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国安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三军团警卫连排长,红一方面军第二师六团连政治指导员,第四师十团代理营政治教导员,第八十一师直属队总支书记,团政治委员。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

简介

 

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三军团警卫连排长,红一方面军第二师六团连政治指导员,第四师十团代理营政治教导员,第八十一师直属队总支书记,团政治委员。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一一五师三四三旅六八六团政治处主任,教导第四旅十团政治委员。解放战争时期,任东北民主联军第一纵队一师政治部主任,东北野战军第一纵队后勤部副政治委员,政治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南军大第六分校政治委员,第二十五步兵学校政治委员,广西军区政治部主任,广西军区副政治委员,第二政治委员,广东省军区政治委员。一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战斗经历

  开国少将

端着刺刀杀向鬼子

 

1930年,方国安17岁,这年6月,他加入了红军队伍。“不想受压迫,就要斗争。”方国安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生活艰苦,掀翻压在身上的“三座大山”,成为了这个质朴的男孩加入中国共产党的理由。 

1936年底,八路军115师686团时任团长是李天佑,政委杨勇任,从“抗大”二期毕业的方国安前来报到,任二营教导员。 

1937年9月23日,日军精锐部队板垣第5师团大队人马向平型关进发,115师奉命在距平型关尚有几十里的上寨镇伏击。 

在方老的记忆中,平型关,是一形似瓶子的大山谷,口小肚子大。“瓶口”是老爷庙,“瓶底”是平型关,中间是一个大肚子山谷,谷底叫乔沟,有一条长5公里的公路。根据战斗部署,685团在东侧,686团在西侧,待敌人进入埋伏圈后,东西夹击。同时,老爷庙缺口处的高地上,架起了10挺机枪,等敌人完全进入后,封住这条惟一的缺口,来个关门打“狗”。 

9月24日晚12时,师指挥所下达了出发的命令。 

当天晚上,阴云密布,倾盆大雨由天而降。二营按预定方案埋伏了下来,焦急地等待着,除了雨声,什么也听不到。趴在方国安身边的是一名刚入伍的小战士,感觉到他全身发抖,方国安便拍着他的肩膀说:“别怕。”小战士说:“我不是怕,是冷。” 

早上8时左右,山沟里传来一阵汽车的马达声,声音由远而近,一列一眼望不到头的军车渐渐出现在视野中,为首的日本鬼子高举着太阳旗,旁边有二十几个扛刺刀的日本步兵,其后是满载着军用物资和日本兵的军车,骑兵紧随其后。不一会儿,日本鬼子就挤满了整个乔沟。 

攻击信号弹一声嘶响,升入天空。 

“攻击开始,狠狠地打!” 团长李天佑霍地站起来,举起手枪,大喊道。刹那间,机枪、步枪、手榴弹、迫击炮一齐发射,把拥挤在公路上的鬼子打得人仰马翻。 

“鬼子当时就被我们打蒙了,一个个惊慌失措,缩成一团,躲在汽车后面胡乱地放枪。”随即,为抢占老爷庙,拿下这个制高点,685、686两个团向谷底发起猛烈的冲锋,一场惊心动魄的白刃战顿时展开。“排长常海车子弹打光了,就端着刺刀与敌人拼杀,一连刺死了6个鬼子,最后被鬼子用刺刀挑死。” 

“战争很激烈,山沟里到处都是尸体,血流得满地都是。被掀翻的汽车在冒着浓烟。”“跟我一起冲锋的那个小战士牺牲了。”方老顿了顿,眼神悠远而悲伤,似乎陷入了沉思,“他本来想去救一个日本伤兵,没想到却被对方用军刀刺进了腹部。”方老介绍说,当时日军战败后,很多日本兵死也不愿意交出武器,还做着殊死反抗。 

