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汝骏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著名表演艺术家。2002起,主持学校教学工作。1999年荣获电影"金鸡奖"最佳男主角。曾在中央戏剧学院任教28年,曾任中央戏剧学院成教部主任。

人生故事

(北京晨报)正在播出的灾难电视剧《一级恐惧》里有张熟悉的面孔:滕汝骏。

提起这个名字也许还有很多人陌生,但看到这张脸,很多人都说:“那老头儿的戏挺好。”从张艺谋影片《红高粱》中的罗汉大叔到《埋伏》里的保卫科长;从电视剧《北洋水师》中的丁汝昌到《一年又一年》中的老父亲。这些角色虽然也给观众留下了印象,但要说起提高知名度却是在去年的金鸡奖的颁奖典礼上,滕汝骏凭借电影《那山,那人,那狗》荣获最佳男主角,他激动地跳了起来,并说了一句:“今夜,我最辉煌!”对于熟悉滕汝骏的人来说他得奖倒在意料之中,但这举动实在有点意外。因为滕汝骏是一个对外很内敛从不张狂,而在家又很自得其乐的人。

别看滕汝骏在荧屏上总是以塑造的正面形象打动人,以身先士卒的精神教育人,其实在生活中,五十出头的滕汝骏就是年轻人的大朋友。在他身边的人就总是不明白,滕汝骏怎么一到荧屏上就这么老,就这么一本正经?事实上,他的学生常常忘记了他当老师的尊严,他的孩子也忘了他是自己的长辈。滕汝骏爱玩,但更喜欢自得其乐,他很少有演员所必要的应酬,多数的时间是关在家里——修理一双拖鞋,摆弄一盆花,就能花去一天的时间。偶尔也会熬夜打游戏机,看看金庸的武侠小说。据他的夫人说,他年轻的时候,什么都会玩,跳舞、花样滑冰都棒极了,不像现在除了拍戏,哪儿都懒得动。他甚至很少出门吃饭,而是在家不遗余力地夸赞夫人做的每一道菜好吃。

拍戏所带来的名利,在滕汝骏的家中似乎一点都没有体现到,至今他的家里没有安装防盗门,地面是没有装修过的水泥地面,家具也都是用了很多年的。在午睡的时候,他会把电话关机,和外界断绝。那只象征荣誉的金鸡,高高地站在柜顶上,用一个塑料袋扣着,落了些灰尘。

影视作品

电视剧 黑菌(一级恐惧20集) 2008

睡不着 ------- (2000)

蓝色爱情 ------- (2000)

横空出世---------(1999)

那山那人那狗------- (1999)

埋伏 M(1997)

电视剧 危情时刻(20集)-------1997

北洋水师(12集) 1992

红高粱------- (1987)

经典作品

红高粱

一句话评论

中国新时期电影创作的新篇章

中国电影走向世界的新开始

犹如一声霹雳,惊醒了西方人对中国电影所持的蔑视与迷幻

精彩影评

《红高粱》是一个具有神话意味的传说。整部影片在一种神秘的色彩中歌颂了人性与蓬勃旺盛的生命力。因此,赞美生命是该片的主题。“是要通过人物个性的塑造来赞美生命,赞美生命的那种喷涌不尽的勃勃生机,赞美生命的自由、舒展。”(张艺谋:《(红高粱)导演阐述》)正因为这种对生命的礼赞以及影片那精湛的电影语言的运用,使得《红高粱》获得了国际荣誉,这也是中国电影迄今为止在国际上获得的最高荣誉。

《红高粱》并不是十分具有现实性的作品,也不是一种对民族文化的寻根。相反,在这个联系三代的以过去时回叙出来的故事中,塑造的是一个未来意义的人格,是一种人格理想,超越了具体的社会表层,具有人的本性与本质的深度,影片自始至终所呼唤的主题就是勃勃的生命力,就是张扬活得不扭曲、无拘无束、坦坦荡荡的生命观。因此.摆在观众面前的作品不是一个已被理解的世界,而是对一个世界的生命的理想。这种理想就是在那具有“太阳崇拜”的神话中。《红高粱》不同于以往任何一部反映农民的影片,它的视角已从传统的对土地的礼赞转向了对生命的礼赞。故事的超常特点决定了叙事的非现实性,故事的地点也被淡化。在影片中甚至淡化了社会最基本的结构——村落。影片中的所有叙事元素与视听元素都在为这种自然生命的热烈、自由自在和痛快淋漓的风格服务。

