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田信之(日本)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真田信之(1566年-1658年11月12日),

  时代 安土桃山时代 - 江戸时代

  生诞 永禄9年(1566年)

  死没 万治元年10月17日(1658年11月12日)

  原名 信幸

  别名 源三郎

  戒名 鉄厳一当大居士

  官位 従五位下、伊豆守

  氏族 真田氏

  父母 父:真田昌幸

  母:、宇多頼忠之女?寒松院

  妻 本多忠胜之女?小松姫

  松代城代?玉川秀政之女?右京

兄弟 真田信繁幸村、真田昌亲、真田信胜

  子 真田信吉、真田信政、真田信重、

  女(高力忠房正室)、女(佐久间胜宗正室)

    日本战国时代武将,安土桃山时代至江戸时代的大名之一,松代藩初代藩主。幼名源三郎,初名信幸(のぶゆき),为真田昌幸之长男,兄弟有真田信繁(幸村)、真田昌亲、真田信胜。正室为德川家康养女小松姬(实为本多忠胜之女),侧室为真田信纲之女,育有子嗣真田信吉、真田信政、真田信重。

  信幸幼年时期因父亲昌幸臣服于武田家,而作为武田家人质。1582年(天正10年)武田家被织田信长与德川家康联军灭亡之后,信幸逃到父亲所在的信浓上田城。1585年(天正13年)德川家康要求昌幸开放上田城而被昌幸拒绝,信幸与父亲一起迎击德川家康军(第一次上田合战)。之后昌幸跟随丰臣秀吉,而信幸则为了真田家与德川家之间的和睦而成了德川家家臣。家康对于信之的才能有著很高的评价,并收养本多忠胜之女后将其嫁给信幸。

  关原合战时,信幸身为隶属德川家的东军,与属于西军的父亲昌幸、弟弟幸村对决,跟随德川秀忠对上田城展开攻击(第二次上田合战)。西军战败后信幸帮父亲向家康求饶,昌幸流放纪州国九度山,并将来自父亲的讳名“幸”改为“之”。战后信幸所拥有的上田、沼田领地增加了9万5000石,成为上田藩藩主。

  大阪之阵时,信之属于德川方面,有著相当活跃的表现。战后移封至松代,配合沼田得到了13万石领地。享年93岁,非常长寿。法名铁严一当大居士。

  真田信幸,无论是当时还是今日,也许大多数人都低估了他的实力。然而这正是他的高明之处,坚持忍辱负重、韬光养晦的策略,信幸终于在乱世中成功地保全并延续了真田一脉。

  我们知道,战国大名梦寐以求的就是自己能早日完成“天下统一”的霸业,而弱小的豪族或大名手下的将领,则通过依附强有力者,协助进行地方统一等种种手段,积累延续及壮大自身与家族的资本。从这一点上来看,我们津津乐道的“表里比兴者”真田昌幸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但是如果我们仔细分析的话,就会发现昌幸的儿子信幸并不比父亲逊色。

  真田信幸(伊豆守、信之),永禄九年(1566)生于甲府,当时父亲真田昌幸(武藤喜兵卫)还在武田信玄处做人质。信幸是昌幸的长子,幼名源三郎。有趣的是,比他小一岁的弟弟真田信繁(真田幸村)幼名却是源次郎。按惯例,无疑应该是太郎、次郎、三郎、四郎、五郎这样排下去才对,为什么作为弟弟的信繁反而称次郎呢?有种说法认为信繁其实才是长子,只是因为信幸的母亲是正室,所以晚出生的信幸反而被立为嫡子。现在看来这种说法是立不住脚的,因为兄弟二人的出生年份有确实的史料记载,而且二人均是昌幸与山之手殿所生。那怎么解释这种奇怪的现象呢?我们注意到,真田昌幸是真田幸隆的三男,他的幼名是源五郎,而幸隆的四子信尹幼名却是源次郎。联系这两人的幼名,我们可以这样推测,昌幸的长兄真田信纲幼名源太郎,1575年长筱之战中与弟弟昌辉一同战死,昌幸很可能认为源太郎这个名字不吉利,因而弃之不用。而弟弟信尹幼名是源次郎,所以信幸的幼名就成了源三郎。可为什么信繁的幼名又成了源次郎呢?虽然目前还不能肯定信繁元服的准确时间,但从昌幸将其送往上杉景胜处做人质时的书状来看,至少在1585年7月之前,信繁仍未元服,信中称之为“弁丸”。1585年正是昌幸与德川家交恶之时,弟弟信尹加入了德川一方,我倾向于认为这是昌幸的巧妙安排,是他一贯擅长的保全家名的计谋。特意让次子信繁继承了弟弟信尹的幼名,也许只是让德川家相信信尹已经与昌幸分道扬镳的谋略之一。

