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红(艺术家)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1990年 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毕业生,1999年年底获 斯坦福大学机械工程博士学位和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在美国生活、工作多年,现随Google进入中国而重新回国

个人概述

  1990年 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毕业生,1999年年底获 斯坦福大学机械工程博士学位和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在 美国生活、工作多年,现随Google进入中国而重新回国

职业生涯

  作为Google的“文化大使”,到Google中国公司的周红在工作短短5个月后突然离开。《每日经济新闻》昨天从Google中国公关经理崔谨处证实了这一消息。

  Google中国市场总监潘茜称,周红回到Google美国总部的具体时间是“在今年2月底”。

  与此次悄然离开不同的是,周红来到Google中国公司时曾经是Google大为渲染的一件事。周红是“Google公司的第一位中国人”,在Google也是资深软件工程师。生于湖北的她14岁便就读中科大少年班,1999年12月在斯坦福大学获得机械工程博士和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2000年加入Google的第一件事情是参与Google的国际化计划,负责设计Google的欧洲语言版本和中日韩语言版本。后来周红又领导了Google News的开发工作。据称,其共开发了“30多国Google版本,拥有4项软件专利”。

  显然,周红作为一名在Google的成功的中国工程师,“为了有力推动在中国的揽才进程,李开复把Google的第一个中国员工周红专门从美国请来现身说法”———当时有媒体如此报道。2005年9 月,周红作为在中国的“第二名员工”被派往中国,协助李开复开拓中国市场、招聘员工,被Google公司称为“文化大使”。

  而周红回到国内后高调表示:“我想把Google的企业文化或人力资源机制移植到中国来,让中国的优秀人才同样感受到他们的自由发展。”然而,周红为什么在来到中国短短5个月后,突然选择离开?

个人荣誉

  1999年,周红从美国斯坦福大学毕业,她几乎同时拿到了机械工程博士学位和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

  周红回想当时进入Google的情况说,“毕业后,就开始找工作,当时运气不错,Oracle、SUN、思科等都愿意录用我,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去了Google”。

个人影响

  周红:想把Google的文化移植到中国来

  李开复从微软公司跳槽到Google公司,这不仅引起了两大公司为此而大打官司,更引起了人们对Google公司的惊奇,是什么原因让李开复放弃微软公司副总裁的职位而选择了Google?

  从2000年时就加入Google的周红,14岁的时候就读于中国科大少年班,后来就读于美国斯坦福大学,她的第一份工作就是Google,而她也是Google公司的第一位中国工程师。

  对周红来说,在过去5年多的时间,她对Google感受最深的就是“Google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地方”,“因为每个人在Google做的事情,都是他们自己最喜欢的事情”。而刚到Google不久的李开复则赞叹的说,令他感到震撼的是Google的“激情魔力”,“我认识的许多朋友都去了那儿,有些是资深研究者和科学家,我发现他们以前的憔悴消失了,他们充满了活力;有些是我的学生,我发现他们像找到了一个梦幻之家,上班像是在享受。”

  日前,作为Google公司的“文化大使”,周红陪同李开复一起来到中国,她将协助李开复开拓中国市场、招聘员工等工作。

  “回到中国来,也是一个全新的挑战,也会经历Google在中国从无到有的过程,尽管有很多不确定的因素在里头,但因此才富有挑战性,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尽管在中国生活了20多年,但这次回到中国,周红感觉这和去年回国度假的心情不一样。

  在当时,Google还是一个刚创业不久的小公司,而同意录用她的公司还有Oracle、SUN、思科等著名公司;但周红最终选择了给她最难面试考题的Google

  1999年,周红从美国斯坦福大学毕业,她几乎同时拿到了机械工程博士学位和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

  周红回想当时进入Google的情况说,“毕业后,就开始找工作,当时运气不错,Oracle、SUN、思科等都愿意录用我,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去了Google”。

  “我去SUN的话,是因为我做了一个暑假实习生,因为我斯坦福的一个同学,也是好朋友,在SUN工作,他们招实习生的时候,希望我过去,等我毕业的时候,他们表示希望录用我。我想,在SUN,那也挺不错的,他们很正规的,需要有推荐信。我在斯坦福的时候,其中有一个教授,我特别佩服,叫David Cheriton(大卫?谢瑞登);当时,他在帮我写推荐信的时候,对我说,u2018如果你还没有找到工作,还没有完全确定的话,我还可以推荐你去其它的几个公司u2019;然后,他就推荐了思科和Google”。

  她很快向思科和Google投递了简历,思科很快有了回复,在经过面试后,很快就表示录用她。但投递Google公司的简历,却一直没有回音。

  当时,她就给David Cheriton发了个Mail,David Cheriton帮她把简历发到了Google,第2天Google就有反馈了,说副总看过了她的简历后,对她很感兴趣,让她先做一个电话测试,还比较顺利,然后,她就得到了来Google公司面试的机会。