与以往的探索影片不同,《红高粱》虽然也承载了导演对生命主题的意念,但并不是完全像《黄土地》等探索片那样淡化情节,靠纯粹的电影视像语言的震撼力来直接表达导演的意念。张艺谋在这部影片中是从实处入手,从规定情境下的具体人物性格人手,编织一个完整、美妙动人的故事框架,从而使意念通过故事的曲折、人物的行为、动作自然而然地流溢出来。在此,导演是如何通过具体的方法来达到这两者的完美结合的呢?

首先,影片自身有一条完整的故事线,但这条叙事线大部分由画外音来完成。影片一开始,还是全黑的画面时,声带上就传来了“我”的叙述;“我给你说说我爷爷我奶奶的这段事,这段事在我老家至今还有人提起。”这是一个以现在时进行回述的视点,这个“我”在此是一个故事的叙述者。由于他没有在故事中出现,按理是一个客观的叙述者,但他又是故事中人物的后代,这又使得他具有某种参与意识,从而又具有被叙述的意义。因此,这个视点是非常奇特而又新颖的,它使导演在处理全剧时有了一种游刃有余的视点参照,非常自由而又具有全知性。同时,他的叙述的特点把故事拉远,又具有历史的间离效果。在此视点基础上,导演在这开场白中道明了故事的虚构性。“日子久了,有人信,也有人不信。”从而非常自如地把故事纳入非现实的时空之中。

画外音在影片中出现了12处。而影片中的人物关系、周围环境、时间转换等几个主要情节转折点,几乎都是由画外音交待的。如我奶奶与麻风掌柜李大头的关系,高梁地的“鬼气”,新婚三天新娘回老家的规矩,李大头被杀,秃三炮绑走我奶奶的过程,罗汉大爷的出走,日本人的出场等。画外音在此影片中还承担了一种“预叙”的功能,如抬轿出发时画外音就告诉观众,轿把式将成为我爷爷,这就增设了观众的“期待视野”,使画面故事的进展更富有张力。在传统影片中特别容易出戏的那几段全被画外音虚掉了,导演在电影的空间与画面上也就能尽情挥洒,将大部分的画面用在表现颠轿、劫道、野合、敬酒神、日全食上,让意念承附在具体的画面上,依附于一个个具有强烈生命象征意味的仪式之中,从而达到虚实相生的艺术境地。确实,画外音在影片中是作为一个戏剧因素渗入故事之中的,它“缝合”了过去与现在、意念与故事。

其次,当我们面对《红高粱》时,就会感知到全片都被那辉煌的红色所浸透。红色是太阳、血、高粱酒的色彩。在这里,导演对色彩的运用是高度风格化的。影片一开头就是年轻漂亮、灵气逼人的我奶奶那张充满生命的红润的脸,接着就是占满银幕的红盖头,那顶热烈饱满的红轿子,野合时那在狂舞的高粱秆上闪烁的阳光,似红雨般的红高粱酒,血淋淋人肉,一直到那日全食后天地通红的世界……,整部影片都被红色笼罩。导演对这种基调的选择几乎完全剥夺了我们对戏剧情节的关注,而进入一种对一个特定的造型空间的纯粹情绪性体验了。这是一种对完美自由的自然生命的渴望与赞美。这不是一个完全现实时空的再现,而是我们内在生命力的精神外化。影片结束在那神秘的日全食中,红色的扩张力获得了一种凝固的近乎永恒的沉寂效果。黑红色的高粱舒展流动充满了整个银幕空间,极为辉煌、华丽、壮美。

