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晓志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饶晓志,春天工作室导演,作品有《女人女人》、《夜莺之爱》、《锡兵》、《我贵姓?》等。自从2003年从中央戏剧学院毕业后, 饶晓志做过编剧,还做过演员,如果将这三种职业按喜欢程度排序的话,饶晓志坚定地认为第一位是导演,二是编剧,三是演员。从《两只狗的生活意见》、《艳遇》的副导演,再到《你好,打劫!》的导演,短短几年的时间,饶晓志已经有了数十部的作品,可谓多产。

2018年4月15日,随导演的电影《无名之辈》剧组亮相北京国际电影节开幕式。

  

演艺经历

2018年4月15日,随导演的电影《无名之辈》剧组亮相北京国际电影节开幕式。

个人作品

电影《无名之辈》---导演

小剧场话剧《女人女人》——导演

英国经典话剧《夜莺之爱》——顾问

北京儿艺童话剧《锡兵》——导演

环境戏剧《从莫兰迪到毕业生到据点》——编剧、导演

实验话剧《我贵姓?》——编剧、导演

实验话剧《两只狗的生活意见》——副导演

大型多媒体音乐话剧《艳遇》——副导演

数字电影《流年》——导演

话剧《血祭》——周养浩(导演张贵祥)

话剧《伊索》——伊索(导演钮心慈)

儿童剧《迷宫》——易拉罐(导演孟京辉)

大型音乐话剧《魔山》——红胡子(导演孟京辉)

话剧《艳遇》——酒吧侍者(导演孟京辉)

电视剧《宝莲灯前传》——天奴(导演余明生)

代表作

  经典话剧《将爱情进行到底》——编剧、导演

话剧《女人。。。女人》——编剧、导演

英国经典话剧《夜莺之爱》——顾问

北京儿艺童话剧《锡兵》——导演

环境戏剧《从莫兰迪到毕业生到据点》——编剧、导演

实验话剧《我贵姓?》——编剧、导演

实验话剧《两只狗的生活意见》——副导演

大型多媒体音乐话剧《艳遇》——副导演

北京儿艺童话剧《锡兵》——导演

DV作品《点线面的二维空间》——导演

数字电影《流年》——导演

胶片电影《爆胎》——编剧、导演 

电视剧:五鼠闹东京

  

自我鉴定

一个小小的戏剧工作者、一个大大的戏剧梦想家

相关新闻

       创作处于井喷状态 鄙视所谓“先锋”导演

和孟京辉合作完《两只狗的生活意见》和《艳遇》后,饶晓志变得更加成熟。他称最近五年处于思想井喷的状态,想法很多,而且可以持续三五年,从08年到现在做了3个戏,在这段时间,很多哥们“嘲笑”他的高产,但是看完作品后都都认可了他的作品。导演说在这5年后也许枯竭,但是他现在在不断地丰富自己,并准备明年去欧洲去学习。毕竟戏剧是舶来品,需要到外面去学习。

因为每个导演都是需要不断充实自己的。他现在的活跃的创作思维来源于前期的积淀,在排戏时并不是单纯想,而是在在想法创作上去思考,在排练厅合成也是去脚踏实地的认真做,这样才能达到创造上的一种积极的状态。饶晓志说孟京辉影响了很多人,包括他自己。但饶晓志不愿意被称为先锋导演,这是因为觉得自己还不够,而且鄙视那些称自己为先锋导演的人。因为现在做的不是革命性的事情,而先锋的概念是孟京辉的那一代拥有,饶晓志说现在是需要大家都保持清醒的认识,记者,观众不要看戏后随意称先锋。因为现在的一些戏虽做了一点先锋的东西,但又是继承了以往的戏剧的风格,这就没有完全创新,还是复制。因为做戏必须考虑到市场和票房,再做一点类似于减压,搞笑的东西,这就不可能是先锋戏剧。饶晓志说自己不是一个艺术导演,但努力成为一个商业导演,力图在商业和艺术上寻求平衡。商业不是没有艺术可言,因为一些中国的导演称为艺术的东西不一定比好莱坞的商业大片有深度。

不断思索的“戈多”晓志

饶晓志很喜欢凯鲁亚克的一句话:“我还年轻,我渴望上路,带着最初激情,追寻着最初梦想,感受着最初体验,我们上路”。饶导说自己是一个伪愤青,在白天很多场合不得不表现得彬彬有礼。而在黑夜里他又是愤怒的,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就像自己的博客名字叫做戈多和晓志的二三事一样,人可以分成很多面,不只是戈多和晓志,戈多是一个虚拟的形象,晓志是生活的流水会长。他对凯鲁亚克《垮掉的一代》非常有认同感,就像在《将爱》和《你好,打劫!》这两部戏中一样,也用凯鲁亚克的话激励自己,希望自己年轻,一直保持年轻的状态。