  从昌幸对待信幸的态度和行为上看,那种因为信幸身材高大象昌幸敬畏的父亲幸隆,性格又与昌幸不合而使昌幸有意疏远他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因为据《松城通记》记载,天正八年(1580年),十五岁的信幸与武田胜赖之子信胜同时元服,次年就被昌幸任命为沼田城城代,与矢泽赖纲一起击退北条军,并攻击北关东诸城。此后昌幸也一直是将信幸作为继承人来看待的,弟弟信繁在很长时间内也以辅佐信幸为行为准则。信幸之名,通常认为“信”字取自昌幸所景仰的武田信玄,而“幸”字则是真田家世代相传的通字,仅仅从这一点上来看,昌幸打算让信幸继承家业之心已经十分明显了。

  关于信幸的初阵年龄,《真武内传》中说是十七岁,也就是武田氏灭亡的天正十年(1582),不过从前一年信幸就成为沼田城城代来看,可能还要早一些。相对于弟弟信繁二十四岁才在小田原征伐中初次上阵,信幸应该算比较早就经历了战争的磨炼。

  天正十年(1582)三月三日,在武田氏濒临灭亡之际,信幸于军议上提议父亲将武田胜赖迎入吾妻郡岩柜城,沼田城则交由昌幸的叔父矢泽萨摩守赖纲把守。据《松城通记》记载,同年六月,十七岁的信幸领军与海津城的须田相模守、甘粕备后守在川中岛先后交战数次,与《真武内传》中记载的信幸初阵年龄相符。次年一月,信幸领军与小县郡内的诸多豪族作战,先后击破和田、大门、长洼、武石、内村、丸子诸氏,确保了真田家对小县郡的统治。这一年,信幸才十八岁,却已经显露出不凡的军事与政治才能。同年四月十三日,上田城建成,信幸于是留在父亲身边治理真田家这一新的根据地。第二年,十九岁的信幸与父亲一起密谋,成功谋杀了室贺山城守,并用计于吾妻仙人窟击败北条安房守氏邦、芳贺伯耆守率领的部队,再次体现出不凡的才智。

  天正十三年(1585),由于昌幸拒绝服从德川家康交出沼田城的命令,“神川合战”(第一次上田合战)爆发。闰八月二日,信幸成功率领小部队不断挑衅并激怒了来犯的德川军,将其诱入圈套之中,并于德川军中伏败退之时领兵截杀。这一战,德川主将大久保忠世的三个儿子(忠生、忠赖、忠广)全都战死,报得出名字的人战死三百五十余名,总计战死一千三百余人,而真田方仅仅损失了四十人。大久保忠世的弟弟大久保彦左卫门忠教在1622年完成的《三河物语》中仍然对此战记忆犹新,视真田一族为恐怖之人。毫无疑问,信幸参与了此战从策划到执行的全过程,而物语、小说中津津乐道的信繁参战并大活跃不过是后人的附会而已,因为当时的信繁作为人质尚在上杉景胜控制的海津城中。这一年,信幸年仅二十岁。

  据《真田家御事迹稿》记载,天正十七年(1589)二月十三日,在丰臣秀吉的调解下,二十四岁的信幸前往冈崎城拜谒徳川家康,并于九月迎娶家康养女小松殿(本多忠胜之女)为妻。

  天正十八年(1590),以北条方沼田城代猪俣邦宪突然夺取真田家名胡桃城为由,丰臣秀吉发动小田原征伐。对此,历来有这是昌幸精心策划铲除宿敌北条氏并协助秀吉统一天下的谋略一说--即故意引诱北条方攻击自己而制造讨伐的口实。已出仕家康的信幸回归上田城助阵,三月十二日在轻井泽真田军与前田军及上杉军汇合,准备经碓冰垰进攻由大道寺政繁据守的松井田城。信幸家臣吉田政助率领的部队与大道寺政繁埋伏在碓冰垰的伏兵发生了遭遇战,富永主水用铁炮成功狙击领兵的与良左卫门,大军乘势突破碓冰垰防线攻至松井田城下。据《真田家文书》记载,四月二十日昌幸给浅野长政及石田三成的信中盛赞嫡男信幸在攻克此坚城中的英勇表现。

