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惠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越南语:Nguy?n Hu?,本姓胡,1753年-1792年)又作阮文惠,对清朝自称阮光平,是越南历史上一位著名军事人物,亦是西山朝第二代皇帝(年号光中),以军事才能著称于世。阮惠生于越南中南部的西山邑(在今越南平定省怀仁府安溪),...

阮惠

(越南语:Nguy?n Hu?,本姓胡,1753年-1792年)又作阮文惠,对清朝自称阮光平,是越南历史上一位著名军事人物,亦是西山朝第二代皇帝(年号光中),以军事才能著称于世。

阮惠生于越南中南部的西山邑(在今越南平定省怀仁府安溪),当时属于郑阮纷争时期南方旧阮的领地之内。因不满旧阮政府里权臣当道,政局败坏,阮惠便与兄长阮岳、阮侣 于1771年,在西山发动起义。阮惠在战事中表现骁勇,使西山阮氏兄弟势如破竹,先后消灭南方旧阮、北方郑主及后黎朝,结束了越南二百多年来南北分裂之局,并击退了来自暹罗及中国清朝等“外国势力”的军事干预。但他与兄长阮岳之间的内哄相攻,致使整个西山朝元气大伤。他本人则于1792年准备全歼旧阮势力期间去世。

来历及西山起义

?家世来历及早年生活

阮惠的四世祖本姓胡,与越南胡朝皇帝胡季犛是同宗(日后之所以改姓阮,据陈仲金所说,由于这是母亲的姓氏。而更重要的,是当时南方统治者为阮氏,使用这个姓氏较易取得人心),原居于北方郑主势力范围下的乂安省兴元县,在郑主与阮主交战当中,被阮主军俘虏,并遣送至归仁府西山邑居住。到阮惠的父亲胡丕福时,迁居于坚城邑(今绥远县富乐村)。

据学者郭振铎、张笑梅的考证,阮惠的先世曾被旧阮朝廷委任为“西山寨主”,阮惠的兄长阮岳就曾继承这个职位,因此说阮氏兄弟并非一般农民家世,而是西山邑里的一个“下层封建主小康之家”。

阮惠年少时,曾受到思想启蒙而萌起造反念头。他的父亲胡丕福,曾向儒者焦献(原姓张)学习。焦献因受到阮廷权臣张福峦的迫害而逃亡,遇上胡丕福后,认为其子阮岳、阮惠具备天才,便激励他们对抗旧阮。

?西山起义

1771年(黎景兴三十二年),阮惠与兄长阮岳、阮侣,在西山邑建立屯寨,招纳军士。

阮惠当时年仅19岁,但郤健壮而有胆略,在战斗中身先士卒,因而在军中甚得众望。

消灭南方旧阮

联郑击阮

当北方的郑主郑森得悉南方旧阮大乱后,在1774年(黎景兴三十五年),命大将黄五福率水步三万大军,以征讨旧阮权奸张福峦为名,入侵旧阮领地。黄五福的军队势如破竹,攻陷旧阮都城富春,阮主外逃广南。与此同时,西山阮军队亦正在从归仁府出发,欲攻取广南省。西山阮的华裔军队在和荣县与郑军交战失利,郑军进占广南,而南方的旧阮君主阮福淳则逃到嘉定,以图重新站稳阵脚,收复失地。阮岳感到自己夹在旧阮和郑主中间,认为有必要暂缓军事压力,便向黄五福讲和,并要求成为征旧阮的前驱。

1775年(黎景兴三十六年),阮岳认为向旧阮施袭的机会已到,便向旧阮军将领宋福洽诈降。乘宋福洽毫无戒心的时候,便命阮惠进行突袭。阮惠不负所望,击退旧阮军队。经此一役,阮惠获郑主封为“西山校前锋将军”。

?攻克嘉定,覆灭旧阮

郑主军队因爆发瘟疫,便撤出广南,该地亦被西山阮所占。这时,阮岳认为政权基础已足够稳固,便于1776年(黎景兴三十七年),先派弟弟阮侣率军攻击嘉定地区(今胡志明市及附近一带)。阮侣虽曾一度占领重镇嘉定城,但始终未能擒获阮主,最后亦失利而回。

