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英男(人物)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郭英男(Difang-Duana)是台湾阿美族马兰社部落的原住民,族人们都尊称他一句“阿公”。郭老生于斯,长于斯,也逝于斯。对他来说,唱歌就像喝酒吃槟榔一样,是生活中最寻常的事情。他说:“小时候家里穷,去放牛时,听到大人们在练唱,就跟着哼。”马兰部落有四五个郭英男的拜把兄弟,以前,大家每天一边捕鱼、种田一边唱歌、乘凉、练和声,彼此都有很好的默契。这几年来,这些老兄弟们相继去世,郭英男为了让阿美族的歌声继续流传,开始教自己的妻子、弟弟、妹妹和亲戚演唱,组建“马兰吟唱队”。

简介

  中文名字:郭英男

  阿美族名:Difang-Duana

  生卒日期:1921年3月20日-2002年3月29日

  出生地:台东

  居住地:台东市丰谷里 族别:阿美族(马兰社部落)

  职业:自耕农(种植槟榔及老叶)

  郭英男(Difang-Duana)是台湾阿美族马兰社部落的原住民,族人们都尊称他一句“阿公”。郭老生于斯,长于斯,也逝于斯。对他来说,唱歌就像喝酒吃槟榔一样,是生活中最寻常的事情。他说:“小时候家里穷,去放牛时,听到大人们在练唱,就跟着哼。”马兰部落有四五个郭英男的拜把兄弟,以前,大家每天一边捕鱼、种田一边唱歌、乘凉、练和声,彼此都有很好的默契。这些老兄弟们相继去世,郭英男为了让阿美族的歌声继续流传,开始教自己的妻子、弟弟、妹妹和亲戚演唱,组建“马兰吟唱队”。但郭老并不像一般的土著居民那样画地为牢,17岁便破格成为部落领唱的他,一直期望着有一天带着阿美族的音乐走出部落,让世人都能听见。阿公的努力并没有白费,1988年赴法国,1999年再赴日本,都在当地造成了轰动。1993年Enigma引用“老人饮酒歌”创作的“Return to Innocence”更使郭老及马兰吟唱队的歌声成为世界的焦点。质朴纯真的歌声,征服了每一个聆听的人,也印证了“民族的才是世界的”。Deep Forest其中一名成员Dan Lacksman与郭老合作,制作了《生命之环Circle of Life》与《跨过黄土地Across The YellowEarth》两张专辑。专辑音乐虽 然形式上沿袭了Deep Forest一贯的电子风格作为流行化的包装,但是嘹亮的歌声里那份扎根大地的本质并没有变,那份粗犷奔放的生命力依然令人感动。正是由于郭老对于推广原住民音乐的巨大贡献的地位,当年的第13届台湾金曲奖向双双仙逝的郭英男和郭秀珠颁夫妇发了特别纪念奖。

  “Return to Innocence”,就是从这首歌取样的,后来也确实引起了版权纠纷。和Enigma的Return to Innocence相比,这首没歌词的老人饮酒歌显得更粗矿也更质朴,很难想象这是出自一个60多岁的老人。

  “Return to Innocence”,就是从这首歌取样的,后来也确实引起了版权纠纷。和Enigma的Return to Innocence相比,这首没歌词的老人饮酒歌显得更粗矿也更质朴,很难想象这是出自一个60多岁的老人。

   郭英男和英格玛的版权纠纷始末

  《Return To Innocence 反朴归真》,出自新世纪音乐之王 Enigma 1993年的经典专辑《The Cross Of Changes 变幻的十字架》。此曲被誉为“20世纪新世纪音乐三大天唱”之一,还被选为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的宣传片主题曲。而收录此曲的《The Cross Of Changes 变换的十字架》至今也创造了数千万张的销量。必须提到的是,乐曲中贯穿始终的老人吟唱和旋律取样自中国南台湾阿美族民间艺术家郭英男夫妇的《老人饮酒歌》。但遗憾的是,由于多个版本 的专辑均未注明该曲演唱者包括郭英男夫妇,当初没有任何人知道这样美丽的旋律及声音是来自郭英男!

