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纬仁

何纬仁

何纬仁(1943年-),著名书画家,是目前在国内少有的集油画、国画、人物、山水、花鸟、书法于一身并且均达到很高造诣的艺术家。其门下弟子遍布全国,有数十位弟子已在各地美术界拥有较大影响力。

个人简介

何纬仁,1943年生于广西柳州,著名书画家,是目前在国内少有的集油画,国画人物,山水,花鸟,书法于一身并且均达到很高造诣的艺术家。毕业于广西艺术学院美术系,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 受孙见光、姚有多、曾善庆、胡伟、李少文诸先生,曾担任广西工艺美术学校副校长;广西书画院副秘书长、副院长, 广西工艺美术学校顾问,广西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评委,《漓江画派》促进会常务理事,广西美术界代表人物之一,其门下弟子遍布全国,并有数十位弟子已在各地美术界拥有较大影响力。

作为一名治学严谨,不求名利,一生只为追求纯真艺术,不断完善自我艺术修养的艺术大家。在何纬仁05年取得画展巨大成功,受到国内顶级艺术评论家啧啧称奇后,没有像很多艺术家那样醉心于赚钱与享乐,反倒功成身退,有意回避媒体及公众视线,开始了更深入的艺术研究及创作。截至2013年,在不受外界干扰,闭关八年后,何纬仁先生不但创造出大量的艺术瑰宝,还为中国美术及国画艺术未来的发展方向,探索出一套全新的艺术理论。

近日,我们从何老先生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弟子那里获悉,何老近一年来正精心创作《民国》系列,相信不久的将来我们将看到这位艺术大家的出山力作。如果用武侠小说来比喻何纬仁老先生,十年前的何纬仁早已位居武林一线高手之列,后又闭关近十年,苦练绝世武功,何纬仁十年磨一剑,出山后必将轰动整个中国美术界。

大事年表

1943年生于广西柳州 副教授

1968年毕业于广西艺术学院美术系,其间随孙见光先生学习油画

何纬仁

1986年结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 受业于姚有多、曾善庆、胡伟、李少文诸先生

1985年—1988年广西工艺美术学校副校长

1992年—1996年台湾随缘艺术基金会签约画家, 作油画、国画

2000年—2002年桂林华顿广告策划公司艺术顾问

1988年—2003年广西书画院副秘书长、副院长

广西工艺美术学校顾问

广西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评委

《漓江画派》促进会常务理事

个人画展

2011年“何纬仁新古典山水展“ {南宁}

2007年798艺术社区“文人油画--何纬仁个展“ {北京}

2006年瑞府会所“何纬仁小型油画展“ {北京}

1999年“何纬仁油画展“ {桂林}

特别展出

2009年国画“街道即景”入展“历代名画记--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馆藏中国画精品展“,与唐、宋、元、明、清、近现代大师200件作品同场展出。 【北京】

2005年应中央美术学院造型学院和美术馆邀请举办“和而不同--何纬仁油画国画比较展“个油画60幅,国画60幅,并举办研讨会获得好评。 【北京】

群展

2013年央视书画频道[首届百花迎春--绘画名家精品电视展播] [北京]

2013年央视书画频道[书画名家精品特邀展] [海南三亚,山东青州,河南项城]

2012年[广西书画院成立30周年书画作品展] [南宁]

2008年[当代中国画名家小品艺术邀请展] [北京]

2008年[全国画院名家作品展] [宁夏]

2008年[第五届中韩艺术巡迥展首展] [北京]

2007年第一届亚洲艺术绘画节作品展 [韩国釜山]

2007年[中韩油画邀请展] [宁波]

2006年中、韩、日《抽象油画作品展》 [韩国釜山 日本北九州]

2005年《广西书画名家邀清展》 [南宁]

2004年创作大型地景艺术《文明遮蔽的24小时》 [桂林]

2004年《全国名家书画作品邀清展》 [海南]

2003年《第二届全国画院双年展》 [广州]

2003年中国文化部 中国文联 中国美协《战胜非典 全国著名艺术家捐赠展览 [北京]

2001年中国画研究院” 中国画作品系列{广西地区} 邀请展 [北京]

2000年国际名家艺术联展 [纽约]

1999年” 互动时代1999中国画邀请展” [重庆]

1997年友桥第四届水墨展 [京都]

1995年全国第九届花鸟画邀请展 [眉山]

1992年全国第七届花鸟邀请展 [桂林]

1990年第二回中国广西、日本京都书画联展 [桂林、日本京都]

1965年全国美术作品展 [广州]

主要发表

2007年[美人。鱼] 油画2幅——中国北京[中国当代艺术文献2007]

2006年[秋郊饮马图] 油画3幅、中国画1幅——一中国北京[美术之友]

2006年[怒放] 中国画5幅——一中国北京[书画典藏]

2004年[浓咖啡] 中国画8幅——中国江苏[画刊]

2004年[现代生活中的山水] 中国画13幅——中国安徽[艺术界]

2002年[王翚___芦鸿草堂图] 名画解折 ___中国浙江[美术报]

2001年[董其昌____葑径访古图] 名画解折 ____中国浙江[美术报]

2000年油画[马坪梦呓]6幅 ____中国广西[中国南方油画16家] 画册

1996油画[雾霁] 3幅及评介 ___中国香港[中国美术报]

1995年油画[朝圣]6幅 ____中国香港[中国美术报]

1994年中国画[独立秋风]3幅 ___台湾[收藏交流]

1993年中国画[民国人物]2幅___中国大陆、台湾、香港[中国大陆中青代美术家百人传]

1992年中国画[梅花美人图]3幅 ____台湾[艺术家]

1992年中国画[大道青天图]3幅____台湾[艺术潮流]

1992年中国画[大雁飞过]3幅 ___中国[江苏画刋]

1989年[何纬仁线描] ____中国北京[中国美术报]