次年(1777年,黎景兴三十八年),阮岳再派阮侣、阮惠攻打嘉定的旧阮军,旧阮太上王阮福淳(时年仅24岁)、新政王阮福旸终于在嘉定、永隆一带被阮惠追兵所擒,并将之一同杀害,嘉定城被西山军所占。旧阮统治集团至此暂时灭亡,只剩下阮福淳的侄儿阮福映继续抗争。

嘉定等地的争夺战

旧阮君主阮福映

西山朝虽然已把旧阮朝廷的主力歼灭,但阮福映仍然活跃,以图复国。当时,嘉定城及其辖下的藩安镇、边和镇、定祥镇、永清镇及河仙镇一带,便成为了西山朝与阮福映之间的争夺场地。阮惠曾多次领兵到此一地区,连番击退阮福映的军队。

攻克河仙

当阮惠领兵追捕旧阮君主时(1777年,黎景兴三十八年),河仙镇总兵鄚天赐亦随同护驾,并幸运地逃脱阮惠军的追捕,回到河仙。虽然西山阮军向鄚天赐招降,但鄚天赐郤决意效忠旧阮,不肯投降。后来鄚天赐预料自己无法对抗西山军,便经富国岛逃入暹罗。西山军遂进驻河仙。

?再战嘉定

阮惠、阮侣平定嘉定一带后,便一同返回归仁府,只留部下镇守。就在他们离去后,当地挺旧阮的东山军杜清仁便起兵响应阮福映,并迅速占领嘉定。但到1780年(阮岳泰德三年),杜清仁因恃功弄权而被阮福映所诛,导致东山军纷纷背叛,嘉定地区陷入混乱局面。

1782年(阮岳泰德五年),阮岳与阮惠率水步兵三千、战船若干(陈仲金《越南史略》说是战船百余艘,戴可来说可能有误。)一同南攻嘉定。在七岐江与阮福映军交战。这一战役中,阮福映得到法国人幔槐(Manuel)率西洋船助战。据阮朝编成的《嘉定城通志》的记载,阮惠在此处与阮福映军进行了一场水上激战,“贼兵(阮惠军)乘顺风水潮,饱帆直冲,我兵(阮福映军)不战自溃,独西洋艚幔槐拒战久之。伪惠合兵攻围烧其艚,幔槐死之”,对阮福映的水师给予重创。其后,阮福映退守富国岛,嘉定地区再度被西山朝平定。

其后,阮惠和阮岳又再返回归仁府,只留降将镇守。不久,嘉定地区的旧阮旧部又迎回阮福映,重新抵抗西山朝。1783年 (阮岳泰德六年),阮岳、阮惠再次领兵击败阮福映军队,使之再度败走到富国岛。

击败暹军

阮福映再次战败后,仍不愿罢休,遣使到暹罗求援。1784年(阮岳泰德七年),暹罗国王派出士兵二万、战船三百艘,向嘉定城进发。阮岳得悉后,便派阮惠领兵截击。

阮惠南下后,1785年1月19日(阮岳泰德七年农历12月9日到10日),暹罗军进驻美萩附近的沥涔和蔑,攻击当地的阮惠军根据地,是为沥涔蔑之战(Battle of R?ch G?m-Xoài Mút)。阮惠诱敌进入伏击阵地,然后命炮兵突然轰击敌军战船。乘暹罗军大乱之际,阮惠军的水陆部队再进行冲杀,于是大败暹罗军,并乘胜追击阮福映。阮福映便逃入暹罗。经过此役,阮惠成功令暹罗人“心惮西山如虎”。

进兵北方

阮惠攻灭旧阮及扫荡嘉定城一带后,便受阮岳之命,向北攻取郑氏所占的富春。其后,阮惠更擅自继续北伐,终于消灭了郑主及后黎朝。

攻取富春

北方郑主占领旧阮首都富春后,大将黄五福不久便死去,留守的范吴俅防守松懈,而黄五福麾下的阮有整又投靠西山朝,协助阮惠,使之瞬间攻取了富春地区。时在1786年(阮岳泰德九年)五月。

北伐郑主

阮惠成功夺取富春后,阮有整随即向阮惠建议,继续北攻郑主。据《大南实录·大南正编列传初集》卷三十《伪西列传》及《钦定越史通鉴纲目》的记载,阮惠对这项建议亦甚感犹疑,便与阮有整进行争辩。阮有整提出,郑主“将惰兵骄,朝廷无复纪纲”,是阮惠乘胜北伐的好机会,并且“诚以扶黎灭郑为名,天下莫不响应”,整场北伐战争都将会因名正言顺而顺利进行。而阮惠最关心的,是自己只奉命攻打富春,不应矫诏继续进兵,阮有整郤说“矫小而功大为有功,何矫之有?”阮惠最后都服从了阮有整的意见。

