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末尔·阿塔图尔克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凯末尔·阿塔图尔克是一名土耳其总统,军队。

个人简历

  穆斯塔法·凯末尔(Kemal,又译基马尔,1881.5.19~1938.11.10),土耳其共和国缔造者、第一任总统兼武装力量总司令(1923~1938),元帅。出生在马其顿港口城市萨洛尼卡(今属希腊塞萨洛尼基)的一个木材商家庭。从小酷爱军事。1893~1905年,先后毕业于萨洛尼卡幼年军校、马拉蒂尔预备军官学校、伊斯坦布尔军官学校和参谋学院。1905年被任命为上尉参谋。在此期间,他创建了秘密组织“祖国自由协会”。12年的军校生活,为他立足军界和从事革命活动打下了牢固的基础。

  1911~1913年,历任伊斯坦布尔总参谋部参谋、驻外国武官,参加过意土战争和巴尔干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任土军第19师上校师长。1915年率部参加达达尼尔海峡战役,成功地粉碎了装备精良的英法联军的进攻,年底升任军长,并成为土耳其人崇拜的英雄和偶像。1916年晋升为准将。1917年起任军团司令、集团军司令和军团督察使等职。

  从1919年起,他统一各地以商业资产阶级为核心的护权协会,成立土耳其民族代表委员会,领导民族解放运动。

  1920年3月,协约国军队占领土耳其首都伊斯坦布尔,奥斯曼帝国苏丹充当傀儡,屠杀本国人民。凯末尔于4月间到安卡拉召开大国民议会,成立反对奥斯曼苏丹的临时政府,被选为大国民议会议长和政府主席,并组建国民军,自任总司令。发表了被称为“土耳其独立宣言”的《国民公约》。

  1921年8~9月,指挥萨卡里亚河战役,大败希腊国王亲自率领的近10万入侵军队,成为土耳其民族革命战争的转折点。9月,被授予“加齐”(胜利者)称号和元帅军衔。

  1922年,实行义务兵役制和改革军队体制,组建了有10余万人的西方面军。1922年8~9月在伊兹密尔决战中,指挥土军向由英国支持的希腊侵略军发起总攻,一举将希军全部赶出了国境,取得了独立战争的完全胜利。11月1日,主持大国民会议通过法案,宣布结束奥斯曼帝国600多年的封建统治。

  1923年7月与协约国签订《洛桑条约》。10月29日,土耳其共和国宣告成立,凯未尔被选为共和国第一任总统,兼任武装部队总司令。

  1924年废除哈里发制度,着手进行政治经济改革,开创了土耳其历史的新时期。被誉为“土耳其解放者”。

  1927年7月,他为适应新选举法而主动辞去军职,11月再次当选总统。执政期间,实行了行政、社会生活和文化教育等多方面的改革。1934年颁布姓氏法后,授予他“阿塔图尔克”(意即“土耳其国父”)称号作为姓氏。1938年11月10日,因病逝世。著有《阿塔图尔克言论集》、《讲话(1927)》和《新土耳其之路》等书

 

凯末尔对土耳其的贡献:

  挽救了土耳其。

      在学界,同样有很多人认为凯末尔丧失了旧有文化,比如他把原始民族文字改成拉丁文字。

人们对凯末尔的评论

  军事胜利对真正解放来说是不够的,

  在民族的政治、社会生活中,

  在民族的思想教育中,

  我们的指南将是科学和技术,

  能否成为现代文明的国家,

  是生死存亡的问题。

凯末尔的功绩

   穆斯塔法·凯末尔大元帅,他依靠军人精英的力量,拯救了一个民族的典范。他为共和国后来的那些深明大义的将军们,做出了最佳的表率。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关键在于,由什么样的人掌握枪杆子。上个世纪30年代,德国人选择了希特勒掌握枪杆子;而土耳其人,则幸运地迎来了——穆斯塔法·凯末尔将军。那位元首一心幻想的“千年帝国”早已如劫灰一般烟消云散,只留下罪恶滔天的业债;而伟大的阿塔土耳克的共和国,却依然屹立在欧亚之间,岿然不动,威严而不可分裂。

  如果说土耳其像桥梁一样让东西方的文明在这里以战争的形式融和,那么要进入土耳其的内心,就不能不借助另一座“桥梁”──“土耳其之父”穆斯塔法?凯末尔。在土耳其,无论在繁华的都市,还是偏僻的村镇,人们都可以看到他的塑像矗立街头。在机关、学校、公司内,几乎每个办公室的墙上或桌上都有他的画像和照片,他被人们尊称为“阿塔图尔克”,即“土耳其之父”。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时,土耳其是战败国之一,不仅要割地赔款,而且面临着被列强瓜分的危险。在这民族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凯末尔挺身而出,1919年5月19日,他同部分战友一起乘船从伊斯坦布尔到了黑海滨的萨姆松,开始了土耳其民族解放战争。现代土耳其史可以说是从这天开始的。

  经过近三年的英勇奋战,土耳其人民终于把所有外国军队赶出国境。1922年11月,在凯末尔的主持下,大国民议会通过废止奥斯曼王朝的法律,结束了奥斯曼帝国600多年的统治。1923年10月29日宣告成立土耳其共和国,定都安卡拉,凯末尔当选为第一任总统。

  共和国成立后,凯末尔提出了“学习西方”的口号,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改革。1924年通过新宪法,以最高立法形式确定了共和制、政教分离、权力属于全民等基本原则。几乎在一夜之间,伊斯兰教的整个法律制度被抛弃了。废除了一夫多妻制,使妇女地位得到了空前的解放。

