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姜

宣姜

宣姜,生卒年不详,齐僖公之女,卫宣公的夫人。姜姓,名字不详。宣姜的宣字说明他是卫宣公的夫人,姜是齐国的国姓,宣姜就是卫宣公夫人姜氏。1996年电视剧《东周列国·春秋篇》(第四集 筑台纳媳),蒋竹青饰演宣姜。

人物简介

卫宣公本来为太子公子伋(急子)娶妻子,把宣姜迎娶到卫国。卫宣公见宣姜是个美人,就趁急子出使郑国的机会,自己把宣姜娶为自己的夫人,之后宣姜生下了公子寿、公子朔两个儿子。宣姜讨厌宣公,想和急子重叙旧缘,被急子拒绝。宣姜由爱生恨,与儿子公子朔共谋向宣公进太子伋的谗言。宣公想废黜太子伋,立公子寿为太子,于是派太子伋出使齐国,派人冒充盗贼在半路杀了他。

宣姜的长子公子寿密告太子伋,劝他逃离外国。太子伋拒绝了,公子寿只好在太子伋船上请他饮酒,他想代替太子伋受死。他持白旄到了卫国边境莘地。盗贼见到白旄以为他就是太子伋,于是杀了公子寿。太子伋醒了,看到一看弟弟的尸体,大哭:“所当杀乃我也。”盗贼又杀了太子伋。

宣公两个儿子都死了,只好立公子朔为太子。次年(前700年),宣公薨逝,太子朔即位为卫惠公。卫惠公即位后,地位非常不稳固。太子伋和公子寿各有党羽,他们时刻想为两位公子报仇,于是不久发动政变,赶走了卫惠公,立公子伋之弟黔牟为卫国国君。后来卫惠公从齐国搬兵,齐军攻下卫国,赶走卫君黔牟,杀掉了叛乱的右公子职和左公子泄,卫惠公再次上台。 但是卫国国内两公子的党羽势力仍然很强。为了安抚卫国国人和两公子的势力,齐襄公出了一个馊主意,作主把宣姜改嫁公子伋的弟弟公子顽(卫昭伯),生三子二女。

另卫襄公正夫人亦称宣姜,二女非一人。

家庭成员

父亲

齐僖公

宣姜

兄弟姐妹

兄弟

齐襄公

齐桓公

公子纠

公子彭生

姐妹

文姜,

丈夫

第一任丈夫:卫宣公

第二任丈夫:卫昭伯(又称公子顽,

子女

儿子

公子寿,

卫惠公,

齐子,

卫戴公,

卫文公,

女儿

宋桓夫人,与卫昭伯所生长女,嫁宋桓公。

许穆夫人,与卫昭伯所生次女,嫁许穆公。

文献记载

史籍

《左传》闵公元年至闵公二年

《史记·卷三十七·卫康叔世家第七》

《列女传·卷之七·孽嬖传》 

诗经

和诗

君子偕老之妻,

成礼冠冕六珈。

礼服描龙绣凤,

裙幅山水逶迤。

华服法天象地,

最与身份得宜。

如果其人不淑,

那就不成样子。

伊人亭亭玉立,

花容月貌羽衣。

一头如云青丝,

不屑假发衬底。

耳中美玉耳铛,

头上象牙搔头,

肌肤如玉白皙。

堪称天仙下凡,

宛然降临帝子。

伊人明艳靓丽,

家居展衣便服。

素丝蒙着雾绡,

纨裳轻纱微露。

但见眉目如画,

容颜如花似玉。

如此仪态万方,

足称名媛国母。

《诗经·邶风 ·新台》将卫宣公比做丑陋的癞蛤蟆,道:

新台有泚,河水弥弥。燕婉之求,籧篨不鲜。

新台有洒,河水浼浼。燕婉之求,籧篨不殄。

鱼网之设,鸿则离之。燕婉之求,得此戚施。

宣姜为卫宣公生了两个儿子,寿和朔.寿是温润君子,但朔妒忌公子寿与伋子交好。在父母亲面前屡屡进言中伤伋子.卫宣公听信谗言,与宣姜谋划,假意将伋子派去出使他国,暗中让刺客埋伏在必经的河岸边,见到伋子所持象征使节的旗便杀.