汾离公路伏击战 

三战三捷歼敌千人 

1938年9月14日拂晓。汾离公路的薛公岭地区,686团在此设伏,阻击日军进犯。 

薛公岭,位于吴城镇以东,周围峰峦重叠,沟壑交错。汾离公路顺着山势,由东蜿蜒向西,经过薛公岭一段陡坡后,进入岭西的沟凹地。 

“我们当时躲在公路两边的茅草和灌木丛中。上午8点左右,鬼子进入了我们团的伏击地区。我们立即用迫击炮攻击,打了鬼子一个措手不及,随后,又发起攻击,将他们全部歼灭。”提起这场战役,方老颇为自豪。 

随后八路军又在汾离公路上的油房坪、王家池先后伏击日军两次,两战全胜。这三场战役消灭了多少鬼子?据有关资料记载:汾离公路伏击战,三战三捷,歼灭日军约1200人,缴获战马100余匹,击毁汽车30余辆。 

冀鲁豫反“扫荡” 

团长为掩护战友牺牲 

很多时候,方老不愿意提及肖明这个名字——这个名字的背后,是一段血与火的记忆。 

1939年,686团扩编为教导4旅,方国安被任命为10团政委,那时候的团长是肖明,部队在微山湖以西地区活动。第二年,为了应对鬼子发起的“12月大扫荡”,部队化整为零,分成了5个小队,方国安和肖明带着200多人的队伍。 

1940年12月,鬼子采取“铁壁合围”,“囚笼政策”、“三光”政策,先后投入了4万多兵力,在微山湖以西进行着扫荡。 

65年后的今天,方国安仍清晰地记得那个夜晚,“1940年12月21日,我们部队陷入了鬼子的包围圈,肖明一看形势紧急,带着十几个战士迎着鬼子冲了上去,在他的掩护下,我顺利突围,可是他……”当方国安突出重围,在原处回望村子的时候,只见满天的火光。一位突围的战士报告说,团长和警卫连战士全部牺牲了。众人失声痛哭,“那一年肖明才34岁,他死的时候新婚仅4个月。”方国安还记得,肖明结婚前不久对他说的那句话:“老方,我们肖家兄弟三个就剩下我一个了,哥哥和弟弟一个在长征中牺牲,一个在打平型关时给小鬼子刺死,我再不找老婆,我们肖家都绝后了。” 

在《湖西党史》上,如此记载这个夜晚:“十二月,日军32师团对我湖西根据地进行拉网大扫荡,单县首当其冲,湖西专署在单县马桥被敌包围。专员李贞乾和10团团长肖明等四十余人壮烈牺牲。” 

而书本上这一段简要的历史,在方老的回忆中却有丰富而悲壮的细节,使之变得深远悠长。 

1943年3月,方国安与11团团长王根培、师部敌工科长等七八个人起程前往延安,休整学习。这段路程,方国安用三个数字来概括:“五五二”——共走了五个月,冲破了鬼子五道封锁线,躲过了两次“大扫荡”。途中,方国安一行人经过129师驻地太岳地区,刘伯承师长还热情地接待了他们。 

方国安到达延安后,在中央党校学习。1944年,还未毕业,方国安又接受任务,奔赴抗日前线,直至日本鬼子投降。 

安度晚年

  战斗英雄

1936年长征路上经过铁边城的那一回,是方国安惟一一次对铁边城的记忆。

“上个世纪80年代的时候,军区组织我们去延安和西安看了一下,但是没到铁边城。这么多年,再没到过西北。”方国安说,现在他从照片和报纸上了解到了铁边城的情况,知道那里发生巨大变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由于年龄和身体的原因,“看来我是不太可能再亲自去一趟铁边城了!”

现在的方国安,子女都已成家,住在长沙的大儿子每个星期来看望两位老人。其他时间他与老伴生活在一起。方国安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他说自己还可以打保龄球,很喜欢看军事题材的电视剧,“我还能打麻将呢,当然啦,不能打钱的!”老人哈哈笑着。

参考资料

  [1] 价值中国网 http://www.chinavalue.net/Wiki/ShowContent.aspx?TitleID=365757
TAGS: 中华民国军事人物 军事领域人物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