  另一项具有真正革命意义的改革是用拉丁字母代替阿拉伯字母,凯末尔甚至亲自下乡,带着粉笔和黑板,向土耳其人民示范新的文字,鼓励他们用新的方法来迅速接触西方科学和人文主义传统。

  凯末尔逝世距今已经六十多年,但其影响力始终不衰。现在土耳其的政治家们,无论属于哪个党派,都宣称自己是凯末尔的继承者,来表达政治主张。凯末尔的影响不仅仅限于土耳其,而且是世界性的。纵观近现代中东地区的历史,还没有其他能与凯末尔比肩的人物。

  在历史的记忆中,土耳其并不让我们感到陌生。连接彼此的是那条著名的丝绸之路――起点在古老东方,终点在遥远的伊斯坦布尔。

  在现今的世界里,土耳其却让我们感受到些许的迷茫。也许是那曾经的金戈铁马离我们过于遥远,也许是那纷乱的宗教渊源对我们太过陌生。

  所以,对于那些留连于此的现代访客们来说,土耳其的历史,绝不是三言两语那么单纯,因此投向土耳其的目光,也绝不可以有丝毫的漫不经心。

  ——现世人们对他的评论

  1923年10月29日 土耳其凯末尔革命胜利 议会通过建立土耳其共和国的决定

  土耳其人在士麦拿城外围着一面巨幅国旗庆祝胜利一次大战爆发后,奥斯曼土耳其加入德奥集团方面作战。土耳其成为德国的财政和军事附庸。大战期间土耳其有60万士兵战死或被俘,200万人受伤,国债高达44,800万金里拉,经济陷于崩溃。

  1918年10月30日,奥斯曼帝国被迫与协约国代表签订《摩得洛司停战协定》。协约国军队占领首都伊斯坦布尔、海峡地区以及安纳托利亚的东南部和西南部以及铁路沿线的重要城镇,土耳其面临被瓜分的危险。1919年5月15日,希腊军队在英法支持下占领伊兹密尔及其邻近地区。土耳其各地纷纷成立护权协会等民族主义组织。1919年7月23日至8月7日,东部各省护权协会召开埃尔祖鲁姆大会,凯末尔被选为大会主席和代表委员会主席;大会决议宣布,停战协定确认的民族边界内的领土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反对各种形式的外国占领和干涉;一旦伊斯坦布尔政府无力捍卫国家独立,就应成立临时政府,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托管和委任统治。同年9月4日至11日举行的锡瓦斯大会,确认了埃尔祖鲁姆大会所通过的民族斗争纲领,大会成立全国性的安纳托利亚和罗梅利亚护权协会,选举以凯末尔为首的16人代表委员会,民族主义者在议会选举中获得多数席位。1920年1月28日,奥斯曼帝国议会代表委员会根据锡瓦斯大会决议精神拟定的、维护土耳其民族独立和主权的《国民公约》,宣布停战协定规定的边界内土耳其人占大多数的地区“构成一个真正的、在法权上不能以任何借口分割的整体”;反对阻碍土耳其政治、司法、财政发展的种种限制等。3月16日,协约国军队在伊斯坦布尔登陆。1920年4月23日,首届大国民议会在安卡拉召开,成立以凯末尔为首的临时政府,宣布自3月16日起的议定书一律无效,要求苏俄政府支援土耳其的民族事业。1920年8月10日,巴黎和会通过剥夺土耳其民族生存权利的《色佛尔和约》。1921年7月,希腊十余万干涉军在英国支持下,进犯安纳托利亚。土耳其国民军取得萨卡里亚战役的胜利,成为民族独立战争的转折点,协约国阵营发生分化。1921年10月20日法土签订停战协定,法国正式承认大国民政府,承诺在两个月内从安纳托利亚东南部撤出全部占领军。意大利也于同年秋天撤出安纳托利亚南部,英国改变公开支持希腊的立场,转向“中立”。1922年8月26日,土军向希军发动总反攻。9月18日,最后一批希腊军队撤离安纳托利亚。同年10月11日,土希两国签订停战协定,土耳其收复东色雷斯,伊斯坦布尔地区的行政管理权交还土耳其。1923年7月24日,土耳其和英、法、意、希、日等国签署《洛桑和约》,取得外交上的重大胜利。1922年11月1日,大国民议会废除苏丹制。1923年9月,由护权协会第一集团改组的人民党成立。

  1923年10月29日晚8点半,议会通过建立土耳其共和国的决定,凯末尔当选为共和国总统。凯末尔革命取得胜利。

凯末尔为土耳其的复兴做出了巨大贡献,被土耳其人尊为“国父”。1938年11月10日凯末尔去世,土耳其陷入了一片震惊和悲痛之中。政府发表讣告说:“土耳其国家失去了它的缔造者,土耳其民族失去了它非凡的领袖,人类失去了一位伟大的儿子。”

凯末尔逝世后,土耳其人民从全国各地赶来,悼念他们的国父;世界许多国家也派出代表团。提朗宣布随后的一个月为爱到月,许多伊斯兰国家的民众聚集到清真寺中,为凯末尔祈祷。

凯末尔的葬礼按最高规格的军事葬礼进行,由12位将军把他的灵柩抬上炮车,从伊斯坦布尔运往安卡拉,他的灵柩被暂放在人类学博物馆的一个临时墓地,直到15年后的1953年,才被移入永久性的国父陵园安葬。

尽管时光流逝,但凯末尔并没有被人们忘记。1981年是凯末尔诞辰100周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这一年定为“阿塔图尔克(意为土耳其之父)年”,让后人缅怀和追思这位伟人。

TAGS: 人物 政治家 军事家 历史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