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祐(清初)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朱祜(?-48年)又称朱祐,东汉武将,字仲先,汉族,南阳郡宛人,汉光武帝功臣,云台二十八将第8位,受封为建义大将军,融侯。同时代历史书《东观汉记》为汉安帝避讳把他的名字写作朱福,安帝名刘祜。范晔的《后汉书》,刘宋朝的范晔不用避讳,却写作朱祐。

基本资料

  朱佑少年孤苦,他的外祖父是南阳刘氏宗亲,他在外祖家中长大,经常往来于舂陵间,与刘秀自小便相识。朱佑曾和刘秀兄弟一起到长安求学,在刘縯兄弟起兵前,就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也有些小说中说刘秀和朱佑是亲表兄弟关系。总之刘縯和刘秀与朱佑情同手足。

  朱佑参加了刘縯兄弟的舂陵起兵,并以护军的身份一直跟随在刘縯左右。

  刘縯遇害时,朱佑只身一个人跑去找刘秀报信,此后便一直留在刘秀身边。

  刘秀被更始帝拜为大司马,落难河北时,朱祐又被任命为护军,相当于刘秀的贴身护卫,与刘秀一起共患难共讨贼。

  25年(建武元年),为刘秀平定河北奔走作战,刘秀即皇帝位,命朱祜为建义大将军。

  26年(建武二年),更封堵阳侯,冬天进攻邓丰,兵败被俘,后明年城破,邓丰投降,被释放。官复原职,刘秀厚加慰赐,命他攻打新野和随地,皆获胜。

  朱祐率征虏将军祭遵在东阳大战延岑和张成,大胜,斩了张成,收得印绶九十七。

  进攻黄邮,黄邮投降,刘秀赏赐朱祐黄金三十斤。

  28年(建武四年),朱祐率领破奸将军侯进、辅威将军耿植代征南大将军岑彭围困秦丰于黎丘,在蔡阳战胜秦丰将领张康并杀了张康。光武帝亲自来到黎丘,欲招降秦丰不果反受辱骂,回京临行时授予朱佑作战方略,并令朱祐继续围攻黎丘。

  29年(建武五年)六月,朱祐急攻黎丘,秦丰不得已出降,朱佑违背光武帝敕令未杀他。大司马

  吴汉揭发朱祐废诏受降,有违将帅之任。但光武帝并未加罚于他。

  朱祐后和骑都尉臧宫会和,破延岑余党阴、酂、筑阳三县贼,悉数胜利。

  33年(建武九年),朱祐屯南行唐拒匈奴。

  37年(建武十三年),光武帝增加他的封邑,受封鬲侯,食邑七千三百户。

  39年(建武十五年),朱佑主动上交大将军印绶,并留在京师。同时朱佑上奏“人臣受封,不加王爵,可改诸王为公”。又上奏“令三公并去u2018大u2019名,以法经典”。

  48年(建武二十四年),去世。子朱商。

直言进谏

  朱佑为人忠厚耿直,说话直来直去,在加上和刘秀关系密切,经常说出大家想说而不敢说的话。因此刘秀也多次训斥朱佑要戒口。光武刚出河北时,大家坐在路边休息,这时朱佑看看身边都是自己人,就忍不住发几句牢骚,大骂更始,并有劝刘秀反更始自立的意思,刘秀听了很生气,又怕人多耳杂,拿起剑假装要杀朱佑。

  刘秀破王郎后,朱佑又劝刘秀自立,对刘秀说:“长安政乱,公有日角之相,此天命也。”刘秀照样来老一套,说“召刺奸收护军!”刺奸指的是当时的刺奸将军祭遵,此人铁面无私执法如山,所以刘秀那他来吓唬朱佑。

  平定河北后,朱佑多次劝刘秀称帝,每一次都遭到刘秀的训斥,然而二人之间的关系却越来越亲密。正是刘秀将他当作兄弟一样才屡次训斥他,而对其他劝进的将领口气要缓和多了。

被俘经历

  在作为刘秀部下的二十八宿中,朱佑是唯一一个有被俘经历的将领。

  在与叛将邓奉作战时,朱佑兵败被俘。朱佑的邓奉早年就相识,又一同随刘氏兄弟起兵,因此邓奉没杀朱佑。邓奉投降时,朱祐被释。光武帝杀了邓奉,但光武不但不责怪朱佑,还将朱祐官复原职,并厚加慰赐,并派其攻打新野和随地,皆获胜。

