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金钟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北京画院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协会员。早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作品曾出展美国、日本、韩国、加拿大、联合国、东南亚、欧洲、港台等地;参加中外画展多次获奖;入编《中国现代美术全集》、《当代中国画·1979-1989》大型画册、《当代中国名画鉴赏》、《中国画新百家》、《第六届全国美展获奖作品集》等。传略收入《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剑桥《世界名人录》、大型美术系列辞书《美术辞林·中国绘画》卷。画风简括,重意境与格趣。出版有《肖金钟画集》。

肖金钟

男,1937年10月生,山东省人。北京画院一级美术师。1964年毕业于中央 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曾出展美国、日本、韩国、加拿大、联合国、东南 亚、欧洲、港台等地,在国际、国内大型展览中17次获奖,为中国美术馆等中外博物馆、 收藏家收藏。编入《中国现代美术全集》、《世界美术作品选集》等。传略收入《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中国现代书画界名人大观》、剑桥《世界名人录》、大型美术系列辞书《美术辞林·中国绘画》卷。主要作品《秋风·秋雨》为中国美术馆收藏,编入新出版 的《中国现代美术全集》;《晨曦》入选“第7届全国美展”,被誉为十年来优秀作品,编入 《当代中国画·1979-1989》大型画册,1986年选送联合国参加“国际和平年美展”;《听涛》入选“第6届全国美展”,评为优秀作品并获铜牌奖,1989年入选在北欧展出的“当代中国 画展”;《细雨润无声》在北京市文艺作品评奖中获一等奖,1985年入选在日本东京展出的“国际交流画展”;《黄昏后》1994年获“华夏艺术国际展”银奖,入编《当代中国名画鉴 赏》;《月朦胧》1997年获中日韩“BESETO美术节优秀作品奖。另有《映月》、《秋韵》、《梦乡》、《暮雪》、《易安来耶》等。画风简括,重意境与情趣。

 

创新且求精,所要更在魂

  ——肖金钟的花鸟画 吴 休  

        花鸟画创新,的确是个难题.它不如山水画、更不及人物画,有那么广阔的描写空间和巨大的情感容量.山水和人物的外在面貌,都在随着时代和社会的发展变化而不断地变化,唯有花和鸟的自然形态却永远是固定不变的老模样,除了极少数新品种的出现,即使有些许变化,也是甚慢甚微.再者,花鸟画艺术在千余年来的发展中,已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就,特别是近现代写意花鸟画,已达到了极高的艺术水准,涌现了许多杰出的花鸟画艺术大师.如徐渭、朱耷、石涛、任伯年、吴昌硕、林风眠、潘天寿、李苦禅、王雪涛等,他们既继承了优良的传统,掌握了精湛的技艺,具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其作品也已形成了鲜明的个人独特风格.因此,在这样的基础上,要想将花鸟画创作再推向前进,使之既能体现时代精神,出以新意,又能在艺术上无愧于前人,并达到新的高度,确实是太不容易了.   

        然而,新中国成立以来,当正确的文艺路线和“百花齐放”的方针得以贯彻时,花鸟画的创作,仍然得到了蓬勃的健康的发展,涌现出不少好作品,反映了新的时代精神,并在艺术上取得了可喜的新成就.这证明花鸟画的创新还是大有可为的,其困难是可以克服的.花鸟画创新的道路之所以曲折坎坷,根本原因还在于错误路线的干扰,在于庸俗社会学、民族虚无主义、复古主义和自然主义等错误思想的影响.尤其是“四人帮”推行的资产阶级文化专制主义、阴谋文艺、批“黑画”等,更使花鸟画惨遭禁锢而濒临绝境.“文革”之后的二十余年,虽然花鸟画又得到了更加蓬勃的发展,画家众多,但同时也由于西方现代绘画的冲击和市场的误导,真正能与前代大师并列的画家尚未崭露,能令人耳目一新的杰作亦属罕见.看来,花鸟画创新,不仅需要画家在文化素养和艺术功力上的潜心修炼,还要能够抵制多种错误思想的干扰.   

        北京画院专业花鸟画家肖金种,是一位执着追求艺术,心无旁鹜,安贫乐道的艺术家,具有真正艺术家的气质,他爱好读书,勤于探索,讷于言谈,不擅交际,谢绝应酬,更不会包装作秀,趋时附势,追名逐利.他只和少数与他意趣相投,爱好相近的同道有所来往,其内容也仅止于谈艺.因此,他的“知名度”只限于真正懂得艺术的部分专业书画圈内人士,并不为社会广泛认识和了解,唯有看过他的作品的同行和具有一定艺术欣赏能力的人,才会对他的高雅艺术所独具的魅力禁不住啧啧称奇,赞叹和激赏.   

        肖金钟的花鸟画作品,常常笼罩在一片萧疏、淡远、清高、雅致的氛围之中,透露出一股清气、静气.画中的意境与他的精神世界十分和谐统一.杜绝妖冶,洗净铅华,淡泊宁静,优雅从容.可谓“画如其人”.   

