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泊(历史人物)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陈泊,又名布鲁,原名卢茂焕,被毛泽东称赞为“延安的福尔摩斯”,抗日战争至解放战争期间,中共中央社会部二室治安科科长陈龙、总政锄奸部侦察科长钱益民、边区保卫部部长陈泊是延安情报界、保卫界的三大侦察专才。

延安的福尔摩斯

介绍

  陈泊,原名卢茂焕,又名布鲁,男,汉,1909年生, 广东省乐会县人。1926年参加革命,同年5月加入 中国共产党,1937年到 延安,一向负责中央及地方治安保卫工作。历任陕甘宁边 区保安处情报科长、 绥德保安分处处长,哈尔滨公安局付局长以及松江省、 吉林省、江西省公安厅厅长、 广东省公安厅兼广州市公安局局长等职。 延安的情报、保卫界有一个侦察奇才,被毛泽东称为“延安的福尔摩斯”。

20世纪三四十年代

  ,延安,在我党从事保卫侦察工作的陈泊深入敌穴,刺探敌情,先后破获“汉中特训班”、“刺杀毛泽东”等大案,被毛泽东称赞为“延安的福尔摩斯”。一网打尽“汉中特训班”

  陈泊1909年出生于海南岛 琼海的一个渔民之家,1932年秋,陈泊受马共中央指令,参与诛除大叛徒、原新加坡区委书记李锦标的行动,在做炸弹试验时左手被炸飞一截。1936年冬,陈泊按照组织指示来到延安,进入抗大学习半年。中央组织部根据他的特长,安排他在延安边区政府保卫处任侦查科长。1942年春节前夕,陈泊接到延安庆阳县我方特情密报:我秘密哨所抓获一个行动诡秘的男子,该男子来自国统区,名叫祁三益,是汉中特训班的教官。祁在审讯中供认负有军统交办的重大使命,愿意弃暗投明,但只能与中共保卫部门的负责人洽谈。这天深夜,陈泊秘密会见祁三益,两人经过长谈,交流得甚为融洽。陈泊表示了对他的信任,并允许他探望自己的母亲和妻子,祁三益感动得流泪。

庆祝集会

  不久,是“五四”青年节,延安举行盛大的庆祝集会。吃过早饭,陈泊带上祁三益和十几名保卫干部,便衣武装来到大会场,隐蔽在入口处的彩门两侧。从9时起,各单位各院校的队伍打着纪念旗帜,唱起歌列队进场。祁三益睁大眼睛望着,认出一个“汉中班”的成员,就做个暗示,便衣人员跟上去,向领队打听此人的姓名。从人员入场到大会结束,祁三益指认出特务34人。大会后,保卫部门加以突审,又在边区各县抓获了潜伏特务20多人,总共56人的“汉中特训班”成员被一网打尽!

  由陈泊一手破获的国民党军统“汉中特训班”大案,在我党情报、保卫部门引起轰动。毛泽东赞誉他为“延安的福尔摩斯”。识破假新四军旅长田守尧案。

侦察情报工作

  他长期负责侦察情报工作,破获诸多疑难案件。一天,陈泊获悉,中统将派一个特务以《中央日报》记者的身份进入边区,执行检查边区各县国民党党部反共的情况。这个特务刚一进入边区,就被陈泊抓获。在审问后,陈泊萌发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决定乔装打扮深入虎穴。经上级同意,翌日,陈泊穿上这个特务的衣服首先来到延长县。他手持《中央日报》记者证,到国民党县党部,指名要见书记长。已接到上峰通知的书记长不敢怠慢,热情接待,将收集到的中共情报作了详细汇报。有了在延长县初获成功的经验,陈泊又接连到延川、清涧等6个县进行探查。此行大获全胜,陈泊根据情报,捕捉暗藏的特务40多人。

  陈泊工作思路开阔,他大胆提出,搞情报工作要“化敌为我,化我为敌”。中央社会部接受了他的建议,制定“化敌为我服务”的方针,决定大胆使用国民党特务反正分子和可用的嫌疑分子,强调重视建立内线、强调重视上层,大胆在敌特机关内部建立特情力量。大革命时期入党的李茂堂,被捕后参加了中统,经过争取,表示愿意为我党服务。李茂堂后任中统陕西省室主任,从而使我党能够及时掌握中统的动向,为党的情报工作立下大功。1943年,经毛泽东亲自批准,李茂堂重新入党。