公子寿得知父母和弟弟的阴谋,忙向兄长通风报信,但伋子从宣姜来到卫国以后就看透了,不想逃离卫国.寿无可奈可,为了保全伋子,假意与之饯行,将其灌醉,手持旗扮成使者,在河渡边上被刺客杀害.伋子醒来后,非常着急,立即赶往河边。他趴在寿的尸体上大哭,对刺客承认自己的身份,让刺客把自己杀了,也倒在了弟弟的身旁。

卫宣公连折二子后不久去世,公子朔即位为国君,史称卫惠公.即位不久国内发生政变,他逃到了母亲的娘家齐国.

宣姜后与卫宣公另一个儿子公子顽通奸,

此后诗经中多次提及宣姜:

诗经·君子偕老

君子偕老,副笄六珈,委委佗佗,如山如河,象服是宜,子之不淑,云如之何

玼兮玼兮,其之翟也,鬒发如云,不屑髢也,玉之瑱也,象之揥也,扬且之晳也,胡然而天也,胡然而帝也。

瑳兮瑳兮,其之展也,蒙彼绉絺,是绁袢也,子之清扬,扬且之颜也,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

此诗为世人不理解宣姜真正的内心,讽刺宣姜放荡。

新台丑闻

新台有泚,河水弥弥。燕婉之求,籧篨不鲜。

新台有洒,河水浼浼。燕婉之求,籧篨不殄。

鱼网之设,鸿则离之。燕婉之求,得此戚施。

此诗出自《诗经》,《毛序》解说:“《新台》,刺卫宣公也,纳伋之妻,作新台于河上而要之,国人恶之,而作是诗也。”就因这首《新台》古诗,我在临漳县古黄河故道附近追询了三天,也没有找到新台故址。新台早就湮没了,但是故事还在流传——

卫宣公放荡不羁,为公子时诱奸其父卫庄公之妾夷姜,生下一子,名伋,俗称急子,寄养民间。卫宣公即位后,急子方立为嗣。这时,急子已经十六岁,卫宣公为他聘娶齐僖公长女。卫宣公听使者说齐女有绝世之姿,辄起淫心,命令大臣在迎亲必经之路上构筑新台。新台重宫复室,朱栏华栋,极其华丽。迎亲之时,卫宣公故意下令急子出使宋国,自己居然跑到新台迎娶了姜氏,是为宣姜。

蒙着盖头的宣姜糊里糊涂地进入洞房才发现当初去齐国相亲的小伙子变成了一个的老头子。独在他国,自然是胳膊扭不过大腿,宣姜莫奈他何,只得任凭癞蛤蟆吃她天鹅肉了。齐僖公闻知后愤怒了好一阵子,就差一点出兵教训卫宣公这个混帐女婿。后来转念一想,女儿提前当上了王后,原本可以和自己平起平坐的卫宣公晚下一辈了,今后自然孝敬自己。再说,卫宣公有许多儿子,伋子也不一定就能继承王位。所以,齐僖公就笑纳这个几乎和自己同龄的女婿了。

