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道夫·威廉·布格罗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阿道夫·威廉·布格罗Adolphe-William Bouguereau(1825-1905),法国画家,他是法国19世纪上半叶至19世纪末法国学院艺术绘画的最重要人物。布格罗追求唯美主义,擅长创造美好、理想化的境界,他创作有以神话、天使和寓言为题材的画作,也有近似于照片特质的写实绘画题材的画作,这些完美的风格吸引了大批艺术追随者和赞助人,他一生获得多种殊荣,成为当时法国最著名的画家。


其作品以高度完整、技法全面和擅长表现多愁善感的题材为特征。在人物造型处理上,为了追求高度的优美,舍弃技法创新,维护官方正统的艺术,排斥其它艺术流派,因而被现代批评家指责为保守的画家。


到了1980年代,对于人物画和19世纪画风的兴趣重新崛起,布格罗的绘画才又开始被重视,并且被认为是学院派艺术最重要的画家之一。

人物简介

威廉·阿道夫·布格罗(William Adolphe Bouguereau,1825年11月30日 - 1905年8月19日),是19世纪末的法国学院派画家。布格罗的绘画常用神话作为灵感,以19世纪的现实主义绘画技巧来诠释古典主义的题材,并且经常以女性的躯体作为描绘对象。

布格罗在世时于法国和美国都享有高度的名声,并且在一生中获得众多的荣誉,同时他的作品在当时也都以超高价卖出。作为那个时代沙龙画家中的佼佼者,布格罗成为后来崛起的印象派等前卫艺术的首要攻击对象,并且在20世纪由于现代主义的崛起而被遗忘。

在他一生中,布格罗总共画了822幅当下已知的画,除此之外还有其他许多作品的下落不明。到了1980年代,对于人物画和19世纪画风的兴趣重新崛起,布格罗的绘画才又开始被重视,并且被认为是学院派艺术最重要的画家之一。

近几十年来,他的作品又重新在拍卖行里成为收藏家们竞相争夺的对象,2000年5月1日在佳士德的拍卖中,他的《博爱》以三百二十万美元成交。他的那些充满了田园情调的画面的复制品几乎是西方仿古绘画市场上最受欢迎的内容之一,其作品又重新成为一些艺术史家研究的对象。

人物生平

布格罗1825年出生于法国比斯开湾小城拉罗歇尔。布格罗的父亲是小商人,先做葡萄酒生意,后做橄榄油生意。布格罗对于接手家里的生意兴趣缺缺,他的叔叔同时也是天主教神父的尤金于是开始教导他古典主义和圣经的题材,并且安排布格罗到波尔多的艺术学校半工半读两年,学习绘画。为了挣取一些额外的收入,布格罗在业余时间为睡衣和果酱设计商标。

不久布格罗的父亲终于被说服,让布格罗在1846年用卖出33幅画像的900法郎加上亲戚的筹款,到巴黎的法朗索瓦·爱德华·皮柯特画室学习,两个月后作为100名学生中的第99名进入法国美术学院。除了艺术上的学习外,布格罗同时也学习生物解剖、考古、和历史服装等课程。在皮柯特的教导下,布格罗继续学习学院派的画风。

当时学院派将历史和神话题材作为评量艺术的最高标准,1850年,学院举办以“历史和神话”为主题的绘画创作,布格罗的油画作品《芝诺比亚在阿拉克斯河边被牧羊人发现》(Zenobia Found by Shepherds on the Banks of the Araxe)获得罗马大奖的奖学金得法国国家艺术奖学金罗马大奖。获奖的奖励之一,便是与其他获奖者一起前往意大利游学,并居住在著名的美第奇别墅,布格罗游历了意大利的许多城市,模拟古代及文艺复兴时期艺术家的作品。

布格罗的画风一向坚持学院派的传统,他的画都会在每年的巴黎沙龙上明显展出。在早年时一名评论家便说:“布格罗先生对于轮廓的拿捏有一种天分,他完全着迷于人体的韵律上,并且完美呈现了古代和16世纪画家们在这个题材上的画风,在这点上我们必须赞美布格罗先生的成就…拉斐尔就是从古代画家那里寻找了他的灵感…而没有人会指控拉斐尔的作品不是原创的。”

拉斐尔是布格罗最崇拜的画家,他也因此相当得意他的作品被与拉斐尔相提并论。不久后布格罗完成了模画拉斐尔的经典作品《嘉拉提亚的凯旋》,完成了从法国美术学院毕业的条件之一。在他的许多作品中,布格罗都已古典主义的方式来描绘结构、形状、以及题材。布格罗对于女性的描绘也在这时脱颖而出,透过他的画风,他可以将一个女人以最美丽的方式呈现在完成的作品上,同时却又保持了现实人物的长相。