延安留守

  1943年6月上旬,八路军延安留守兵团驻吴旗长官庙和富县,先后发生两起武装特务偷越哨口的事,引起了陈泊的高度警觉。陈泊每天都要保卫处的有关人员从中央军委和中央办公厅,抄回中央主要领导日常活动的计划安排表,认真阅看。这天,他从计划中看到这样一项内容:6月22日上午10时,毛泽东主席接见新四军第三师八旅旅长田守尧。随后他向钱部长询问情况。得知:田旅长是今年3月上旬从华中出发,经渤海、冀东进入晋西北从那儿进入延安的。他在抵临晋西北时有电报发给中央军委,但所持的中共华中局的介绍信已在渡海战斗中丢失。陈泊看完了材料,立即委托人向晋西北的两个八路军兵站去电报查证。结果军委保卫部的电话告知:田守尧未从那儿路过!

  陈泊与助手们用了整整两昼夜的时间,终于将“田守尧旅长”审查清楚:此人果真是国民党军统派来刺杀毛泽东主席的高级特务!眼看还有两天就要受到毛泽东主席的接见,到时候他准备用无声小手枪刺杀中共的最高领袖。这个不惜身死欲立“奇功”的高级特务,绝对没有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没能逃过陈泊的火眼金睛。6月29日上午,中共中央另一位领导人 刘少奇举行记者招待会发表谈话,揭露了国民党派遣特务刺杀中共领袖的事实。一时舆论大哗,使得国民党当局狼狈不堪。

  陈泊又立了一个奇功,受到中央社会部的内部表彰。这位延安的“福尔摩斯”更加出名了。

解放初期

  1949年10月,当时的中共华南分局第一书记兼广东省省长叶剑英将陈泊调到广东,担任广东省公安厅厅长兼广州市公安局局长。

  当时广州市公安局还有三名副局长,孙乐宜、朱明和陈坤,陈坤是中共华南分局、香港分局的情报工作负责人,熟悉广州的情况。

  广州是解放军攻占的大陆最后一座重要城市,国民党除了布置大量的特务潜伏下来,还网罗了港、澳当局清出的一批盗匪歹徒及流散的警宪人员,破坏广州的治安。

  1949年10月,为了整治广州当时的混乱秩序,经过以叶剑英为首的中共广东省委批准,陈泊决定组织武装便衣队,称为“特别工作队”,由副局长陈坤领导。特别工作队利用旧政权的警特人员和三教九流人物“以毒攻毒”,使广州的抢劫案迅速减少,也使一些国民政府潜伏下来的特工、情报人员纷纷落网。

争议

  但是,特别工作队一些队员利用职权敲诈勒索百姓,甚至还发生了一起误杀公安人员的严重事件,在内部引起一些争议,因此特别工作队在活动48天之后解散。

  此外,广州市公安局从地方和部队调进大批人员,还从原国民党警察局挑选数百警员充实公安队伍。据《文史精华》记载,在半年内,广州市的公安工作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破获各种匪特制造的抢劫、放火、杀人案件320多起。抓捕人犯1500多人,缴获敌特的电台13部,各类长短武器逾千支;挫败了国民党特务妄图爆炸广州市军管会办公大楼的阴谋,抓获特务11人,包括台湾所派遣的军统上校组长,并使特务电台的报务员为我所用;配合地下党策反了白崇禧部所辖的“桂山号”军舰,舰上400余官兵全部起义投诚,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通过内线关系从澳门特务站站长郑某家,取得一批军统机要文件,其中有广州潜伏特务的花名册和地址、台湾发来的电报指示与“潜伏工作月报”。据此将国民党军统、中统及国防部二厅的三大特务系统设在广州的地下组织,一举扫击殆尽;与地下党组织联手调动金融界的关系,将蒋介石特批给李宗仁赴美的三万元美金截获,为广东获取了一笔“意外之财”。

  中共华南局、广东省委对市公安局的工作大为满意。叶剑英在写给公安部领导的一封信中,特别提到:

  “广州市的潜伏敌特力量迅速得到肃清,社会治安的根本平定,与陈泊同志的领导努力是分不开的。”

  谁也不曾料想到,四十岁出头、正是年富力强的陈泊,干得正得心应手的时候,却突然遭到灭顶之灾!