  七月十一日,北条氏政、氏照兄弟切腹,真田家的宿敌北条氏灭亡。八月,信幸获得沼田二万七千石的知行,开始专心经营自己的领地。《下河田村检地帐》就记载了当年八月二十五日信幸对沼田下河田村检地的结果。此外,信幸于十二月十九日向中之条町的和利宫和吾妻郡町的大宫岩鼓神社寄进社领,于十二月二十日给予田村雅乐尉所领安堵状,这些都表明信幸有条不紊地治理着自己的领地。

  文禄元年(1592),信幸与昌幸、信繁一起奉命前往肥前名护屋,准备渡海参加丰臣秀吉发起的侵朝战争,但最终并未前往朝鲜。第二年,信幸对利根郡下川田村进行了检地。文禄三年(1594)三月,信幸与昌幸、信繁一起派遣一千六百八十名劳工参与修建伏见城。同年十一月二日,二十九岁的信幸叙任从五位下伊豆守。依据《月夜野町后闲区有文书》的记载,信幸于庆长元年(1596)二月开始修建沼田城的天守阁,至次年十一月完工,看来信幸也继承了父亲昌幸优秀的筑城技术。

  庆长四年(1599),丰臣秀吉死后以五奉行为核心的反家康势力开始谋划除掉家康,为此信幸护卫家康于闰三月二十三日移居伏见城,由此可知家康还是颇为信任和赏识信幸的。

  庆长五年(1600)五月三日,信幸遵照家康的上杉征伐令领兵出阵。然而七月二十一日到达下野国犬伏(枥木县佐野市)的父亲昌幸、弟弟信繁收到了石田三成的密使所带来的密信,邀请昌幸加入西军,于是父子三人一起商议应该如何应对。这是决定真田家生死存亡的大事,虽然此后当事三人都三缄其口,从不提起这次会谈的内容,但从昌幸这样知名的智将竟会粗暴地用木屐打断偷看的家臣河原纲家的门牙这一点上来看,三人之间应该是引发了激烈的争论。最终,昌幸没能说服认定家康一方会胜出的信幸,与信繁一起撤兵向自己的居城上田城进发。

  关于这次犬伏之别,有人认为是因为信幸与弟弟信繁分别迎娶了本多忠胜之女和大谷吉继之女的缘故,也有人认为根本就是真田昌幸玩弄的又一次保全家名的计谋,因为这样一来无论东军胜利还是西军胜利真田家都能得以保存。但个人倾向于认为这是信幸长期观察家康与德川家的结果,正是出于对自己判断能力的自信,才会提出应该加入东军,而最终的结果是否真是昌幸出于谋略的安排就很难说了,因为在昌幸与信繁决定加入西军并撤兵之后,信幸赶去向家康汇报怎么看都象是昌幸的有意安排。果然,家康于二十四日颁给信幸嘉奖状赞赏其忠节,并于二十七日保证战后将没收的小县领交给信幸(注1)。

  八月二十三日,信幸奉命加入德川秀忠率领的德川第二军,取道中山道前往关原与家康率领的第一军汇合。九月五日,昌幸拒绝了秀忠的劝降,第二次上田合战爆发。狡猾的秀忠命信幸为先锋攻打信繁把守的前阵,不愿意手足相残的信繁有意未做激烈抵抗就退入上田城中,将首功让给了哥哥信幸。事实上,信繁这样做只怕也是长期以哥哥为重的思想在起作用。

  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已经熟知了,德川秀忠由于昌幸的有意挑衅而率领由谱代重臣组成的精锐部队攻打无关紧要的上田城,可却又久攻不下,最终没能按规定如期抵达关原战场。这令家康十分恼火,一度打算取消秀忠继承人的资格,不仅因为他认为秀忠欠缺统御力,也因为这样一来大功都被非谱代的外系诸侯夺去,致使德川自己的嫡系势力无法在战后的利益分配中获得更大的权益。不用说,家康、秀忠父子对于昌幸、信繁父子是恨之入骨的,信幸卓越的处事才能也正是在此时第一次展现得淋漓尽致。