在1856年布格罗与玛丽-奈莉·玛爵伯恩结婚,两人后来生下五个孩子。

到了1850年代末,布格罗已经与当时的艺术界买卖商有密切的关系,尤其是画商保罗·杜兰雷尔(Paul Durand-Ruel,后来成了印象派的重要支持者之一),杜兰雷尔帮他在沙龙上卖出了大量的绘画。巴黎沙龙每年都会吸引超过30万人参观,对于当时画家的知名度宣传是极为重要的场合。布格罗的名声在1860年开始传到英国,同时他利用增加的收入在巴黎的蒙帕那斯买下了一间房子和画室。

布格罗一生中一直维持传统派的画风,他的绘画经常以神话中的人事物作为题材,包括了基督教和异教在内,并且对女性的裸体有特别的重视。在布格罗的画作里,女性的形象非常恬美,有妇女,仙女和农村姑娘等人物。其环境多为乡间丛林,宁逸静瑟。在他的画下,古代的神、宁芙、洗澡者、牧羊女、圣母等等都被以19世纪的现实主义画风重新诠释而在画上获得新生,呈现出高度理想化了的样貌,这也使当时有钱的艺术赞助者对他的画爱不释手。

布格罗以传统的方式来完成一幅画,包括了利用铅笔素描作为先前草稿,再利用油画作为第一步的初稿,他仔细的画风使得他的画都呈现了一种在视觉上让人满足、同时也精确描绘出人体形状的样子。布格罗在描绘皮肤、手臂、以及脚的部分尤其被尊崇。不过除了神话以外,布格罗也常使用一些之前大师所描绘的宗教和情色题材,例如隐喻了失去童贞的《破裂的水罐》。

布格罗同时也接受许多人雇请帮忙以绘画装潢居家、公共场合、教堂等等,在过程中布格罗有时候会绘画自己的风格,其他时候则遵从顾客的要求。在早年布格罗不断接到这三方面的生意,也使他获得滚滚而来的收入和声誉。除此之外他也常将他装潢画的作品重画卖给其他顾客。布格罗也是当时最高档的肖像画家之一,许多他替有钱顾客画的肖像画至今当还在私人收藏家手里。

布格罗在法国美术学院的地位不断上升,并在1876年成为终生会员,并且在1885年获得了法国荣誉军团勋章]。他在1875年开始于朱利安美术学院(Académie Julian)授课,与法国美术学院不同的是,朱利安美术学院也招收女学生,同时没有入学考试,而且学费也较为便宜。

在1877年布格罗的妻子难产而死,他后来会在1896年与一名他教导出的女画家伊丽莎白·珍·加德纳结婚。由于他的第二个夫人也是他的学生,所以当时受夫人的影响,极力帮助女性画家举办画展。尽管在画风上布格罗是标准的传统主义者,然而他在世时却利用他的影响力使许多法国的艺术机构开始开放给女性学生就读,包括了法兰西学术院在内。

在晚年时布格罗曾这样描述他对于艺术的热爱:“每天早上到画室时我都充满了喜悦,到了晚上因为黑暗而不得不停工时,我都迫不及待明天早晨的到来…如果没办法将我献身于我热爱的绘画上,我将是多么的悲惨。”在一生中布格罗总共画了822幅当下已知的画。

在1905年的春天布格罗在巴黎的住所和画室被小偷偷窃,他接着在当年的8月19日因心脏病死于他的出生地拉罗歇尔,享年79岁。 

绘画风格

布格罗作品以高度完整、技法全面和擅长表现多愁善感的题材为特征。在人物造型的处理上,为了追求高度的优美,理想化的境界,布格罗舍弃技法创新,维护官方正统的艺术,排斥其他艺术流派,比如在素描和油画上重视细节的绘画,他在人物的皮肤、手和双脚上有着细致而独特的绘画技艺。后来的批评家指责布格罗为保守的画家。

布格罗创造了一个被理想化的世界,他那几乎近似照片的写实绘画风格受到富有艺术赞助人的欢迎(虽然一些批评家更青睐法国画家简·弗朗索瓦·米勒描绘农民生活及田园风光的作品),在布格罗的画作里,女性的形象非常恬美,有女神,仙女,妇女和农村姑娘等人物。其环境多为乡间丛林,宁逸静瑟。对劳动的赞美,是十九世纪欧洲油画的又一个亮点话题。不管是出于对外光环境的语言探索,或是出于创作主题的个人偏好,这类作品总是给人带来户外的阳光,以及阳光般的情调。

