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岛三郎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北岛三郎(Kitajima Saburo):原名大野穰,1936年生于日本北海道的一个小渔村,幼年家境贫寒,父亲靠打渔为生。北岛三郎从小就喜欢唱歌,高中毕业后只身来到东京寻求歌唱梦想。在歌厅驻唱期间他得到作曲家船村彻的赏识,收为弟子。经过努力,终于在1962年以一曲《なみだ船》(泪之船)大获成功,并获得该年度日本唱片大赏新人赏。此后的《兄弟仁义》、《函馆の女》、《与作》、《风雪ながれ旅》等歌曲都受到普遍欢迎,成为不朽名曲。

1

  北岛三郎(Kitajima Saburo):原名大野穰,1936年生于日本北海道的一个小渔村,幼年家境贫寒,父亲靠打渔为生。北岛三郎从小就喜欢唱歌,高中毕业后只身来到东京寻求歌唱梦想。在歌厅驻唱期间他得到作曲家船村彻的赏识,收为弟子。经过努力,终于在1962年以一曲《なみだ船》(泪之船)大获成功,并获得该年度日本唱片大赏新人赏。此后的《兄弟仁义》、《函馆の女》、《与作》、《风雪ながれ旅》等歌曲都受到普遍欢迎,成为不朽名曲。

  北岛三郎是日本演歌界的巨匠,是真正的歌坛长青树,享有崇高的地位。他将传统民间歌谣和现代流行曲的唱法熔为一炉,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演唱技法。北岛三郎热爱演歌艺术,他认为一个民族应该有其代表性的歌曲形式,比如法国的香颂、美国的爵士等等。对于日本,就应该是演歌了。他将毕生精力奉献于演歌事业,不但使自己的歌艺日趋精湛,还开办了自己的音乐事务所,培养了一大批歌唱新人,北岛三郎为演歌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正是由于有北岛三郎这样的歌手,才使演歌不但成为日本最具代表性的歌谣,也远及海外地区。他曾自豪的说:“荷兰人有世所周知的荷兰民谣,美国人有代表美国精神的乡村歌曲,日本人则有演歌。”

  已是古稀之年的北岛三郎仍依然活跃于歌唱舞台,经常在剧场和电视上献歌,每年的红白歌会更是少不了他。2002年,在北海道函馆建立了“北岛三郎记念馆”,以表达人们对他的崇敬。

  北岛三郎是日本演歌界重量级人物,不仅在演歌界有着响亮的名声和作品,也曾参与过不少时代剧的演出。每年的日本最高音乐盛典红白歌手大赛,白组的压轴演出都少不了他的身影,虽然已年近70,北岛先生在舞台前充满激情的演唱以及活力充沛的舞台表演,都能激起观众们对音乐的喜爱与崇敬。

  出演电影

  兄弟仁义 关东三兄弟

  关东兄弟仁义 任侠

2

  中国著名狐狸经销商。认识北岛三郎的人钦佩他,没见过面知道他事迹的人觉得他神秘但很不简单,就连接触过他的老外也伸出大拇指说:“三郎,OK!”一位有博士后学历的上海顾客曾当众对北岛三郎说:“你的人格魅力令人折服,这是北岛取得成功的一个重要因素!”

  他是日本人吗?这是一个中日合资企业吗?采访中笔者看到一份92年的新华社电讯稿可以回答这些问题,现摘引如下:

  “北岛”初探

  新华社北京1月30日消息“北岛”初探

  新华社记者吴广生

  徐州有个北岛养狐场,场长名叫北岛三郎。

  这是一个中日合资企业。北岛三郎是一个地道的中国人。

  1989年初,原徐州市规划局干部王河江志愿支援乡镇,与另外两人创建了养狐场。为给养狐场起个响亮的名字,他们也象今年元旦晚会上的小品《取名》一样,在报纸上随意撒下了两粒黑芝麻,刚好落在“北”和“岛”二字上,加上三个男子汉,都大有“拼命三郎”之勇,“北岛三郎”便应运而生。