第三,影片的空间环境与造型处理,都在努力寻求一种色彩的单纯化和空间的神秘与阔大。一切琐细的对比协调和过渡都被抛开,造成一种崇高神圣和神秘生命的生存空间。影片主要是两个空间环境:高梁地和酿酒作坊,酿酒作坊体现出生命的远古意识,如风雨剥蚀、似古堡般的十八里坡的圆形门洞。而那片自生自灭的高粱地,则透着生命的神圣。当画面上充满了高粱地时,它是作为一个巨大的自然生命符号群,舒展、盛大、坚强、热烈、宽厚。影片中三次对高粱的渲染都呈现出一种人与自然生命的整一性。当我奶奶泪水满面、仰天躺在我爷爷踩踏出来的圣坛上时,银幕上一连出现了四个叠化的狂舞的高粱镜头。在这里,高粱地是生命诞生的见证。而在日本人强迫百姓踩踏高粱的镜头中,又感到生命被摧残的震撼。影片结尾,我爷爷与我爹泥塑般立于血红的阳光里,面对那高速流动的高梁的镜头,我们内心唤起的是一种对生命的自信和对热烈悲壮的生命的礼赞。

当然,《红高粱》在思想内涵和意蕴指向上也还存在一些值得探讨的问题,但作为我国电影的一部力作而载入史册,却是无疑的。

那人那山那狗

一部让所有男人流泪的电影

(转自豆瓣 作者:狷)

一个人安静地看完霍建起导演的《那山那人那狗》(1998年)。期间热泪盈眶四次。第四次,眼泪终于夺眶而出。

一部制作成本不大,也没什么大场面的电影,突然之间让我感到:看上去还过得去的《夜宴》之类的片子其实就是垃圾,彻头彻尾的垃圾。

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字:情。

《那山那人那狗》就像一篇唯美、含蓄、温馨、隽永的散文,弥漫在光影音乐之间的是浓得化不开的情愫,父子之情,邮递员与山民之情,人与动物之情,人与自然之情。而《夜宴》之流,就像一砣华美的狗屎,看上去很美,却丝毫不能触动人心。

影片开始于一个雾气迷漫的清晨。即将退休的乡村邮递员,最后一次陪接班的儿子走一趟去往大山的邮路。从一开始,影片就抓住了我:飘渺优美的背景音乐,整洁碧绿的乡村风光,古典风格的湘西民居,奠定了整部影片唯美清新、温情脉脉的基调。

跟随父子俩一起走上山路,在欣赏着湘西乡村的美景的同时,我们渐渐发现,这对父子的感情非常微妙:父亲由于常年在外送信,与儿子的交流非常少,儿子内心里既期待着父亲回家,又害怕和父亲说话,连一句“爸”也很少叫出口。至此,我们大概知道了,这条行程三天的长长的邮路,将是这对父子的和解之路。不出所料,在这三天里,儿子第一次走进了父亲过去的生活:瞒着盲人奶奶,替她在外工作的孙子给她写信、寄钱;参加侗族人家的婚宴,和年轻的侗族姑娘跳舞;淌过一条阴冷的溪水,在溪边烤火;被山民用绳子拉着爬一段陡峭的山路,知道父亲曾滚下大山,昏迷了一个下午;在一座陈旧的风雨桥上歇息,喝为行路人准备的泉水;在一个农户家里打尖过夜,听见窗外大山里繁复的虫鸣声……这条路越往前走,儿子就离父亲的的心越近。这已经不再是一条简单的山路,更像是父亲往返了一生的心路。而另一方面,带着即将离开大山的惆怅,父亲也渐渐走进了儿子的内心,从儿子的口中,他知道了妻子多少次望眼欲穿的等候,知道了儿子成长的孤独,更重要的,他知道了儿子虽然很像年轻时候的自己,但时代已经给他打上了不同的烙印:他喜欢听流行音乐,对事情有自己的看法,血液里涌动着不安份的因子……让人倍感安慰的是,在这条路上,他们渐渐理解和包容了对方,当父亲在儿子背上偷偷流泪的时候,当儿子无意中喊出“爸我们走吧”的时候,相信所有男人都会柔肠百转,泪湿眼眶。那是因为我们都有这样的一个父亲,我们都是这样的一个儿子。