  战后,信幸深恐父亲和弟弟会切腹自杀,派遣使者前往上田城加以劝阻。信幸还当众表态愿意舍弃对自己战功的奖赏和领地,换取赦免父亲昌幸与弟弟信繁。这固然可以看作是信幸情义深重,但很难说其中没有作秀的成份。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知道,对于武士来说,荣誉是比生命还要宝贵的,若是不顾父亲与弟弟的死活,必然会为他人所耻笑。再说,信幸很清楚德川家对真田家的不满与愤恨,虽然这次自己站对了队伍,但难保日后德川家不会旧事重提或以其他理由来对付自己。那么,最好的办法无疑就只有大义凛然地为父亲和弟弟求情了。这样做要冒很大的风险,信幸敢于这样冒险,是因为他手上还有一张王牌,那就是他的岳父--家康的心腹爱将,“德川四天王”之一的本多忠胜。在向忠胜表明自己决不独活的决心之后,不希望女儿年纪轻轻就守寡的忠胜无奈之下只好求助于同僚井伊兵部少辅直政。井伊直政以昌幸死后信幸必定自杀,而忠胜与自己也将无颜继续活下去,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天下将可能再次动荡等理由最终说服了家康。信幸的冒险成功了,不仅救了父亲和弟弟,自己也没有被削减封地,反而获得了包括昌幸旧领在内的九万五千石知行(注2)。更重要的是,通过这次精彩的演出,信幸在家康等人的心目中成功树立了重情守义的高大形象。为表对德川家的忠心,信幸舍弃了真田家世代相传的通字“幸”,改名为信之。三个月后的十二月十二日,昌幸与信繁从上田城出发前往流放地高野山,想来家康若是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只怕无论如何也不会就此放过昌幸与信繁父子的吧?

  在昌幸与信繁流放于高野山之时,信之曾经暗中给予经济支援,但不久之后就迫于德川家的压力而不得不终止了。此后,信之专心致力于领内的治理,在沼田领内设置关所并整顿城下町、修建利跟郡追贝村横跨片品川的刎桥、营建须川宿之町、更换小县郡秋和村不称职的代官、减免小县郡及吾妻郡百姓的课役、取消农民所欠的债务、制定上田领村村贯高帐,通过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信之赢得了领内百姓的拥戴。

  庆长十六年(1611),昌幸在高野山死去,在信之的努力下,得以举行殡礼并葬于真田长谷寺中。庆长十九年(1614)信之奉德川幕府之命,参与越后国高田城的修缮。在这之前,信之曾负责运送江户城的瓦木。同年十月四日,信之收到幕府命其参加大坂攻伐的命令,可信之以卧病在床为由让自己的儿子信吉、信政代为出阵。信之是真的身患重病起不了床吗?只怕多半还是不愿意与弟弟信繁再次兵戎相见吧?要知道信之活了九十三岁,不要说在当时,就是在现在,都是惊人的长寿了。这样一个身体强壮的人真的会在不到五十岁时就卧床不起吗?果然,信之与大坂方私通的传言开始流传,信之只好前往江户城,以消除幕府的怀疑。

  元和元年(1615),真田信繁于大坂夏之战中英勇战死,悲痛之余信之首先考虑到的只怕还是应该如何应对幕府的再次责难,毕竟弟弟信繁再次让包括家康在内的德川诸将大失颜面,家康更是被逼得几乎切腹。恰在此时,信之的家臣马场主水侮辱领地农民的女儿致使其自杀身亡,信之将主水拘捕入狱,但身为忍者的主水成功地逃脱了。怨恨信之的主水,对幕府密报在大坂城之战时信之与幸村私通。信之再次让我们见识到了他高明的手段,他没有惊慌失措的求情,也没有喋喋不休的替自己辩解,而是大义凛然的表示只要幕府责难的使者一到自己就立即切腹,以死来表达自己对德川家的忠诚。最终幕府没有过问此事,马场主水也被受信之之命的小川治郎左卫门好安所暗杀,信之不动声色地铲除了叛徒,再一次度过难关。《明良洪范》记载有马场主水递给江户老中的诉状(注3),不过这里有一个疑点,就是诉状中提到的“幸村”之名。“幸”字是真田家世代相传的通字,信繁可能因为哥哥信幸舍弃而自己取用,至于“村”字有两种说法,一说取自信繁尊敬的姐姐村松殿,一说取自德川家所忌讳的妖刀村正,个人倾向于后者。但“幸村”这个名字真的在那时就已经为人所熟知吗?现在还难以确定。

  元和二年(1616),信之移居上田城,将沼田城三万石的领地交给嫡子信吉继承,开始用心治理上田领地,发布上田城下町法度、实施贯高制检地、召集流浪的百姓开发新田并改建领内寺社。

