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秀川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张秀川,1919年7月出生,河北深州人。原名张清湖。1936年9月入党。初中文化。1937年10月参加八路军,任支队侦察队长、营教导员,冀中1分区政治部组织科科长,冀鲁豫军区32团政委、16团政委,联防军2团团长兼政委。解放战争时期,任东...

人物简介

 

张秀川,1919年7月出生,河北深州人。原名张清湖。1936年9月入党。初中文化。1937年10月参加八路军,任支队侦察队长、营教导员,冀中1分区政治部组织科科长,冀鲁豫军区32团政委、16团政委,联防军2团团长兼政委。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保4旅副旅长,辽南1分区副司令员,辽河支队司令员,辽南分区副政委。1946年5月任辽南军区独立师(独立第1师)兼保安司令部政治部主任,辽南军区政治部主任。1948年3月任东北独立第5师第2政委。8月任第2师第2政委,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12师副政委。12月任师政委。1949年3月任4野第41军123师政委。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陆军军政治部主任。1952年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6军副政委、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代政委、政委。1953年任陆军第3兵团政治部主任,解放军总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1962年6月任海军政治部主任、党委常委(1962年7月起)兼海军监委副书记(1963年3月起)。1968年8月任海军副政委、党委常委、副书记(1969年6月起)兼海军监委副书记(-1969年4月)。1969年8月-1972年10月任军政大学政委、临时党委第2书记(1970年3月起)。“大文化革命”中犯有罪行,1982年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检察院决定对其免予起诉。后被开除党籍。1955年9月被授予少将军衔。1962年改为海军少将军衔。1982年3月退出现役。中共9届中央候补委员。 

个人经历

文革中海军有个“李王张”,李是李作鹏,王是王宏坤,张就是张秀川。张秀川是河北省深县人,1919年出生,原名张清湖。193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任支队侦察队长、营教导员、冀中1分区政治部组织科长、冀鲁豫军区团政委、团长。张秀川解放战争时先任东北野战军独立2师政委,后调任东北野战军4纵12师即后来的41军123师副政委、政委。这个师是我军的英雄部队,在塔山阻击战中出色完成任务,有力地保障了野战军主力对锦州的攻克,出了“塔山英雄团”、“白台山英雄团”两个英雄团队。张秀川还参加过朝鲜战争,任志愿军46军副政委、政委、朝鲜军事停战委员会志愿军委员、中方委员,参加了1953年夏季进攻战役和板门店停战谈判,获朝鲜二级自由独立勋章、二级国旗勋章。回国后任第叁兵团政治部主任。1955年授少将衔时张秀川才36岁。他被授予二级独立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62年,林彪派总参谋部军训部部长李作鹏、总政治部组织部副部长张秀川到海军工作,李作鹏、张秀川和肖劲光、苏振华等发生了矛盾。按照罗瑞卿在1963年海军党委扩大会上的要求,少壮派李、张挡第一线,苏、王档第二线、肖劲光挡第叁线。当年,张秀川任海军政治部主任。

1965年10月,海军副司令员李作鹏和政治部主任张秀川在海军副司令员王宏坤的默契下,炮制了《叁年基本总结》,按照李作鹏等人的说法:“常委领导存在的问题,集中反映在肖劲光、苏振华、刘道生叁同志与李作鹏、王宏坤、张秀川等常委之间的原则性争论上。”王宏坤还指责肖劲光、苏振华“对李作鹏、张秀川采取了不合作,不支持,排斥、打击的态度”。在海军军以上领导班子的调整问题上,张秀川的态度极为坚决,几次逼肖劲光,要他到林彪那里去反映。否则张秀川说只有叁条办法:第一条他离开海军;第二条请求军委派人来换他;第叁条就是挂名不干事。张秀川讲了几次,肖劲光一直持忍耐态度。最后一次肖劲光火了,他拍着桌子说:“让我到上级、到林彪、或到主席那里去反映,我都没有问题,但是究竟哪些人调出去,请你拿出名单来”。 张秀川也很激动地说:“你把这些犯了错误,有问题的人搞上来,这是没有原则,没有是非、没有党性。”