网络

[雅昌艺术网] 名家博客

[中国慱艺网] 于2005年为《和而不同—何纬仁油画国画比较展》作大型综合报道

[爱艺网] 于2005年为《何纬仁油画国画作品》作专栏报道

[新浪网] 于2004年为大型地景艺术《文明遮蔽的24小时》作专题报道

[美术部落] 2006年为《何纬仁油画国画作品》作专栏报道

画集

[何纬仁新古典山水—广西书画院书画家精品系列] (2011年)

[何纬仁山水卷—当代中国画60家] (2009年)

[何纬仁画集 油画国画] (2005年)

[何纬仁人物画] (1993年)

[何纬仁画集] (1991年)

主要收藏

国内收藏:中央宣传部;北京人民大会堂;国防大学;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央视书画频道;广西驻京办;三亚市政协

国际收藏:美国国会并授与金质艺术家证书;美国副总统拜登;台湾马英九;希腊总理乔治·帕潘德里欧;日本取手市政府,议会;印尼驻美大使诺帕蒂·贾垃勒;英国工党影阁外交大臣道格拉斯·亚力山大;土尔其驻美大使纳米格·谭;美国驻巴基斯坦大使卡梅伦·蒙特;联合国基金会和更美好世界基金副主席蒂莫西·沃思;挪威央行行长厄伊斯坦·奥尔森;埃及驻美大使穆罕默德·陶菲克;土耳其驻美国大使纳米克·谭;前英国驻美国大使杰弗里·曼宁爵士;英国驻美国大使彼得-维斯马克特爵士;前美国驻瑞士大使、佛蒙特州第一位女州长马德琳·库尼。

企业收藏:山东中晨集团;河南莲花味精有限公司;北京中国普洱茶博物馆;中国第一村-华西村;广西投资总公司;广西五菱集团;广西黑天鹅集团;北京广西大厦;台湾随缘艺术基金会;台湾四季艺术经纪公司;台湾谷敏昭美术馆;

另外法国、瑞士、韩国、日本、台湾、香港画廊、美术馆及国内私人多有收藏。

社会公益

2003年中国画作品参加中国文化部 中国文联 中国美协《战胜非典 全国著名艺术家捐赠展览》 [北京]

2008年中国画作品捐赠宁夏银川市青少年发展基金会

艺术创作特点

据甘健了解,何纬仁是国画出身,迄今已有四十年宣纸、笔墨的实践经验,而且是精研古法,心诚习见,立足当代,然后从中感觉现代存在的一位画家。然而九十年代,何纬仁突发奇想,心血来潮,买来好多的画布画框,在数年的时间里,卯足劲地画了近60余幅油画,每每有朋友来访,他都会不掩喜新之情从画室里一一提将出来,在他的“十闲堂”里裸展一番。朋友们对他在临近甲子之年仍不忘搞搞新意思的举动都流露出惊羡之意,台湾画商也闻讯而来买走半数。

何纬仁的油画总是跟自己近期的水墨思考、实践相结合的。当他涂写油色时,并没有着意预想到油画该是何样的特质,他也只是将近期水墨实践的一些心得通过油画的材料再作了一次新视觉新图式的演绎而已。因了材料的不同,施于画布后的许多特质的东西也当然的不同,与国画、油画均有了别样的风采。

画何纬仁在画起油画时因了年轮的积熬而产生的那种通透、自信、随意和想坏都画不坏的状态也显而易见,也凸显于他理解到的和而不同的感觉里。他画很犯忌的大花鸟,画废旧工厂,画他熟悉的城乡结合处的山峦砖楼,处处有着他的想象和方法,他很自然、诚恳地把“我”化在了国画、油画的边界里,而且是不失专业水准的,所以我们看了觉得新奇、好看、异化,但绝不别扭,这一点犹为重要。想在油画里画出中国符号、中国的感觉来,确是百年中国油画很多大家的梦想,就像有人想追慕欧洲、苏俄、墨西哥画风并使之扎根中国一样,这些都是中国百年油画过程中正常的艺术诉求。只要有差异,就有了一个百花竞放的艺术局面,至于中国油画自己评价标准的建立、价值所在和中国风……,均是血浓于水的族性文脉,想丢都丢不掉的东西,不必刻意提出的,它会在一个自由表述、百花竞开的局面里流露出来。

