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维托扎尔·冯·博罗耶维奇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斯维托扎尔·冯·博罗耶维奇(1856年12月13日-1920年5月23日),爵号:波耶纳骑士,奥匈帝国属下的塞尔维亚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他成功的打破了俄军对普米热尔要塞的围困和阻止了意大利在伊松佐的十一次突破。1918年2月成为奥匈帝国最后一个凭战功晋升的元帅。

军人世家

1856年,博罗耶维奇出生于 克罗地亚乌梅提奇的一个世代从军的 东正教 塞尔维亚族家庭,排行老大。其家族世代效忠 哈布斯堡王朝,作为军人为哈布斯堡皇室征战,到小斯托扎尔这一代,已经是第四代了。从在萨伏依 欧根亲王麾下对抗 路易十四的法军,到为了 玛丽亚·特雷西娅女王在西里西亚搏杀 腓特烈大帝的普军,然后又在 卡尔大公和 施瓦岑贝格亲王麾下战斗拿破仑指挥的法军,在“老爹” 拉德斯基的意大利军团编制内横行上意大利,最后,小斯托扎尔的父亲,亚当·博罗耶维奇,参加了决定现代德国构架的 克尼格雷茨之战,并光荣负伤。   斯维托扎尔·冯·博罗耶维奇

连续晋升

斯维托扎尔·博罗耶维奇就出生在这样一个家庭里,从军,对他的人生职业规划来说,不是一种选择,而是一种自然的反应,一种顺理成章的发展趋势。彼得瓦尔丁陆军幼校毕业后,博罗耶维奇进入格拉茨的步兵预备军官学校深造,1874年11月1日,他以预备军官身份毕业。

1875年5月1日,结束预官实习的博罗耶维奇被正式任命为陆军中尉,分配到驻扎在 格拉茨的帝国国防军第52步兵团(匈牙利团)担任副连长。1878年,他所在的团参加了对波黑的占领行动,在占领 萨拉热窝,镇压,解散并且缴械当地塞族武装的行动中,他表现优异,丝毫没有因为自己出身塞族而手软,因此受到嘉奖。1880年,博罗耶维奇晋升上尉,并被推荐到维也纳帝国战争学院深造,这是一种信号,标志着,他已经被军方上层视为可造之材,通往军方高层的晋升之路,他已经踏上了起跑线。 1884年,帝国战争学院的优等毕业生博罗耶维奇上尉,被吸收到总参谋部担任科员,这是帝国总参谋部从德国学来的,总参军官团就是人才储备团。   博罗耶维奇 1885年,他被外放到第63步兵旅担任旅部的总参特派员,这是对表现优异的总参下级军官历练的一部分,让他们能够积累部队队部的工作经历,为将来转任部队带兵主官作准备。1887年,他又一次被推荐到维也纳的“玛丽娅.特蕾萨女皇军事大学”深造,这是奥匈帝国最高级的军官大学,培养的是未来的将军。1889年33岁的他与贵族弗里德里希上校的女儿结婚,1891年,博罗耶维奇以优异的成绩从“玛丽娅.特蕾萨女皇军事大学”毕业,完成毕业实习后,他于1892年回到总参任职,晋升少校,1895年晋升中校。1896年,获得“优异”评语的博罗耶维奇得到了他的第一个指挥岗位,他被任命为第17团步兵团第4营营长。在一连串的晋升(第17步兵团副团长,团长,第18步兵团团长,第27步兵师副师长)之后,1898年,他晋升为驻 布拉格的第8军参谋长,兼任第八军管区军事部主任。由于在第8军参谋长和第八军管区军事部主任任上,他积极推行总参谋部的未来战争计划,不遗余力地为将来的战争作准备,表现优异,因此,于1904年,晋升少将军衔,并获得三级铁王冠勋章,成为“铁王冠功勋骑士团骑士”,正式跨入帝国贵族行列。1905年,他得到匈牙利的波耶纳作为其骑士封地,其完整头衔变成了:斯维托扎尔·博罗耶维奇·冯·波耶纳,不写封地单写姓氏的时候,就是冯·博罗耶维奇。1908年,博罗耶维奇被任命为 克罗地亚- 斯洛文尼亚守备区司令,并被晋升为中将,获得利奥波德勋章,从铁王冠功勋骑士团骑士变成了利奥波德功勋骑士团骑士,封地不变。1912年4月成为第6军军长,1913年下半年,他晋升为陆军步兵上将。1913年12月11日,博罗耶维奇获得了所有德语区军人都梦寐以求的荣誉,他得到了自己的团,被任命为第51步兵团荣誉团长。