郑主方面,则视富春为旧阮领地,因此对于阮惠的攻占并不太关心。其后,阮惠向北方逐步深入,当进驻渭潢江时,与郑军相遇。渭潢江为于现今的南定,是进攻郑主政治中心升龙的跳板,阮惠决定采取奇袭战。两军交锋前,一天夜里,阮惠命以木像置于船上,然后击鼓摇旗,放船顺水漂流。郑军将领丁锡壤见此情形,以为是阮惠军来袭,下令战船摆成一字形的阵势,用炮施射。射了很久,才知船上的是木像,但郑军已经弹药耗尽。阮惠乘机进攻,郑军溃败,阮惠因而攻取了渭潢江附近的山南城。

其后,阮惠一面进军,一面宣传自己是以“扶黎灭郑”为名。郑主还未调动兵力抗击,阮惠已率军接近郑主、后黎朝朝廷所在的河内,郑军水师又被阮惠军所击溃。郑主郑楷亲自出阵,骑战象迎敌,但最终败于阮惠军,郑楷在逃亡中被擒,自杀而死。北方的郑主统治集团至此灭亡。(当时仍是1786年,阮岳泰德九年)。

对后黎朝的处置

阮惠克服帝都升龙后,便觐见黎显宗,获封为元帅扶正翊运威国公。阮岳亦得悉阮惠擅自北征郑主,便亲自北上,与黎愍宗(刚继位)、阮惠一同会面,并同意后黎朝继续管治,阮惠、阮岳一同南返。

但不久,阮惠、阮岳不和相攻(详见下),北方随即发生变化。图谋恢复郑主统治的郑槰乘机把持后黎朝的大权,不久被居心叵测的阮有整击败,北方受其占领。当时身处富春的阮惠派军讨伐,于1787年(阮岳泰德十年)击败阮有整,黎愍宗亦出逃中国。阮惠派员重新调整北方的军政事务。后黎朝至此正式告终。

与阮岳内哄

当阮惠消灭郑主后,1787年 (阮岳泰德十年),获阮岳封为“北平王”,居于富春,阮岳则居于归仁府,阮侣为“东定王”,居于嘉定地区。但很快,阮惠、阮岳之间就爆发冲突,甚而兵戎相见。

兄弟不和的原因

内哄的起因,阮朝官修的《大南实录·大南正编列传初集》卷三十《伪西列传·阮岳传》中有一段文字提及,该记载说:“岳既得志,日肆淫暴,杀阮椿,又淫妻,人皆丑之。北侵之役,郑府货宝,一归于惠,岳索之不与。惠欲并广南之地,岳亦不与,遂成仇隙。惠乃传檄数岳之恶,……岳见之大怒,遂治兵相攻。”亦即是说,阮惠对阮岳的淫威管治大为不满,以及双方在瓜分郑主货宝及广南土地的事情上,分赃不均,无法达成共识,便开始产生嫌隙。

交战

阮惠在与阮岳的冲突中,首先发动攻击。《伪西列传》说:“自恃势大,引兵直趋归仁,围之数月。岳坚壁自守,惠筑土山,架大炮,弹落城中,大如斗,岳使人拾之,哭之于伪庙。……乃于城上呼惠语之曰:u2018皮锅煮肉,弟心何忍?u2019”阮惠在这一刻亦深受感动,才撤兵解围而去,返回富春后,便与阮岳各自为政。

与清朝的交涉与交战

 阮惠称帝及对抗清军

派兵征安南的清朝乾隆帝

后黎朝亡后,1788年(阮惠光中元年),以黎愍宗为首的黎氏遗族,向中国清朝要求出兵援助。乾隆帝便派孙士毅率兵进入越南,声称这次出兵的目的是“兴灭继绝”,以恢复后黎朝灭亡前的统治秩序,并很顺利地进军至升龙。