何纬仁实践的和而不同,也是他笃信的价值和追求方向。

艺术评价

“十闲堂主” 素描——苏旅评何纬仁

苏旅

广西美术出版社副总编辑 编审 批评家

纬仁兄戏称是广西“第十闲人”,号“十闲堂主”,至于前面那九位“闲人”姓甚名谁,则语焉不详。我也想象不出那几位广西老兄能比纬仁兄更“闲”:在家里上班,而且那是在美丽的漓江边上、面对着南溪山、穿山和塔山的家;没有领导管,没有登记和打卡,没有与己无关的杂事,甚至没有同事,只要他愿意,一天可以睡24个小时或去西北西南什么别的地方玩上一年两年,不用跟谁请假,当然得有厚厚的money支持着,这不幸是纬仁兄的弱项,所以他只能在西藏流连了一个月,而不是呆在他酷爱的阿里高原终日与藏羚羊为伴。但纬仁兄又是广西最闲不住的人,我更愿意称他是“第十忙人”,虽然比他忙或者和他一样忙的九个人我只能勉强凑一张名单。忙什么呢?画画和写字那就不用说了,那时纬仁兄的日常功课,每天照例是要练的。记得十多年前纬仁兄迷上了王羲之,开口兰亭闭口兰亭看的是兰亭写的是兰亭,三百来字的帖子写了三年,以至仿得乱了真本。那时我以为纬仁兄老了。偏偏练了几年兰亭之后,年至花甲的纬仁兄反而日益的年轻了起来,原来已经有些花白的头发非但愈来愈黑,而且还公然愈来愈疯长,这比较令我这个愈来愈秃的男人有些酸溜溜的不爽,要知道我比他小了一辈呢!愈来愈年轻的纬仁兄自然也就不写兰亭了,开始忙一些年轻的事儿,比如和年轻的朋友做《被文明遮蔽的24小时》,这个广西最大的行为艺术先是惊动了桂林市民,过于热心的市民赶紧向有关方面报案,差点惹出了一场风波。还好,纬仁兄与朋友吉人天相,一番关于艺术与环保和生活的口干舌燥之后,艺术赢得了胜利,市民和政府的干预行为在无意中成为作品的一部分,纬仁兄的第一个行为艺术顺利完成,并占据了诸如新浪网等媒体几十个MB的版面,过足了一回前卫艺术的瘾,令好多年轻辈汗颜。纬仁兄除了画画写字做前卫艺术外,还养兰花,集奇石,颂佛经,居然还有时间去帮一间全国著名的广告公司做艺术顾问。顾而不问也就算了,但纬仁兄实在是奇思妙想灵光闪现的东东太多,所以创意策划、文案撰写这类小事也常常亲自操刀。看着留着一头贝多芬式长发的纬仁兄终日精力过剩地像上足了发条,有时我真是惊叹造物主怎么就不小心造出了像纬仁兄这种周身艺术精灵又永远年轻的家伙来。纬仁兄的年轻还表现在他的为人上,一般的到了他这种年龄,装道士的、扮和尚的、德高望重的、倚老卖老的、做酸腐儒生相或做酒肉村夫状的,什么样儿都有,就是没有像纬仁兄那样的真率,诚实,本色,随和,对比自己年轻的一辈,甚至对自己的学生,他总是摆出平等的姿态,丝毫没有当下美术江湖中那种动辄端着老大和前辈的架子、心安理得地享受后辈端茶送烟吹牛拍马的待遇的那种令人恶心的陋习。因为这,也使纬仁兄赢得了年轻艺术家们的尊敬。纬仁兄的年轻更集地表现在他的艺术上,虽然对中国古代诸家名碑名帖名画颇有自得,并且从笔墨上你也绝对可以看得出纬仁兄的深厚传统功力,但纬仁兄就是楞不肯死抱着老祖宗的章法,无论山水花鸟鱼虫人物,他总是要变点形,或拉长或变短,或远离地心引力地斜着或干脆就漂浮在空中。这常常让我回忆起童年时代,那时我有很多的时间在空中飞翔或者漂浮着,不借助任何工具,我采用蹬自行车的动作或像鸟拍打着翅膀(应该是双手),就可以随心所欲地飞行,轻松而惬意。好多年后,当我在梦中拖着沉重的双腿步履维艰时,我才明白,做飞翔梦是人类童年的专利。纬仁兄的笔墨是老祖宗的笔墨,而心却那样的年轻,有时我甚至怀疑,也许,这年轻是不是已经伤害了他的艺术?

纬仁兄要出一本新的画册了,这里面有他的山水,有他的花鸟,有他的人物和书法,而且还有他的油画,我以为,具体评论纬仁兄的艺术可能是比较蠢的事儿,书画这种雅事有时候是无法用文字而是靠画者和观者彼此心灵来相通的。纬仁兄的艺术就站在画册里,就像他这个人:真诚、直率、大气、老辣、年轻,富有魅力。无论在“闲人”或“忙人”的圈子里,我想,纬仁兄的艺术自会有他的知音。

因为纬仁兄自命“第十闲人”,我孤陋寡闻地以为前面真有什么九个闲人。后来纬仁兄告诉我非也,“十闲堂主” 乃效明人华淑, “十闲之数:闲花、闲鸟、闲云、闲山、闲水、闲想、闲书、闲话、闲日、闲身” 、“夫闲,清福也”。呜呼!如果纬仁兄不是远在桂林,我想周末最惬意的事情,莫过于和纬仁兄对膝而坐,赏清漓山水,品普洱香茗,闻幽兰吐馨,作彻夜长聊。心虽闲,思却长,也当个“第十一闲人”如何?

乙酋盛夏于浦北乡下 时暴雨如注清凉爽人也

该文为[何纬仁画集 油画国画] 述评

传统意味 审美生活——吴山明评何纬仁

吴山明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何纬仁先生的作品我第一次见,深感到颇具创意。这种以人物不同形态之构成并组合成的画面,具有一种不同于他人的意境,有较强的现代趣味。因为,何先生较重视自己的传统修养,因此在带有西方意识的组合与构成的具体表现之中,其用的却是带有传统意味的又较自由的笔墨方式,从而使之所支撑的整个画面仍然保持鲜明的中国画的属性与特征。像何先生追求的这类风格,往往会因注重形式美的追求,而淡化对生活的贴近,也会与通常的覌者心理与情感产生一定距离。但是,何先生却凭着画家的才情发现并强化了生活随处存在的而往往容易被忽视的某些构成美的元素。这些元素,通过作者原有已形成的艺术覌念又升华成人们能理解的审美上的情感共鸣。它不同于生活本身,但是它却可能使覌者感到在生活中似曾相识,也许正因为这样,使何先生的追求,存在着较广泛覌者的认可性和成功的可能性。当今也有不少画家有过类似的探索,但何先生无疑是在艺术上追求明晰,在实践中比较成熟的一位。

2003.8

该文为[何纬仁画集 油画国画] 特别评论

刊于江苏《画刊》2004年6期

和而不同——刘新评何纬仁

刘 新

广西艺术学院副教授 美术史家

中国油画的价值取向应该是多样的,也从来是多样的。其中有西欧的,也有东欧的,有中国的,也有拉丁美洲的……即便在六七十年代那样单调的年代里,我们的油画也照样生存着“民间”层面里像刘海粟、卫天霖、关良、林风眠、倪贻德、吴大羽、吴冠中这样有意思的个人化的价值取向。

