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霜降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凌霜降,知名作家。大量作品被《读者》,《青年文摘》等知名刊物转载。2007被新浪文化评为“十大女性情感作家之首。

个人资料

著名新锐作家。

大量作品被《读者》,《青年文摘》等知名刊物转载。2007被新浪文化评为“十大女性情感作家之首。”其人被各大媒体称为“最有才情的时尚女作家”。长篇小说《偷窥》在网络上创下数千万的点击率之后由珠海出版社出版发行。发行量突破10万。2008年5月,凌霜降主笔主题书悲情影像志《紫色》推出,火爆上市。

发表作品

《蝴蝶遇见沧海》----------------2005.7《新蕾·STORY100》

《桐城无语》----------------------2007.4《新蕾·STORY101》

《八月向日葵》-------------------2007.10《新蕾·STORY100》

《梧桐锁青花》-------------------2008.1《花火》

《半枕秋露凌霜寒》--------------2008.5《花火》

《秋海棠》-------------------------2008.10《花火B》

《婵姬传》--------------------------2009.5《飞·魔幻》

《六月之伤》-----------------------2009.4《紫色·第七映话》

《魔女的条件》--------------------2009.5《火花大明星》

《粉蓝色情书事件志》

相关网站

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tafm

凌霜降官方论坛:http://www.lingshuangjiang.cn

凌霜降《偷窥》官方博客:http://blog.sina.com.cn/monom

凌霜降主笔《紫色》官方网:www.66116611.com

部分作品

我的天使阿紫和我的杂志《紫色》

            文/凌霜降

1999年,我还很年轻,青春多到可以随意挥霍。可以剪着板寸的平头,穿着极宽大的男式衬衣或者T恤在校园里独自来来去去享受孤单。

我没有朋友。除了天使阿紫。

阿紫能唱出海豚歌唱般美妙的声音不会画画,但她和我一样报名去学美术。

阿紫瘦而高,是美女。我矮而胖,是丑丫头。我常常把自己的作业画得乱七八糟,却帮她认真地画,阿紫于是总是得到A。那个帅气的美术老师总是表扬她。阿紫每次都很兴奋。 是的。阿紫暗恋着高高帅帅画一手好画有一个漂亮女友的他。

我太不好看,自卑且骄傲,阿紫太好看,高傲且张扬,没有人愿意和我们做朋友。谁也说不上来阿紫为什么喜欢和我在一起,就像我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喜欢和她在一起一样。青春就在那些走在一起被人侧目的时光里,在风中像落花一般扬起。

很美好。美好。安静。悠长。

后来呢?

后来,后来,在学校的元旦晚会上,阿紫唱了一首很好听的英文歌(http://www.jessemac.cn),那时我不知道那首歌叫什么名字,我只知道,我像大多数同学一般,被阿紫美妙的声音而迷惑。阿紫唱完后,她说,唱给我最爱的人,任剑。

任剑就是那个高高帅帅的美术老师的名字。

当时,阿紫流泪了。我很想上去拥抱她。但我没有。我等在后台,默默地拉着她的手离开好奇与哗然。

后来。

后来,任剑结婚了。再后来,任剑的女儿出生了。再再后来,我们毕业了。再再再后来,阿紫去了哈尔滨,而我,留在南宁。阿紫说,我要到离他最远的地方去。

说好不分离,终究还是分了。

阿紫来电话说:交了男朋友,不高,但像他帅。

阿紫再来电话说:又交了男朋友,不帅,但像他高。

后来还有电话说:不高不帅但画画好。

再后来还有电话说:不高不帅画画不好但声音像。

最后阿紫说:我不找了。我累了。

阿紫回来的时候,我们23岁,我瘦了,头发留长了,阿紫拥抱我:我早就知你是美女。只有你对我最好。

我和阿紫一起去看他。到了楼下,天使终究不愿意再往前走,她说:不好。听说他老了。他发福了。我不要看到这样的他。

阿紫没有去见他。她坐在那幢正在改建的美术楼下的一根倒塌的水泥柱子上,一边唱歌,一边流泪。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阿紫。那一天之后,我送上了开往云南的火车。她说她要徒步去西藏。我一直没有等到阿紫从西藏给我打回来的电话。