解围普米热尔

第一次世界大战开始时,他的第六军部署在东线,在 加里西亚战役奥匈军整体不利的情况下他表现优异。1914年9月下旬,他受命重建损失惨重的奥匈第3集团军,他以极高的效率完成了任务。1914年9月29日,德国东线总司令 保罗·冯·兴登堡命令 奥古斯特·冯·马肯森的第9集团军,沿铁路线向华沙急进,奥匈总参谋部电令博罗耶维奇配合。博罗耶维奇一心要解除普米热尔的包围,现在,面对奥匈总参谋部的命令,他必须同时做到两件事:配合兴登堡攻击华沙和解围普米热尔。博罗耶维奇巧妙地选择从里帕出发,沿着厝尔塔,绕出一个向西北方向隆起的弧线,进攻俄军第12和第3集团军的接合部,这样,他就能同时威胁到俄军第12集团军的左翼和第3集团军的右翼,而俄军第12集团军右翼正在被德军第9集团军攻击,这样,博罗耶维奇就达到了协助德军的目的,同时,攻击俄第3集团军右翼,又可以达到解围普米热尔的目的。

9月30日,奥匈第3集团军投入进攻,此时,俄军第12集团军正被德军第9集团军向华沙方向猛推,俄军节节败退,损失惨重,俄军第12集团军左翼在奥匈第3集团军攻击下,略作抵抗,就转身向东北方向逃去。博罗耶维奇立即向右转,全军攻击俄军第3集团军右翼。俄军第3集团军本来就在普米热尔要塞下碰得头破血流,其配置更成问题,全军围着要塞部署成球型,侧翼掩护部队稀疏。10月4日,奥匈军突破俄军第8军阵地,第8军本来是在对要塞攻击中损失惨重的部队,因此才调到侧翼来修整,没想到遇到奥匈的生力军,才2天就被突破。博罗耶维奇立刻指挥奥匈军向东迂回,企图卷击整个俄军的侧后。

10月5日,俄军第3集团军企图完成一个不可能的任务:敌前转向,将全军部署由主力向西南转向主力向西北,对抗奥匈第3集团军。俄军的转向部署混乱不堪,奥匈军前卫第5骑兵师趁机插到俄军后侧,切断了俄军的供应线。匆忙转向的俄军在奥匈军攻击下节节败退。在西北方向上,双方展开逐村争夺战,每一个村庄,每一个交通路口,都成为战场,炮火将房舍夷为平地,将田地炸成仿佛月球表面一般布满坑洞的荒原。10月7日,俄军整个战线已经岌岌可危,3个军被重创,而要塞中的奥匈军也主动出击,在要塞炮火的掩护下猛攻俄军。10月9日,俄军西北方向第62师被歼灭,两侧的第37师和第41师也被驱逐开,整个战线劐出了个40公里的大口子。同日,西南方向面对要塞的俄军全线溃退,要不是奥匈要塞守备部队中的乌克兰,波兰和罗马尼亚部队作战不积极的话,俄军很可能被全歼。10月11日,俄第3集团军趁着奥匈迂回部队还未到位(俄军阻击部队在劣势情况下作战十分顽强),沿着桑河河谷,向东北方向退去。奥匈军胜利解除俄军对普米热尔要塞的第一次包围。

伊松佐骑士

经历了俄军1915年2月反攻和德奥军对戈尔利采的突破后,随着意大利于1915年5月25日对奥匈宣战,斯托扎尔·博罗耶维奇带着第三集团军的一部分,被紧急输送到意大利前线。变番号为第五集团军,他将以10万人迎击70万意大利军队的攻击。总参谋长 弗兰茨·康拉德·冯·赫岑多夫建议他在补给更为方便的斯洛文尼亚防守,同时监视 斯洛文尼亚的异动,他坚持认为 斯洛文尼亚人是可靠的,在取得皇帝 弗兰茨·约瑟夫一世的赞成后,他把主防御带设置在伊松佐河流域。

他成功的击破了意大利在伊松佐河发动的十一次攻势( 伊松佐河战役),作为伊松佐骑士,他的士兵亲切的称他为“我们的斯维托”。由于他的功绩,1917年8月,他成为意大利战线的总司令, 卡波雷托战役大捷以后,他获得了玛丽亚特蕾西娅大十字勋章。1918年2月,他成为帝国元帅。

无家可归的晚年

1918年11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帝国解体,他被任命为匈牙利王国的陆军部长,主持军队复原工作,1919年3月,帝都 维也纳爆发反哈布斯堡王朝革命,废黜皇帝 卡尔一世,他依然打电报给皇帝宣誓效忠。   博罗耶维奇之墓 但紧接着匈牙利也爆发 库恩·贝拉领导的 匈牙利革命,政府被推翻。而他的出身地此时被划归新成立的南斯拉夫王国,他有家难归,他的私人财产也在运输在斯洛文尼亚途中被没收,1920年5月23日,陆军元帅斯维托扎尔·冯·博罗耶维奇病死在奥地利最南部的 克恩顿州一个医院,死后由前皇帝卡尔一世移葬于维也纳中央公墓。

TAGS: 元帅
推荐文章
相关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