千万不要以为我们的油画只有所谓“主流”或“官方”的叙史定见,以此就把中国的油画完全看成了尾随西方尾随苏俄而毫无自主的从属流向。

事实上,我倒以为我们在反思、批判尾随西方尾随苏俄价值的时候,就已犯了一种以同样一种单调打压另一种单调的狭隘民粹主义的错误。我们自以为中国了,就由此取得了油画的话语权,就由此有了油画的自主地位。其实,艺术的演进与政治的独立自主不是一回事。它是多样的共荣的一个局面,人们也需求这种局面,在此基础上,才有差异、个性这种东西的合法存在。也就是说多样是一种基础性的价值层面,不论是印象派的,还是巡回画派的,或是现代的后现代的,再或是汉唐气象、明清意境的,只要出自画家真诚、自然、艺术的选择与表现,就统统是中国油画正常生态中的一部分,就应该是与人们的审美发生快乐的一分子。我不以为中国油画多了一个印象派,有了一种苏俄风尚,中国油画就从此折寿就从此矮化了;死抱死守油画正宗理念的人,对当下油画的各自表述及其中一些类似中国符号的另类手法,更是大惊小怪横加指责的,其中最大的一顶帽子恐怕就是“没有油画味”。这与民粹主义的价值理念几乎是从一个极端到另一个极端的反弹。

中国油画就是在这样一种前瞻后顾、缠脚放脚的折腾中缓慢前行的,自己给自己戴了一个紧箍咒的头套,然后时不时就有人朝你念上一些类似“没有油画味”的咒语,弄得你像犯错误似的不敢大胆地往前走去。

中国油画真的是到了应该有一个宽容理念的时候了。于此,艺术才会有丰富可言,才会有更多新方法新格调的出现,进而社会才有一个自由、民主的价值基础。

一通议论下来,无非是看了何纬仁油画对当下有针对性的一些感想,一种肯定和一种欣赏。

何纬仁是国画出身,迄今已有四十年宣纸、笔墨的实践经验,而且是精研古法,心诚习见,立足当代,然后从中感觉现代存在的一位画家。然而九十年代,何纬仁突发奇想,心血来潮,买来好多的画布画框,在数年的时间里,卯足劲地画了近60余幅油画,每每有朋友来访,他都会不掩喜新之情从画室里一一提将出来,在他的“十闲堂”里裸展一番。朋友们对他在临近甲子之年仍不忘搞搞新意思的举动都流露出惊羡之意,台湾画商也闻讯而来买走半数。

不过,严格讲,这实在算是他水墨生涯里的一段插科。他也深知自己的本份,从此往后关闭了这扇初开的油画小门。

然而,2004甲子年,中英澳三国画家、诗人共组“写意漓江”写生活动的队伍游历桂林,戴士和先生一行数人,夜访“十闲堂”,观摩了何纬仁这批不足40件的油画,远观近品,伫足良久后,戴士和先生当即诚邀何纬仁到中央美术学院办展。于是在戴先生的力促下,确定了2006年何纬仁携油画、国画进京的这次展览。

为给这次画展增色起见,何纬仁今年再次绷了好多的画布,重新拿起久违数年的油画笔,画了又是近30幅的油画。

何纬仁的油画总是跟自己近期的水墨思考、实践相结合的。头一次是这样,这一次也是这样。我相信,当他涂写油色时,并没有着意预想到油画该是何样的特质,他也只是将近期水墨实践的一些心得通过油画的材料再作了一次新视觉新图式的演绎而已。因了材料的不同,施于画布后的许多特质的东西也当然的不同,与国画、油画均有了别样的风采。

画画这东西,对于有才气的人来讲,熬年头是一个让年轻人学不来,也望尘莫及的优势。前几年,我在看冯法祀先生晚年写生时所深深感到那种老辣老砺的威力所在,这种特质在刘海粟等好多老先生身上也有。当然何纬仁在画起油画时因了年轮的积熬而产生的那种通透、自信、随意和想坏都画不坏的状态也显而易见,也凸显于他理解到的和而不同的感觉里。他画很犯忌的大花鸟,画废旧工厂,画他熟悉的城乡结合处的山峦砖楼……处处有着他的想象和方法,他很自然、诚恳地把“我”化在了国画、油画的边界里,而且是不失专业水准的,所以我们看了觉得新奇、好看、异化,但绝不别扭,这一点犹为重要。想在油画里画出中国符号、中国的感觉来,确是百年中国油画很多大家的梦想,就像有人想追慕欧洲、苏俄、墨西哥画风并使之扎根中国一样,这些都是中国百年油画过程中正常的艺术诉求。只要有差异,就有了一个百花竞放的艺术局面,至于中国油画自己评价标准的建立、价值所在和中国风……,均是血浓于水的族性文脉,想丢都丢不掉的东西,不必刻意提出的,它会在一个自由表述、百花竞开的局面里流露出来。