影片在结尾前达到了高潮。在那个静谧得只听得见虫鸣的山村之夜,父亲坐在床边,看着熟睡中的儿子,接着上床,轻轻地躺在他的身边,这时,儿子在梦中把头靠在了父亲的肩膀上,而且把腿也压在了父亲的腿上……这让我想起我的那篇《睡在我身旁的父亲》,原来每个男人都想抱一抱自己的父亲,可是我没能做到,影片中的儿子却做到了,即使是在梦中

北洋水师

此日漫挥天下泪,有公足壮海军威。 曾经威震世界的北洋水师是如何建立,成为亚洲第一位,如何葬身大海,从而走向覆灭。真实再现中日大血战、旅顺大屠杀、朝鲜平壤战争、辽东战役、丰岛海战、黄海海战、山东威海大战。

1855年船政大臣陈宝箴创办福州船政学堂,培养了第一批年青的海军军官先后成为福建水师、北洋水师指挥官。

1877年3月31日这些优秀的海军军官一部分到英国海军学院留学,背负了国家给予他们的厚望重托。而明治维新后的日本抓紧购买和制造军舰加速发展海军派遣的军官也在英国留学,成为他们后来的对手。1874年日本借口硫球渔民被杀炮击台湾并派兵登陆。

1884年8月23日13点50分马江海战爆发;1888年威震世界的北洋海军正式成立,拥有大型铁甲舰两艘、巡洋舰八艘、炮舰六艘、鱼雷艇十六艘、练习舰五艘……合计56艘,官兵4000多人。

1894年中日朝鲜战争爆发,7月25日7时45分日本海军在鸭绿江口丰岛突然袭击北洋水师舰队。日本陆军在舰队护送下强行登陆朝鲜,向驻防在平壤的清军猛攻。9月17日12点50分在黄海大东沟海域北洋舰队与日本联合舰队爆发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蒸汽机铁甲舰队的大海战。11月6日日军攻占金州。11月7日慈禧太后60大寿传谕听戏3天,同日日军攻占大连,开始向旅顺进攻。22-25日师团长山地原志指挥的日本陆军第一师团开始了长达四天震惊世界的大屠杀,仅幸存为掩埋尸首的36人,2万中国人被屠杀。随后海城失守,日军攻占辽东半岛向山海关逼进。1895年1月20日,日军攻击山东半岛。北洋水师退守刘公岛坚守待援,弹尽粮绝……。《北洋水师》荣获“飞天奖”优秀电视剧奖。

采访问答

我是专业的非职业演员

北京青年报

■考入戏剧学院表演系,却几乎没受过系统教育。

■当总务处处长十年,头一次在电影中演主角就登上了世纪末的金鸡奖影帝宝

座。

■一心想演大坏人,不是小坏人,因为那种大坏人演起来,其实是挺过瘾的。

■不敢要太高的片酬,怕把人家给要跑了,挺好的本子呢。

■真心认为钱攒住了才是钱,舍不得花。

■最近才开始吃点饭馆,但牙又不好,这点爱好全完了。

■他,就是滕汝俊。

那人 其实我们应该早就见过他,1987年《红高梁》中被日本人扒了皮的罗汉就是滕汝俊。

记:恕我直言,您的情况我所知甚少,能谈谈吗?

滕:(笑)我1946年出生,属狗,今年五十四岁。

记:您是怎样走上演员这条路的?

滕:高中就是文艺委员,没考进戏剧学院之前我就看过一次话剧,当时戏剧学院专业考试已经完了,但是没招满,表演系又补招了一次。刚好高考结束,呆着没事儿,又赶上补招,就和同学一块儿去了,那时候我是师大一附中的,我是1965年上的中戏,属于文革前最后一批正规学生,应该1969年毕业,后来一直到1973年才分配。我被分到承德地区话剧团,1977年又回来,在宣武区工人俱乐部搞群众文化。1984年回到戏剧学院管实验小剧场,1986年调到总务处,一直到1995年,在总务处干了十年处长。1993年以后就不干了,太累,我打一份报告说身心得休息。

记:辞职是为了有更多时间拍戏吗?