所有人都说,阿紫失踪了。

一直到现在,我仍在等阿紫的电话。

后来,我写过一篇小说,叫作《1999年的天使与海豚》。这一次,我把它发在《紫色》第2映话里面。

1999年的天使与海豚,记录了一段美好的友情岁月,给一个世上我最爱的女子―――阿紫。

不管我最终将写就什么样的故事,但青春里经历过的美好与忧伤,都是故事是永远抹不去的痕迹。

那是我和阿紫青春里最隐忍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很多年后我写的文里,女孩子总是高高的,瘦瘦的,外表安静美丽,内心澎湃歌唱。我想,我是在以这最普通的文字,寻找那些已经失去的纯真与感动。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做着冷静理智的情感问答的同时,却还在写《紫色》这一本一直去追寻最初的纯真与感动的杂志的原因。

我希望着,如果有一天,有那么一个时刻,在这国度的某一个地方,阿紫也许会看到这一本与她名字相同的杂志,她会想起她曾经最爱的却没有在一起的那个男子,会想起我们一起度过的那些纯真岁月,会想起我,会想起我那个一直没有换的号码。

你读小说我写小说,我是那个把布料花边切开重新缝合的人,而你,是看见这件华丽衣裳的人。你没有经历过,不代表现实中没有发生。

       《偷窥》:隐秘的欲望和暗涌的情感

—— 有关凌霜降第一部长篇小说

本报记者:赵玮晶/文

这年头,什么样的书能叫座,能卖个好价钱,并不是秘密。有爱情,有隐私,再打个美女作家的旗号,含金量几许,倒是少有人关注了。

凌霜降这本《偷窥》,不是大家之作,能吸引人眼球,多半也是上述原因。不过看着看着,越来越觉得奇怪。这个八零后的小女子,讲述的根本不是纯真浪漫的爱情故事。话里话里,倒像是世事洞明、历经沧桑一般。她触碰的是人的欲望,挖掘的是平和表象下的阴暗和错综复杂的情感。通篇看下来,所有感觉只有一个字——冷。没有人知道,平日里和蔼可亲的上司、温柔体贴的妻子、推杯换盏的朋友,背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太过现实,难免残酷。真相一点点浮出水面的过程,压抑得让人窒息。

在繁华城市里的某个酒店,有一个被少数人掌握的秘密。洗手间墙上挂卫生纸的盒子,可以轻易拧下来。当它丧失了原有的功能时,它的另一项功能便被开发出来——偷窥。于是,一墙之隔的两个房间,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从墙上那个小孔里看到的,不管有多么难以接受,但是,你的眼睛不会骗自己。人,终其一生,不过是在种种欲望之中挣扎徘徊。欲望驱使,巧花心思设下一个局,让亲近没有防备的人自己跳下去,静观事态发展。自以为可以掌控身边的人和事,却没想到世间万物往往有着千丝万缕、纠缠不断的联系。那种感觉,很像多米诺骨牌效应,从第一张牌倒下的那一刻开始,整个局势便脱离控制,只能眼睁睁地看它任由命运的捉弄发展下去。就算你预见了开始,但是你预见不了结局。到最后,布局的人得到了他最初要的东西,可是他失去的更多。如果你要得太多,永远不可能有某个人能给你全部的需要,所有的幸福都隐藏着危机。

凌霜降是一个很会讲故事的作家,她的文字没有故作深奥的哲理化,也没有摆出一幅高姿态,甚至,连适时的煽情都没有。就是完完全全真实的文字,反而让人疑惑。有时候似乎涌动着最真实的情感,有时候又冷漠无情。似是而非的爱情、困惑难解的生活,都市男女压抑着的爱恨情仇,看起来既费力又过瘾。