布格罗是个十分多产的画家,在他漫长的艺术生涯中,留下了约800多张绘画作品,且题材范围极其广泛,从古典神话、宗教和世俗场面一直到人物肖像,《宁芙与萨提尔》Nymphs and Satyr (1873),《维纳斯的诞生》The Birth of Venus (1879),《春天的来临》Le Printemps (The Return of Spring) (1886),《暮色心境》Soir, Evening or Evening Mood,《年轻的牧羊女》The Young Shepherdess (1885) 等都是其代表作。

布格罗的绘画,从早期较为严肃和忧郁的大型宗教历史场面,逐渐转向轻松明亮,人物较少,更具世俗性的内容,如母与子、牧羊女、农妇、浴女和小孩等,作于1851年的《兄弟之爱》Fraternal Love (1851) 即是这一转变的开始,他并且不断地重复了那个母性主题。那些充满了浓厚的乡村风味和田园情调的画面中,在树林、田野或牧场的背景上,穿着白色的衬衫,单色的罩衣,带着花的或格子图案的方形披巾,赤着脚的农村姑娘,就“好像神话中的公主,由魔杖变为乡下人后成为他画面中的模特儿”。那些穿着意大利地方服饰,像公主和天使般的妇女和小孩的形体,虽然被美化和理想化了,但仍然还是显得十分真实和世俗化。

也许就是这种把宗教内容世俗化,把农妇美化和理想化的处理手法,温馨妩媚,略带一丝淡淡哀愁的气氛和情调,精致细腻的画风和完美无瑕的技巧与当时观众的趣味十分一致,使他的画深受英国,尤其是美国人的青睐。然而,就是这种过于完美,“机械”和“光滑”的画风,加上与当时时髦的现代艺术在趣味上的格格不入,不免使他成为激进的印象主义派画家、现代艺术家和评论家攻击嘲笑的对象,作为一个传统艺术的卫道士,保守的学院派的“首领”和所谓“平庸辈中的大师”,布格罗势必成为现代艺术的牺牲品。

个人影响

作为导师

布格罗从1860年代开始布格罗开始于朱利安美术学院授课,在那里他将他绘画的技巧和心得分享给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学生,包括女画家在内。

在他几十年的教学生涯里他指导了数百名甚至上千名的学生,许多人会在他们各自的国家成为知名的画家,有些人会延续布格罗的画风,而其他人例如亨利·马蒂斯则反叛发展出了不同的画风。

他的学生包括: 

法国画家埃米尔·穆尼尔(Emile Munier, 1840 - 1895)

英国画家乔治·克劳森爵士 (Sir George Clausen RA, 1852 u2013 1944)

美国画家因格尔·欧文·库斯(Eanger Irving Couse,1866-1936)

生前荣誉记录

1859年受封,1876年获得Legion ofHonour(荣誉爵位),一度成为Academie des Beaux-Arts of the Institut de France的四十名成员之一,这是法国艺术家的最高荣誉;此后又成为比利时与西班牙的荣誉爵士、荷兰皇家美术学院的院士。

曾被遗忘的大师

布格罗在世时被当时世界上的艺术界认为是最伟大的画家之一,同时也因此被前卫艺术流派大肆攻击。除了在他的母国法国外,他在比利时、荷兰、西班牙、美国等地都享有崇高的名声,他的画也都以市场上的超高价卖出。

布格罗的画家生涯几乎是一帆风顺,从没遭遇什么挫折。对当时许多人而言,布格罗的画呈现了最高尚的品味和细致,也完全符合艺术界的传统。而对反对他的前卫画家和20世纪的现代主义者而言,他则是过去时代的画家,有着高等的绘画技巧,但却不合新时代潮流。埃德加。德加和他的同僚便以“布格罗派”来贬称任何他们认为只是依靠“华而不实而人工的表面”的艺术风格。尽管如此,德加在1872年一封信中称他努力模仿布格罗在绘画上有条理和纪律的绘画过程,虽然以德加的个性来看,这句话可能只是一种嘲讽。

布格罗的画也被许多美国的百万富翁拼命抢购,他们认为布格罗代表了当时法国最重要的画家。到了1920年之后,布格罗和其他学院派的画风开始走下坡,现代主义和抽象艺术开始崛起,在接下来几十年里现代主义会将布格罗等19世纪画家的作品打入冷宫。阿道夫·威廉·布格罗的名字在百科全书中甚至未被提及,成了一个一度辉煌又一度被人们遗忘的画家。

后世影响

从1970年代到1980年代开始,19世纪画风开始重新受到重视。

在1974年纽约文化中心(New York Cultural Center,现在的纽约艺术设计美术馆)出于好奇,决定举办一场布格罗的作品展览。当时美国的艺术收藏家Robert Isaacson已经开始了一场要替19世纪画风恢复名誉的运动。