何纬仁实践的和而不同,我以为既是中西通理的民族祖训,也是他笃信的价值和追求方向。

2005.7.写于半叶斋

该文为[何纬仁画集 油画国画] 序

何纬仁自叙

我的油画与国画生活

何纬仁

那是在“文革”开始后的1967年春夏之交,“革命”的狂热对于学习艺术的大学生的我己经开始“退烧”。正巧赶上响应毛主席的“复课闹革命”的伟大号召。于是,我和几个对艺术还没有完全尚失兴趣的同学,便一头扎进了学校的图书馆。从一个冷僻的书柜里,居然让我们翻出十几册原装进口的印象派画册。从借书卡上看是一片空白,就是说在当时的情势下,这是连学院里的教授也不能借阅的“封资修”大“毒草” 。然而,仗着“文革”大势。图书馆的老师不敢得罪学生的心理,我们半懂不懂堂而皇之地将“莫奈”、“雷诺阿”、“马奈”……一本本地抱回了宿舍。就这样,社会上轰轰烈烈地搞“文化大革命”,我则摆开东拼西凑的油画工具,公然“复辟”资本主义起来:在临摹马奈的“露台” 的时候,我惊叹于贝特·摩里索的美丽和露台栏杆上绝对想不出来的绿色;凡高一半黄一半绿的“自画像”,我用于对哥哥肖像的写生,后来被一位先生见了,连连摇头说“太过了,太过了”;德加的“舞蹈课”、“浴女”中的犹如薄雾的光线以及室内空间明暗的微妙过度,让我走进了完全不同于俄罗斯油画的另外一个天地,知道了什么叫精致与高贵;莫奈的“青蛙塘”中黑色、褐色、玫瑰色的交响与阔大的笔触,使我不由自主地将这种感觉转移到学校南湖边的写生习作当中;雷诺阿的“秋千”人物身上的光斑和极富写生感的造型,更是让我感动得一塌糊涂;我还模仿西斯莱的“洪水”。在真的洪水涌进宿舍时,居然蹲坐在己经浮动起来的床架上画写生……后来,这些珍贵的画册被我奉为至宝,在长达两的时间里,朝夕相处,仔细完味。把喜欢的作品拼命临摹下来。至今我还保存着当年整本一字不拉的《印象派画史》手抄本。想想看,在那样封闭、那样“革命”的年代,什么都不能看,什么都看不了,社会和绝大多数的人都陷于一种极度的疯狂、极度荒诞的情况下。而我居然在简陋的宿舍里,吃着粗糙的食物。就这样开始了自己的油画学习,而且吃的第一口“奶”,竟是在四九年之后中国艺术界视为“洪水猛兽”的印象派。在不可思议的年代,竟然有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这真是命运的安排和眷顾呵。

为了学习油画,我们还把同样“消遥”于运动之外,又极度热爱艺术的老师孙见光先生“找”来一起画写生,看见孙先生对造型和色彩的处理。一种画册不能替代的极其直观的学习方法使我们和孙先生格外地亲近起来。于是,找来同学做模特,孙先生在前面画。我在后面跟。他调什么颜色,我也跟着调什么颜色,调着调着我就乱了套。于是手忙脚乱、满头大汗……。由于“文革”的缘故,老师不像老师,学生亦不像学生。孙先生更像是画画的朋友,那时孙先生单身一人,我们可以随时到他的房间去翻阅苏联画册,向他请教,给我们粗陋的画作提意见。对于孙先生那一套依靠记忆、想象和速写画出来的油画,我佩服得不得了。他的油画无论是习作还是创作,都是如此的生动、观察是如此地细致入微和概括。他那些以广西少数民族和朝鲜战场上表现军民一家为题材的画作,真的是表现得十分真挚有趣,常常令我们边看边笑。孙先生那种与生俱来的草根习性和农民式的幽默,至今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在作画时,孙先生对造型有一种独特的理解和自信,色彩极其敏锐。孙先生还喜欢反复用油画刀将画好的颜色轻轻地刮掉或抹开,形成十分丰富和透明坚实的色层。不知是他的自创还是有所师承。但是,从外貌上看,这个绝无艺术家风度的孙先生最爱讲的一句话:“我的是土油画”。然而正是这样的“土油画”,在“文革”之前就巳经得到了理论大家王朝闻的高度称赞。这是很了不起的呀。

嗟呼!四十年光阴将过去,我的油画就是从印象派的画册和孙见光先生这一“洋”一“土”的两个老师中起步,断断续续跌跌撞撞地走到了今天。其中甘苦,唯心中自知耳。

感叹之余,不禁要问:我真的有过如此的人生?有过如此的因缘么?

其实,从小我画的是国画。后来在大学里学的是国画(尽菅没上几天课),到中央美院进修也是国画。

然而,回想起来,对于传统中国画的认识应该是在我十几岁的时候。

我所在的南方城市尽管不大。但却有一批民国遗风的老先生,他们是这个城市的文人雅士。他们与徐悲鸿、张大千、阳太阳有过亦师亦友的关系。尽管他们大多不是什么职业的画家(在这点上跟绝大多数的古代画家是一样的),但是对于笔墨丹青、书法诗词、金石篆刻却是情有独钟。对于传统文化浸淫既久、品味纯正且传承有绪。在我印象中,留着长须的邓俊群先生,号六然静人,终生未娶而独善其身。平日里教书画画养花。诗词书法全是传统作派。梅兰竹菊山水样样精通,用笔用墨用水极为讲究。他画的花瓣和枝干十分滋润且内涵骨力,以狂草中侧锋画的枝干与石头,更是枯湿浓淡、腕底生风。在银行作职员的龙敏功先生,耳朵半聋,以笔作谈。同道们十分称赞他那一手师法石涛的山水,笔墨苍润,渲染和收拾功夫炉火纯青。设色时赭石和花青用得十分清丽与古雅。再加题款的小行书,宗法魏晋且遒媚多姿。连我们这些尚未入门的小后生,亦觉称奇。只可惜当初我一心想学人物画,而未能深入庙堂。每念及此,惜哉,惜哉。还有一个胡素石先生是个语文教员,画一手十分少见的马远夏圭的北派山水,一树一石规规矩矩,大小斧劈运用极纯熟。只是我们年轻人觉得过于刻板,不是太喜欢。此外,李漫涛和陶尊五先生画小写意的花鸟,亦是品相端庄,文人墨戏的高手,写得一手好书法,还能冶印。像这样各有绝活的先生还不少呢。