问其创作背景,她说:“我在好几个城市生活过,都是沿海城市。经济发达,但娼业也发达,几乎没有男人对婚姻忠诚。2003年在广州,我对门就住这个非常漂亮的姑娘,她有两个男友。一个十八岁,一个四十八岁。非常戏剧。我呢,属于那种平日里沉默敏感,但是有几分观察力的人吧!他们都是我小说的原型。还有,我就住过一家隔音效果很坏并且被人挖了孔偷窥的宾馆。偷窥是每一个人内心隐秘的欲望,并且这种事情很难界定,法律上也没规定偷窥有罪。”

这个错综复杂、曲折离奇的故事,会在你面前展开一幅万花筒般的光景,让你目不暇接、目瞪口呆。尤其在故事的后半部分,完全出乎意料,情节快得让人眼花缭乱。凌霜降笑说:“你读小说我写小说,我是那个把布料花边切开重新缝合的人,而你,是看见这件华丽衣裳的人。你没有经历过,不代表现实中没有发生。”

年轻女作家写书,或多或少会受到张爱玲、亦舒、琼瑶的影响。凌霜降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一如她的文字,不加掩饰。她说:“我看书,不是看作家。我也有张爱玲的书,但也只是看过一次就随手放到一边。小资不是不好,只是太小资会看不清楚现实,只是生活在梦里有什么意思呢。亦舒的书,太冷漠,也不够细腻。女人总是超脱。女人太超脱了,就没有爱情,不相信爱情的女人有什么可爱之处呢?不过在职场上是如此,看亦舒有好处,谁也不想得罪银钱。琼瑶对我更没有影响,如果你不嫌我刻薄,我想这样说:一个只会做梦的老女人是很丑陋的。情感是一种心理反应,所以我的小说都很现实,比较注重人物内心的挣扎。还有池莉,不可否认她比较现实,但我感觉她被传统束缚了。”

《偷窥》销售火爆 网络创下3000万点击率

日前,新浪网重磅打造的80后新锐作家凌霜降最新力作《偷窥》由珠海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上市几天后,多家书城销售一空,仅半个月连续多次添货。

这本书里,有太多人们想知晓的隐秘……

情感?权力?出轨?金钱?压抑?谋杀?

他,偷窥他美丽妻子的出轨;她,偷窥他隐忍的坚强;他,偷窥她交待的目标;她,偷窥她设下的圈套;你,即将偷窥到这一切精彩的演出……

三个偷窥者中,周晚生不自知的寂寞,比如苏维拉与顾海洋亦不自知的寂寞。你读着读着,就会不自知地想起,你是否也是其中的一个寂寞的人。或者你的寂寞比他们多一些或者少一些,但这不影响这些文字对你的打动。我们真正爱上的,总是那些某一方面与我们相似的人。很多人猜测,作者就是书里那个作为线索人物的作家。也有人说,小说的创作素材是作者与网友的亲身经历。 

房地产公司副总经理,男主人公周晚生每周都会去海洋酒店902房间偷窥他的妻子与他的上司在904房间偷情。可是因为深爱她,这个秘密只煎熬在胸中,表面上,他还是那个斯文平静的男人,表面上,他们的婚姻仍然完美。以为不完美只有自己才知道,但不完美早已透过猫眼被人偷窥。在周晚生偷窥的同时,他只能用招妓来缓解心中的煎熬。

偷窥别人的人,都不知道背后还有一双眼睛在偷窥自己。死了的人死之前不知道是谁杀死了自己。活的人也不知道谁是想杀死自己的人。谜底直到最后才揭晓。但这一切的背后,仍然存在一双不为人知的窥视之目。

作者凌霜降是著名的情感作家,她2007年在新浪开通博客以来,一直受到博友的关注,博客迅速突破300万,每天3000人准时点击!