阮惠闻讯后,便听从部下们的建议,于当年的农历十一月二十五日即皇帝位,改年号为“光中”。阮惠称帝的目的,是要在出兵抗清前,首先维系人心。然后,就积极备战,选出士兵十万,战象百余后,便进行休整,以准备迎敌。至于当时开入越南的清军数目,据中国学者郭振铎、张笑梅的考证,大约只是两万左右。

清军进入升龙后,便在附近的河洄及玉洄两地驻扎重兵。阮惠出兵步步进迫后,到达涧水(今宁平省与河南省交界)时,击溃并全数生擒了一支拥黎军队,无人能够逃脱报信,使清军对于阮惠进兵的军情懵然不知。1789年 (阮惠光中二年)农历正月初三,阮惠军秘密包围河洄军营,并用喇叭喊声劝降。该营清军全无迎战准备,唯有全数投降。初五日,阮惠军进军玉洄军营,遭到清军以炮火迎击。阮惠命令军士用木板三块紧拼在一起,外面裹以湿稻杆,然后由每二十人一组的敢死部队各扛一块,每人腰插尖刀,并有二十人手持武器紧随其后,阮惠自己则骑乘战象督师。这场战役,清人王之春在其所撰的《清朝柔远记》里亦记述:“(阮惠军)皆以象载大炮,官军(清军)仓卒御敌,众寡不敌,遂溃。”阮惠军最终都冲陷玉洄军营,击溃清军。孙士毅得悉战败后,便仓皇撤走,而阮惠则入据升龙。

u203b关于两军伤亡数字,由越南史家陈仲金所写的《越南史略》及越南社会科学委员会的《越南历史》里,只提及清军死伤甚多,但郤没有提到阮惠军的敢死部队在作战中究竟有多少折损。郭振铎、张笑梅认为,清军在征安南的战事里,死亡人数有七千多人,被俘获而得到遣返中国的有七百多人。

?接受清朝册封

阮惠遣阮光显向清朝请和

阮惠虽然获得大胜,但对清帝国的顾虑亦加深,据《清朝柔远记》载,“既踞安南,自知贾祸大,恐乘其后,乃叩关谢罪乞降”,有意讲和。而乾隆帝接到孙士毅的败讯后,便派福康安代替。福康安听闻安南军队气势强大,欲停止干戈。阮惠于是贿赂福康安,令其协助自己向清帝议和,又改名阮光平,派遗兄子阮光显,上表求封,并获清乾隆帝答允。但阮惠必须亲自入北京觐见。

阮惠选出与自己相貌相似的人冒充自己,跟随福康安抵达北京。乾隆帝对之信以为真,并命画师绘画其像以赠之,表示对他的厚待之情。关于使节,另有记载是其“弟”,陈仲金则表示是其部下范公治。

?计划侵清

据《大南实录·大南正编列传初集》卷三十《伪西列传》的记载,阮惠曾有意入侵清朝,特别是对两广存有领土野心的。《伪西列传》这样提及:“移书两广总督,请申明故疆。(大概是指两广曾被赵朝所管辖。)广督以疆界已定,郤其书。惠由是稍不平,励士卒,造船艘,阴窥觎两广之志。尝语将校曰:u2018假我数年畜威养锐,吾何畏彼哉?u2019”此外,阮惠去世前不久,亦曾想假借向清朝求请和亲,以试探清廷,并且制造事端出兵。《伪西列传》记载:“壬子(1792年,阮惠光中五年),修表如清请婚,以探清帝意,亦欲借此为兵端。会遘疾不果行。”这时阮惠已身患顽疾,故此打消了侵清念头。

虽然阮惠并从未真正实行侵清行动,但据陈仲金所说,阮惠始终都在等待到有足够力量,才向清朝复仇,并且收容来自中国沿海的“乌艚海匪”,命之骚扰中国沿海地区,且接纳曾在四川作乱的天地会成员,用之为将。

