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藤正成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内藤正成〔ないとう まさなり〕 1528年~1602年   甚一郎、四郎左尉门,甚五郎左尉门清政(忠乡)次子。   内藤氏据说是藤原氏秀乡流(真的假的也搞不清楚),家纹是下り藤。曾祖父重清时代因为应仁之乱移居到三河国碧海郡上野村...

内藤正成

内藤正成〔ないとう まさなり〕 1528年~1602年

  甚一郎、四郎左尉门,甚五郎左尉门清政(忠乡)次子。

  内藤氏据说是藤原氏秀乡流(真的假的也搞不清楚),家纹是下り藤。曾祖父重清时代因为应仁之乱移居到三河国碧海郡上野村。重清曾经作为西三河国人众的一员攻打松平亲忠的居城岩津。后降服于入主安祥城的松平氏。祖父义清时代作为松平宗家家臣,历仕信忠、清康,驻守上野城,与石川忠辅、植村新六某、天野贞有、林藤助某一起被称为冈崎五人众。

  伯父清长是当时的名射手,天文十一年(1542)12月织田势进攻上野城时,据说曾射杀织田方数十人。堂兄家长(即清长之子)也是名射手。正成的父亲甚五郎左尉门清政起初仕于松平忠孝,后来见到忠孝对松平氏宗家怀有异心,遂投奔松平广忠,广忠卒后仕于家康。长篠合战时,曾被信长赏赐弓矢(活活,又一个弓术达人)。也许正是由于家传的关系,为正成成就其后来被称为“神来之箭”(资料原文“神业”)的弓术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正成年少时在众多的年轻人中就以臂力著名,枪术与弓术并举。其中弓术更是让包括家督清长在内的内藤家的弓术高手们都惊讶不已。

  正成的初阵就是刚才提到过的,天文十一年织田势的上野城攻略。当时的正成年方十五岁,在这次合战初体验中(怪怪地)表现英勇。战斗开始前,正成准备了装有100支箭的箭鞘,并于战斗中将其全部射尽,造成了众多织田将兵的死伤。初阵如此,在战国武将中也不多见吧。因为此阵中的神勇表现,正成被松平广忠列为直属家臣(之前从属于伯父清长)。顺便提一句的是,天文十一年正是家康出生的年份。

  家康成人后、正成作为家康的近侍兼护卫。并活跃于与织田势的刈谷城、大高城等合战中。

  永禄三年(1560)的桶狭间合战中,今川义元败死。家康回归冈崎。开始积极治理一直被今川代管的三河一国。增加了百姓们租税和军役的负担,更强化了对武士统制。这一系列措施引起了武士和百姓们极大的反感。莲如时代的三河西部,本愿寺开展了广泛的布教活动。许多武士和百姓都是一向宗门徒。就连松平的一门和谱代家臣中也有不少,其中最有名的当数松平家次和后来作为家康的政治参谋的本多正信。

  永禄六年(1563)九月,矛盾迸发,一向宗寺院以家康家臣侵害了寺院的不输、不入权(免税权、治外法权)为名,与上野城主酒井忠尚,东条城主吉良义昭,八面城主荒川义广等反家康派武将联合,讨伐家康。一时间不但领民纷纷依附,连家康的家臣如本多正信等也加入了一揆势。声势浩大的一揆势一度攻到冈崎城下。但与加贺守护富樫政亲被一向宗攻杀不同的是,家康有一群优秀更兼忠诚无比的家臣,而其中一个就是内藤正成。

  当然,作为一名猛将,正成也受到过一向宗的引诱,但忠于松平的正成丝毫不为动摇,始终跟随家康转战三河,平定一揆。有几个关于这段期间内,内藤正成与一揆作战的故事。

  永禄六年(1563)在与一向一揆的针崎合战中,正成被五名一揆势包围,但当正成名乘之后,五名一揆突然转身,头也不回,撒腿就跑。正好被他们的队长矢田作十郎看到,矢田马上叫道:“回来,不就是内藤正成嘛,给我讨取!”。正成听到后,舍了那五人,直取矢田。不料矢田也马上转身就跑,气得正成大骂:“混蛋,训斥部下,自己却逃跑,给我回来!”矢田边跑边回头叫:“当我白痴,我还不想死呢!”一边说一边一生悬命地逃之夭夭。虽然夸张了一点。但也足以说明当时内藤正成的勇名已经传遍了三河。

  永禄七年(1564)正月,一揆势大举进攻大久保党的本城上和田。接到报告的家康立刻率众救援。一揆势依仗人多势众,由石川十郎左尉门,渡边源五郎左尉门高纲率领,逼近家康的本阵。当时的正成作为家康的旗本出阵。不巧的事,一揆势的大将石川十郎左尉门却是正成的岳父。