  周红说:“面试的时候,我就感觉这个公司和其它公司完全不一样,象Oracle、SUN、思科都是大公司,公司非常庞大,建筑的很漂亮;而 Google当时很小,去的时候几乎都找不到,它连门牌号都没有,在路边电线杆上有个小纸条,用圆珠笔写的Google,打个箭头,我开车过去,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公司。”

  Google那时公司只有几十名员工,在一个普通楼房,第一层租给另一家公司了,第二层层才是Google。

  让周红感到惊讶的是,在那种情况下,Google不但有厨房,还有洗衣机、按摩室等设施和服务,而这一切都是免费的,直到现在。在2004年4月 Google提IPO计划书时,对未来的投资者明确表明,必须接受这些福利,“在未来的日子里要做到有增无减”。

  由于很早就去Google面试,她没有吃早餐,没想到面试经过了3轮,直到下午4点才结束。

  第1轮面试周红的人,让她写3段程序,“要求很高,毕竟要使这个程序运行,给出正确的答案,并且是最好的,这就很用脑力;写完了之后,就有点精疲力竭了”。第2轮、第3轮面试她的问题,有惊无险。结束的时候,一个负责招聘的主管送给周红一件衬衫;她当时就想:经过大半天的折磨,如果不被Google 录用,她就用这印有Google的衬衫拖地。但幸运的是,面试后的第2天,她就得到了Google的录用通知。

  “后来,我想了想,我之所以选择Google,是因为我特别喜欢面试我的这几个??管是第2天晚上9点打电话给我的。我想当时很感动,负责招聘的都要工作到晚上9点钟,工程师那就更不用讲了,工作都非常辛苦。”周红说,自己之所以选择Google,是因为面试者给了她最难的题目;而面试她的3个同事都非常聪明,“我想跟他们在一起工作一定有很多乐趣,也能学到不少东西”。

  让周红选择Google另一个想法就是,“刚从学校出来,选择一家小公司,对未来还有很多憧憬”。

  在Google现在的办公楼,有一个地球模型在运动,有Google搜索的地方地球模型上就会有一个亮点,周红说,“每天走过的时候,都会看到一个闪亮的地球在转,我就感觉到我写的几行程序别人都在用,那种感觉会非常好”

  等周红进了Google后,才知道,推荐她进入Google的David Cheriton是Google的第一个天使投资者,正是由于他的介绍和引见,Google的创始人佩吉和布林和他的朋友Andy Bechtolsheim (安迪?贝奇托尔谢姆),在David Cheriton家的后院第1次见面,由于Andy Bechtolsheim当时时间很紧,没有听完佩吉和布林的创业计划就签了10万美元的支票。

  经过了短短的5年,David Cheriton和Andy Bechtolsheim为他们当初投入的20万美元得到丰厚的回报。去年8月,Google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时候,Andy Bechtolsheim和David Cheriton,两人持有的股票市值将分别达到3亿美元左右,而当时Google的每只股票的价格是85美元;如今,Google的每只股票的价格已经高达353.06美元(11月3日的价格)。

  在周红进入Google的半年前,也就是1999年6月7日,对Google来说是是历史性的一刻,那一天,Google获得了硅谷最有名的两家风投公司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uyers(克赖那·巴金斯)和Sequoia Capital(美洲杉)一共2500万美元的投资。

  而在周红加入Google的半年后,雅虎公司为Google“锦上添花”,又投入了1000万美元。

  和一般经历跌宕起伏的公司不同,Google一直在稳步高速的发展,就是是在网络泡沫的时候,别的公司都在拼命的烧钱,但Google花钱却非常的节约。而从2001年开始,Google就开始赢利了。而自去年上市来,Google则成为纳斯达克的神话。

  作为一名Google的员工,周红说,“我感觉最深的是,Google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地方,因为每个人在Google做的事情,都是他们自己最喜欢的事情,你可以在半夜的时候都能听到同事们在大厅弹奏钢琴,或总是人声鼎沸,而停车场总是有车”。而正是这种非常的激情和创意,所以,Google的员工不在乎工作很长的时间。

  在Google,有一个员工,差不多和周红同时加入公司的。那个男孩主要负责检测Google每天有多少访问量,由于他喜欢喜欢画蜡笔画,他就自发的在一张大纸上面画出Google今天是多少访问量、明天是多少访问量?他把Google的历史用访问量给画下来了,他这样一直坚持了4—5 年,Google有一整面墙都是他画的。而同事们自发的就在他每天访问量的蜡笔画上,标注自己的一些事情,比如,“今天我加入Google”、一些有趣的人来访问等内容,也可以说这里记录了一个个小小的里程碑,而这些完全都是自发的。