在1984年马克·保季画廊展出了23福布格罗的油画和一幅素描,并在后来的1997年举办了一个早期的互联网展览。1984年加拿大的蒙特利尔美术馆也对布格罗作品进行了一次大型巡回画展,这次展览从从法国的小皇宫开始,经过沃兹沃思学会,最后到达蒙特利尔。

2000年,弗雷德·罗斯Fred Ross和志趣相投的艺术家及收藏家们创立了“艺术复兴中心Art Renewal Center”,他们反对现代主义风格,主张提倡早期的艺术价值。 他们特别支持拥护布格罗Bouguereau的风格,Ross认为:“布格罗在美术界应享有最高的赞誉。”

如今,100多个博物馆和艺术机构在世界各地陈列、公开展出着阿道夫·威廉·布格罗的绘画作品,布格罗的油画又以高昂的价格重新在拍卖行中成为收藏家们竞相争夺购买的对象,他的绘画作品的复制版本也在世界各地的海报商店和礼品店热销,在网络上也位居“最受欢迎的画家”榜首。他的那些充满了田园情调、美好的画面成为最受人们欢迎和喜爱的内容之一,再次成为一些艺术史学家研究的对象。

为纪念布格罗逝世100周年(2005年),布格罗委员会经过25年的努力,在2003年至2004年出版了由Damien Bartoli编写的关于布格罗的生活和工作的详细目录。

在2005年加州的盖帝博物馆(J.Paul Getty Museum)展出了三幅布格罗的握品,迅速成为了当时博物馆里最受欢迎的展览,吸引了数万名访客挤在大厅里要观赏展出。

历史最终仍然还是对布格罗及其作品的艺术价值作出了某种相对比较客观和公正的评价,许多博物馆重新把他的画从储藏室里拿出来公开展览,他的绘画作品被复制,印成画册、明信片、挂历、书籍的封面乃至商店的购物袋,阿道夫·威廉·布格罗再度成为最受大众欢迎的19世纪画家之一。人们在他的画面中,可以看到某种诉诸于感官和理性,远离当代生活的永恒的美丽。

“布格罗的艺术是个极好的范例,”——弗里昂纳·E·威斯曼在她的专著《布格罗》中说,“它反映了艺术家的期望,与那些职业艺术评论家和因喜欢而购买艺术品的人的反应之间,自始至终存在着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如果把神话故事纳入奇幻的选题,奇幻的疆界将可以延伸至更深隧的时代,也更能表现出一脉相承的悠远历史;或许也可以观察西洋艺术发展对于奇幻画作的影响。

人物名言

“先生!我经常告诉我的学生们,人们必须寻求美和真,必须使作品达到极致。只存在一种画,就是能把毫无瑕疵的美和完善呈现到人们眼前的画,如同委罗内塞和提香的作品一样。”

“从整体上来说,在完美的和谐中,一个天生的艺术家必须具备特别自然的本性,对视觉形态和色彩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和自发的冲动。如果一个人缺乏这样的感觉,他就不是艺术家,并且永远不会成为一个优秀的艺术家,朝着绘画这种方向努力对于他来说就等于在浪费他自己的时间。 而这种特殊的感觉和能力是通过研究、观察和实践才能获得的;它可以通过不断的工作而得到改善,但是艺术的天分终究还是一个人天生所固有的。首先,一个人必须全身心地热爱自然,花一些时间去学习研究和赞美它。 一切事物都来源于自然,包括植物,树叶,草叶等都可以是无限和丰富的凝思主题,对于艺术家来说,即使是漂浮在天空的云彩也有它独特的形态,这种灵感帮助他思考,给予他快乐。”

部分画作

La Danse (The Dance) (1850) 舞蹈

Alone in the World (Latest 1867) 单独在世

The Knitting Girl (1869) 正在编织的女孩

Nymphs and Satyr (1873) 宁芙与萨提尔

Cupidon (1875) 爱神丘比特

The Birth of Venus (1879) 维纳斯的诞生

Evening Mood (1882) 暮色心境

Le Jour (1881) 白昼

The Nut Gatherers (1882) 坚果收集者

The Young Shepherdess (1885) 年轻牧羊女

Chapel of the Virgin, Saint-Vincent-de-Paul church, Paris (1885-89) 巴黎的小礼拜堂

Le Printemps (The Return of Spring) (1886) 春天的来临

The Shepherdess (1889) 牧羊女

L'Amour et Psyché, enfants (1890) 儿时的丘比特和赛琪

The Bohemian (1890) 吉普赛女孩

TAGS: 画家 艺术家 法国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