  公还是私??此时已不容多想,内藤正成对十郎左尉门大叫一声“舅殿(日本人管岳父叫舅!怪事),请原谅,主君事大!”说完,连珠两箭,射中十郎左尉门的双膝,十郎左尉门顿时落马,被随从救走。源五郎左尉门大怒,挥军进攻,正成又是一箭,这回可没刚才那么客气,正中源五郎左尉门的眉心。源五郎还没等落马就成了一具尸体。两个大将一死一伤,乌合之众的一揆势顿时败走。可以说,这次战斗是由正成一个人包办。

  战斗终了后,了解情况的德川家重臣石川数正向家康报告说:

  “今日の正成のみごとな动き、それにみごとな心ばえ、永くお忘れなさいませぬように”。大意就是说:“今天战斗中正成的精彩表现,足见其不变的忠心,请大人不要忘记。”

  讽刺的是,数年之后,身为德川家谱代重臣的石川数正却晚节不保,舍弃家康,投奔了秀吉。

  永禄六年(1563)御油城(一说牛洼城)攻略中,一名城守兵举着约两寸厚的盾牌(估计是木制的),在城上叫嚣“内藤正成,有本事就射穿这个盾牌,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的强弓!”这个场景源平合战时期也曾出现(当时,乘船逃往赞岐的平氏,在舟上撑起一把描金扇向岸上的追兵源义经做招手挑衅状,跟随源义经的名弓手那须与一口念“南无八幡”,在劲吹的北风中,一箭射落七十米外起伏于波涛中的描金扇)。

  敌我双方的将士不约而同地想起了这个典故,一时间战场上一片死寂。

  内藤正成当然毫不示弱,弯弓,搭箭,瞄准,松弦,箭飞过四十余间(约七十米),箭风撕裂了所到之处的静寂,直透盾牌,箭势不停,射杀盾牌后的城守兵。(想像着那一箭的风情......)

  这次战斗后,正成的弓术被称为“神来之箭”,人则被称为“仿佛那须与一”或者“仿佛黄忠”。

  元龟元年(1570)4月,信长的朝仓义景讨伐军,由于浅井长政的背叛而告失败。秀吉留在金崎殿军,在秀吉危急时刻,内藤正成受家康之命率本队作为秀吉的支援,再次施展其射术,六箭射杀六人。数年后,成为天下人的秀吉、天正14年(1586)为此事专门向家康表示谢意。

  元龟三年(1572)三方原合战,家康生平最大的一次危机。处于劣势的织田 德川联合军被二万武田大军击溃、掩护家康撤退的家臣中就有正成与其子弥次郎。正成当时大喊“次郎、为德川大人战死吧”。弥次郎犹如阿修罗般(一提到奋战就是“阿修罗”,就没有其他形容词)冲入敌阵、讨死。经过内藤氏与其他德川家臣的奋战,家康终于九死得一生。

  内藤正成武勇出众,同时也是位不错的智将。

  天正十二年(1584)的小牧长久手合战中,与高木主水助清秀一起作为井伊直政队的先锋。在看到羽柴军已露败象,向井伊直政进言全力进击。全胜后,进言家康迅速撤往小幡城,以避秀吉的锋锐。果然,之后不久,收到大败消息的秀吉率领两万大军就到了,却扑了空。

  据说秀吉对小牧长久手合战中内藤正成的进退有方念念不忘。天正十八年(1590)小田原参阵时,特地向家康提出:“想见一下那个长久手的勇士”。(在金崎居然没见到??)但正成以“年老,不值一见”予以谢绝(又一个不买秀吉帐的)。当时,正成63岁。

  信长生前,曾经调查过诸国所有的知名人士,作了一本册子,称为“诸国名士调查录”,并圈出其中武功显著的人(做到知己知彼,对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手段,这也是信长得以成就霸业的原因之一吧。不过明智光秀谜一般的前半生似乎让信长失了算,好像扯远了),其中就有内藤正成。

  虽然儿子在三方原合战中为家康战死、天正十八年(1590)家康入主关东后,也只被授予武藏国埼玉郡五千石。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宗家的内藤家长、被授予上总国佐贯二万石、之后其长子政长更是被授予陆奥国磐城平七万石。

  关原之战后、取得天下的家康筹建江户幕府、武功派的地位逐渐被文治派所取代。正成当然也不例外,寂寞失意中的正成在领地的萱间村开始了其隐居的生活。

  庆长七年(1602)四月十二日夜,名副其实的“东海道第一强弓”内藤四郎左尉门正成没,享年75岁。

TAGS: 日本 武将 日本战国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