政治措施

地方行政:阮惠修筑他的祖籍地乂安城,称之为“鳯凤中都”,改称升龙为“北城”。另外,主要的地方建置,还有在每镇设镇守和协镇。每县中设有掌管诉讼的“分知”及掌管兵粮的“分率”等官职。 官制:阮惠建立起官僚系统,设三公、三少、大冢宰、大司徒、大司寇、大司马、大司空等职。 农业:1789年(阮惠光中二年)起,阮惠发布“劝农诏”,鼓励人民“复流移,垦荒闲”,让他们回到本乡耕作,并且修订均田制度,务求令农民分得足够的口分田。 征税:男丁按年龄分为三种征收赋税的对象,称为“项”,2岁至17岁未及格项,18至55岁为壮项,56至60岁为老项,61岁以上为老饶项。另外,在田税方面,不论是政府授或私有田地,也要按等按等级交纳粟粮。 学术:阮惠推广字喃,因而在公文中经常使用,甚而在科举中命考官出字喃试题。 宗教:阮惠在每府每县修建佛教寺庙,选用有才德兼备的僧侣作住持,若不称职,便迫令还俗。 身份证明制度:阮惠下令各地重造丁册,人人都须编入簿籍,然后每人发一副刻有“天下大信”的牌,上面记有姓名,贯址,并押手指印为记,称为“信牌”,任何人都须携带,无牌的就被视为“漏民”,要予以惩罚。但当时官吏经常围捕平民查问信牌,致使民间受到甚大骚扰。 兵制:据陈仲金所说,阮惠由于要北攻中国,因而要选拔士兵。根据丁册,每三丁抽一人为兵,是为其主要兵源。军队分为“道”、“奇”、“队”三级,道管各奇,奇管各队,并经常实行演习。另外,在各地军队中又设有“前军”、“后军”、“中军”、“左军”、“右军”的编制。

u203b不论是越南学者陈仲金的《越南史略》、越南社会科学委员会的《越南历史》,抑或中国学者郭振铎、张笑梅的《越南通史》,都只列出了阮惠的政策及措施,但郤均没有提到归仁朝廷的阮岳有什么具体施政。

逝世

1787年(阮岳泰德十年),西山朝的“隐患”阮福映跟法国签订了《越法凡尔赛条约》,正式跟法人结盟,共抗西山。阮惠对此,曾于1792年(阮惠光中五年)8月27日(农历七月十日)发出檄文,宣布要歼灭阮福映。但在9月16日,阮惠去世,寿40岁。(戴可来在《越南史略》注中说根据《伪西列传》,阮惠死亡日期为农历九月二十九日。)年方10岁的太子阮光缵继位,尊阮惠为“太祖武皇帝”。到1802年(阮世祖嘉隆元年),阮光缵最终被阮福映所灭,西山朝亦至此告终。而阮惠的尸首亦不得安宁,遭到阮福映“发冢戮尸”的侮辱。阮惠和阮岳尸首被捣碎;和阮惠妻并阮光缵之头额,遭到永禁监狱室的处置。

家庭

长辈

四世祖:胡丕康(学者郭振铎、张笑梅说他是阮惠的远祖,被旧阮君主阮福濒捕获后被安置在西山邑。) 父亲:胡丕福 母亲:阮氏

?妻

皇后:黎玉忻(黎显宗女,北宫皇后)

兄弟

兄:阮光华(早殁) 兄:阮岳 兄:阮侣

子侄

子:阮光缵(景盛帝) 子:阮光垂 子:阮光绍

评价

越南学者: 阮朝遗老陈仲金:对身为阮朝遗老的陈仲金而言,西山朝的阮惠既然是阮朝的死敌,在处理他在越南政治史里的正伪问题时,陈仲金抱着务实客观的看法,认为他有能力结束郑阮纷争的乱局,抵抗过中国清朝的进犯,并又获得了清朝皇帝依例册封为安南国王,因而是堪与丁先皇、黎太祖相媲美的人物,亦令西山朝也像丁、黎各朝一样是正统王朝。在提到他的品行时,陈仲金又盛赞其文武兼备:“西山阮朝光中皇帝是一位英勇的君主,以武力建立帝业。但他颇有肚量,善于治国,深知重视文学贤才。” 越南社会科学委员会:1970年代越共的学术机关越南社会科学委员会,亦一面倒地盛赞阮惠是越南的民族英雄:“光中是一个聪明而坚毅的人,他无限忠诚于人民和民族,在敌人和艰难危险面前他从不退缩。他不但是一位战无不胜的、屡建奇功的天才的军事家,而且还在政治、经济、文化、外交各个领域中也显示了他的卓越的才能。”

中国学者: 郭振铎、张笑梅指出,阮惠在短短五年的在位时间里,作出了不少善政,“实行了有利于巩固政权、提高生产促进社会进步的政策和改善人民生活的措施。”但同时亦指出,阮惠需要对西山朝的覆亡负上一定的责任,由于阮氏三兄弟始终未能兑现“分配财产归农民所有和打富济贫的口号”,加上兄弟相残,阮惠竟不顾及兄弟之情而南下攻打阮岳,因而导致西山朝自身元气大伤。