  三年来,“三郎”又“跳槽”二个,然而“北岛”的名字越叫越响。他们由30对英国兰狐起家,现已成为全国目前规模最大的专业化兰狐繁殖基地……

  人们敬佩成功者,但对他们的奋斗过程更感兴趣,因为没有谁可以随随便便就取得成功,采访中,笔者了解到,北岛先生在创业过程中经历了许许多多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困难,然而感受更深的是他那种挑战困难的强者豪情,爱拼才会赢正是他的性格写照。

  北岛三郎出生军队干部家庭,他是长子,下有弟妹,父母从不娇惯他们,要求他们热爱劳动艰苦朴素,与工农子弟打成一片。三郎自己也常对人说:“我是农民的孙子。”高中毕业分配工作前,父母把他送到部队农场盐场和造纸厂,种菜收稻、打鱼晒盐、干搬运。参加工作是到采石场打石头,后来又到新疆罗布泊当兵四年入了党,参加过七次核试验,复员后在徐州规划局当政工干部兼团委书记,其间靠自学取得了中文大专毕业证。那些年,三郎无论干什么都很出色,但他是一个不安于现状的人,心里有一种创业的激情,他在不断的学习、积累和寻找着机会。

  86年初,三郎获悉某县一青年养五对兰狐,当年获利三万多元的消息后兴奋起来,但没有盲目决策,而是长达两年半的时间搞调研、翻资料、访专家、走农户,从六大类数百个养殖品种中分析比较舍弃了当时的一些热门养殖项目,根据世界市场需求和中国气候、饲料等条件,最后优先出狐貂作为主攻目标,写出了详细的可行性分析报靠,送专家论证,得到的答案是项目可行,要干就尽快上马。

  十年前说养狐,人们在观念上就无法接受,面对周围亲友同事的反对,三郎“一意狐行”,他认为一个项目都说好就太晚了,大多数人反对反而能走在前头。两手空空创业真难,他跑资金、场地、担保,决算干起来了,又碰上“6.4”动乱,国外制裁,行情下跌,股东退股,但他认准了就不回头,坚信“办法总比困难多”,没钱借钱,借不到他也不怨人家,自己到菜市场捡鸡肠子、鱼骨头、菜叶子,到火车站捡西瓜皮;贩水果卖贺年卡;割草拾柴扫锯末当燃料,硬是坚持下来,到93年还清所有债务盈利80万元。

  在经营方面他很高明,但以诚信为本绝不欺骗,他坚信只有帮助顾客成功盈利,北岛的狐业才能不断发展壮大。十年了,没发生过一起合同纠纷,在客户中树立了良好的口碑。96年全国流行犬瘟热传染病,徐州地区养户病亡600多头兰狐,三郎超出合同规定的义务,无偿拿出60万元的种狐帮助大家渡过难关。香港商人詹福明先生于97年10月来场按每月3000元的价格定购10组兰狐,等到当年12月来场提狐时,狐价下调到2400元,三郎主动告诉对方按新价供货,詹先生对三郎的为人很佩服,主动提出愿在广东与北岛合作发展养狐事业,并在狐皮制品加工和外销方面通力合作。这种主动吃亏的“傻事”三郎还做过很多,他说:“因为傻吃过不少亏,但也因为傻才有今天的成功,今后我还要这样做人做事,无怨无悔。”

  面对赞扬三郎很清醒,他认为一个企业的成功,离不开内外因素的良好组合,感谢全国顾客和新闻界及社会各界对北岛的支持。对未来的发展他充满自信,正在洽谈购买一块更好的土地,把总部迁过去,新建一个野味食品厂,把狐肉资源全部商品化;为适应对外贸易的需要,正在运作由场改为公司的事,并在全国诚征联营分公司,以便更好地为各地客户服务……

TAGS: 电影 日本 演员 演歌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