卫宣公自从杠上了宣姜,就将夷姜又撇一边,一直居住新台,朝欢暮乐,“淫不避人,如鸟兽耳”(欧阳修《诗本义》)。同居三年,宣姜连生二子,长曰寿,次曰朔。母凭子贵,子以母荣,嫡庶长幼在君权财产宗祧继承上的严格界限,以及该继承所能带来的权力财产,至于生死命运利害关系,使母亲与公子结成了牢固的夺权统一战线,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朝廷上下,宫闱内外便频频上演阋墙乱宫之祸。卫宣公因偏宠宣姜,很快就将昔日怜爱急子之情转移到寿和朔的身上,心想百年之后把卫国江山传给寿或朔兄弟。只因公子寿天生仁慈,与急子如同胞一般相爱,每在父母面前,周旋其兄。那急子又温柔敬慎,更无失德,所以卫宣公未曾显露其意。私下将公子寿嘱托左公子泄,异日扶他为君。那公子朔与公子寿虽是一母所生,但是品德迥然不同;年齿尚幼,天生狡猾,恃其母之得宠,阴蓄死士,心怀非望。不惟憎嫌急子,并亲兄公子寿,也象赘疣一般;只是事有缓急,先除急子要紧。常把说话挑激母亲:“父亲眼下,虽然将我母子看待。有急子在先,他为兄,我等为弟,异日传位,蔑不得长幼之序。况夷姜被你夺宠,心怀积忿。若急予为君,彼为国母,我母子无安身之地矣!” 一个女人不爱丈夫极有可能,但是不可能不爱子女。转眼十五年就过去了,宣姜的儿子都长大了。看着日渐衰老的卫宣公,宣姜担忧自己和儿子的前途担忧。宣姜原是急子所聘,而今已经跟卫宣公,生子得时,也觉急子与己有碍。遂与公子朔合谋,每每谗谮急子于卫宣公。一日,急子生日,公子寿治酒相贺,公子朔亦与席。席间,急子与公子寿谈笑风生,公子朔插嘴不上,托病告辞,跑到母亲宣姜面前垂泪撒谎:“孩儿好意同自己哥哥给急子祝寿,急子饮酒半酣,戏谑之间,呼孩儿为儿子。孩儿非常气愤,说他几句。他说:u2018你母亲原是我的妻子,你便称我为父,于理应该。u2019孩儿再待开口,他便奋臂要打。幸亏自己哥哥劝住,孩儿逃席而来。受此大辱,希望母亲禀知父王,请他做主!”宣姜信以为然,一见卫宣公,就呜呜咽咽地报告如此这般,并且装点几句:“他要玷污妾身,还说:u2018我母夷姜,本是父王的庶母,尚被收纳为妻,况你母亲原是我妻,父王只是暂时借用,将来会把她与卫国江山一同还我。u2019”卫宣公气急败坏,立即召公子寿询问。公子寿答:“并无此说。”卫宣公半信半疑,又遣内侍传谕夷姜,责备她没有好好教训其子。夷姜早就怨气填胸无处伸诉,只好衔恨投缳而死。急子敢怒而不敢言,只能暗地垂泪。公子朔和宣姜仍在卫宣公面前搬弄是非:“急子口出怨言,日后要将我们母子偿命。”卫宣公本不相信,无奈宣姜和公子朔日夜撺掇,定要除掉急子,以绝后患,不由卫宣公不听。不过杀之无名,必须借刀杀人,方可掩人耳目。就在这时,齐傅公约会伐纪,征兵于卫。于是,卫宣公和公子朔商定派急子到齐国去,并且事先在一要塞安排下了刺客,等待急子经过此处时便暗杀。善良公子寿得知弟弟公子朔子与父亲的密谋,宛如晴空霹雳,急忙如实告诉了急子。急子听后叹息:“这也许是命运的安排,我在劫难逃。”公子寿见急子天性仁孝,更加感动,便带美酒佳肴到急子船上饯别。两人泪眼相对,彼此劝酬,急子不胜酒力,酣然睡去。公子寿窃取急子的白旄前往齐国。那刺客望见白旄,不问三七二十一,就砍下了公子寿头颅。急子醒来,立即追赶公子寿,但见人头已经落地,仰天长叹:“君主命令你杀我,寿有什么罪呢?”刺客又把急子也杀了。现代人对子寿的牺牲精神还是能够心存敬仰的,但我可以肯定地说,已经很少有人会去效法了。因为这牺牲实在太大,现代人凡事讲究投入与产出,不会去作这般的“投入”;而对急子的赴死就更不理解了:人家明明已经去代你死了,你再去送死,这岂不等于是叫公子寿白白地牺牲了?所以总觉得急子死得实在不值。

噩耗传来,宣姜顿时昏死过去。《诗经·二子乘舟》记载着宣姜对急子和公子寿的思念:

二子乘舟,泛泛其景,愿言思子,中心养养!