        肖金钟的作品以小幅居多,从一个方面也反映出他的个性不事张扬.这里我毫无贬低宏篇巨构之意,也不认为凡创作宏篇巨构的画家都有大肆张扬的用心,仅是说虽有不少画家喜作宏伟大幅,亦有不少偏爱精美小品,他们各臻其妙,并无高下之分.当代杰出画家陈子庄、黄秋园,生前默默无闻,甘于寂寞,死后方为人知,声名鹊起,他们都是以小幅作品见长,这可以作为佐证.   

        肖金钟的花鸟画,与大红大紫、浓装艳抹、笔飞墨舞、强调张力的时尚画作大相径庭,在选材上他几乎从不画花,只画枝、叶、实、野草、藤蔓,其色彩基调多为银灰、淡绿、浅绛、花青,或纯为水墨;构图常于平中见奇,作为主体的禽鸟,多背对画面的大片空间,不循构图法中主体须面向空旷的常规,其情绪多作怅望、沉思、休憩、安卧的低调处理.这与作画的意境紧密相关,是画家“不爱张扬”的襟怀的自然流露.   

        肖金钟的画面选材多为极平凡的自然景物,或是一只小鸟,一挂流瀑;或是几片落叶,一对野鸭;或是数根细草,一只白鹭;或是一只水禽,几片芦苇;或是一组树枝,数个松果;或是几只青蛙,数根水草.画中别无它物,却构成了极为鲜明的意境,沁人心脾,令人神往,含蓄自然,清新隽永,充满了诗意.   

        肖金钟的画不像烈酒,当然也不是水,而是一种清酒,让人感觉舒爽,回味绵长;不会使人烂醉,却可让人微熏.这是由于画中诗意使人陶醉,自从苏东坡盛赞王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以来,画的诗意便成了历代许多画家更加着意的追求.诗意何来?这首先需要画家的“诗心”.“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然而,在具有诗人气质的画家心目中,草木也是有情的,一草一木无不带有浓郁的感情色彩;画家笔下的大自然,不仅应是有情的,且应是能传情的.否则,花鸟画创作,和花鸟标本、科学挂图还有什么区别?   

        徐悲鸿先生曾经说过:“画家固不必工诗,但以诗人之资,精研绘画,必感觉敏锐,韵趣隽永,而不陷于庸俗,可断言也.”肖金钟是一位具有“诗人之资”的画家,因而能在大自然的极为平凡的景物中,触发和捕捉到诗意,画出意境深邃、诗味悠长,笔墨精妙的佳作.   

        读肖金钟的画,常引起我联想到诗词中的一些佳句.如杜甫的“泥融飞燕子,沙暖睡鸳鸯”,谢灵运的“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晏殊的“池上碧苔三四点,叶底黄鹂一两声”,陈克的“月朦胧,一树梨花细雨中”,林逋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王安石的“泊雁鸣深渚,收霞落晚川”,梅尧臣的“野凫眠岸有闲意,老树着花无丑枝”,王维的“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赵师秀的“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肖金钟自己就曾在画题上直接点出了他的画作的诗意,如《易安来耶?》,让人从他的画幅中产生无尽的联想与回味.   肖金钟的每幅作品,都是经过他深思熟虑,反复推敲,精心创作的,绝没有潦草、敷衍的弊病.无论构图、形象、笔墨、设色、都一丝不苟,斟酌再三,可谓“意匠惨淡经营中”.作为造型艺术的绘画,要在作品中流露出诗意来,主要还要依靠画面中的具体的可视形象.依靠画家对画面的艺术处理.画家仅有“诗心”是不够的.画家在敏锐和深刻地感受生活的同时,还需要掌握高超的艺术手段和积累丰富的艺术创作经验,才能把深邃的意境和浓郁的诗意表现出来

  

恬淡与自由

  浅析肖金钟先生花鸟画的审美追求

  文/俞剑望

  北京画院一圾美术师肖金钟先生凭借着他深厚的传统功力,以崭新的角度重新深入对传统精华的发现和注释,在中国画语言的发展和开拓上进行着不懈的探索。他以现代人对自由的理解去传承中国传统绘画中的天趣自成,与大自然发出心灵的自由对话,在一派荒寒料峭之中淡出了自由的心绪,挥写出自然而不失笔墨的精妙意韵,充满生动感的新意昂然的作品,在当今中国画坛产生一定的影响。他的画犹如一曲曲诗意朦胧的田园交响曲,更是一首首精妙优美的散文诗。观赏他的画作我们根本体会不出那种孤芳自赏的清高,消极避世的“超脱”,而更多的则是对现实的关注发现与爱。

