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佩里·巴洛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约翰·佩里·巴洛,全球最著名的黑客之一。出名原因:John Perry Barlow是比较学的研究对象,他虽然有一个WASP(盎格鲁-撒克逊-白人-清教徒)的名字,实际上出生于Wyoming,在一个只有一间房子的学校里接受教育。

美国当地时间2018年2月7日早晨,约翰·佩里·巴洛去世,享年70岁。

内容概要

约翰·佩里·巴洛 (John Perry Barlow),是《赛博空间独立宣言》起草人,也是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的创始人(之一),曾经担任主席。

人物简介

 约翰·佩里·巴洛

约翰·佩里·巴洛,全球最著名的黑客之一。

出名原因:John Perry Barlow是比较学的研究对象,他虽然有一个WASP(盎格鲁-撒克逊-白人-清教徒)的名字,实际上出生于Wyoming,在一个只有一间房子的学校里接受教育。在辍学之前,他是一名牛仔。辍学之后,他成为一名作曲家,为当时很有前途的Grateful Dead乐队写歌。他把cyberspacey应用到今天的媒体中,并且和其它人创立了电子边界基金会。这是一个为保卫网络上的言论自由的非赢利组织。Barlow是个很难被打败的家伙,这也使他成为最著名的黑客。

尽管他在Grateful Dead乐队的鼓手和舞蹈演员的身份隐藏了他的《Apple PowerBook》一书的光彩,他仍然是跨越21世纪的人物。这本自述性质的书描述了他在推进网络言论自由时,反抗“邪恶集团”的日子,包括微软,AOL,甚至Motion 美国图片协会。Barlow的最大希望是“我们将在网络空间的基础上建立一种新文明,这种文明要比政府创造的文明更人道,更公平。”另外,他相信:“上网后,人会获得内在的解放。事实证明网络对文化的影响要比其它东西对文化的影响更有力。我相信,当越来越多的人上网而不是看电视时,这一定会发生。”

约翰·佩里·巴洛 是“电子前线基金会”(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EFF)的创办人之一,目前为该基金会副董事长。也是全球电子链接(The WELL,Whole Earthu2019Lectronic Link)的董事会成员,并担任CSC先锋团(Vangusrd Group of CSC)和全球商业网络(Global Business Network,GBN)的顾问。 经常撰写文章或发表演讲,讨论社会虚拟化问题,是电脑安全、虚拟现实、数字知识产权等主题的评论家。

EFF创立于1990年7月,为非营利性质的民间组织,旨在争取电子媒体上的言论自由,并探讨隐私权及新媒体的责任等问题。

人物语录

  约翰·佩里·巴洛

北美土狼自己说

对于信息的态度最大的错误,乃是错把容器当成内容。当我们开始把信 息转变成后古登堡时代的产品,很容易以为“书”就是该项产品;我们建起 一个巨大的工业设备来制造那些物品,把它们当作工厂生产的货物。从发行 的角度看,书籍或烤面包机没有什么不同。我们仍认为信息是产品,是物件, 是由原子组合而成的东西,而非由比特(bits)组合而成。我们仍然没办法 认识一件事:信息发生于两个心灵之间,流动不歇,互有往来,而且惟有在 此情形下信息才存在。

在一般的产权概念下欲拥有信息,是行不通的。所有物(property)乃是指可以从你这儿拿走的物件。假设我有一匹马,你把马偷走了,我无法再 骑它,它的价值便从我这儿消失。但假如我有一个创意点子,你偷了去,不 仅我仍拥有该点子,而由于现在有两个人拥有同一个点子了,该点子本身就 更有价值。你偷了它,使它增加价值。一个信息经济体系的基础,在于此体 系能否解决信息嫡值(entropy)的问题,能否提高价值,向复杂化发展—— 待我们认识这一点了,才可能由信息经济体系获利。

熵即平均信息量 数据(data)和信息不同。你可以用机器收集无限多的数据块,但若要把数据转成信息,你就必须用人的智慧来处理数据,从中产生意义。此乃信 息与其他产品的最大不同。物质世界的产品通常就是它们自身,不论外在情 境为何。烤面包机就是烤面包机。但在信息世界里,每一则信息的价值,来 自它与某个判定此信息有无意义的智慧之间的关联。这也是信息经济中很难 理解的部分,因为大家太习惯把所有东西都归纳为一般的物质层次。