滕:不是为了多拍戏。先是有不干的念头,后来才是去拍戏,而且片约不断。1994年到1995年我推掉了八部戏,没办法。学校不让你出去,有人劝我多演戏,因为我不太适合当老师。当老师首先要能讲,其次肚子里要有东西,这两样我都不占,就不想去误人子弟。

我这人让我怎样就怎样,太较真的事儿,我不愿意干。就这样走下来了。

记:能感觉到您性格中有淡泊的一面,您恰恰又处在名利场的中央,矛不矛盾?!

滕:平时我比较爱闷头想事儿,我觉得还是随遇而安的事情,就是碰到了这种状态。我喜欢表演,非常喜欢摄制组生活,因为简单。虽然大伙儿在一起也打架、骂人,现在还加上赌博什么的,但只要把握自己,你不管人家,人家不会管你。这跟在单位里面不一样,你不招人家,不碍事,不挡人家道,人家还算计你呢!在剧组顶多三月就散了,大家在一起都挺轻松的。

不知道受谁的影响,反正我喜欢人和人之间都挺友善的。真诚很好,不能真诚,那大家都高兴一点,面子上过得去,互相伤害少一点,也挺好。要都是这种状态的话,大家肯定长寿。

记:您现在的工作是专职演员还是另有打算?

滕:我的工作关系一直在戏剧学院。从去年开始,聘我到影视部,今年学校又成立了成教部,让我管理。这样的话,以后拍戏可能会少一些。我没入党,觉得自己不够格儿。也真的不愿当官,因为不愿意管人,不愿意人和人之间都是剑拔弩张,商量着来,挺好!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单位安排的事儿,不好意思不干,再说离退休还有好几年呢!

记:三十多年的演戏生活,您体会最深的是什么?

滕:我入错行了。我是特理性的人,当年本来想考工科院校,因为据说我数学成绩是满分。后来进了戏剧学院,等干了多少年以后,真觉得我错了,如果我当个工程师或者当医生,肯定会是个好人选。

这就是我年轻为什么不容易出名,老了,反倒出名的原因。可能就是上了年纪对生活看的多了,生活积累也多了。有时就变成潜移默化的体验了。因为在农村呆得时间长,对农村感觉深,现在塑造角色可能都是这样,想像的东西少。

那奖 记:从总务处长到金鸡影帝,您的奋斗之路一帆风顺吗

滕:我总觉得演戏对我来说不是一个职业。到现在为止,所有的戏都是别人来找我,我从来没有主动去找过哪个戏。拍《那山、那人、那狗》的时候,电影频道的记者问我:“导演为什么选你?”我说可能因为我瘦吧!因为瘦的人较少,可能还有别的问题,但形象方面还是主要的一点,但瘦人也多的很,为什么不找别的瘦人呢?最近我也在想这个问题,按理说,这种表演方式是专家认可的,那我就要好好想一想,有什么不一样?其实这些都是别人给的,你知道人家琢磨什么吗?还不如就在那里认认真真地表演角色完事儿。其实演员都是这样,只是方方面面的机会不合适就没得这个奖,并不是谁比谁能高多少。

记:谈谈获奖的感觉?

滕:没觉得有什么不同。现在再找我拍戏,人家说:“滕老师,这事儿不好办了,不好跟您谈价钱了。”我觉得这事儿还得看我喜不喜欢这个,剧本怎么样。只不过是让别人更关注一点,别的没什么。

当然,我也很高兴,但是还没有那么多名利方面的考虑。奖只是对我在那部片子中的演出状态的一种肯定。这部电影是大家做的,这个奖是给我的,那只是对以前表演状态的肯定,觉得你朴实,没有表演痕迹,这是导演的功劳,觉得生活本来什么样就尽量力求真实。当然可以代表些什么,比如评职称时我就可以破格。我还真问了问,但是在戏剧学院比较麻烦,还得考外语,过了五十岁还得考古汉语。11月26号就得报名,明年四月份考试,明天我就走了,没法报了,算了!评了一级演员分房子时就可以多分一间房。我现在住房比较紧张,是不是找学校要点房子什么的。也就这点儿想法,别的还有什么?!再拍戏时反倒觉得麻烦了,比如有个小角色,不敢找你了。一个是你接不接,原来谁知道我啊!再一个是片酬人家承受得了吗?这样的片子可能就少了。我觉得影视作品是年轻人的事,上了年纪的人,演主角的机会不是很多。

记:是不是您的投入也相对减少了?无论是精力还是时间上,在电影方面,不觉得可惜吗?