《偷窥》曾被新浪原创,新浪读书联手推荐,并创下3000万点击率的神话。

新锐作家凌霜降小说《偷窥》中经典的句子

人也是动物。甚至是比生存在野外的动物更接近动物的动物。野生动物不外于生存与繁殖两种欲望。而人这种动物,自诩更为高级,于是欲望便更多。生存。繁殖。财富。权利。感情。有感情和没有感情的肉体快感,都是欲望。强烈的欲望。

权利把一个美好的人变得丑陋。把一个正经的姑娘变成娼妇。把一个正直的青年变成骗子。把无人不晓的恶棍变成烈士。把一个意志坚定的变成一根墙头草。权利是多强大的东西,强大到可以改变命运。

当一个女人把另一个女人,当成一个敌人的时候,很简单的一个理由就足够了。就可以把另一个女人当成比灭门仇人更可恨的仇人。

光是多么奇妙的始终物质。人们所有最本质的东西,欲望,脆弱,爱情,痛楚,欢乐,都可以这样肆无顾忌地,张狂地露出本来的原始的面目。

我们的痛楚。我们的欢乐。我们的欲望。我们的脆弱。在好多的时候,都不能在光亮下示与别人。

这个世界上,每有一个婴儿发出第一声啼哭的时刻,在某一个地方,也正有一个人在悄悄地死亡。并不是每一个人的死亡,都会被人们关注或铭记。我们都热爱遗忘。因为懂得遗忘,才会拥有快乐。

只要忽略了暗夜里的伤,不管死亡或永生,都是可以得到的完美幸福。我们如此。他们如此。另一些他们,亦然。

其实有的时候,男人是女人的战利品,但女人更愿意享受的,不是这个战利品,而是另一个被打败的女人受伤的表情。

贤良不过是一个女人的面具。戴着这样面具的女人们,有的愿意戴一辈子,有的只愿意戴十年,二十年,一年或者几个月。

女人都是天生很矛盾的动物。明明知道亲眼见到和所说不是同一回事。也明明知道亲眼见到比听说会更糟糕。当然也明明知道,即便见到了也是只能忍耐,而不能改变任何事情。但女人就是忍耐不住。都说女人耐性好,那所指的绝对是另一个方面。面对婚姻,面对男人,面对爱情,最没有耐性的,就是女人了。

男人多贪心,想要欢情,又想要家庭。总是想全救完美兼顾。总想女人应有胸怀。男人自己却做了错事而从不自如,只妄想女人心胸宽广原谅他。

原来,所有的人陷入爱情,就全部都是卑微的。卑微地痛,卑微地爱,卑微的幸福,卑微地沉默。

没有多少男人愿意穿别人丢弃的旧衣裳。这就是男人离婚的潜规则。所以作为吃亏一方,女人是守护婚姻最忠贞的卫士。

她知道这是一桩绝望的爱情。因为,只有他卑微地爱着他。卑微如一粒尘埃,不管是一阵什么样的风,都可以把她吹走。干脆利落,无影无踪。

如果是值得回忆的人,会在记忆里永生的。

专访

我带着蝴蝶的隐伤,做一朵行走的蔷薇

——著名情感作家凌霜降专访

策划:《深圳青年》编辑部 采访整理/DIDA

1人生若只如初见

那女孩真的很娇小,像个刚刚发育的高中生一般的身高,窝在沙发上看电视,我漂了一眼电视内容,正热播的神六上天专题片。神情专注,眼睛里居然有水光。这年头,嘴上爱国的人很多,心里爱国的却很少。

我于是完全不能掩饰我的惊讶,这就是一个刚刚从医院里回来的病人么?她对我微笑,眼睛大大的,弯弯的,并不顾忌眼角些许的皱纹。她摸摸头发,说:假发质量不错吧?蛮像真的。我恍然,才想起,她真的是一个病人。