另一个问题是经验。经验也和信息不一样。经验是感官系统与其所能触及的现象之间实时的互动关系,可经由电子传播取得,亦可因置身于环境之 中而得。身体里每一个神经元都在评估周围环境,与环境互动,试验环境, 随时保持警觉。这就和信息不同,信息在大部分情况下是由经验取得的,经过去粗取精压缩成一种格式。 信息像是脱水的干货:干巴巴的内容,没有太多沟通作用。通过信息可以追溯一大堆现象,而现象制造了数据。因特网及随网络而生之种种现象的 功用,在于制造出能提供互通经验的环境。现在,我们不在某情况的现场却 能提出问题,这和过去差别很大。因为现在我们在脑中形成对于世界的认知 时,多半根据信息,而信息来自大型的把它们积累在一起的机器,这些机器 依照未必追求精确或真实的指令操作。

知识产权是一种矛盾形容法(oxymoron)。此概念中所谓的“知识”(intellect),暗指一种关系:你提出一套有意义的经验或其产物,你将那 些经验传递给我的方式乃是与我建立某种关系。老式的传播方式是如此。电 视和广播的传播形态是非常不对称的关系,造成不对称关系的正是科技。事 实上,当你以“理解”为目的时,你会尽可能模拟真实经验,因为理解来自 经验。你也会把自己放在一个可以向生产信息的来源提问题的位置,而你会 想办法多问,并调整自己对于该来源的认识,以配合你接下来要问的问题。 在表演者和观众之间,总有一种没有仔细描绘出来但异常生动的关系。 以“死之华”乐团来说,他们的观众是表演时很主动的一环,就某种意义来 说,是他们在表演。不待乐手开始演奏,观众就知道乐团接下来要表演那一 首曲子,而且近乎心灵感应似的,把这一点告诉了乐手。本质上是信息的东酉,应该视之为爱情或友谊。你不会说自己拥有友谊,不会把朋友当作财产。理想的信息交换关系,不是物质上的交换,倒更像是朋友关系。

有人认为,基于实际的理由,不可放弃以物质形式为基础的知识产权概念。持此种想法的人,需要再思考:如果有这么一个环境,在此环境里,一件商品与一场演讲并无明显的不同;若你仍要依财产的模式来拥有该商业物 件,只要你坚持此模式,你就牺牲了言论自由。著作权概念的目的在于增进 言论和行销的自由,反观我们现在的状况,著作权概念却压抑了言论自由。 电子前线基金会捍卫电脑空间的疆域,使其不在地理范围内受各国的霸 权式的侵犯。今日地理疆域中的强权国家,乃工业革命后的产物;以民族为基础的国家”(nation-state)形式出现,是为了满足工业的需求和目的。工业阶段衰退后,那些原本相当稳固的权力关系变得轻易可取。感受到本身 力量逐渐赢弱的体制,会不惜一切代价巩固自己力量。凡不能借共识获得支 持的,通常便用权势强取。我们应该促进一场我们所认为的“革命”。

电脑空间本质上是反主权的。人们心理得有准备,以地理为疆域的各国政府、极可能会损害此反主权的精神——他们正蠢蠢欲动。欲控制电脑空间的政府,所凭的理由全出于他们自己文化里的怪异。比之如我们美国人的性 困扰——媒体让我们持续地勃起,而宗教和文化告诉我们,冲动勃起是不对的。可怜我们陷入双重的束缚,一方面我们被影像轰炸,另一方面被文化道 德劝诫;认知失调巨矣!