我记得,每到星期六的晚上,这个名为“柳州市国画小组”的各位先生带着各自的新作,风雨无阻地来到一间挂着《思柳轩》牌子的文物商店里。老板是个收蒇家,准备好茶水。于是空白的墙面上立刻就挂上了林林总总的山水、花鸟、书法。于是,和我一样喜欢国画的年轻人,像小孩子过节一样欢喜雀跃。为老先生倒茶端椅,磨墨理纸。然后挤在先生的身后听他们在讲述自己的作画经过。有时候老先生会说什么地方画得好,那一笔是最为得意的,其它的先生亦可有不同的意见,于是就有了认真的讨论和善意的玩笑。老板有时亦把自己最近收到的字画古董拿出来给大家鉴赏,有古人的,亦有当代名家,甚至还有看走眼的假货。大家在饱眼福之后又是一番议论。热闹过后,最重要的时刻来到,老板铺好宣纸,笔会开始了,此刻先生们都互相谦让。最后,往往是年纪最长的邓老先生拈着长须开笔作画,于是大家屏住气息,眼盯毫端,时而点头、时而惊叹、时而会心、时而小声议论……。就这样,一个晚上能看到三四位先生作画。夜深了,先生们卷好自己的画作,相约于下个星期的见面,在暗夜昏黄的街灯下,珍重道别。

这应该算是我的国画启蒙了吧,遗憾的是,由于年少气盛。我竟然没有拜这些先生们为师。但是,在我年轻的时候,的确和这些有着中国文化正统血脉的先生有过几年的永生难忘的雅集。其实,中国画和中国书法乃至中国的文化不正是这样代代相依、心手相传下来的吗? 在我上大学的时候,也还有为数不多而真有本事老先生,可是在那样风声鹤唳的年代,谁敢教?谁又敢学呢?

时光冉冉,2002年底在人山人海的上海博物馆国宝展里,当我素面朝天地与传统大师们撞个满怀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故乡小城里的这些历经磨难早已故去了的无名画家,水平无疑与大师们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但是一种香火再续、血脉相通的感觉油然而生,这种熟悉而过于久远的感觉让我再次有了切身地感动。

是的,对于中国的艺术和文化,其实并不须要更多的理论,须要的仅仅是像古人老祖宗那样每天读书、写字、画画、作诗、做功课、做学问、走路、吃饭和睡觉……。五千年的中华文化不就是这样来的吗?

2005年6月于漓上十闲堂

刊于2006年广西美术出版社[何纬仁画集 油画国画]

笔墨记录———父女谈艺随感

□何纬仁 广西书画院副院长

○何文雯 广西师范大学美术系讲师

造型

○ 在你的作品里,造型始终是一个孜孜不倦研究的主题,为什么?

□ 造型在艺术作品中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我们过去常说这个画家的造型能力强,往往是指他的写实功力和驾驭画面的能力。但是很多的画家缺乏造型的想象力、概括力以及造型品味的诉求能力,这里当然与画家的天赋和才能有关。但与艺术家后天有意识地追求和努力也是有很大关系的。

○ 其实,在这点上西方和古人也比我们做得好得多,大师的经典作品就不必说了。那怕是民间的造型也是如此独特和经得起时间考验的。

□ 所以,这些年来在造型上我最主要的思考还是一个观念的问题。有什么样的观念就有什么样的造型,当然在观念和样式之间还有一个思考、转换、实践的复杂而痛苦的过程。这需要以时间和失败为代价。

○ 我觉得你的长处是造型上的想象能力。自由的构造,随心所欲地处理图象。好象怎么画都行。在你以前的作品和《水墨记录》中表现得十分突出。

□ 或许是这样,但这需要长期有目的训练。记得我在中央美院进修的时候,曾大量地临摹过西方大师的造型。研究他们的造型规律。比如说毕加索晚年的一些素描和版画,那种任意处理造型的办法我就非常喜欢。近年来我还注意到中国古代大师的作品,比如赵干的《江行初雪图》、贯休的变形罗汉及赵孟詈褪蔚牡憔叭宋锏鹊龋煨褪侨绱说纳⒕胶透爬āU媸墙腥颂疚壑埂5比唬乙灿形锵袼惺氖焙颍馐本突煤茉愀狻2环衔业男男浴K裕桓鲆帐跫胰鲜蹲砸咽欠浅V匾摹9勰钜埠茫煨鸵埠茫涫倒楦岬谆故且帐跫冶救说奈侍狻S辛苏庋娜鲜叮卤实氖焙蚓筒换峄炻遥煨偷淖跃跻簿托纬闪恕5比徽饫锘剐枰幸坏惴穸ㄗ砸训挠缕妥孕诺摹?/p>

○ 另外,我感觉在你的作品里造型和表现手法经常处于变化之中。对于你这样的年纪而言,是否是一件好事呢?

□ 是好是坏姑且不论,我画画确实如此。喜欢随着性子去画,前一幅与后一幅总有些不同,好象总是能在作画的过程中又发现了一些新的想法。加上不喜欢重复自已的脾气,在一幅作品中,经常前后画上去的东西区别也很大,所以又得费许多的功夫来将它们统一起来。但是我还是喜欢这样的状态,虽然有点自讨苦吃的味道。但是,在作画过程中有新的发现和感受,总比麻木地重复自己的所谓“风格”要强得多。其实对自己根本性的追求并没有变,那就是对形而上的精神层面以及尽可能的完美的艺术形态的向往和努力是始终如一的。

笔墨

○ 画中国画的,不能离开当今最有争议的一个词,那就是“笔墨”。我看你十几年前的作品就己经有了很好的书法和笔墨的基础。以后又长年临碑摹帖,光《兰亭序》一写就是三年。但是你现在依然在笔墨上冥思苦想,好象总也不到头似的。

