顾”(《曾国藩全集?奏稿?议复直隶练军事宜折》)。

  ④主张以厚给薪饷、广赐翎顶来固结军心和激励士气。认为“加粮拔缺”是鼓舞士气的有效措施。鉴于绿营兵丁薪饷过低,影响操防,决定实行优厚饷制,使士兵安心服役。以“养将士之廉”为名,给予将领以更优厚的待遇。同时不断保举有军功的将弁,广赐翎顶,以官禄为诱饵,驱使官兵效命疆场。

  ⑤要求将士恪守“仁礼”、“忠信”和“君臣父子”、“上下尊卑”,“秩然如冠履之不可倒置”的封建秩序,在军内形成一种“辨等明威”的“军礼”,以维系上下之间的等级关系;同时要求将领以父兄待子弟一样的仁爱之心关怀士兵,使他们知恩知威,从而有效地控制部队。自称“独仗忠信二字为行军之本”,军队应首重忠君教育,而忠君必先敬畏长官。又说“诚便是忠信”,期望将领之间以诚相待,诚朴求实,力戒虚伪浮滑之风。

  ⑥强调军人行为以“勤恕廉明”和“谦慎”为准则。要求各级官长勤以治事,恕以待人,廉以服众,明以应务,身体力行,知人善任,使部队保持紧张、融洽的气氛。告诫部属务必谨慎谦虚,戒骄戒惰,因为军队有了骄气、惰气,必然要打败仗。

  ⑦认为“精练勤训”为提高战斗力的重要措施。指出不练之兵断不可用,训练不精,不可征战,要求营官坚持不懈抓好部队训练。还将“训”和“练”分开,分别提出具体要求。训分“训营规”和“训家规”二种。训营规主要是点名、操练、巡更、放哨。训家规主要是禁嫖赌、戒游惰、慎语言、敬尊长。练分“练技艺”与“练阵法”,并说明阵法虽好而士兵无胆艺,临阵还会奔逃。

  ⑧强调“立法行令”、“宽严相济”的治军方针。认为溺爱不可以治家,宽纵不可以治军。强调部队要规矩森严,进止划一。为此制定营制、营规以为准绳,编《水师得胜歌》、《陆军得胜歌》、《爱民歌》等歌诀让士兵学唱,以求自觉遵守。提出治军应宽严相济,宽在利和名,严在礼和义;四者兼备,即使骄兵悍将也能统驭。

  

新年突围

咸丰陈玉成安徽三河湘军李续宾李孟群潜山霆军陈军中军帐健斗

  待到酒酣时,震耳金鼓之声一变为“丝管清幽之曲”,鲍超以此为背景音乐,起立致问:“日间探报,我营有人被俘,其事将如何?”冷不丁这么一问,众人一懵,旋有人长叹,曰:“死矣。”鲍超又问:“死?太容易了。只是,是毒死呢,勒死呢,还是被砍死呢?大家说说,怎么个死法爽一点?”此语峭冷,甚于腊月寒风,立时让众人清醒;此语又悲壮,足以激发勇气。立时便有人站出来,大声说:“吾诚死!吾拚一死冲贼,或贼死,吾犹可不死!”鲍超拊掌大笑,说声:“好男子!”旋又开始第二轮激励:“营中兄弟三千人,战而乐者,老子跟他一起去;怯而伏者,可以就地退伍,老子与他喝一杯离别酒!”随即吩咐各营统计欲战欲留人数,结果:无一人愿留营。于是,在新年甫至、天仍未曙之际,三千霆军一齐冲出营门,以军人特有的方式向陈玉成“恭贺新禧”。霆军此次突围,挑的是敌营驻军密集之处,十分高明。若冲击人少处,敌援很快就可再次组织包围,前功尽弃,徒劳无益;而冲击人多处,敌军仓猝接战,易致奔逃,一旦敌军奔逃,则阵脚大乱,反不易迅速组织包围。果然,一冲之下,陈军“大溃,相率奔避”,霆军成功突围。

  此战後,陈玉成雄心顿减,连出“昏招”:英国人巴夏礼说一句“毋许破坏英国在华商业利益”,便让他放弃进攻武昌;解围安庆失败後,竟投奔土豪苗沛霖,被出卖,扭送至清军大营,稀里糊涂丢了性命。

TAGS: 名字 曾国藩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