滕:明年学校要求我不要出去那么多,我没觉得可惜。我觉得如果我还是这么瘦,可能还会有戏,但总演主角这事儿也怪累的,身体也不行。我没有那么多的需求,真的没有。最近有一点是因为我儿子的问题,他大了。房子也是个事儿,想给他攒点钱,顶多就是这个事儿。要说我和我爱人真的没什么消费欲望。开车我害怕,坐车还晕车,你说我买车干嘛?买房?太贵。像我们这个年纪的人不太会干这事儿,就算有可能,也觉得钱攒住了才是钱,舍不得花。我们这个年纪的人和年轻人的花钱观念不一样,比较勤俭。年轻人是能挣会花,我是不能挣也不会花,现在能挣也不花。买个东西还得比较比较。去买菜,要是能撮堆儿,我也不买那好的,还是这个状态。觉得占这点便宜挺值。

记:您不想让自己生活得更好吗?

滕:问题在这儿,我不觉得现在过的不好。我没觉得比现在再好能好到哪儿去。比如说我现在有两间房,觉得可以了,为什么非得住三间?还得打扫。记:能达到今天的成绩,对您而言可以说是不容易,当时您也特别激动。

滕:是不容易!但跟其他人比起来又特容易,真是这样。当时要求准备一分钟讲话,那句话“向所有把我推上这个辉煌的人致敬!”是苏叔阳说的。去沈阳之前要求非穿西装不可,我就和我爱人花了一天时间逛王府井买西服、领带、领带夹什么的。反正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是新的。穿上之后感觉马上就被架在那里了,还真不习惯。

对获奖当时没底但是有信心,知道自己得票不少,因为片子本身的呼声也很大,有六项提名。

记:从影至今,您在表演方面最大感受是什么?

滕:最大感受是我现在不敢演话剧,主要因为基本功:两个小时不停地在台上活动,我觉得底气不够。还不像电影电视可以一条一条抠,我上去弄十几分钟再下来休息,然后再上还受得了。要是演舞台剧,那一幕一幕连着来,太折腾我真受不

其实我有点胆怯,怕给人家演砸了。演话剧容易当众出丑,这事儿不太容易。

记:您如何评价演技派与本色演员?

滕:我不太愿意谈这事儿,其实好演员都是拿角色说话的。你塑造的人物好,观众爱看就行了,不管你是什么演员,我觉得演员应该知道自己能演什么和不能演什么,说我是演技派,什么都能演,那是不可能的。

记:下一步最想尝试的角色?

滕:我觉得自己演坏人挺合适的。老演好人了。另外,可能还没有导演能发现我这一面。我得演大坏人,不是小坏人。那种大恶的人,演起来其实挺过瘾的。还想演喜剧,但是还没人来找我演。有时候有戏,拍着拍着感觉就变了,导演在那边就喊停、停、停,咱们重来。

记:相对以前的日子,您有没有一种“熬”过来的感觉?

滕:没有!因为没想过最终会怎么怎么样,或者我的目的是什么,并不是为得奖才拍戏的。原来只是知道中国有这么一个奖,没敢想过,因为那离我太远了。首先我是专业的非职业演员,因为我不是剧团的,也不是专业电影演员,更不是“北漂”。我有一份工作,不指望拍戏吃饭,我就觉得人家拿这个当职业的人要去拿奖。我不是干这个的,我是总务处长。我得什么奖啊?得一个总务处长奖?!没敢想,所以我并不把它作为我的一个目标或是一种寻找肯定的方式。只是觉得当总务处长时,这个院里哪没管好,我挺难受的。

那家 记:可以谈谈您现在的片酬吗?