  该事件引发了新世纪音乐界最为著名的一场官司,引爆世界性原住民音乐著作及权益的争议话题:同年,郭英男夫妇委托魔岩唱片公司出面召开记者会,并请律师代为争取相关法律权益。直到1999年6月8日郭英男夫妇签下和解书,官司才算告一段落。2002年,一生致力于推广台湾原住民音乐的郭英男老先生病逝。

  对于《Return to Innocence 反朴归真》这首绝世天唱,音乐爱好者大多有两种不同的观点:

  一种认为,如果没有 Enigma 的超强编曲和制作,纯原生态的《老人饮酒歌》也不怎么好听,是 Enigma 的能力让这些吟唱真正成为了全球乐迷心中的圣歌,因此乐曲取得的成就主要应归功于 Enigma ;

  另一种意见则表示,很难想像,如果没了郭英男老人的嗓音,《Return to Innocence》最终会是什么样?外国人也许一辈子也不会有这种高瓴佛音般的感觉。没有郭英男吟唱的最初始的旋律, Enigma 也未见得有制作《Return to Innocence》的灵感。

音乐作品

专辑名称发行时间语言
横跨黄色地球1999-12-01国语
生命之环1998-12-23国语

专辑介绍

  

专辑名称:横跨黄色地球

  

若是你听见《CircleofLife》的美丽像是裹着鲜丽色彩的衣裳,华丽骇到心底处,大概是因为文化的丰富多样,还来不及呈现朴实的内在,稍为露的一点衣角。《AcrosstheYellowEarth》则是走回音乐旋律的本身,卸除过多的附加装饰,使用台湾原住民音乐较少听见的敲击乐器,融入简单节奏和乐器的使用,让音乐的主旋律和意境行走,时而低沉抑郁、毁瑟迷离难以猜测 ,或者赤裸裸的洋溢歌的喜悦。《AcrosstheYellowEarth》潜入黄土丛林,涵盖全亚洲体认最深的制作人,或许是身处在同一片海洋的呼应;以最贴近土地、最亲近天空的冥想完成,来自台湾、马来西亚、日本、香港及中国大陆均以在地文化和个人特质来跨越空间和藩篱。“受到最深的感动、带着逃离这肮脏都市”他的声音不是这市侩的城市所能承受的温暖,空气与心灵的杂质都需沉淀。来自全亚洲的制作人投入情绪和感受音乐的氛围,使得作品几乎呈现反差里的极端现象,这无外乎投射出所有居住在这个世界的人类最亟需的情感对待。没有厉害冲突,多了平衡的气质,音乐传达他们对郭英男声音的感觉,时而是宇宙观、时而是自然界的想象、或甚至是与祖灵的对话,所有的一切都出自于对他几近天籁的声音表现出的谦逊和一种莫名的信仰。原来绕过太平洋的声音,竟是与我们站在不同的土地上,以零时差的速度呼吸着他的声音。

  专辑名称:横跨黄色地球

  若是你听见《Circle of Life》的美丽像是裹着鲜丽色彩的衣裳,华丽骇到心底处,大概是因为文化的丰富多样,还来不及呈现朴实的内在,稍为露的一点衣角。 《Across the Yellow Earth》则是走回音乐旋律的本身,卸除过多的附加装饰,使用台湾原住民音乐较少听见的敲击乐器,融入简单节奏和乐器的使用,让音乐的主旋律和意境行走,时而低沉抑郁、毁瑟迷离难以猜测,或者赤裸裸的洋溢歌的喜悦。 《Across the Yellow Earth》潜入黄土丛林,涵盖全亚洲体认最深的制作人,或许是身处在同一片海洋的呼应;以最贴近土地、最亲近天空的冥想完成,来自台湾、马来西亚、日本、香港及中国大陆均以在地文化和个人特质来跨越空间和藩篱。 “受到最深的感动、带着逃离这肮脏都市”他的声音不是这市侩的城市所能承受的温暖,空气与心灵的杂质都需沉淀。来自全亚洲的制作人投入情绪和感受音乐的氛围,使得作品几乎呈现反差里的极端现象,这无外乎投射出所有居住在这个世界的人类最亟需的情感对待。 没有厉害冲突,多了平衡的气质,音乐传达他们对郭英男声音的感觉,时而是宇宙观、时而是自然界的想象、或甚至是与祖灵的对话,所有的一切都出自于对他几近天籁的声音表现出的谦逊和一种莫名的信仰。原来绕过太平洋的声音,竟是与我们站在不同的土地上,以零时差的速度呼吸着他的声音。

  满载而归

  迎宾歌

  牵牛车

  驱邪歌(迷离版)

  恩爱歌

  捕鱼歌(晨曦版)

  珍重再见

  拜访歌

  驱邪歌(进行式)