采访之前我是没有见过凌霜降本人的。只看过照片上的女子沾花微笑,令人动容。她在Q上说,这是生病前的照片。一声叹息,多好的女子,真难想象被病痛折磨到掉光了头发的她是什么模样。可此刻看她灵动的眼,我知道,这个女子,是一个故事。

2我曾经是一只蝴蝶

凌霜降的QQ说明是海子的诗:从明天开始,面朝大海,春暧花开。但个性签名里却是这么一段话:我带着我的蔷薇刺和蝴蝶伤,行走,行走,行走,一个人行走。

我很老土地想让她说一说自己的童年。她想了想,微笑,说:我的童年,是一只叫做唐薇薇的蝴蝶。

80年代某个农历霜降这一天,在广西南部一个小村庄里不算殷实的唐家,一个女孩儿出生了。她是带着病痛出生的,只有两斤半重,哭声微弱,产婆让家人作好思想准备,然后拿出草药来烧穴位。她的婴儿期就是在那种土方灼烧穴位的疼痛中度过。她顽强地活了下来,每次听她凄厉地哭,她年轻的父亲都因此落泪不止。她出生三个月后,她的母亲一病不起,她仍然是一个随时会断气的婴儿。祖母听了一位神婆的预言,含着泪偷偷地把她丢弃在了一个旧矿坑旁边。晚上祖父下田回来后赶紧去抱回来,与祖母大吵了一架。祖父给女孩儿起名薇薇,要她像江边的野蔷薇一般,强盛地长大。起了名字后,奇迹一般,她和她的母亲都相继远离了病痛。此后的七年,她安静而快乐地在那个小村庄里度过,她终于长成了小女孩。1987年,她七岁了,正上小学,认了不少字。人人称赞的聪明。父亲得到一个工作机会,进了政府机关工作,也因此,她比村里同龄的小孩儿们都读了多许多的书籍。父母开始了两地分居的生活,她的弟弟出生了。父亲于是把她接到了县城读书。父亲工作很忙,每天用电饭煲蒸一个鸡蛋给她,父亲显然并不善于厨艺,鸡蛋没有打散,盐也没放均匀,味道自然不好。所以,她总是很瘦弱。

凌霜降说:在我还叫唐薇薇的时候,我不是强势的野蔷薇,我只是一只无害的蝴蝶。

3蔷薇是有刺的

蝴蝶很容易受伤,但凌霜降说:在她十二岁前,她还是一只娇嫩的蝴蝶。

1992年广西的冬天特别的寒冷。在唐薇薇还没有很确切地知道孤独这个词代表什么的时候,它已经准确无误地用排山倒海之势袭击了她。

十二岁的唐薇薇是整个机关大院里最漂亮可爱的女孩儿。但这并不能阻止爸爸越来越少的回家次数,妈妈在还在村庄里,日出而作,日落而眠。唐薇薇从此知道分居两个字的意思就是爸爸和妈妈分开来居住。而她是一个站在中间的孩子,这一种感觉,就叫做孤独。

这时候的唐薇薇喜欢把所有房间里的灯都开着,把电视开得很大声,她常常用班上最穷苦的那个女孩子和自己比,对自己说:没关系,我有宽敞柔软的床,有她从来没见过的电视看。可她知道,她还是比她穷。那女孩常常笑得开心,而她则常常笑不出来。

她开始变得沉默。在一个停电的冬夜,有一双恶魔的手掌,借助了暗夜的力量,带了父亲同事的名义,爬行过她的皮肤,无视她恐惧的泪水。她感觉自己的皮肤因为寒冷而震颤,每个毛孔都在呐喊着要逃跑,她看着这一张在微光下邪恶的脸已不是过去那张比爸爸还亲切的脸,僵硬地不能动弹,不能说话。电的到来救了她。那一瞬间的亮光,她死死记住了那张同样惊慌的变得陌生的脸。之后的七年里,她再不能关灯睡觉。不能忍受任何一个人不管男人女人包括父母对她的身体的任何接触。那时候的唐薇薇,还不知道那是一种叫做性骚扰的伤害,她只知道自己变成一个好象浑身长满了尖利的刺的女孩子。