□ 说起“笔墨” 来话就长了。上世纪八五美术思潮的时候,我正在美院进修,思想很是激进。对传统甚为不恭。转折点出现在九0年左右,打动我的是《二王》的书风。那些明心见性、玄远冷静的灵魂和“一觞一泳足以畅叙幽情”的贵胄品格及“放浪形骸”的神仙气度。无疑使我彻底膺服。这种“清整、温润、闲雅”的古意笔墨成了我十余年来的梦想与追求。

○ 从我最近跟广西《书法细柳营》老师学习书法的体验看,气息是首位的。然后是对古代的法帖,分门别类进行一招一式的分析研究。强调法度,强调对点子和线条细微变化的研究,如:加力与减力;快与慢;手腕的使转;笔锋的转换;正势与反势;外形与内形;笔与纸的摩擦;空中的连带等等。功夫 做得很细。其实这些就是古代笔法中最基本的东西。也是中国画笔墨精华之所在。

□ 这种要求其实与你当年在中国美院学习时的要求是相通的。为此,一直以来,我都有这样一个观点:我们这一代的中国画家普遍缺乏书法的素养。不会写字或写不好字是造成时下中国画内在品质下降的重要原因。笔墨的简单化、江湖气再加上心气的浮燥和商业化的驱使。造成了中国画今天的困境是不言自明的。想想我们在上海博物馆看到的《国宝展》。面对历代这么多大师巨匠的真迹我们被深深地震憾了,才知道中国画原来应该是这样的。是非常能够感动人的。单以笔墨而论就可以达到如此神妙、精微的高度,能够如此地超越时间和空间,立千年而不衰。祖宗留下来这么好的东西,真不该在我们这一代给糟蹋和遗弃掉。

○ 谈谈这批作品在笔墨上的想法和追求。

《书法》 何文雯 2003年 □ 谈到《水墨记录》,这涉及对传统的继承和对当下生活

的表现问题。仅就笔墨修养而言,在书法上下功夫就是必不可少的功课之一。我以为最重要的是古意的纯正和古法的到位。如你前面所谈到的书法体会那样,做到心领神会,心手相应。据说李苦禅先生晚年一直坚持临碑临帖,这是很有道理的。像董其昌、王铎那样的大家仍在不同时期临摹阁帖,终生不逾。由此可见,笔墨修养是靠积累起来的。其次,笔墨的次序感也是十分重要的。这从古人的画中看得十分清楚,用笔的先后次序、形态、调墨、运水等等,都是有法可依的,绝不乱来。至于笔墨对当下生活的表现问题,有了好的笔墨,表现就不难了。《水墨记录》主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将笔墨的古意和与当代艺术的形态和观念进行转换,用笔紧扣书法上的感觉,动作、力度、速度的分寸感。讲究“笔不离纸”、“一点三糅”、“锋走线内”、“八面出锋”,用笔又松又紧、又毛又润。从而使线条达到丰厚沉着。“干裂秋风,润含春雨” 、“墨分五彩”、“惜墨如金” 的古训是“水墨记录” 墨法的最高追求。其中以淡墨作为画面调子的运用,也是一个重要想法。淡墨亦分五彩,让墨淡到恍如白 《安新南路风景》 何纬仁 2001年

色般的虚无与纯净。所以,我以为传统中国画的笔墨形态尽管己经非常成熟了。但是对于当下生活的表现,中国画家还有很多方面可以进行探索和实验的。这并不影响对古代大师的尊重以及对传统笔墨精神的继承。

○ 2001年你还画了一批比较现代的写生,但是在笔墨的处理上却很是传统。很有点意思。

□ 所以,笔墨的图式不是死板的,一成不变的。“古意时风”嘛。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需要渗透到当代艺术家的血液和骨髓里,这正是我们需要修炼的重要功课。齐白石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古人很多没有画过的东西,在他的笔下都成了不朽的杰作。设想一下,如果白石老人活到今天,以他的笔墨去挥毫汽车、洋房。难道不是同样精采吗?

记录

○《水墨记录》记录了些什么?

□ 在画这批作品之初,并没有一个事先的设计 。只是不想再画那些与自已生存状态关系不大的中国画了。从观注身边的人和日常生活本身出发,关注当代人的精种诉求。既是有感而发,又有点像随机挑选的意思。《记录》的内容比较杂,也不刻意画成一个指向比较明确的什么系列。所以第一幅画了溜狗的女人,接着就画第二幅回娘家的四口人坐着摩托车在乡间马路上的情景。而第三幅则画了一群人跟着小黄旗去游山玩水……诸如此类。处于当今这个高度信息化的读图时代,生活如万花筒般的变化。有序而又无序,谁也不能预测明天将发生什么,那就只好随遇而安吧。这就是我们今天当下的生活。这种随意的选择正好暗和了我那种不太愿意受到约束的天性。用轻松的艺术态度来营造轻松的生活氛围和人生状态。或者用画笔对生命和生活作一声轻轻的叹息和追问。这大概也是《记录》的内容吧。

○ 我看这些六尺大画既不象传统意义上的创作,也不是所谓的习作小品。象是介乎于两者之间的一种绘画,有事先的考虑吗?