  老人饮酒歌II

  怀念丧子歌

  捕鱼歌(夕照版)

事迹

  1921年3月21日出生于台东阿美族马兰社部落。

  1978年7月,台湾艺专教授许常惠组成的“民族音乐调查队”在采集阿美族民族音乐的时候发现了郭英男。

  1979年由许常惠监制、中华民俗艺术基金会及第一唱片厂发行出版《阿美族民歌》黑胶唱片。

  1988年法国文化教育部邀请中华民俗艺术基金会带领台湾原住民前往巴黎世界文化馆参加“太平洋地区原住民舞蹈音乐节”,郭英男等阿美族歌手应邀前往。

  1993年4月 Enigma 乐团制作《The Cross Of Changes 变换的十字架》唱片专辑,与世界文化之家签订合约取得使用《台湾原住民复音声乐》唱片的授权,并将该唱片之第一首以混音方式编入《Return to Innocence 反朴归真》单曲中。 1996年于美国亚特兰大举行夏季奥运会则使用《Return to Innocence 反朴归真》一曲之片段作为奥运宣传短片的配乐。专辑大卖上千万张。由于两个版本均未注明该音乐部分演唱者为郭英男夫妇,同年,郭氏夫妇委托魔岩唱片公司出面召开记者会,并请律师代为争取相关法律权益,开始了长达三年的官司诉讼。

  1999年6月8日郭英男夫妇签下和解书,官司告一段落。

  1998及1999年魔岩唱片也分别发行两张题为《Circle Of Life 生命之环/生命轮回》及《Across The Yellow Earth 跨越黄土地/横跨黄色地球》CD唱片,将郭英男夫妇等族人演唱、马兰复音的歌谣剪辑后混入电子等现代音乐元素。

  1999年9月,郭英男与马兰吟唱队受邀前往日本参加“爱与梦音乐祭”演唱会并获得成功。

  2001年,郭英男右脚被蜈蚣咬伤发炎,三次开刀治疗均未治愈。

  2002年3月29日,因败血症并发肺炎病逝于台东基督教医院,21天后,郭英男遗孀郭秀珠因伤心过度心脏病发逝世。

历程

  郭英男,是一个把u2018中国台湾的声音u2019带向世界的人。这个原住民族虽然有自己的语言没有自己的文字记载,他们口耳相传,以牢固的母系氏族的社会关系令自己的民族积累文化传承智慧,其中,唱歌是他们日常生活和祭祀上天、自然、祖先时的沟通灵媒,因此唱歌是一件平常的事,也是一件庄重的事。在这个系族里有一个领唱,不仅要求会唱,而且还要年高有威望。可是,17岁时,郭英男就被定为部落领唱,是破格的。

  郭英男说唱歌就像喝酒吃槟榔一样寻常,小时候去放牛,听到大人们在练唱他就跟着唱,在族里有好几个拜把子兄弟,从前都是一起边捕鱼、耕田边唱歌、乘凉。很年轻的时候,郭英男就认为应该把这种美好的声音带出去,让世界更多的人听到、听懂他们的声音,他教会了他的太太郭秀珠还有亲戚朋友几个唱歌,组了一个马兰哼唱团。郭英男还自己创作了一首歌叫做u2018祈雨歌u2019,内容是在责骂雨神不爱干净、不爱洗澡,把雨神骂哭,眼泪就变成雨水,这首歌创造过这样一个奇迹——逢唱必雨。神奇吧!

  1978年“民族音乐调查队”在采集阿美族民族音乐来到了台东,郭英男和他的马兰哼唱团在自家院子里哼唱,把这个调查队惊呆了,于是第二年中华民俗艺术基金会协助为郭英男录制了一张黑胶唱片《阿美族民歌》。

  1988年中华民俗艺术基金会带领台湾原住民前往巴黎世界文化馆参加“太平洋地区原住民舞蹈音乐节”,郭英男等阿美族歌手应邀前往。这次活动中马兰哼唱团受到极大的欢迎,媒体大幅报道“天籁,来自台湾的声音”。由于表演的出彩,临时法方u2018世界文化之家u2019要求他们录一些阿美族的清唱,但由于临时录音效果不佳,所以台方把之前录制的一些歌曲交给他们,后被发行——《台湾原住民复音声乐》。1993年英格玛乐队制作u2018The Cross of Changesu2019专辑时从u2018世界文化之家u2019买到了那首《老人饮酒歌》,并把郭英男和郭秀珠夫妇的声音混入一首歌叫做u2018Return to Innocenceu2019,这首歌在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被作为宣传配乐从而大红大紫唱遍世界。可是很遗憾的是英格玛乐队并未注明这段音乐的出处,令人失望的还有这个所谓的u2018世界文化之家u2019,难道原住民就是全世界的资源可以随意开采么?呵呵,郭英男生气了,他需要得到的是尊重。