德国人意图控制电脑空间,不让十几岁的男孩使用。伊朗设法禁止人们在网络空间里谈起异教的话题,两性之间若有不妥当的接触也不行。每一个 文化将以自己文化里主要的妖魔鬼怪为借口,干涉电脑空间的活动,进而欺凌之。

我们所见这些尝试治理的举动,出自全然无知的人,进入一片他们陌生 的天地,手持根本不属于他们的工具。1770 年左右,文人潘恩(Tom Paine) 在英国撰文鼓吹美洲殖民地独立,并为此晋见英王乔治三世。他见英王时的心情,八成和我进白宫时差不多。根本没去过的地方居然敢说自己有道德上 的权力得以治理,让我目瞪口呆。

约翰·佩里·巴洛

John Perry Barlow网络交往与其他交往一样需要践履,以网络交往为内核的网络空间概念的真正的传教士是巴洛(John Perry Barlow)。他是著名的美国边疆基金会(EFF)的发起人之一,也是著名的网上社区全球电子链接(the WELL)的董事会成员。他指出:

"因特网及随网络而生之种种现象的功用,在于制造出能够提供互通经验的环境。"

他强调,人们应该相信计算机的联接的确已经使得网络空间变成了现实,并可以用任意暗示具有空间性的名称相称谓15。他认为,电子通信绝不仅是通信高技术,而已衍生出一个区间──网络空间,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新世界和"边疆",它需要一套新的隐喻,呼唤一套新的规则和行为16。巴洛和他的电子前线基金会是网络空间的激进的捍卫者,他们认定网络空间是反地理主权的。这种立场是互联网络的结果,网络空间越来越与网络交往相关联,已经成为网络亚文化的生长环境。

网络交往的发展导致了网上虚拟社群的出现,这使得网络空间的概念中虚拟交往空间和空间等意涵进一步强化。斯通(A.R.Stone)将网络空间视为一种社会空间,他指出:

"五花八门的电子网络正在形成一种人际互动的模式,它与人们熟知的集会、通信组和罗斯福式的壁炉谈话等类似,是社会空间的一种新形式。我们不妨称之为u2019虚拟u2019空间──一种由共识形成的想像中的交往处所。其最近的发展表明,u2019距离u2019、u2019内外u2019乃至u2019躯体u2019等概念都被赋予了新意涵,这种变化往往令人不安

与之类似,在1993年出版的《虚拟社区:电子边疆的家园》一书中,莱恩格尔德(Howard Rheingold)认为网络空间是一个概念空间,通过计算机媒介通信(CMC)技术,文字、人际关系、数据、财富和权力都能在其中得到显现18。

以上网络空间的诸定义的发展表明,网络空间的定义经历了一个由幻像描述而现实概括的过程,人们对网络空间的理解是从不同的维度逐渐展开的。有的将网络空间等同于虚拟实在,有的强调信息的存储和流动,有的从计算机媒介通信(CMC)和计算机联网的角度定义;有的视其为个体的概念空间,有的则突出其社会互动方面。其中最为关键的要素有二,一是交互性,即网络空间是一个交往空间;二是虚拟性和匿名性,其主要表现是网际身份认同这一网络空间所独有的问题。显然,对网络空间中的网络交往和身份认同问题的讨论,应以对网络技术和网络亚文化的理解为前提。

人物评价

  约翰·佩里·巴洛

布洛克曼说

巴洛的文章传遍因特网上每个角落,许多人从文中得知关于网上的言论 自由,以及网络所挑起的问题的诸多辩论。他是一匹“北美土狼”。

巴洛发出的任何一封电子邮件,都是一桩电脑空间的事件。他的电子邮 件告诉你:他是一个“认知上的异议分子”,是电子前线基金会(一个致力 于护卫网络空间公民自由的团体)的创始人,而他的首页位于 “WWW.eff.org/~barlow”。他的信把自己的行踪记录下来:今天在法国,住戛纳的马丁尼兹饭店;然后一阵风似地,阿姆斯特丹、温斯顿—塞勒姆、 旧金山、圣何塞跑一圈,最后回到怀俄明的派恩代尔(Pinedale)。

他也往白宫跑。他与无家可归的人接近。他在瑞士的“戴佛士经济研讨会”(Davos Economic Conference)上,向世界级的商界领袖上课。他指导 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他一面在因特网上与一群不知名人士聊天,一边舒服地坐在空军2 号飞机上(也许等着升级成为空军1 号)。他认识许多值得 认识的人——包括一群世界上最美丽聪明的女人。