1965年11月,林彪为迫害罗瑞卿,授意李作鹏写一个近年来海军两种思想斗争的情况,重点是罗瑞卿的表现。李作鹏立即召集王宏坤、张秀川编造材料,诬陷罗瑞卿对海军怀有巨大阴谋,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是想占领海军这个阵地。李、王、张的材料成为用来迫害罗瑞卿的材料之一。

1966年5、6、7月间,海军党委召开叁届叁次全体会议。6月17日,全会转入了党委扩大会议,在李作鹏、张秀川的控制下,会议有叁个小组提出肖、苏是批判重点,要王宏坤出来领导会议,这个情况登上了会议简报。实际上是公开提出了撤换领导的问题。这种不正常的举动引起了军委联络小组的注意。小组负责人莫阳(叶剑英办公室副主任)、刘德润(总政组织部副部长)、朱光(总政干部部副部长)认为:一个副司令,一个政治部主任,控制着党委会,通过会议罢官夺权,是错误的。为此,主持军委工作的叶剑英同在大连休养的林彪通了电话。林彪的态度很暧昧。一方面说:“此风不可长”一方面又说:“李作鹏、张秀川同志叁年来工作是有成绩的”,“如果撤换了他们实际工作没人做”。 7月4日,由刘少奇主持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专门研究了海军扩大会议的问题。刘少奇在会上严肃地指出“夺权是第一的错误,其他都是第二位的。”张秀川受批评后并没有真正认识错误,在后一阶段的会议中,他威胁知情人说:“事情牵涉林副主席,讲不得!”8月13日,已是副统帅的林彪,搞了一个对李、王、张的“高度评价”

,说他们反对罗瑞卿是有功的,18日林彪从大连回京,提出会议到了“火侯”,立即“收兵停战,一刀两断”。实际上是防止把自己牵进去,也保护了李作鹏、张秀川等人。“叁.叁”会议对他们的揭露批判就这样停止了。文革一开始,张秀川处于不利的地位,群众给海军党委十个常委写的两千多张大字报中,他就占了一半。这个情况反映到林彪那里,于是,林彪、叶群于1966年9月22日、23日两次到海军大院点名要看政治部的大字报。林彪走后,张秀川在政治部全体干部大会上说:“林副主席是支持我们的!!”文革初期有了林副主席的公开支持,谁还敢给张秀川贴大字报。

1967年1月18日,林彪进一步支持李作鹏、张秀川他们改组海军党委,李作鹏任党委第二书记,组成了以“李、王、张为核心的新党委”。这就是文革中海军的“一月夺权”,接踵而来的是“二月决战”、“叁月总攻”、“四月围歼”。在这四个月里,李作鹏、张秀川等在海军组织的千人以上斗争大会就有30 多次,中小斗争会不计其数。海军成了文革的重灾区。

1967年3月,林彪要整苏振华的材料,限叁天交卷。李、王、张炮制了《海军党委内部两个司令部争论的几个主要问题》归结为萧劲光、苏振华、刘道生和李、王、张的斗争。诬陷苏振华、刘道生、杜义德是“苏记黑司令部”,陶勇、方正平、卢仁灿、康志强是“四大金刚”,傅继泽、郭炳坤、张汉丞、赵晓舟、罗斌是“五大虎将”。 李、王、张还联名写信诬陷叶剑英和贺龙。1968年10月,李、王、张策划了一个名单,海军正师以上干部,被打倒的47人,半打倒的35人。

1967年8月17日,军委成立“看守小组”,吴法宪为负责人,张秀川和叶群、邱会作成为组员,列席中央文革碰头会,负责处理驻京军事机关、部队的文革问题。

1968年,张秀川任海军副政委,1969年当选9届候补中央委员。

1971年“九.一叁”事件以后,张秀川和李作鹏一起作为林彪集团的主要成员被停职审查。从此,张秀川结束了他的政治生涯。张秀川后被开除党籍。

TAGS: 中华民国军事人物 军事领域人物 开国少将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