  1950年春季,在陈泊到广州刚刚三个多月以后,公安部长罗瑞卿把担任北平公安局长的谭政文调到广东,担任广东省公安厅厅长兼广州市公安局局长,陈泊被降为第一副厅长和第一副局长。

  《文史精华》记载,1951年1月24日夜晚9时,正在家里办公的陈泊,被省公安厅人事处长派车接到华南分局的一个小会议室, 由从北京赶来的公安部部长宣布逮捕,与他同时被捕的还有副局长陈坤。三天之后,陈泊与妻子吕璜及两个孩子,陈坤与妻子高华及三个小孩,被押送到广州火车站,由一个班的战士武装押解北京。两个昼夜到达北京后,两家人被直接押到公安部软禁起来。

  继陈泊、陈坤被押往北京后,一场空前规模的大逮捕铺开了,短短的十几天之内,广州市公安局中有三百多人被抓,而在广东省公安厅被抓的人数超过了七百人。短时间在一个省的公安系统内,进行如此大范围的抓捕行动,令人万分震惊。以两陈被捕为标志的这一事件,成为建国后公安系统第一大案件。

  1951年4月底的一天深夜,被软禁在北京的陈泊与陈坤,尚在睡梦之中,突有一个班的荷枪实弹的军人闯入,将他们戴上手铐押走,投入了公安部的监狱。 轰动一时的“两陈案”从1951年1月24日起,一拖就是两年多,迟迟不能结案。两年之后,加在两陈头上的“英国特务”、“中统特务集团后台”的罪名不见了,变换成“大量起用未经改造的敌特警员,严重违反党的公安纪律”。1953年5月,北京市军管会军法处,以陈泊“丧失革命立场,包庇反革命、特务”的罪名,判处有期徒刑10年。对已在1952年10月,因精神折磨加上病后得不到医治而含冤去世的陈坤,也以“包庇反革命、特务”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

蒙冤的缘由

  陈泊蒙冤的深层缘由,并不是很复杂,但有着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环环相扣的因素,主要的原因还是由于在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因极左思想的影响,陈泊被人的诬告,而上级领导又轻信了这几人的谗言,以战争年代说一不二、军令如山的军事化作风处理此案,终使陈泊冤沉苦海,抱恨辞世。

  在中共安全情报系统内斗方面,从现有资料看,陈泊至少曾经和三位中共安全情报元老在工作上存在过严重矛盾。他们是担任过中国公安部副部长的汪金祥和陈龙,以及担任过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的谭政文。

王佐断臂

  抗战期间,陈泊从新加坡辗转广东、上海来到延安后,侦破过几个大的案件,知名度非常之高,被毛泽东誉为“延安的福尔摩斯”。但“阶级警惕性”一向很高的中央社会部部长康生,却无端地怀疑陈泊的伤臂是“王佐断臂”,并下令撤了陈泊的延安边区保卫处保卫部长一职。

  由于陈的“断手之因”无法查清,此事不了了之。康生的怀疑,在陈泊蒙冤这件事情中,是否起过什么作用,因至今尚无实据,不可妄说。

与汪金祥、陈龙的恩怨

  陈泊还与 汪金祥、陈龙有恩怨。汪金祥1928年加入中共,从1931年开始从事中共政治保卫工作,1954年担任中国公安部副部长。

出身

  陈龙出身于东北抗联,毛泽东1945年赴重庆与蒋中正谈判时担任毛的贴身警卫随从,深获毛的信任。毛泽东曾经几次想把陈龙调到身边负责警卫工作。1950年10月,陈龙担任中国公安部政治保卫局长,两年以后升任公安部副部长。