有一位与他关系特别亲密的女士是辛西娅·霍纳博士,1994 年4 月,辛西娅从洛杉矶飞往纽约途中,因心脏病去世——几个小时前是巴洛送她到机 场的。她是心理学家,人活泼且有趣。他们俩深爱对方,计划要共度人生。 她去世时,差两天满30岁。事发后巴洛整个人垮了。

巴洛提出多项看法,探讨他认为是新通讯革命的现象,颇获在座众学界巨擘好评。巴洛写过数不清的学术报告,包括《创意经济学》和《电脑空间 独立宣言》,书却一本也没写成。还好我不代理他的著作。

哲人/保罗·沙弗

巴洛是电脑圈的土狼。他负责往外跑,越过营火范围,进入黑暗,然后回来通报看见的地方发生了什么事,以及四面八方的变化。

辩护人/迈克·戈德温 巴洛借用早期开拓美国西部的例子,让我们把今日的网络世界想像成一 个类似原始美国西部的地方——一个开垦中的地方。同时,他发现这地方的 “原住民”正面临威胁,前来开拓的人不假思索地一步步入侵。在电脑空间 里,我们不能犯下几百年前开疆辟土时所犯下的错误。

软件开发大师/比尔·盖茨 有些人名气大是因为他们本来就有名。例如巴洛。

政治家/史蒂夫·凯斯

巴洛是电脑空间里比较有意思的人。这里很多人是蛮呆板的。与巴洛在 一起,像是听见起床号。和他聊天会让你的肾上腺素急速分泌。

情人/戴夫·瓦伊纳

我不知道巴洛在玩什么把戏,到底想要什么。不是钱吧?他说了些狂妄 的话,不但不真,而且危险。我读过他的《网络空间独立宣言》,很多人在 网络上连上此文,也引用片段;那时正逢《通讯规范法案》出炉,很多人吓死了。巴洛多少认为他们在电脑空间上抓不到你;那就错了。很明显地他们 找得到你。大家可以拿他的话为靠山,大冒其险,但到头来不是入狱,就是 受伤,或致死。

作家/约翰·马尔科夫

80 年代起,很多人钻进这一行来。巴洛钻了进来,也不过就是个机会主 义者,找到了自己藏身的窝。他喜欢与有权势的人亲近,这不怎么好。他喜 乘坐空军 2 号飞机旅行。

制作人/理查德·沃尔曼

我对巴洛的第一印象——我猜很多人和我一样——他像个乏味的西部牛 仔。但是,我们大错特错。尽管他那种比你强的模样,稍微有点令人受不了, 但他真是聪明,头脑清楚,人也热情。而且,说也奇怪,大家竟选他为“业 界的善良人”。

标准市民/霍华德·莱茵戈德

巴洛自己自成一个知识的生态系统,他的特殊来自他的感染力。他对于 网络这新媒体的外在政治现实有敏锐的观察,而他的观察成为一群相信言论 自由者的关键依据,这群人后来形成一股惊人的基层政治力量。但是我常希 望巴洛小心他的用字遣词。

先知/大卫·邦内尔

巴洛游走在边缘。他的求生之道在于聪明、有个性、懂得招待客人。他 是这一团体的灵魂。他的口才和机智神乎其神。我希望关于网络检查的问题 让他集中心力,专注下来,用他的才华做点有意义的事。他的100 公尺高栏 跑得很好,但尚未跑完一场马拉松。

  

牛虻/约翰·德沃夏克

巴洛已然是一位杰出的声音位元(sound-bite)人,他能作曲。不过他 也是填词人,所以我猜那很合理。他是同辈人里的诗人。

圣人/凯文·凯利

巴洛是电脑空间的“区域参议员”。他也许是第一位把电脑空间当政治 来玩的人。他基本上拥有非经选举而得的席位:他在很多方面代表因特网对 外发言,尽管不是所有人都乐见他如此做。巴洛富有人道主义精神,并且带 若干神秘主义气息,但他具备丰富的科技常识,非常能言善道。电脑空间参 议员这项职务,他是绝佳人选。

TAGS: 知名人物 程序员 著名人物 黑客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