人物性格

  朱祐为人不但忠厚耿直,而且仁慈宽厚,崇尚儒学,这也是同样崇尚儒学的光武喜欢他的原因之一。

  朱佑领兵作战的时候,常以夺取城邑为本,而很少杀人,多数是令敌投降,所以没有首级之功。此外,朱祐还严禁士卒虏掠百姓,士卒由于都乐于放纵,所以都因此埋怨朱祐。这些原因,使得本来战功不著的朱佑显得更加平凡普通。在有“大将军”称号的将领中,他可能是战功最少的。

  朱佑参加过讨伐湖北秦丰的战役,这一战役的结果最年体现出朱佑宽厚仁慈的一面。 此前征南大将军岑彭与秦丰已经打了三年仗,双方损失都不小,秦丰更是强弩之末,困兽犹斗。光武帝曾派御史招降秦丰,秦丰不但不肯出降,还出言不逊,辱骂光武。光武很恼怒,回京临行时授予朱佑作战方略,并令朱祐继续围攻黎丘,下诏书要一定要杀死秦丰,不许其投降,以儆效尤。

  29年(建武五年)六月,朱祐急攻黎丘,秦丰穷困已极,不得已和自己的母亲妻子九个人肉袒出降,朱佑见秦丰如此惨状,不忍心杀他。把他送到洛阳,这次一向宽厚对敌的光武没手软,到底还是杀了秦丰。大司马吴汉揭发朱祐废诏受降,有违将帅之任。但光武帝深知朱佑为人,并未加罚于他。

大智事件

  朱佑为人颇有自知之明。

  在《东观记》中记载:“佑自陈功薄而国大,愿受南阳五百户足矣。上不许。”37年(建武十三年),朝庭增朱祐食邑,使其食邑达七千三百户,并被封为鬲侯。

  39年(建武十五年),朱佑主动上交大将军印绶,并留在京师。同时朱佑上奏“人臣受封,不加王爵,可改诸王为公”。又上奏“令三公并去u2018大u2019名,以法经典”(《后汉书·朱祐列传》)。都被光武帝采纳。因此光武诸位功臣中,没有人受封于王爵。从光武后,西汉时期的三公“大司马、大司徒、大司空”的官职都被去掉了“大”字,不久又改“司马”为“太尉”。因此后汉的三公名称,最初应当源于朱佑的建议。

君臣相处

  刘秀对朱祐非常好,常和他亲近。朱祐在作战中,常力战陷阵,续汉书中曾记载:“佑至南阳,为贼所伤,上(刘秀)亲候视之。”朱佑因功升为偏将军,封安阳侯。刘秀即位后,被拜为建义大将军。 能封为大将军者,可节制数路将军,可见刘秀对将才并不出众的朱佑算是相当器重的。

  朱佑因为对光武有旧情,因此多次受到皇帝的赏赐。从《东观记》中记录的两件小事能看出朱佑和光武的君臣交情。 其一:《东观记》曰:朱祜,字仲先,初上(光武)学长安时,过朱祜,祜常留上(光武)讲,竟乃谈语,及车驾幸祜家,上(光武)谓祜曰:“主人得无去我讲乎。” 其二:《东观记》曰:“上(光武)在长安时,尝与佑共买蜜合药。上(光武)追念之,赐佑白蜜一石,问:u2018何如在长安时共买蜜乎?u2019其亲厚如此。”

史书记载

原文

  朱祐,字仲先,南阳宛人也。少孤,归外家复阳刘氏,往来舂陵,世祖与伯升皆亲爱之。伯升拜大司徒,以祐为护军。及世祖为大司马,讨河北,复以祐为护军,常见亲幸,舍止于中。祐侍宴,从容曰:“长安政乱,公有日角之相,此天命也。”世祖曰:“召刺奸收护军!”祐乃不敢复言。从征河北,常力战陷阵,以为偏将军,封安阳侯。世祖即位,拜为建义大将军。建武二年,更封堵阳侯。冬,与诸将击邓奉于淯阳,祐军败,为奉所获。明年,奉破,乃肉袒因祐降。帝复祐位而厚加慰赐。遣击新野、随,皆平之。

  延岑自败于穰,遂与秦丰将张成合,祐率征虏将军祭遵与战于东阳,大破之,临阵斩成,延岑败走归丰。祐收得印绶九十七。进击黄邮,降之,赐祐黄金三十斤。四年,率破奸将军侯进、辅威将军耿植代征南大将军岑彭围秦丰于黎丘,破其将张康于蔡阳,斩之。帝自至黎丘,使御史中丞李由持玺书招丰,丰出恶言,不肯降。车驾引还,敕祐方略,祐尽力攻之。明年夏,城中穷困,丰乃将其母、妻、子九人肉袒降。祐轞车传丰送洛阳,斩之。大司马吴汉劾奏祐废诏受降,违将帅之任,帝不加罪。祐还,与骑都尉臧宫会击延岑余党阴、酂、筑阳三县贼,悉平之。