□ 这些作品画幅虽大,但是从不画草图,也不做任何构图造型上的推敲。泡一杯好茶,根据一些感兴趣的案头资料,拿起毛笔就从一个局部或者一只眼睛开始,古人叫做“笔笔相生” 吧,分几气呵成。隔几天再拿出来看看,东抹西涂;皴皴染染;好坏立决。像做功课一样,日集月累就形成了像日记似的《记录》。我常常戏称这些画为“大品”。

○ 这些作品在时空的处理,较为独特。另外就是留空白,这在山水画中是常用的。但人物画中却很少用到。这批作品有一种虚幻、空灵的感觉。如老子所云:惚兮恍兮,其中有象……

□ 在时空的处理上受西方超现实主义的影响比较大。其实与中国古代绘画的时空处理也有某些相似之处。我觉得这样画,对于覌念的表达好象更容易些。至于在人物画中留空白,其一,是使画面的疏密关系出现新的可能。其二,由于大大小小的空白出现造成了局部视觉上的抽象。这对画面上的意象图式也是一种丰富和补充。由于淡墨处理得较为丰富沉厚,加上空白。所以给人濛笼、恍惚的效果,这也是我希望达到的一种追求。

○ 一些传统的图式符号也常常出现在作品中,如太湖石、花卉、禽鸟、山水……。十分有趣,但跟画面上其它现代的东西也很协调。局部看《记录》,一笔一墨极有古意,但是整体构成又极富现代感和当代意识。

□ 对于传统符号的运用,是有一定的审美想法。但更深一层的思考是:所谓传统与现代的区分,那不过是一种约定成俗的观念而己。从宏观上看,天地山川、浮云苍狗、白驹过隙。人类能改变的也仅仅是皮毛,对于人类的文明,历史家用时间去划分它们。因而形成了不同的艺术形态。今天尽管我们已经很“现代” 了,但是没有理由轻视那些也曾经很“现代” 过的“传统”。因为今天也是“明天” 的传统。所以,传统与现代,东方与西方,这样的思考无可避免地贯串于中国当代艺术史。这是任何一个艺术家都无法回避的。我想,作为一个当代的艺术家所能做的就是应当尽可能地沉下心来,面对传统、面对当代作更深入、更到位的研究和思考,然后作出我们的选择和努力。

注:该文发表在江苏《画刊》2004年6期 广西《艺术探索》2003年3期

现代生活中的” 山水”

何纬仁

中国的山水画家喜欢到真山真水中去写生作画。即使不是古人描绘过的景致,也少不了去名山大川……。仿佛我们的老祖宗千百年来从自然中感悟出的这套举世无双的技法,就只能画这种不食人间烟火而跟当下生活关系不大的山水画。如果勉强画一些古人笔墨之外的一些景物,比如高楼大厦、笔直的马路。总感到画不出味道。缺少的是一种什么味道呢?大约就是古人一下笔就带出来的那种笔与墨,人与造化融合无碍的味道。简而言之,就是中国笔墨精神的味道。如此说来,我们可否这样追问:现代的生活和场景真的与老祖宗所创造的审美形式那么格格不入吗?难道古人千百年来所形成的这套最符合中国人审美习惯的技法,不是从生活中创造出来的吗?今天,留给我们的选择,除了全盘的扬弃,剩下的就只能在老祖宗的荫庇下小打小闹吗?

宋元山水大家们所畄下的杰作,其实是他们在生活中,面对景物” 外师造化” 、”默与神游” 、” 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 所形成的审美经验的结果。在我们今天看来是传统的经典杰作,其实就是那个时代非常“时尚” 的当代艺术。

今天,在中国画家的眼里,被古人描绘过千百年的山河依然秀美。仍然可以用现代人的审美经验来进行无数次“新”的描绘,这当然也很有意义。然而,生活在廿一世纪的人们也看到了无数古人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事物。我想,如果石涛和尚、杨州八怪等大师活在现世的话。他们” 笔墨当随时代” 的” 生花妙笔”, 也一定会将眼中的住宅楼盘、小区别墅、马路洋房画淂有滋有味。他们一定不会满足于再吃”曲径通幽” 、” 深山古寺” 的古人剩馍。因为艺术家的天职就在于永不仃息地追求心灵的自由和智慧的创造。

于是,我又想起了齐白石先生,在他的妙手下画出不少人们生活中十分熟悉的东西。但也画过古人从未或极少画过的平凡之物。如:不倒翁、祘盘、柴杷、油灯……甚至虾、蟹、鼠、蛇。这些物象可能并不具有普遍或经典的意义,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由于大师具备了一种点石成金的本领。只要白石先生愿意,他笔下出现的任何形象都可以成为传世的不朽的杰作。这大约是当今中国画家最该下功夫和认真思考的问题了。

是的,昔日古人在自然中发现了山水,当今的中国画家同样有理由在当下的生活中发现和描绘新的” 山水” 。正如西方“印象派” 的画家一反古典风景画的模式,直面眼前所见的鲜活的风景。从而开创了西方艺术史的新篇章。因此,对于当代的山水画家而言,此山水肯定要比彼山水包含了更多的内容、观念和图式。如果我们改变了对山水画定式的陈旧看法,那么现代生活中的山水画除了树石烟云、溪流荒径之外,还应该有一切现代社会生活中的无比丰富的景观和情感。我们也应该练就出和古人一样的” 生花妙笔” 来描绘当下生活。这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TAGS: 艺术 人物 画家 书法篆刻
名人图文
  • 王诚汉
    王诚汉(1917年12月-2009年11月20日),湖北红安人,中国人民解放军上将,曾任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1930年12月,王诚汉13岁加入中国工农红军红四方...
  • 成忠臣
    成忠臣(1964-)祖籍山东海阳,当代书画家,现居北京。“毛体书风”的推动者、组织者和倡导者,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中国...
  • 阿米地奥.莫迪里阿尼
    Amedeo Modigliani阿米地奥.莫迪里阿尼(1884-1920) 在艺术大师及其流派层出不穷、交相辉映的20世纪初 莫迪里阿尼的名字算不上突出和响亮。但是回...
  • 李一氓
    李一氓(1903年-1990年),出生于四川省彭州市东大街。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是老一辈无产阶级的革命家,久经考验的共产主义战士,又是诗人和书法家。
  • 王效禹
    王效禹(1914.2—1995.3.2),山东省益都县西北乡段村人(现为青州市高柳镇段村);曾用名赵尧卿,1938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
  • 游建成
    游一鸣,1979年生于武汉﹐中共党员。原名,游建成,笔名,一鸣,子鳴﹐字思成,号逸云,瀚墨堂主人。当代实力派青年书法家。
名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