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弼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古弼,曾赐名古笔,代郡人,南北朝时期北魏将领、官员,历仕明元帝拓跋嗣、太武帝拓跋焘、南安王拓跋余、文成帝拓跋濬四朝,官至司徒,封灵寿侯。后因巫蛊之罪处死。

生平介绍

   古弼,代人也。少忠谨,好读书,又善骑射。初为猎郎,使长安,称旨,转门下奏事,以敏正著称。太宗(北魏明元帝拓跋嗣)嘉之,赐名曰笔,取其直而有用;后改名弼,言其辅佐材也。令弼典西部,与刘洁等分绾机要,敷奏百揆。

  世祖(北魏太武帝拓跋焘)即位,以功拜立节将军,赐爵灵寿侯。征并州叛胡。还,进为侍中、吏部尚书,典南部奏事。与安原降东部高车于已尼陂。又与刘洁屯五原河北,以备叛民。拜安西将军,从征赫连定。驾至平凉,次于泾南。遣弼与侍中张黎击平凉。赫连定自安定率步骑二万来救,与弼等相遇。弼伪退以诱之。世祖使高车敕勒驰击定,斩首数千级。弼乘胜取安定。

  又与永昌王健等讨冯文通。文通婴城固守,弼芟其禾而还。后又征文通,文通求救于高丽。高丽救至,文通将东奔,民多难之。其大臣古泥,因民心之不欲,遂率众攻文通,开城门以引官军。弼疑古泥谲诈,不入城。高丽军至,文通乃随之。文通之奔也,令妇人被甲居中,其精卒及高丽陈兵于外。弼部将高苟子率骑冲击贼军,弼酒醉,拔刀止之,故文通得东奔。将士皆怨弼不击。世祖大怒,徵还,黜为广夏门卒。

  寻复为侍中,与尚书李顺使于凉州。拜安西将军,赐爵建兴公,镇长安,甚著威名。及议征凉州,弼与顺咸言凉州乏水草,不宜行师。世祖不从。既克姑臧,微嫌之,以其有将略,故弗之责也。

  刘义隆遣将裴方明等击南秦王杨难当,难当遣使请救兵。未至,难当奔上邽,方明克仇池,立杨玄庶子保炽。于是假弼节,督陇右诸军。义隆遣其秦州刺史胡崇之屯仇池,弼与平西将军元齐邀崇之于浊水,临阵擒之,其众走还汉中。弼等从祥郊山南入,与东道将皮豹子等讨仇池,遣永安侯贺纯攻义隆,塞狭道。守将姜道祖退守狭亭,诸将以山道险峻,时又雪深,用马不便,皆迟留不进。弼独进军,使元主、贺纯等击狭亭,道祖南走,仇池平。未几,诸氐复推杨文德为主,围仇池。弼发上邽、高平、汧城诸军讨之,仇池围解,文德走汉川。时豹子督关中诸军次于下辨,闻仇池围解,议欲还军。弼使谓豹子曰:"比连破贼军,恐彼君臣未体大分,耻其负败,或来报复。若其班师,寇众复至,后举为难。不如缮兵练甲,蓄力待之。不出秋冬,南寇必来,以逸待劳,百胜之策。"豹子乃止。世祖闻之,曰:"弼之言,长策也。制南秦,弼谋多矣。"

  恭宗总摄万几,徵为东宫四辅,与宜都王穆寿等并参政事。诏以弼保傅东宫,有老成之勤,赐帛千匹、绵千斤。迁尚书令。弼虽事务殷凑,而读书不辍,端谨慎密,口不言禁中之事,功名等于张黎而廉不及也。

  上谷民上书,言苑囿过度,民无田业,乞减太半,以赐贫人。弼览见之,入欲陈奏,遇世祖与给事中刘树棋,志不听事。弼侍坐良久,不获申闻。乃起,于世祖前捽树头,掣下床,以手搏其耳,以拳殴其背曰:"朝廷不治,实尔之罪!"世祖失容放棋曰:"不听奏事,实在朕躬,树何罪?置之!"弼具状以闻。世祖奇弼公直,皆可其所奏,以丐百姓。弼曰:"为臣而逞其志于君前者,非无罪也。"乃诣公车,免冠徒跣,自劾请罪。世祖遣使者召之。及至,世祖曰:"卿其冠履。吾闻筑社之役,蹇蹶而筑之,端冕而事之,神与之福。然则卿有何罪?自今以后,苟利社稷,益国便民者,虽复颠沛造次,卿则为之,无所顾也。"