  于是他拜托魔岩唱片与英格玛所属的美国EMI进行国际官司交涉,这个案件持续了三年,最后EMI宣布庭下和解,结局就是达成赔偿协议,并在以后的所以专辑上注明:此曲取材于台湾原住民传统歌曲。结果出来后,魔岩决定给郭英男一个惊喜,并召开一个发布会。郭英男接到魔岩工作人员的消息后欲北上,阿嫲郭秀珠说:我也要一起去!工作人员说阿公只要去两天,阿嫲说:阿公不在家,我不会睡觉!...在发布会上,这个老阿公潸然泪下,他说:我是台湾阿美族的郭英男,我希望全世界的人都听懂我们的歌。

希望

  1993年,德国Enigma乐团在《Return To Innocence》这首歌中撷取《老人饮酒歌》的原音,创造数百万张惊人的销售数量,遗憾的是没有任何人知道美丽的旋律竟是来自台湾,是来自台湾阿美族的郭英男。而这个风波直到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使用《Return To Innocence》为宣导片主题曲之后,引爆世界性原住民音乐著作及权益的争议话题,来自四方的关注霎时涌入,这也使得郭英男再度成为舆论的焦点。

  《Return to Innocence》关于全世界原住民著作财产权案件世人对原住民音乐的重视。舆论和争执的凝聚在他身上的压力,三年之后,事件终于平息了,郭英男得到该有的尊重和平反,一切从激荡回归平静的同时,这世界都在等待再次听见郭英男。

  《Circle of Life》一张试图跨越玻璃围幕找寻原住民音乐新空间的专辑,试探整个市场对破坏的包容与空间。超乎我们所能想象,让原住民音乐从玻璃下标本物的遇见可能发展的模式,也在破坏颠覆后的省思后发现音乐可以多样和可爱之处。这音乐型式渲染扩散穿息耳际,一波波的新音乐浪潮逐渐有深底处浮现。究竟游离在传统或现代、大胆突破或守旧的保持现状,都能嗅出即将占领听觉世界的气味,更不讳言以这样的新原住民音乐律动着。

  他的声音填补这虚空世界最大的满足与渴望,引着一条线通往靠近自己真实的内在。郭英男全世界都熟悉的声音,在事件平息过后,笑的更灿烂,过去生活上的纷扰和那些来来往往关心他的朋友,似乎在笑容过后得到答案,一切回复到数年前那位只为了教孩子唱歌的阿公。

  1999年9月,阿公与马兰吟唱队受邀前往日本参加“爱与梦音乐祭”演唱会,来自全世界少数民族的演唱会上,郭英男等一行人备受注目,他们的演出满足这个居住在冷漠、快速感城市人们的期待。殊不知行前的排练,因为身体的微恙,随着时间的紧迫压力逐渐,一位年近八十的长者,来自部落的领唱,其实也会担心害怕。不是什么因素,将台湾原住民音乐传递下去的神圣使命和希望全世界都听得见,这是他一直期待盼望的,小心呵护着自己的演出品质。那一夜,一声声的encore从台下蔓延至东京的夜晚,所有人驻足不肯离去的模样,阿公真的感动了。

  郭英男先生於2002年3月29日凌晨3点多病逝於台东,享年82岁。

吉林大学教授

  出生日期 1946.6

  学科方向 动力机械及工程

  专业职称 教授

  研究领域 内燃机代用燃料和新能源技术

  个人简历:

  1982年吉林工业大学内燃机硕士毕业,获得工学硕士学位。

  在研项目:

  1.醇类燃料均质压燃(HCCI)燃烧边界条件与燃烧化学协同控制关键科学问题的研究。国家科技部973重大基础研究项目。

  2.酒精为燃料在汽车上的应用研究,吉林省科技厅项目

  3.乙醇柴油机特性及助溶剂开发,吉林燃料乙醇有限公司委托项目

  科研获奖和专利

  完成国家科委,部、省级科研项目十一项,其中六项获部、省级科技进步奖。

  主要学术兼职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代用燃料汽车分会秘书长

TAGS: 人物 教授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