这一年,她选择远离了父亲,跟母亲一起住,并在上初中的第一天里,完全改掉了自己的名字。她开始叫做凌霜降。

1996年,她初中毕业了,成绩并不好,不是她不够聪明,是她放任自己的惰性。她上了一所中专学校,学习美术和音乐。每天从画室走到练功房,周而复始。老师们都说,她的画有灵气。她不知道有没有,她总是沉默地画,用大量的蓝色,深蓝,纯蓝,灰蓝,浅蓝。冷而拒绝亲近。所以,这三年,她没有什么朋友。1999年,她通过自考,得到一所大学中文系的录取通知书。这一年,她看起来和一个初中生没有什么分别。考大学不是为了证明自己足够聪明,而是她发现自己找不到方向。

4 每个女子都有自己的蝴蝶伤

在她为我续了一杯茶的时候,我问她:我想听你的爱情。

她垂下眼脸微笑:好。

凌霜的心里,住着三个男人。

第一个男人叫张,他在画展上看到她的画,给她写信,无视她的冷漠,对她极温暖的好。在她十九岁的那一年永远地离开了她。那是她的初恋。彭比她大四年,轻易就能看到她的刺,他很久才拉到她的手。他无条件地宠爱她,她冰冷而任性,他容忍她,却也教训她:不要把自己变成刺猬!再简单残忍不过的结局,1999年5月7日,天气有一些些的阴暗,她与他吵架,她又给他电话要他来,中途他的车出了事。死亡对于凌霜,又是一个很深又历久弥新的伤口,她整整六年,都没能再完全地爱上另一个人。这样的悲伤,一直陪伴她走过了她叛逆又才华横溢的大学四年。1999到2002年,她是乐队的键盘手,她画得一手好画,她的作业总是A,她也总是旷课不知所踪,只是没有人看过她也在夜里哭。

遇到杨是2001年,她还带着满身满心的伤痛。杨直率,正义,不指责她的不是,却教她正确的处事方式。用很慢的速度,她学会了怎么爱护自己,学会封存伤口。但杨却是一个不爱她的男人。为了前途,借口距离,或者是真的没有感觉而总离她甚远。她亦然不言语。有时候,不管多强的女子,在爱情面前,却卑微如尘,就像张爱玲所说,即便卑微如尘,却仍是要从尘土里开出一朵花儿来。

凌霜说到这里,忽然失笑,说:或者不叫爱情,应该叫单恋才对。我总觉得,一个女人,要在爱着,才是真正活着。有时候爱情没有结果的时候,是一条一个人的旅途。

第三个住进凌霜心里的男人是Y,有妻子女儿,同她一般码字为生,在圈子里小的名气。凌霜从不说爱他,他从来开口闭口都说他不会给她未来不会给她承诺。她常常任他去说,像宠爱一个孩子。但她的心里,知道自己对他有多深多长的依赖,在那些被身体的疼痛折磨的深夜里,她与他彻夜地聊天,聊稿子,聊钱,聊人生,聊过去,也聊爱情。也许依赖并不是爱,但已经住进了她的心里,她每次想起,都是一个温暖的过程。