  肖金钟先生是一位清醒的中国传统花鸟画的拓荒者。他在沉静中不断地反思着现实,在安详静谧的心境中努力把自己引向自由生活的彼岸。在他的笔下,月色是虚灵超旷的、空明混茫的、似真似幻的,置身其间,必然会产生梦境一般幽邃深远的冥想,直至冰雪其心,肌骨俱爽,物我恍惚仿佛融为澄澈透明的一体。在肖金钟先生的画中,很难看到奇恣纵肆、狂放不羁的激情与力量,也很难看到诙诡怪异的侠骨和幽默,弥漫于笔墨形象之间的大多是清淡、纯净、舒缓、宁静、平和、澄明、悠远,以及蕴藉含蓄、欲说还休等等意味的静逸之趣。如在他的《映月》一画中,恬淡的画面下透出明月初上、池塘月影、群群的蛙鸣声映衬着一番江南初秋的夜景。水中映月淡淡悠悠,飘飘离离,禁不住使人在梦境中细品出一番恬淡的惬意和安详,犹如秋夜的大美。五只青蛙相继围绕在圆圆的月影旁.似乎正想仿效“猴子捞月”的壮举.将水中的“玉盘”托起一般,着实令人回味无穷。由此让观者在迷蒙的诗意化的境界里勾起对故土家园的无尽眷恋的情思,表现出画家对“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主题的完美化的理性破译。

  肖金钟先生的花鸟画通常选择以秋景作为抒情达意的窗口。在他的笔下,无论是枝叶、芦苇、野草、藤蔓等植物的勾画,还是野鸭、鹭鸟、青蛙、松鼠等动物的描绘,均被赋予了对象以清新和隽永,意境极其鲜明。他的画着重表现的是自然物与环境的关系以及在光影响作用下所呈现的景象,因此画家能用敏锐的目光捕捉自然中细微的冷暖色彩变化,并将这些以灰为主调的色彩按画面需要进行调和,并运用大小色块和极其细腻的线条,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反映自然的方式。如在表现秋景的代表作《秋声》中,肖金钟先生用疏简而饱满的构图,淡雅灰朦的色调,萧瑟沉眠的形态设置,完成了对秋的诠释。秋雨无声,秋声含蕴在画家的一片墨色之中,更是深藏于画家诗意的内心深处,并在此间得到了完美的自由抒写。

  肖金钟先生的中国画花鸟作品在图式上具有无法取代的独创性。凡是深得中国传统绘画个中三味的欣赏者均能从他的画中读得懂他所要表达的精神境界、自由思想的。应该说他的画是其圆融空灵的美学追求的完美实现,更是他超尘脱俗的艺术格调的凸现。表面看是单纯的,但他的单纯是形式的洗练与内涵的统一,并让传统的观念与现代的意识有机地结合在了一起,在特定的时空中,在高度浪漫的审美驱动之下,实现对新形式的探索与追求。

  总而言之,肖金钟先生笔下的画面审美品质已由“外美”向“内美”的深化和提升,创造出了一种融含着空灵、圣洁、崇高以及恬淡和自由的“大美”。晶莹剔透、神圣冷峻,具有不可玷污的纯洁和宁静、超然的精神美感,这便是肖金钟先生所追求的花鸟画更深层次,更具本质的精神涵义,以此来达到画家所孜孜以求的花鸟画的至美境界。

  

至精疏朗 至味淡泊

  一一品肖金钟花鸟画

  文/杨刚

  肖金钟的花鸟画,从头一次见到就很喜欢,直至今日,越是喜爱,就越不敢妄加评论。

  腿脚随着眼睛,在展线缓缓移动。满满登登的充实构图,密密麻麻的皴擦点染,强烈的笔墨色块……让我大饱眼福。就在眼和心都感到累的时候,一幅平和淡雅的花鸟画猛然间映入眼帘。心里不由得随之一沉,进入了空灵虚幻,柔情似水的境界之中,腿脚停止了移动,我被定在了那里,这是肖金钟花鸟画留给我的第一感觉,那是难能可贵的高格调享受。

  细看去,无论是攀枝窜动的松鼠,还是残荷冷雾中的落雁,月下冰凌中熟睡的群雀,寒塘月影旁跳跃的蛙群……在朦胧诗意般的整体氛围中,那简得不能再简的笔墨章法与造型,既是对自然造化的深沉感悟,又是艺术修炼的厚积薄发;既是从远古走来的东方意象变形符号,又是个人独特感悟到的生生不息的大自然。用笔轻而不飘,柔而不弱;用墨淡而不灰,韵味深长;集众人之长而能融会贯通。所有的手段,都只为画面上那一团不散的生命之气,这一切的背后,知者看到的是一颗平静如潭,清净似水的艺匠之心,于是,观者的心灵也随之得到了净化。

  每一次看他的新作,都只会加强而不是消弱我最初的好感,看八大山人作品时,我也有同样的感受,好像作者从来就没出现过次品或败笔似的。于是我又得到一个启示——不成熟的画先别往外拿。

  我的不少朋友都是先认识画,尔后才认得人,老肖也在其中。我们之间很少交谈,却常在一个点头微笑或是三言两语中互通情思,他是个少言语的人,衷情艺术的人。

  博宝声明:博宝艺术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作品介绍

晴窗 

 

 

 

 

 

 

 

 

 

 

 

 

山葡萄

TAGS: 艺术家 人物 名人 书画家 肖金钟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