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振伦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戴振伦 1935年12月生,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人,中专文化.中共党员.湖北省保康县林业局高级工程师。其个人辞条入选《中华名人大典》、《中华劳模大典》、《湖北科技精英》等辞书,并被评为“十佳市民”和县劳动模范。

戴振伦

     1935年12月生,中专文化.中共党员.湖北省保康县林业局高级工程师。他1955年毕业于林业部黄冈林校造林专业后,被分配至保康从事林业工作至今。43年来.他多次踏遍保康的山山水水,为保康的林业作出了积极贡献。在确定保康森林资源过程中,发现古老子道树种20多种.并在保康首次发现全国境内大片的野生蜡海、牡丹及省内首次发现当今世界唯一具有活性抗癌树种红豆杉及南方红豆杉。他和有关领导同志指导造林成功20万亩,育苗8142亩,引种199个,培育乡土树种53个.为保康的经济创收两三千万元。先后获得县、省、国内各种奖达四五十个。1994年获国务院特殊贡献津贴奖、林业部种质资源调查二等奖.其个人辞条入选《中华名人大典》、《中华劳模大典》、《湖北科技精英》等辞书,并被评为“十佳市民”和县劳动模范。

  林业专家戴振伦和他的惊世“三大发现”

  蜡梅“户口”从美国移到中国

  在保康县,绝大多数人都知道他的名字。70岁的戴振伦,“退而不休”,除了继续“百日红”紫薇的研究外,还经常被发展种植业的农民请去“看病”。“是个高级工程师,还是县里唯一享受国务院专家津贴的专家,他的3个发明让全世界都震动了……”保康县的一名“的哥”向记者谈起他时神采飞扬,“谁能不知道他呢?”毕业到了保康后,戴振伦一头扎进了沟壑纵横的山岭中。到1967年,他采集的植物标本已达1000多种。这些基础工作研究,为他获得专业上的成功奠定了基石。1964年冬天,戴踏着没膝的积雪,从马良镇步行到马桥镇,途遇一种凌雪开放的花。这种花气质高雅,而且发出阵阵馨香。戴振伦大喜,结果意外跌倒在水沟中,全身湿透。戴振伦随后就地安营扎寨,饿了摘野果充饥,渴了喝山泉,在雪地里滚爬了14天,为这种花制作了100多份标本。但由于历史的原因,研究被搁置。1984年,他再次来到了这里,同来的还有华中师范大学生物系陈德懋教授。1个多月后,陈德懋教授确定1964年冬戴振伦发现的这种傲霜斗雪的花是野生蜡梅。保康县生长着6万亩约100万株的野生蜡梅群。戴振伦的发现,一举打破中外专家一致公认蜡梅是灌木的定论,同时证实蜡梅的原产地不在美国,而在中国。当地也因此被划为全国第一个蜡梅保护区。

  “土专家”再次惊动世界 牡丹并非洛阳“专利”

  1993年,戴振伦在保康县后坪等13个乡镇和横冲药材场等58处发现了牡丹,面积大约有150公顷约10万株。后经专家证实,这种牡丹叫野生牡丹。这次发现,又一次惊动世界。1994年4月26日至28日,国际树木协会副主席、牡丹专家奥斯蒂博士,中国林科院洪涛教授等一行专程来到保康,在经过多点现场考察后一致认为,这一发现推翻了世界上野生牡丹只产于中国西北部山野的定论。这时,对这些珍贵的原生牡丹“爱不释手”的奥斯蒂博士搞了个“小动作”:悄悄将几粒野生牡丹种子装进了自己的衣袋。这个细节并没有逃过戴的眼睛,戴委婉地说:“奥斯蒂先生,这些野生牡丹的种子未经批准是不能带出境外的。”奥斯蒂博士只好把装进衣袋的种子拿了出来。考察结束时,奥斯蒂博士对戴振伦说:他愿意付3万美金并请他到意大利、德国进行一次考察和旅游来换取一套野生牡丹的标本。当时戴工和老伴的月工资加起来不到800元,但他断然拒绝了对方的要求。1997年,戴振伦和中国林科院洪涛教授又一次对保康野生牡丹做了深入调查研究,在论文中,两人阐述了保康是世界牡丹的发源地,在学术界产生了很大的震动。“梅开三度”。

  大山里觅得珍贵红豆杉

  “在林业局工作,清静,人际关系简单,没有太多应酬,确实是个搞学问的好地方。”戴振伦不无感慨地说。在发现牡丹两年后的5月,戴振伦又在保康县马良镇等地发现两个品种2万至3万亩、约50万株的国家一级保护植物红豆杉。中科院的资料表明,当时全球仅存8种红豆杉,我国只有4种。保康这次同时发现了红豆杉和南方红豆杉两个新品种,两者均可提炼出一种新型高效抗癌活性物质———紫杉醇,它是当今世界上重要的防治癌症药物之一,按市场价,紫杉醇每公斤为100万美元,是黄金价值的87倍。为使红豆杉真正成为保康人发家致富的新兴产业,1998年,也就是戴振伦退休的这一年,他扎根龙坪、大水,扦插繁育红豆杉10万株,由于他采取了多项扦插繁育新技术,使成活率达到50%-70%,最高达90%以上,达到了全国扦插红豆杉成活率先进水平。

  退而不休将种子捆在身上做实验

  1998年,戴振伦以“湖北省科技精英”的身份退休了。4年后,戴身体出现了变化:大便带血,吃不下饭。拖了半年,戴被家人“架”着到医院做了检查,被确诊为胃癌。2002年9月5日,戴振伦在武汉同济医院接受手术,获得成功。虽然取得了成功,但毕竟切除了1/3的胃,更何况还要进行后期化疗。“没有人不佩服他的顽强与斗志,下手术台没几天,中科院就邀请他于次年1月到云南开年会。”林业局吴金桥科长说。戴振伦交流的内容是:保康蜡梅种子的发芽率。这可怎么办?天气渐冷,种子的发芽实验在20℃至25℃的情况下才能进行,又没有现代化的种子发芽设备……戴振伦作出了一个大胆的选择———在自己的身体上做保康蜡梅种子实验:将蜡梅种子浸泡3天3夜,捞起来用塑料包扎好,然后用绳子绑到身体上。足足1公斤重的种子!戴振伦背负在身,每天必须对种子进行一次清洗和消毒,对发芽情况进行一次记录。就这样,在戴振伦的身体上,一共做了4次蜡梅种子的发芽实验,共108天。对他在会议上的论文《保康蜡梅种子出芽率初报》,中国社会科学院院士陈俊愉教授如此评价:“他是全国县一级林业工作者中对林业科学研究贡献最突出的。”采访结束,他执意把记者送到公车站,一路上兴致勃勃地谈起了自己的孙子。讲述自己的孙子时,他的表情不再是一个事事讲究严谨的专家,而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慈祥老人。

TAGS: 人物 工程师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