凌霜拈茶微笑,说:爱情是易碎物,是每一个女子的蝴蝶伤。这世间每个人都会受伤痛楚,有些人会大声呐喊,有些人安静缄默。我应该属于安静的那一种。

我在她的微笑里叹气,这世间就是如此,即便是像凌霜降一般的灵动女子,岁月静好,现世安稳都因为爱情的残缺而成为憾事一桩。

5 强势的野蔷薇

凌霜降无疑也是强势的。

1999年她唯一的安慰便是父母的和好。

2002年下半年,她的父亲却因政治经济问题而失势失业,还惹上了不算小的官司,父亲五十岁了,一夜白头。在那些父亲被扣留的日子里,母亲叹息着生病。凌霜不知那来的勇气,拿了家里的积蓄四处打点,她陪那些领导喝酒,喝了吐,吐了喝,一向时而嚣张,里面沉默的她在酒席上谈笑风生,大有谈笑间樯轳灰飞烟灭的架势。有些人拍着她瘦小的肩膀:小姑娘,口才不错呀。也有的人派了秘书来问她:安你一份正式工作,再摆平你父亲的事情,能不能经常一起吃吃饭。她不记得自己当时有没有笑,但她那晚回家,坐在大门外落了一夜的泪。

2 003年初,家里终于开始债台高筑的时候,她的父亲终于得已革职回家。她在一间学校找到了工作,她对父亲说,不怕,我们饿不死的。其实她的心里,亦然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

3月,她带着妈妈去做一个小手术,顺便也给自己做了一个检查。她的肚子的左下侧,总是隐隐作痛。如她所料医生告诉她:你肚子里长了一个硬块,暂时判断为良性。先做一段时间热疗吧。她不动声色。陪母亲做完手术。回到家里依旧只字不提。

债务,生活,手术。她无从选择。她抽很多的烟,失眠。看起来了无生气。

4月,热疗结束,医生说,肿块不见了。应该没什么问题。

5月,她开始在失眠的夜里写字,写了就往网上贴,希望运气好到有人能发现像别人一样卖一些钱。她的目的再明确不过,就是想要钱。可这一年,人人说她的字有灵气,却半个字也没有卖出去。

她并不气馁,床头床尾全是杂志。她不断地看,不断地写。她足够聪明。

她摸到肚子里疼痛的地方,那肿块又长出来了。

2004年是她的本命年,居然也是幸运年,她终于收到了想要的稿费。

圣诞节过后,她坐在客厅里,对父母说:我要去做一段时间的化疗。在母亲的泪水里,她又说:只了掉头发而已,不用做手术的。

过年的时候,她已经没有头发了。医生的脸却时阴时晴。

凌霜降起身换了一张CD,是马修连恩的<狼>,然后说:我以为我是很强势的,虽然至今搞不清楚自己的个性是悲观还是乐观。但世事就是这样,往往不能是你所预料.

听她微微地叹息,我想,这是一个强势却绝不失柔情的女子,有着对生命,对生活最深切独特的感悟。

6 做一朵行走的蔷薇

2005年3月,病情终于稳定。凌霜降在家里休养,总是上网。她说:我要赚钱治病。很多人同情她。她却总是大声笑放肆地在QQ群里打闹,半点也不像个病人。她和Y常常聊天到深夜,讨论什么样的稿子好卖,或者讨论谁也没有的爱情。

7月,她却再次进了医院。医生骂她:你不想活了?你不知道你已经不能再受辐射吗?还上那么多网。她居然还笑:摇摇手里的存折,说:医生,我要上网赚钱才能来看望你呀。引得一室的哄笑。

此后便开始又从医院里进进出出,她异常的配合,再不上网,却还是把在病床上手写的稿子让与她同龄的堂姐帮她打上电脑发给编辑。

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笑出声来,爽朗得紧:我真是好喜欢钱呀。好不容易才开始写出路子,怎么可以停下呢。我要好好写,好好活,再不生病。

我看着她的脸,上面有着作为一个病人的苍白腊黄,也有着怒放蔷薇一般的光彩。

她有着伤人的冷,却也有着诱人的活力,这样一个天蝎座女子,是一朵怒放着行走的蔷薇。

粉蓝色情书事件志

TAGS: 人物 作家 女性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