二子乘舟,泛泛其逝,愿言思子,不暇有害!

从此,宣姜面无表情,木讷无语。而公子朔躲在暗处,狂笑不已:没有想到刺客一箭双雕啊!

不久,卫宣公就一命呜呼。公子朔继位。卫国许多贵族不服,发动了政变,公子朔仓皇逃亡齐国,请求舅舅——齐襄公出兵辅助自己夺取政权。齐襄公担心妹妹宣姜的安危,立即派外交官赶到卫国交涉。卫国自然不敢得罪强大的齐国。不知出于目的,齐襄公竟然提出了一个非常荒唐的建议:既然卫宣公和急子都已死了,那就让你妈妈改嫁急子的同母弟弟公子顽吧。卫惠公有求于齐襄公,只好首肯。于是,宣姜又下嫁了公子顽。就这样,公子朔终于安然重新坐上了卫候的宝座,为卫惠公。

传说,宣姜和公子顽婚后非常幸福。有诗为证:

君子偕老,副笄六珈;委委佗佗,如山如河;象服是宜。子之不淑,云如之何?,

玼兮玼兮,其之翟也;鬒发如云,不屑髢也;玉之瑱也,象之揥也,扬且之晳也。胡然而天也?胡然而帝也?

瑳兮瑳兮,其之展也;蒙彼绉絺,是绁袢也;子之清扬,扬且之颜也。展如之人兮,邦之媛也!

《毛序》解说:“《君子偕老》,刺卫夫人也。夫人淫乱。失事君子之道。故陈人君之德。服饰之盛。宜与君子偕老也。”

卫惠公眼看兄长公子顽和生母宣姜比翼双飞,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写了一首《鹑之奔奔》诗歌,以雌雄鹑鹊相交反兴他们的乱伦行径:

鹑之奔奔,鹊之彊彊。人之无良,我以为兄?

鹊之彊彊,鹑之奔奔。人之无良,我以为君?

家丑不可外扬。卫惠公非常尴尬,写诗制止国人言论:

墙有茨,不可埽也。中篝之言,不可道也。所可道也,言之丑也。

墙有茨,不可襄也。中篝之言,不可详也。所可详也,言之长也。

墙有茨,不可束也。中篝之言,不可读也。所可读也,言之辱也。

(《诗经·墙有茨》)

后来,宣姜又与公子顽生了三男二女:齐子、戴公、文公、宋桓夫人、许穆夫人。

宣姜死于何年?历史没有记载。一只美丽的蝴蝶消逝在历史深处……

影视形象

蒋竹青《东周列国春秋篇》1996年电视剧《东周列国·春秋篇》(第四集 筑台纳媳):蒋竹青饰演宣姜。

TAGS: 历史 春秋 卫国人物 国君夫人
名人推荐
  • 尼扎姆·穆勒克
    尼扎姆·穆勒克(Nizam al—Mulk,1018~1092) ,塞尔柱王朝著名政治家,伊斯兰学术文化的赞助者。本名哈桑·本·阿里·本&...
  • 龚橙
    龚橙,字孝棋,又名孝拱,为龚自珍的长子,半伦是他晚年的号。
  • 马桂源
    中国清代同治年间青海西宁地区回族、撤拉族穆斯林叛乱首脑分子。一作马归源。西宁人。中国伊斯兰教华寺门宦创始人马来迟的四世孙。幼承家学,受过清...
  • 扎兰丁
    扎兰丁·明布尔努(Jalal Din Minghurnu,又译为札阑丁,1220年-1231年在位),为花剌子模王国的末代国王,阿拉丁穆罕默德长子,躯干不及中人...
  • 胡景铎
    胡景铎同志是著名爱国将领、杰出的民主主义革命战士胡景翼将军的胞弟。他青年时代就积极上进,向往革命。抗日战争爆发后,他怀着满腔爱国热忱,弃...
  • 李庆霖
    李庆霖(1936-2004)福建莆田人。1952年任福建莆田县某中学校长,1957年被划为右派,受到降职降薪处分,被分配到莆田县城郊公社下林村小学任教。
名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