后世对阮惠的尊崇

阮惠肖像钞票的发行

1960年代,南越的越南国家银行发行印有阮惠肖像及出征图画的200元越南盾钞票,以作纪念。

参见

西山朝 越南历史 阮朝 郑阮纷争

注释

    ^ 《东南亚历史词典·“阮文惠”条》,183-184页。 ^ 陈仲金《越南史略》,254页。 ^ 3.0 3.1 郭振铎、张笑梅《越南通史》,512-513页。 ^ 郭振铎、张笑梅《越南通史》,512页。 ^ 陈仲金《越南史略》,255-256页。 ^ 6.0 6.1 郭振铎、张笑梅《越南通史》,514页。 ^ 陈仲金《越南史略》,256-257页。 ^ 陈仲金《越南史略》,257-258页。 ^ 9.0 9.1 9.2 陈仲金《越南史略》,258页。 ^ 武世营《河仙镇叶镇鄚氏家谱》,收录于《岭南摭怪等史料三种》,238-239页。 ^ 戴可来《河仙镇叶镇鄚氏家谱》注释,附录于《岭南摭怪等史料三种》,320-321页。 ^ 郑怀德《嘉定城通志u2022疆域志u2022河仙镇》,收录于《岭南摭怪等史料三种》,161页。 ^ 陈仲金《越南史略》,259页。 ^ 越南社会科学委员会《越南历史》,403页。 ^ 陈仲金《越南史略》,260-261页。 ^ 陈仲金《越南史略》,262-264页。 ^ 原文出自《大南实录·大南正编列传初集》卷三十《伪西列传》及《钦定越史通鉴纲目》正编卷四十六丙午黎显宗景兴四十七年条,转引自陈仲金《越南史略》正文,264页,以及戴可来注文。 ^ 18.0 18.1 陈仲金《越南史略》,265页。 ^ 越南社会科学委员会《越南历史》,406页。 ^ 陈仲金《越南史略》,266-267页。 ^ 陈仲金《越南史略》,268-270页。 ^ 郭振铎、张笑梅《越南通史》,516-517页。 ^ 23.0 23.1 原文出自。《大南实录·大南正编列传初集》卷三十《伪西列传·阮岳传》,转引自郭振铎、张笑梅《越南通史》,517页。 ^ 郭振铎、张笑梅《越南通史》,522页。 ^ 陈仲金《越南史略》,273-274页。 ^ 郭振铎、张笑梅《越南通史》,523-525页。 ^ 27.0 27.1 王之春《清朝柔远记》卷五,136页。 ^ 陈仲金《越南史略》,274-275页。 ^ 越南社会科学委员会《越南历史》,420-422页。 ^ 郭振铎、张笑梅《越南通史》,525-526页。 ^ 徐延旭《越南辑略》 光绪三年 ^ 陈仲金《越南史略》,276-277页。 ^ 33.0 33.1 原文出自《大南实录·大南正编列传初集》卷三十《伪西列传》,转引自陈仲金《越南史略》中的戴可来注文,283页。 ^ 34.0 34.1 34.2 陈仲金《越南史略》,282页。 ^ 陈仲金《越南史略》,280-281页。 ^ 36.0 36.1 36.2 36.3 36.4 陈仲金《越南史略》,281页。 ^ 越南社会科学委员会《越南历史》,431页。 ^ 越南社会科学委员会《越南历史》,433-437页。 ^ 陈仲金《越南史略》,283页。 ^ 潘叔直《国史遗编》,20页。 ^ 《大南实录》正编卷十九 ^ 余富兆《越南古代女性文学》,《东南亚纵横》1999年2月号,P.18-24 ^ 陈仲金《越南史略》,299页。 ^ 郭振铎、张笑梅《越南通史》,511-512页。 ^ 陈仲金《越南史略》,280页。 ^ 越南社会科学委员会《越南历史》,438页。 ^ 郭振铎、张笑梅《越南通史》,527页。 ^ 郭振铎、张笑梅《越南通史》,530页。 ^ art-hanoi.com──印有阮惠肖像及出征图画的200元越南盾
TAGS: 历史 越南
推荐文章
相关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