  祐为人质直,尚儒学。将兵率众,多受降,以克定城邑为本,不存首级之功。又禁制士卒不得虏掠百姓,军人乐放纵,多以此怨之。九年,屯南行唐拒匈奴。十三年,增邑,定封鬲侯,食邑七千三百户。

  十五年,朝京师,上大将军印绶,因留奉朝请。祐奏古者人臣受封,不加王爵,可改诸王为公。帝即施行。又奏宜令三公并去「大」名,以法经典。后遂从其议。

  祐初学长安,帝往候之,祐不时相劳苦,而先升讲舍。后车驾幸其第,帝因笑曰:“主人得无舍我讲乎?”以有旧恩,数蒙赏赉。二十四年,卒。

  子商嗣。商卒,子演嗣,永元十四年,坐以兄伯为外孙阴皇后巫蛊事,免为庶人。永初七年,邓太后绍封演子冲为鬲侯。(《后汉书》卷二十二)

译文

  朱祐字仲先,是南阳郡宛县人。少年丧父,回到复阳县外祖父母刘氏家中,往来舂陵,世祖与伯升都与他亲爱。伯升拜大司徒后,以朱祐为护军。世祖为大司马,讨伐河北时,又以朱祐为护军,时常面晤亲幸,并住宿在里面。朱祐陪宴,从容说:“长安政治混乱,公有帝王之相,这是天降之命啊。”世祖说:“召唤刺奸来收捕你这个护军!”朱祐于是不敢再说了。跟从征讨河北,时常力战破阵,以朱祐为偏将军,封安阳侯。世祖即位,拜为建义大将军。

  建武二年(26),更封堵阳侯。冬,与诸将击邓奉于氵育阳,朱祐兵败,被邓奉所俘获。

  第二年(27),邓奉被攻破,就肉袒跟朱祐投降。帝恢复朱祐职位而且厚加慰劳赏赐。派遣他击新野、随县,都平定了。延岑自从败于穰,就与秦丰部将张成会合,朱祐率领征虏将军祭遵与延岑战于东阳,大破延岑,临阵斩了张成,延岑败走归秦丰。朱祐收得印绶九十七件。进击黄邮,黄邮降,赏赐朱祐黄金三十斤。

  建武四年(28),率领破奸将军侯进、辅威将军耿植代征南大将军岑彭围攻秦丰于黎丘,破其将张康于蔡阳,斩张康。帝亲到黎丘,派御史中丞李由持玺书招降秦丰,秦丰口出恶言,不肯降。帝引还,授朱祐以方略,朱祐尽力围攻。

  第二年(29)夏,城中穷困,秦丰就领他的母亲妻子九人肉袒投降。朱祐以囚车载秦丰送到洛阳,把他斩了。大司马吴汉弹劾朱祐废诏接受投降,违反了将帅的使命,帝不加罪。朱祐返回后,与骑都尉臧宫会击延岑余党阴县、赞阝县及筑阳县的贼众,全都平定了。朱祐为人质朴耿直,喜尚儒学。率领兵众,多接受投降,以能安定城邑为根本,不追求滥斩首级的功劳。又严禁士卒不准虏掠百姓,军人乐于放纵,多因此埋怨朱祐。

  建武九年(33),屯兵南行唐抵拒匈奴。

  建武十三年(37),增加封邑,定封鬲侯,食邑七千三百户。

  建武十五年(39),朝京师,呈上大将军印绶,因留京奉朝请。朱祐奏说古代人臣受封赏,不加王爵,建议改诸王为公。帝即采纳施行。又奏说应令三公都去掉“大”的冠号,以效法过去经典。后来帝也接受他的建议。朱祐起初就学长安,帝前往问候,朱祐不时相劳苦,而先升讲舍。后来帝到朱祐府第,因而笑道:“主人得不舍我而讲吗?”因有旧恩,多次承蒙赏赐。

  建武二十四年(48),去世。子朱商嗣位。朱商卒,子朱演嗣位,永元十四年(102),因从兄伯为外孙阴皇后巫蛊事所牵连,被免为庶人。永初七年(113),邓太后续封朱演儿子朱冲为鬲侯。

人物评价

  朱佑并无 王佐之才,然而为人忠厚莽直,慷慨宽仁,能陈力就列,知功成身退,虽无首级之功,又有被俘之污,但久为 羽翼,可危难相扶,富贵同荣,蒙主上不疑,并念旧情,故能侧立云台并名列前十。
TAGS: 历史人物 汉朝 将军 云台二十八将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