  在1946年,陈泊担任东北松江省社会部部长兼哈尔滨市公安局副局长。陈龙担任哈尔滨公安局局长,是陈泊的直接上司。汪金祥担任中共东北局社会部部长,是陈龙和陈泊两个人的上级。1947年,陈泊在工作上与陈龙发生一次激烈争执,汪金祥则支持陈龙。陈泊不服,坚决反驳。

  1950年,中国公安部召开侦察工作会议,陈泊和陈龙当众发生激烈争论。后来,公安部长罗瑞卿在总结发言中点名批评了陈泊。罗瑞卿还曾经当众申斥陈泊和陈坤,说他们利用旧政权的警特人员打击匪特和盗贼是违反政策乱搞,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后来“两陈案件”的侦察和审理就是由陈龙担任局长的公安部政治保卫局直接负责。

  与陈泊个人矛盾很深的第三个人是谭政文,他从1931年开始从事中共的安全情报工作。与陈泊共事开始于延安时期。据说,陈泊当时曾经批评他在审讯工作中违反政策,两个人曾经多次争吵。

  《文史精华》记载,陈泊在广东担任省公安厅长兼广州市公安局长三个多月后,公安部忽然调谭政文到广东,接替陈泊的职务,陈泊降为第一副厅长、第一副局长。谭政文到任后不久,在向市公安局干部讲话中,对市公安工作予以全盘否定,指责陈泊等人依靠三教九教、阶级异己分子、乌龟王八蛋来侦查破案,是混淆阶级界限,敌我不分,是路线错误。

  1951年1月 24日,公安部长亲抵广州宣布拘禁两陈的那天晚上,谭政文当着公安部长和叶剑英的面,用手指着陈泊进行揭发,内容是陈泊、陈坤“如何背着党相信敌特,包庇、重用敌特”,“重用中统特务梁侠,私自给予秘密的外勤处长职务,在梁的领导下,已发展特务二三百名,操纵了市公安局,使人民的专政机关变了质”等等。

  由于谭政文的“揭发”,使得叶剑英大为震惊,无话可说。后来的事实证明,谭政文所对陈泊、陈坤的“揭发”都毫无根据。

罗瑞卿给案件钉上铁钉

  还有一个与两陈蒙冤案有关的人物,则是罗瑞卿。

  在办案之初,罗瑞卿认定这是“国际间谍案”。由于在广州审不出结果,罗瑞卿决定把224名所谓“梁侠中统特务集团”成员交由公安部直接审查,并且指示要按照“国际间谍案”来办。但是公安部审查发现疑点重重,根本无法确定是“间谍案”或者“中统特务集团”案。一些办案人员提出实事求是下结论,但是罗瑞卿批示一定要把这个案子办下去。

  1964年6月,罗瑞卿陪同毛泽东检阅北京、济南军区的军事汇报表演。

  1953年,公安部政治保卫局长凌云(后来在上个世纪80年代担任过中国国家安全部第一任部长)在审讯梁侠之前主持会议说:“首先必须肯定梁侠为中统特务,审不出就要打屁股;审不出来就表现审讯工作的无能。”但是由于审讯人员坚持按照实际情况下结论,因此无法得出“中统”特务的结论。

1956年9月16日

  在中共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这位负责人作了题为《我国肃反斗争的主要情况和若干经验》的发言,讲道:“前上海市公安局局长扬帆、前广州市公安局局长布鲁,滥用职权,包庇特务,背着党和人民所进行的许多犯罪活动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了更大的损失……”同年第20号《新华半月刊》全文转载了这个发言,公布全国。自此彻底封住了关于“两陈案”的不同意见,给这一案件钉了铁钉。 在陈泊被关押期间,陈泊的妻子曾经找到中共副主席、总理周恩来的妻子邓颖超,申诉冤情。周恩来了解案情以后曾经给罗瑞卿打电话谈这个案子。不料,罗瑞卿大为震怒,立即指示不准再让陈泊的家属探监。从此,陈泊的妻子再也没有听到过丈夫的消息。

1959年

  在监狱中的陈泊将自己写的申诉材料扔出监狱窗口,期望有人捡到以后帮助投递。果然,一个清洁工捡到这份材料以后交给了有关部门。当时已经担任副总理和军队总参谋长的罗瑞卿看到了这份材料,勃然大怒,马上批示公安部严肃处理。陈泊因此受到更严酷的折磨。