滕:肯定会高的,原来因为是老同志,不太爱谈这个。一般人家给多少都有个数,差不多就算了。现在谈价钱的基础不一样了。我还是那样,比较看重这个角色,比较好谈,剧组现在确实挺难过,一般我的片酬都比较少。

现在拍戏从两、三千到七、八千甚至一万元一集都有可能。戏短的可能少一点,戏长的就多一点。人家没那么多钱,又看上你了怎么办呢?我不会是那种非得多少钱不可的人。有时也怕给人家要跑了,挺好的本子呢!演员有的是,没什么非你不可的事儿,尤其现在。

记:相对于这个世纪末的金鸡奖,您觉得幸运和实力,哪一个比重大一些?

滕:当初没觉得这片子能怎么样,那一年片子也少,好影片少,所以容易出头,我们实事求是,幸运的比重更多一些,因为好多人都有实力,只是个机遇问题。首先要有人赏识你,再有好剧本好导演捧着你,还加上自己的努力,还要跟评委们现阶段提倡的方向性有关系,这么多条件碰到一起才可能得到这个奖。

记:可以谈谈您家里的情况吗?

滕:我和爱人五、六岁就认识,在同一所小学上学,一年级之后就分开了,她去外地上学了。中间经常有联系,她姥爷和我爸爸是朋友,当时比她大一辈(笑)。上高中时她又回来了,后来因为俩人都没搞过对象,就迷迷糊糊地走到一起来了。我们俩从认识到现在快五十年了。我们俩性格特别不一样,生气是很正常的事情,一般我就不说话。她脾气比较暴躁,用她的话讲我是蔫土匪。

感情,就是两厢厮守,也说不出太多东西。

我儿子不喜欢我这行,原来也想让他上个学,也有方便条件,但他没兴趣,现在做DJ,只要他有兴趣就行了。别的没什么,最近才开始吃点饭馆,但牙又不好,我爱人不吃海鲜,不吃羊肉,而我就爱吃大虾、羊肉,她不吃,我也不能吃。这点爱好全完了,还吃什么呀!没得吃了。

记:谈谈您的新片?

滕:正在拍《一级恐惧》,恐怖题材的。说的是两个想挖宝的人挖出来一个盒子,欣喜若狂之余发现里面是两个奇臭的小瓶,就扔了。第二天两人全死了,猪也死了,因为小瓶扔猪圈里了,后来才知道这是日本人留下的传染性病菌,没法治。警察把村子包围了,防疫站的人是过十天找出的解决办法,一共死了五十六个人。我演村支书,想尽办法不让村里人外出,配合治疗,又掺入家庭、伦理方面的许多戏,挺好看的。

记:生活对您而言,似乎一切都安排好了?

滕:老天安排好了,我走就成了,不用强求什么,我觉得挺顺的,要是非得强求什么,得不到就不顺,而且累心,还有失落感,不那么悲就成了。

滕汝俊没事喜欢和老伴儿骑车溜达,一是炼身,二是散心。

刚刚在昌平,说着在秦城监狱那块有个叫乡村堂的地方买了栋房子,退休俩人就搬过去。“离山步行只有五分钟”,滕汝俊脸上溢着淡淡的满足。

TAGS: 演员 北洋水师 实力派 明星
名人图文
  • 孔笙,出生于山东,中国内地男导演、摄像、演员。1990年在历史传记剧《孔子》 中担任摄影助理。1991年开始担当主摄像工作。1994年凭借人物传记剧《...
  • 呆宝静(英文名:Double.J,原名江静),出生于中国福州,是Uranus天王星乐团成员之一,中国内地歌手、嘻哈时尚设计师。2004年,她与JOE和GARDEN,...
  • 周扬,别名:大扬子;1985年6月6日出生于辽宁省大连市,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中国内地女演员。2003年,出演首部电视剧《跟着阳光跳舞》。2006年,凭...
  • 柳银环, 薛仁贵之妻。柳银环为薛仁贵生下龙凤胎,男叫薛丁山,女叫薛金莲。
  •  孙枫倩(1963~ ),女,汉族,山东人。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任山东人民广播电台记者、主持人、编辑。1984年起在山东人民广播电台工作。...
  • 元千岁,日文名:元ちとせ英文名:Chitose Hajime,1979年01月05日生,摩羯座。日本歌手,代表作有《街道》、《月を盗む》、《南国之风》等,获得多...
名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