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缪尔·哈内曼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塞缪尔·哈内曼,德国医生、药剂师,顺势疗法的创始人。16世纪末,放血、水蛭、抽气罐、泻药和砒霜等令人发毛的治疗方法正在盛行,其他药物治疗方法还很稀少。哈内曼想要放弃这些恐怖的疗法。于是,他让一些健康的人服用金鸡纳霜(奎宁),这些人很快出现了发热、脉搏加快、四肢发冷等与疟疾病人相同的症状。于是,哈内曼认为,这些药之所以能够起到治疗效果,是因为它能够产生同样的症状“以毒攻毒”,于是他构架了“同类治愈同类”的治疗理论。顺势疗法(Homeopathy)这个源于希腊语homoios'(相似)和pathos(患病)的单词从此诞生了。

人物简介

塞缪尔·哈内曼,德国医生、药剂师,顺势疗法的创始人。16世纪末,放血、水蛭、抽气罐、泻药和砒霜等令人发毛的治疗方法正在盛行,其他药物治疗方法还很稀少。哈内曼想要放弃这些恐怖的疗法。于是,他让一些健康的人服用金鸡纳霜(奎宁),这些人很快出现了发热、脉搏加快、四肢发冷等与疟疾病人相同的症状。于是,哈内曼认为,这些药之所以能够起到治疗效果,是因为它能够产生同样的症状“以毒攻毒”,于是他构架了“同类治愈同类”的治疗理论。顺势疗法(Homeopathy)这个源于希腊语homoios'(相似)和pathos(患病)的单词从此诞生了。

哈内曼和他的门徒“验证”出越来越多的新疗法。其作法是使健康人服一种药物,逐渐增加剂量,直到出现症状。然后将这些症状与各种疾病的症状进行比较。如果发现其中有相似之处,这种药物便被认为是那种疾病的有效药。虽然某些疾病有其特殊的症状,要求特定的药物治疗,但实际上每一个人都应被看作是独一无二的个体,要根据所表现的综合症状加以治疗,而不能光看病名是什么。

塞缪尔·哈内曼做了一系列的论证,在健康的志愿者和他自己身上实验其他药物。顺势疗法开始在一些国家流行起来,甚至一些大学专门开设了这门专业。上世纪60年代,哈内曼创立的该疗法在美国盛行一时。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官方网站介绍,1999年的一次调查表明,大约有600万美国人在使用这种疗法。而1994年世界卫生组织还将这种疗法推广到很多国家的卫生体系中,包括德国、英国、印度、巴基斯坦、斯里兰卡、墨西哥等。

创立顺势疗法

塞缪尔·哈内曼在18世纪创立了顺势疗法。顺势疗法的理论基础是“同样的制剂治疗同类疾病”,意思是为了治疗某种疾病,需要使用一种能够在健康人中产生相同症状的药剂。例如,毒性植物颠茄(也被称为莨菪)能够导致一种搏动性的头痛、高热和面部潮红。因此,顺势疗法药剂颠茄就用来治疗那些发热和存在突发性搏动性头痛的病人。哈内曼发现自己在身体健康的情况下服用少量用来治疗疟疾的金鸡纳树皮后,能够出现类似于疟疾的发热。哈尼曼对当时使用的治疗方法(如使用毒药砷和汞以及非常痛苦但效果没有得到证实的操作如放血和导泻)极为反感。他继续在他自己和健康的朋友身上试验其他物质,记录它们引起的症状类型,因此他相信它们也能够治愈这些症状。

哈尼曼发明了一种利用这些物质制造非常稀释的制剂的方法。首先,把某种物质在酒精中浸泡几个星期,过滤浸泡液得到该物质的“母酊剂”然后,他使用一些母酊剂通过用水反复的稀释和强烈的摇动(震荡),得到最终的药剂。直到现在,仍然用相同的基本的基本程序来制造顺势疗法的药剂。 最后得到的药剂往往甚至不含有原始物质的一个分子,正统的科学认为,这会致使药剂失去活性。