  深层原因:打击广东地方主义。其实,“两陈案件”只是中共打击广东“地方主义”的序幕。中共建政初期,叶剑英担任中共华南分局第一书记,协助叶剑英管理广东的多数是广东人,包括中共华南分局第三书记方方。当时有人反映他们搞“广东帮”。曾经受中央派遣来到广东调查情况的薄一波,后来在回忆中写道:“听到有人反映华南分局一些领导同志在使用干部的问题上,存在地方主义倾向,甚至认为叶剑英是带头搞地方主义的。对于这件事,剑英同志虽然当时也和我谈起过,但他不愿多讲,我觉得其中似有难言之处,故未便深问。他要向中央报告一下,希望中央再派人调查,把事实弄清楚。”

文史精华记载

  1951年11月,中央突然批评广东的土改进度太慢,“就像乌龟爬行”。1952年6月12日,中央专门召开会议讨论广东问题。会议指责华南分局第三书记、省政府第一副主席、省土改委员会主任方方,犯了两条重大错误:一是土改右倾,二是地方主义。

  中共中央对广东工作的批评,引起极大的冲击。1952年6月,华南分局召开扩大会议,展开对方方的严厉批判,矛头直指三大问题:“广东党的组织存在严重的不纯现象”、“混人了大批坏人”、“敌我问题还没有得到应有的解决”。已经被捕入狱的陈泊、陈坤也被当做重要实例。

  会议批在方方身上,锋矛却另有所指。会上,叶剑英主动承担了责任,沉重地说道:“主帅无能,累及三军。”“分局领导在方针路线上有严重错误,应我负责,责无旁贷。”

  方方也被迫作了检讨。这次大会之后,方方被降职,叶剑英也因“身体关系”到北京“养病”。后来,叶剑英气愤地说,广东的土改本来是按中央、中南局布置进行的,毛泽东的严厉批评,那是“有人不顾事实告了我的御状”!

  从这以后,广东的土改愈搞愈左,造成严重后果。与此同时,又掀起了批判冯白驹、古大存等广东省领导人“搞地方主义”的政治运动。最后结果是方方被调走,冯白驹受到处分后调离广东,古大存被撤去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副省长职务。两次“反地方主义”的斗争还扩大到广东各地区、市,许多主要领导人相继受到批判、撤职,受到各种处分的干部上万人。仅第二次就处分副省级和厅、局级干部90余人。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就可以理解陈泊、陈坤无端蒙冤,为什么无法得到中共华南分局、叶剑英以及广东省委的强有力保护,又为什么迟迟不能为这桩冤案甄别平反。

  1961年,陈泊刑满释放,回到北京。他因外出寻访老战友,以致在出狱后第5天就被公安部的军警从家中带走,押送到湖北沙洋劳改农场,进行监督管制。

1967年初

  “文革”刚刚开始的1967年初,广州街头出现大字报和传单,呼吁为陈泊和陈坤及众多受牵连者平反。1967年8月5日,在北京工业大学的学生们组织策划下,湖北劳改场职工将陈泊送到北京,北工大的学生们则帮助他上访申诉。可惜没有结果。

  “家乡,离别了四十年的家乡,有机会一定要回来的,看看您的爸爸、妈妈和哥哥、姑母和表姐兄弟们。不要急,我死不了的。哈哈……”这是陈泊1968年2月13日,从北京写给侄女卢修妹信中的话语。

  海南日报记者不知道陈泊写这封信时的表情,但从字里行间可以感觉到他是一个乐观豁达,能够坦然面对逆境的人。因为他在信中回忆起儿时的生活情景,如同面对面的闲聊一般,而且多处出现“哈哈哈”的字眼。

  1968年4月,公安部军管会在全国妇联造反派的配合下,不顾陈泊胃病在身,又将他抓捕后送回湖北劳改场。1972年2月,陈泊终因体弱多病,尤其是处于胃癌晚期不能进食,最后呕吐至昏迷不醒,终于离开了人世,享年63岁。

  直到1980年底,陈泊的冤案才得到彻底平反。

三十年后平反

  1982年5月,陈泊、陈坤的冤案才得到了平反。公安部在北京八宝山举行了两陈追悼大会,亦即平反大会。公安部长赵苍壁在大会上致悼词,指出:

  ……陈泊同志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革命事业,………在长期的锄奸保卫工作中,坚决打击敌人,保卫人民。特别在延安九年,对保卫延安、保卫陕甘宁边区、保卫党中央、保卫毛主席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广州解放前夕,他被派往接管广州治安。在华南分局和广州市委领导下,迅速恢复了广州的治安。在破案 工作中,他总是亲临现场,调查研究,掌握情况,组织破案,防止敌特破坏,保卫了广东各个重要设施及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

  陈泊同志努力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坚决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和各项政策。他忠心耿耿,坚持原则,兢兢业业,实事求是,努力工作。他襟怀坦白,大公无私,大胆无畏,刚直不阿,作风正派,热爱党的锄奸保卫事业。他爱憎分明,对敌狠,对己和。他爱护干部,联系群众,遵守纪律,艰苦奋斗,为中国革命贡献了一生。

  但在全国解放初期,对陈泊同志曾作过错误处理。现经复查,已予平反,恢复名誉……此后,对所有受到“两陈案”株连的人进行全面彻底的甄别平反。至此,折腾了整整三十年,使一千多人无端受到牵连的“两陈冤案”,终于被彻底翻转过来。

教授,主任医师

介绍

  陈 泊 1934年出生,原籍 江西,出生于 四川 万县,教授、主任医师,第一军医大学附属二院血液科主任、硕士研究生导师、联合招收博士研究生。世界中医学会理事、 中国中西医结合学会血液委员会委员、全军医学科委会委员等。1956年中国医科大学医疗系毕业。著名血液学家郭蔼然教授的副博士研究生,内科专家许连波,名中医黄庆祜师傅带徒。

成就

  从事血液病40年,创建沈阳军区总医院血液科,使之成为全军血液专业组副组长单位;充实全军血液专业组长单位 珠江医院血液科,与附一院血液科共同成为硕士及博士授权点。主要学术成就为诊治再生障碍盆血、白血病分化与转录及中西医结合治疗出血性疾病,达到国内外先进水平。最早在我国报道扑热息痛过敏引起急性再障;最早采用牌切除治疗再障;系统研究蒙药对再障盆血的疗效;采用配对序贯试验,证实中药对再障的确切疗效;用中药加化疗治愈急性白血病湖中药治愈 原发性血小板增多症和血管性假性血友病(VWD);对白血病分化与转录进行深入研究;最早开展血液病计算机辅助诊断。发表学术论文101篇,著作5部,获取科研奖6次。

艺术家

介绍

  本名 陈栋茂 男,汉族,1921年5月出生,广东省 吴川市人。1943年毕业于吴川市第一中学校。曾任广东省梅茂县人民政府财政科主办科员、地方财政组组长,吴川县粮食局经营股股长,吴川市元极学研究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吴川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会员,

工作经历

   吴川诗社社员,世界文化艺术研究中心 研究员,吉林名人文化研究院院士、副主席, 远东文化艺术交流中心研究员、名誉主席,国际炎黄文化研究会会员,中国当代民间艺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中国奇石艺术委员会理事,中国国际交流出版社大型书刊特约顾问、编委,广东省沿海文艺报副社长、吴川联络处主任等。

荣誉

  1997年获中国奇石艺术委员会“中华奇石贡献奖”特别奖;1998年获吴川市科学技术协会优秀科普工作者奖,同年12月获吉林省跨世纪文学艺术研究院授予当代跨世纪贡献突出 艺术家光荣称号。近几年来,有作品在全国各地报刊杂志发表,最近总结诗文共获奖81次,其中特等奖2次,一等奖31次,二等奖20次,三等奖10次,优秀奖18次。被授予第八届“新星杯”全国诗歌大奖赛“十佳新星诗人”、“世纪文坛之星”、“中国当代艺术家”、北京中国校园文化报副总编辑。业绩被收入《中国风·杰出人物特集》、《世界优秀人才大典》、《中华当代诗词家大典》、《吴川古今诗选》等多部辞典。
TAGS: 历史人物 艺术家 教授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