  元和六年(1620) ,信之的正室,那位在关原之战前身着甲胄立于城头,拒绝让自己的公公昌幸和小叔信繁进入沼田城的小松殿,在前往草津温泉疗养的途中死去。据说信之得知后悲叹我家之灯熄灭了,并创建大英寺加以供养。

  元和八年(1622),二代将军秀忠突然将信之唤入江户城,将战国时代村上义清所领的土地川中岛四郡--更科郡、埴科郡、水内郡、高井郡以及善光寺,都封给了信之,这样一来,算上沼田所领三万石,信之的领地达到了十三万石。然而,秀忠其实另有目的,增加知行是要让信之移封松代城(即之前的海津城),也许秀忠始终对于上田城一战耿耿于怀,觉得不能继续让上田城控制在真田一门的手中吧?当时大约有二百七十个大大小小的藩,秀忠已经开始谋划以种种理由改易其中的一些外藩,在这样的情形之下,秀忠肯以加封为代价让信之转封的确是很优待了。然而很显然信之并不愿意离开世代居住的家园,他做了一件令世人都大吃一惊的事情--大费周章将父亲昌幸当年从太郎山切割出来建造上田城所用的基石翻山越岭地运去松代城,这应该是出于思念父亲之故吧?毕竟此时信之也已经是快六十岁的人了。表面上,信之在书信中说将军给予了自己过分的封赏,松代城地处甲信越要地,将军直接指示把那里托付给自己,实在是令家门增辉。然而在给出浦对马守盛清的信中却提到自己已经老了,已经无所谓,是为了子孙着想才搬到松代去,多少可以看出他有点发牢骚。

  信之到达松代城后,见到了荒废已久的武田典厩信繁之墓。对于这位在川中岛之战中英勇战死的武田信玄之弟,昌幸曾经十分赞赏,信繁名中的“繁”字据说就是取自于他。无疑信之也是颇为钦佩他的,修建了典厩寺并将其改葬。次年,信之整理领内年贡、诸役,并且重新分配了上级家臣的知行。此后,由于信之拥有出色的筑城技术,幕府先后三次要求其参与江户城的修缮。据《滋野世记》记载,宽永九年(1632)信之拜领了德川秀忠的遗物白银千枚,可见秀忠最终还是认可了信之。

  然而上天似乎不准备让信之就此安度晚年,另一场危及真田家的风波再次袭来。宽永十一年(1634),信之的嫡子沼田藩主信吉以四十二岁的壮龄病死,嫡男熊之助还很年幼。只要有保护人,年幼之人也是可以继承家业的,因为在幕藩体制中,无论是将军家还是各藩,不是以才能而是以血统尊贵与否作为继承标准。信之作为孙子熊之助的保护人,帮助他治理领地。然而四年后熊之助也夭折了,信吉的次子(以后的信利)还是幼儿,于是沼田三万石就被分成了三份--孙子信利领五千石、次子信政领一万五千石、三男信重领一万石,由次子信政统治沼田。这种松代藩由信之治理,沼田藩归信政管辖的体制大约维持了二十年,其间三男信重死去,所领划归信政。

  明历二年(1656),九十一岁的信之宣布隐居,请求幕府让次子信政继承松代藩十万石,孙子信利继承沼田藩三万石。操劳了一辈子的信之显然很高兴能放下肩上的担子,于次年七月移居松代城外的柴村,出家号称一当斋。信之的祖父幸隆号一德斋,父亲昌幸号一翁,可见真田家法号的通字可能是“一”。

  然而令信之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信政从沼田城带着家臣进入松代城后,仅仅半年,就于万治元年(1658)二月五日病死了。于是围绕新的继承人人选,真田家经历了一次被称为“真田骚动”的大动荡。

  真田信政是信之与小松殿所生,大坂城之战时与哥哥信吉一起代替父亲参战,在担任沼田藩藩主时因为积极从事开发新田等工作而被称为开发狂,是颇有能力之人。在成为松代藩第二代藩主时,信政将三万石的沼田藩交给了侄子信利,可现在信政一死,他与侧室所生的孩子又已成为他人养子,身边只剩下才两岁的幼儿(以后的幸道)。虽然预感自己可能快要死去,信之已经立好给幕府老中与家臣们看的“想让幸道做继承人”的遗嘱,但家臣们并不知道信之的真实想法。

  由于信之可能会推荐孙子信利继任松代藩第三代藩主,家臣中旧有的“上田众(川中岛众)”和新来的“沼田众”之间产生了意见分歧。虽然信之想着松代与沼田其实是一体,但家臣之间还是会有隔阂的吧?