饶晓志说自己年轻的时候有所有年轻人的毛病,但是自己却能够静下心去思考一些东西。世界不是单一的,需要的是探索,他通过话剧来宣泄自己。他的思想很乐观,生活很悲观。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但不能只停留在物质方面的追求上,中国人在思想上探索不多,但饶晓志说自己在话剧中,会一直提问下去,因为自己本身就是一个不断去发问的人,而且希望观众也能够从剧中进行思考,并与导演产生共鸣。因为很多的疑问导演自己不能解答,因为话剧中讲的是一些自己的问题,也许有的人会觉得这样很烦,一些自以为是的智者也很不屑于这样的问题,但是导演说说做话剧不是给所有人看的,不想看、不想理解、不想思考的观众可以不用去想。但他相信有人愿意跟着去思考,对身边的人,对世界有一些认识。在话剧中,他探索的是人性这一终极主题,“因为人性是复杂的,多面的,戏剧不同于小品、相声,没有思考的东西不能称之为戏剧”,饶晓志如是说。

 不给演员看剧本的导演

谈到不给演员看剧本的话题时,饶晓志坦言道这是因为剧本不好意思给演员看,因为自己对剧本不满意,当然也许是自己的要求太高的原因。当初给演员看剧本的时候就专门把封面打印的特别好看,为了博取演员的好感,但是演员在看后也觉得不满意后,就重新进行了结构。他饶导说这样并不是否认编剧,剧本在演员排练时还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但是只靠剧本不会有现在这样的成效。《你好,打劫》就是只借鉴了台词。《女人 女人》的成型,最初靠着的则是一片纸在剧场去想象。文本的东西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导演和演员在剧场中的合作。找到合适演员,给他们一个大概的角色概念,然后让他们自己去揣摩,去想象,导演负责把握着整体的发展局势。也正是通过这样,每个演员也让自己的角色充分的生动起来。同时在戏剧的排演过程中,演员也能提高了自我的能力,让每一个演员能够发光发热。《你好,打劫!》的几个演员在演过这部戏后也能够自己去挑选一些喜欢的剧本 。

孟京辉说过,演员演不好,导演是大傻。饶晓志对此也颇为认同,导演对演员的引导,是戏剧成功的重要因素。当然,一部戏成功的因素,还有一部分来自观众。

不喜欢低级趣味的观众

饶晓志非常坦诚的说现在话剧圈里低级趣味的观众很多,戏剧工作者都不知道该干什么,只是一味地迎合观众。但正因为这样宠坏了部分观众,也迟早被他们所抛弃,现在应该做一些有品质的东西。因为迎合不是正确的态度,戏剧应该有哲学的东西,导演也应该有哲学素养。在以前,戏剧献是给神明的,表达是疾苦和欢乐。而到现在,如果只是迎合低级趣味的观众,那戏剧的品质从何而来。

饶导坦言很不喜欢那些看戏时没有做好准备的观众,话剧是对观众有要求的,戏剧的魅力在观众交流,而一些观众穿着高跟鞋走来走去,在观看时打电话,这不仅让演员不舒服,其他人也不舒服。既然有时间来看戏剧,那就需要在剧场的时间静下心,去体会每一部戏的独特之处。每一场话剧是观众和有演员是一体的,只有把自己的心交给戏,才能愉快。导演说自己还年轻,并不想去包容那些低素质的观众,做话剧先是要满足自己,其次才是满足观众。说到这,饶导引用了《你好,打劫》的一句台词:“我们不能以必须迎合别人对我们的生活的方式期待为由,放弃自己为自己做选择的权利合和自由。”

 李亚鹏想把话剧翻拍成电影

饶导与李亚鹏是师兄弟的关系,08年饶导要拍一部电影,想请李亚鹏来演男一号,后来电影虽然没有成但却成就了两个人的交情。很久没有看过小剧场话剧的李亚鹏,在看完话剧《女人 女人》首演后很兴奋,并想把它做成电影,但是后来觉得还是做话剧更实际些,于是李亚鹏成立春天话剧工作室,饶晓志也成了工作室目前唯一的导演。现在这个工作室已经成功推出了《将爱》和《你好,打劫!》这两部成功的作品,相信以后也会不断有新的作品的诞生。

《你好,打劫!》想拍电影 打包票一定好看

春天工作室在年末可能还会推出一部新的话剧电影剧本《25小时》,导演说灵感来自自己一天偶尔翻出一本杂志,翻开看到的标题是-欢迎进入中年危机,突然就打了一个冷颤,有了一些慌张。因为一个男人,从19岁到20岁,跟29到30岁,这两个的年龄跨度的感觉是非常不一样的。这部戏剧讲的是一个男人在离自己三十岁生日还剩二十五个小时内发生的事情,本想做成一种散文式,但其中也不乏幽默的地方,比如他给妈妈打电话问自己究竟是哪年生的,因为真的不想三十岁。主要就是一个老男孩的故事。谈到话剧《你好,打劫!》。导演称不久也可能会拍成一部电影,因为这部话剧有一些影像感,如画面,灯光,配乐等。那在拍的电影中也会有舞台风格。他自己打包票说:“这肯定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电影。”

谈到未来,饶晓志说很享受现在的创作环境,而他最大的希望就是自己可以一直这样自由的做下去。

TAGS: 演员 导演 编剧
推荐文章
相关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