  世祖大阅,将校猎于河西。弼留守,诏以肥马给骑人,弼命给弱者。世祖大怒曰:"尖头奴,敢裁量朕也!朕还台,先斩此奴。"弼头尖,世祖常名之曰笔头,是以时人呼为笔公。弼属官惶怖惧诛。弼告之曰:"吾以为事君使畋猎不适盘游,其罪小也。不备不虞,使戎寇恣逸,其罪大也。今北狄孔炽,南虏未灭,狡焉之志,窥伺边境,是吾忧也。故选肥马备军实,为不虞之远虑。苟使国家有利,吾何避死乎!明主可以理干,此自吾罪,非卿等之咎。"世祖闻而叹曰:"有臣如此,国之宝也!"赐衣一袭、马二匹、鹿十头。后车驾畋于山北,大获麋鹿数千头,诏尚书发车牛五百乘以运之。世祖寻谓从者曰:"笔公必不与我,汝辈不如马运之速。"遂还。行百余里而弼表至,曰:"今秋谷悬黄,麻菽布野,猪鹿窃食,鸟雁侵费,风波所耗,朝夕参倍。乞赐矜缓,使得收载。"世祖谓左右曰:"笔公果如朕所卜,可谓社稷之臣。"

  初,杨难当之来也,诏弼悉送其子弟于京师。杨玄小子文德,以黄金四十斤赂弼,弼受金,留文德而遇之无礼,文德亡入刘义隆。世祖以其正直有战功,弗加罪责也。

  世祖崩,吴王(拓跋余)立,以弼为司徒。高宗即位,与张黎并坐议不合旨,俱免,有怨谤之言。其家人告巫蛊,俱伏法。时人冤之。

  (参考《资治通鉴》、《北史》、古小彬《古氏史志》等书)

不怕得罪皇帝的古弼1

  古弼,北魏秘书、大臣。这个人很正直,只认理不认人,连皇帝都敢得罪。

  古弼原来叫什么名字,史书上没有记载,只说他“后改名弼”。这个名字还是魏明元帝拓跋嗣给他改的,意思是古弼是个“辅佐之材”。在改这个名字之前,拓跋嗣还曾“赐”过一个名字给他,叫“古笔”,意思是古弼这个人,不但像笔一样有用,而且像笔一样直。古弼的头长得尖,像毛笔头一样,人们于是都亲切地称他为“笔公”,而魏太武帝拓跋焘则昵称他“笔头”。有时发起怒来,便骂他“笔头奴”。总之,古弼这个人,真的像笔一样直而有用。

  发生在公元444年的三件事,完全可以说明这一点。

  这一年的正月,古弼收到一封群众来信,反映皇家的上谷苑囿占地太多,老百姓都无田耕种了,希望朝廷减掉大半分给贫民耕种。古弼读后,觉得意见很好,就马上去见皇帝拓跋焘,要把意见奏给他听(因为春天已来临,不快点处理此事,又将影响一年的耕种)。拓跋焘跟给事中刘树在下围棋,正在兴趣头上,古弼进来,拓跋焘就像没有看到一样。古弼在旁边坐了很久,也没有获得奏事的机会。古弼火了,突然站起来,揪住刘树的头发,把他拉下床(胡床,即矮凳子),然后扑上去,又是扇他的耳朵,又是打他的背,并且边打边骂:“国家的事情没有治理好,都是你这个小子的罪过!”拓跋焘脸都变色了,十分尬尴,丢下手中的棋子说:“没有听你奏事,错误在我。刘树有什么罪过?快停手不要打了!”古弼这才放过刘树,把事情奏给皇帝听。“帝奇其公直,皆可其奏,以与百姓”。(《北史·古弼传》。《魏书》、《资治通鉴》同。以下所引资料皆同)。

  事后,古弼也觉得自己的举动太失礼了,于是光着头赤着脚到官署里去“自劾请罪”。拓跋焘知道了,便把他召去,对他说:“你有什么罪过啊?快把帽子戴上,把鞋穿上吧!以后,只要是利国利民的事,你做就是了!即使u2018颠沛造次u2019,你做了,也不要有什么顾虑!”