  此时信之的外孙、肥前岛原藩主高力高长也提出应该让信利继承松代藩。因为信利的母亲是曾任老中的酒井忠世之女,也是四代将军家纲时代颇有权势被认为是“下马将军”的大老酒井忠清的姑母。因为这层关系,酒井忠清也推荐信利担任第三代松代藩主,继承真田宗家。

  围绕究竟由谁来继承,支持幸道与支持信利的家臣们矛盾日益激化,由于信之支持幸道,结果拥立幸道的家臣占了大多数,并最终提出如果决定由信利继任则固守城池死也不退出。担心引发骚动的酒井忠清只好承认由幸道继承家业。至此,这场持续了四个月的“真田骚动”终于落下帷幕。

  年迈的信之又成了两岁的孙子幸道的保护人,但此时的他已成风中之烛,无力再担负此重任了。万治元年(1658)十月十七日,九十三岁高龄的真田信之病故,法名大锋院殿彻严一当大居士。从关原之战算起,已经度过了漫长的近六十年的岁月,他先后侍奉了德川家四代,应该是见过武田信玄、武田胜赖、丰臣秀吉、德川家康、石田三成等等这些历史上最知名武将的人中最后离世之人。

  据说信之死后留下了多达二十七万两的遗金,由此可知其理财能力是何等的出众。松代藩是洪水、地震等自然灾害多发之地,然而信之将其治理的井井有条,深受领内百姓拥戴,以致于留下狐精也惧怕他的逸话。松代藩能够一直延续到明治维新时代,无疑是信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没有父亲昌幸“表里比兴者”和弟弟信繁“日本第一强兵”这样光彩夺目的光环,信之依靠自己的才智与实力,独自在腥风血雨中延续并壮大着真田一门的血脉。能够骗过老谋深算的德川家康,令极端嫉恨真田家的家康、秀忠父子放过自己的父亲和弟弟,镇定自若地面对多次危机,不仅使自己一门安然无恙,还最终拥有了十万石的信州最大藩松代藩,不得不说信之才是真田一门中真正的智者!

  注 释:

  注1:附家康给予信幸的嘉奖状:

  今度安房守别心のところ、 その方忠节を致さるの仪、诚に神妙に候。然らば、小県の事は亲の迹に候の间、违仪なく遣はし候。その上身上何分にも取り立つべきの条、その旨を以って、いよいよ如在(じょさい)に存ぜらるまじく候。仍つて件の如し。

  庆长五年

  七月廿七日 家康(花押)

  眞田伊豆守殿

  注2:关原之战后信之所获得的九万五千石知行,包括昌幸旧领三万八千石、信之沼田旧领二万七千石以及因功新增的三万石。

  注3:《明良洪范》记载的马场主水递给江户老中的诉状:

  主人伊豆守(信之)には叛逆の意思があります。冬の阵のときは、幸村に援兵を送り笼城させました。また夏の阵では密かに幸村と谋って、河内守信吉と内记信政に先阵を切らせるために、幸村は合図の旗を上げました

TAGS: 日本 历史人物 人物 大名
名人图文
  • 加藤清正(1562年7月25日-1611年8月2日),日本安土桃山时代、江户时代武将和大名,初代熊本藩主,幼名虎之助,外号虎加藤。出生于尾张国中村。由...
  • 冈野史佳(1967年12月28日-),日本女性漫画家。福冈县福冈市出身。现住埼玉县。代表作是《我爱果汁》、《魔法小姑娘》、《少年宇宙》。
  • 高屋奈月,日本少女漫画作家,画风清新甜美、情节轻松明快、人物刻画个性鲜明。代表作品:《水果篮子》。
  • 谷口治郎,著名漫画家,1947年出生,代表作品有《孤独的美食家》。2017年2月,谷口治郎病逝,享寿69岁。
  • 河下水希(かわした みずき),1971年8月30日生,日本漫画家,静冈县人,性别女,血型A,,其代表作品有「亲亲小魔女」、「小茜妹妹 Over Drive」、...
  • 吉田秋生 (1956年8月12日-)是一位日本漫画家。女性,东京都出身,毕业于武藏野美术大学。代表作有‘BANANAFISH’、‘YASHA -夜叉-’、‘吉祥天女...
名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