  而为了营造企业自由的文化和员工的这种工作的激情,Google自创立起就实施了一些充满人性化的制度。

  在过去的5年多,周红从来不担心上班会迟到,因为她一般都是中午才上班。由于Google公司推行的是弹性工作制,员工上班不必“朝九晚五”,“我们公司的员工睡的比较晚,起来的也很晚,对我个人来说,我一般中午去上班,工作到半夜回去,我想这种弹性工作制对一个人的创造力也是非常好的;如果把工作时间限制在u2018朝九晚五u2019,那怎么能创新?灵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来的?”

  为了鼓励创新,Google还有规定,一星期员工有20%的上班时间做自己工作之外的事情。

  周红说,创新对一个企业来说是非常关键的,如果想立于不败之地的话,就要不停的创新,“你只有不停的重新创造自我,企业才会长久”。因此,Google鼓励员工利用上班时间经常尝试不同的事情,“一个星期有20%的时间,可以自己掌握时间,公司有很多产品就是20%时间内做出来的,比如说Gmail就是一个人的创意,做着做着就做大了,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此外,在Google,还有这么一个明确的规定,就是管理层不能限制一个员工在公司内部不同部门之间的自由流动。

  周红对此深有感触,她自己在过去,因为兴趣的原因,曾从一个部门到另一个部门,“只有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才能很有创意,如果有所限制的话,就难以发挥出个人的最大潜力”。正是在这种激情的氛围中,在过去从事软件开发5年半的时间里,周红拥有了4项软件专利。

  而Google的这种自由和激情也感染着李开复,他刚到Google后,第一次见中国籍的员工员工,有几十个人就表示愿意跟他回国,他就问,“你老板的队伍只有两三个人,老板不会怕你走,劝你留下吗?”而他们则对李开复的想法感到不解,因为,无论员工到哪个部门,都是为了公司更好的未来。

  对我们招聘的人才,我要求一定要有非常聪明的头脑,要有很扎实的基础,也要有很强的动手能力,一定要是实干家,我们非常强调编程的能力,对计算机这个学科深刻的理解,最重要的是你能够适应Google创新的文化

  目前,Google在全球有4000多名员工,在中国市场刚刚起步,计划,在明年夏天前招收50名员工,而全部都是刚从大学毕业的应届生。

  对于回到中国,周红表示,“我觉得Google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情,它改善了人们的生活,让人们更加方便的了解这方面的信息,现在 Google对中国市场非常重视,就我个人来讲,也非常愿意为中国做一些事情,对我来说,这么做非常有成就感和满足感”。

  从一个求职者到一个面试者,从进入Google到又回到中国,周红所扮演的角色也跟着换个位置。她认为,Google在美国本土招聘人才的要求很高,而在中国,这种标准也不会降低,“我们在美国招聘的时候,非常看中个人的能力,而在中国招聘也不会降低这个指标”。

  周红说,“我记得刚加入Google的时候,公司组织了一些培训,包括怎么去招聘?怎么去面试?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你可以非常聪明,但你还要是一个好人;就是说,我们需要非常聪明的人进来,但我们也非常强调团队精神,你必须能够和其他人一起合作;如果你只是一个人工作,不愿意和其他人交流,那你在公司里的发展就会得到限制”。

  谈到Google具体的招聘标准,周红说,她认为作为求职者,不仅要有很好的创意,而且还要把这个创意很好的实现,这对任何追求创新的公司都很重要。如果想进入Google,一定要通过考核,一般要经过笔试和面试,“在交谈的过程中,他用什么方式来解决一个问题,通过交流可以感受他是不是很有创意?”

  由于Google以技术起家,对应聘的人才要求有很很扎实的基础,也要有很强的动手能力;如果应聘工程师,就要有很强的编程能力,要对计算机这个学科有深刻的理解;同时,求知者要认同Google创新的企业文化。

  在Google公司中,有很多世界一流的专家,如果你跟他们一起共事的话,会感到每天都在学习新东西,在做着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在周红的眼中,那些Google的著名专家之所以取得成就,和他们的刻苦分不开的,无论在周末或日常工作中,你都可以经常在办公室中碰到他们,而他们不但工作用功,也非常平易近人公司同事之间关系处理的非常好,“他们对任何新加入Google的同事来说,都是一种值得学习的榜样”。

  作为Google公司的“文化大使”,周红表示,“我想把Google的企业文化或人力资源机制移植到到中国来,让中国的优秀人才,同样的感受到他们自由的发展”。

TAGS: 艺术家 官员 人物 工程师 教授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