不怕得罪皇帝的古弼2

  第二件事是:同年八月,拓跋焘要去河西打猎,让古弼留守京城。他给古弼发了一道指示,要他把肥壮的马送去打猎,古弼却尽送一些老弱马去河西。拓跋焘气得大骂:“这个笔头奴!竟敢节制捉弄我!等我回去,先斩此奴!”古弼手下的官吏,都惶恐不安,生怕受牵连被杀头。古弼却安慰他们说:“我为人臣,不让皇帝沉迷于游猎之中,如果有罪过的话,我想这个罪也是小的。如果不考虑国家的安危,做到有备无患,而是使军国乏用,这个罪才是大的。现在柔然人还十分强大,经常来骚扰我国边境,南朝的宋国也还没有消灭,我把肥壮的马供军队使用,安排老弱的马让皇帝打猎,这是为国家大业着想的,如果为此而死,我又有什么伤心的呢!再说,这件事是我一人决定的,好汉做事好汉当,你们忧虑什么呢?”拓跋焘听到这些话,叹服道:“有臣如此,国之宝也!”于是“赐衣一袭(即一副)、马二匹、鹿十头”。

不怕得罪皇帝的古弼3

  第三件事还是发生在这年的八月份。

  河西打猎回来不几天,拓跋焘又到京城的北山去打猎了。这次打猎收获甚丰,猎获麋鹿数千头。拓跋焘于是给古弼写了一封信,要他征发民车五百辆去运麋鹿。送信的人去了不久,拓跋焘就醒悟到了,这次肯定又要碰钉子。他对身边的人说:“笔公一定不会给我征发民车来,你们还不如就用马把麋鹿运回去吧!”说完,就命令大家动身回京城。走了百来里,遇到送信的人回来,车子一辆没有,带来的只有古弼的一封回信。信上说:“现在正是谷黄椒熟时节,麋鹿和野猪不停地到农田里来糟蹋庄稼,鸟雀也不断地来啄食粮食,加上风吹雨打,地里的粮食晚上去收获,就只能收到早上的三分之一,一天损失这么重,民车都正用于运送庄稼,怎么能征用去运麋鹿呢?请缓几天吧!”拓跋焘见信后,说:“果然如我说的,笔公可谓社稷之臣矣!”

  古代的臣子,尤其是皇帝的秘书,对皇帝不阿谀奉迎,曲意讨好,就已难得,而像古弼这样,认理不认人,事事为国为民着想,连皇帝老子都敢得罪,确实少见。当然,这同他遇上了拓跋焘这个杰出的君主是分不开的。当公元451年拓跋焘被人杀死,他的孙子拓跋浚(即文成帝)继位做了皇帝,还不到一年,就因为古弼“议不合旨”(即和皇帝的意见不一样),便找了一个借口,把古弼杀了。这件事发生在公元452年的下半年,当时知情的人,谁不喊“冤枉”,叫“可惜”啊!

  古弼的生年不详,但他从事秘书工作的时间很早。明元帝拓跋嗣在位时,他就在“门下奏事,以敏正著称”。正因如此,拓跋嗣才又是赐名给他又是给他改名。明元帝晚年病重,太子拓跋焘监国总理朝政,便安排古弼“对综机要,敷奏百揆”,协助太子处理国家大事。很显然,明元帝是很欣赏和信用古弼的。当然,古弼同样也得到了拓跋焘的欣赏和信用。拓跋焘当皇帝后,就提拔古弼为侍中、吏部尚书、典南部奏事。拓跋焘做皇帝近三十年,古弼则在禁中工作近三十年,“端谨慎密,口不言禁中之事”。拓跋焘晚年有意让太子拓跋晃“总摄万机”,并征调古弼为“东宫四辅”之一,再次让古弼辅佐太子处理国家大事,因“保傅东宫,有老成之勤”,官迁尚书令。拓跋晃先他父亲而死。拓跋焘去世后,由拓跋晃的儿子拓跋浚继承皇位。做梦也想不到的是,拓跋浚当皇帝没几个月,就把古弼给杀了!

  当然,古弼也有缺点。史书上说他不大廉洁,这可能是事实。因为他曾收受过别人三十斤黄金的贿赂(也有说四十斤的)。这件事拓跋焘是知道的,只是因为古弼“正直有功”,才不“罪责”古弼。就收受过这么一回贿赂(古代的黄金并不是现代意义的黄金),却在历史上落个不廉洁的名声,后人不能不引为鉴戒!

TAGS: 历史人物 南北朝 古姓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