但是,顺势疗法医师却声称使用这种方法对药剂进行稀释和震荡实际上能够使它更加有效,似乎剧烈的摇动可以把能量传输到水中并且留下了对原始物质的记忆。顺势疗法医师称之为强化,根据它们稀释的次数,这些药剂能够得到不同的势能。常见的势能级别(以稀释次数增加的顺序)为6c、12c、30c和200c。药剂的稀释次数越少(称为低势能),功效越小,作用持续时间越短。除了酊剂之外,现在也有用来口服的糖基药片、药丸、颗粒和粉末的顺势疗法药剂,有些也可以做成乳剂或药膏直接涂到皮肤上。

哈内曼认为顺势疗法是一种有别于传统西医的独立、良好的医疗体系,完全可以安全、快速、有效、永久性地治愈疾病。早在公元前400年,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希波克拉底提起,至1790年德国哈内曼医生从古刊物中挖掘出来。哈内曼医生领导的研究小组经过近60年的研究,将该理论逐步完善,至1832年,欧洲遭受流行性霍乱的袭击,传统西医束手无策时,顺势疗法药物卓越的功效首次展示在世人的面前。 

科学争议

哈内曼确信顺势疗法用药剂量越小效果越大。药物往往被稀释到一谷的百万分之一的10次方。有一位顺势疗法医生用百万分之一谷的10次方的食盐验证了对1349种症状的疗效。稀释到这种程度就如同把一滴药水滴入太平洋,充分搅匀后再服一汤匙。哈内曼相信药物越摆脱其“物质性”,就越有“精神上”的治愈力,在许多情况下最好把药物稀释到不剩下一分一厘的物质!这样才能制出具有极高疗效的药物。此外,他还相信,这种药物的效果可能要到服后30无才能完全发挥出来。在某些情况下,药效一直持续到第50天。哈内曼还告诉人们慢性病中有八分之七是疥疮的各种变异症。不过,他的这种观点不久就被他的追随者抛弃了。

哈内曼关于催眠术的观点也同样遭到抛弃。在他的《推理法》中。他把催眠术作为一种疗法大力加以推荐。他写道:“催眠术能引起和防治疾病相类似的症状,部分地起了顺势疗法的作用。施行这种疗法时,双手平放在病人身上,从头顶到脚尖抚摩身躯,同时适当运用意念力,这一疗法对子宫出血病人有疗效,既是对病危者也是如此。”

顺势疗法医生对“顺势疗法药剂”的确切性质问题进行过争论,结果,这一运动分裂成两派:追随哈内曼的纯粹派和认为至少因保留一些(哪怕只有几个分子)原有效成分的“低效力”派。现代的统粹派抛弃了哈内曼的“精神效果”说,代之以神秘的“放射线”说。这种放射线在物质消失后仍然存在,而且有未为人知的物理基础。正如“类似法则”同接种免疫原理有相以之处一处,极微剂量的原则也有稍许的事实根据,但这只涉及很少数的药品。

顺势疗法的错误就在于把这两种有限的真实情况夸大到荒谬的程度,然后普遍应用到一切药物上面。顺势疗法所使用的药物种类自然比“对抗疗法”(顺势疗法医生给正统医学起的名称,现已不大使用)的药物多得多。已经“验证”了约3000种不同的药物,而且还不断出现新的到物。纽约市的威廉·古特曼医生领导的顺势疗法研究基金会最近“验证”出用极为稀释的金属镉能治愈某些类型的重度周期性偏头痛。

主要作品

1810年,塞缪尔·哈内曼发表医学巨作《推理法》,书中详细介绍了顺势疗法的理论,并把催眠术作为一种疗法大力加以推荐。他认为真正的治疗原则应该是:治疗病人,而不是疾病。哈内曼认为应该治疗病人的情绪和精神状态,并以此为指导寻找合适的治疗物,而不用考虑病人的生理病症。用这种方法可以马上给病人诊断和治疗,而不用浪费时间进行冗长的痛苦的检查化验。他在《推理法》的第一章写到:医生崇高和唯一的使命是使病人恢复健康,是治愈。

参考资料

[1] 搜狐网 http://health.sohu.com/20060920/n245448881.shtml

[2] 北青网 http://bjyouth.ynet.com/view.jsp?oid=13613256&pageno=3

TAGS: 世界 医学 医生
推荐文章
相关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