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原慎太郎(人物)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石原慎太郎(1932年9月30日-),日本著名右翼保守政治家,小说家、画家、作家,现任众议院议员、日本维新会代表。生于兵库县神户市须磨区,1956年毕业于一桥大学法学部。历任参议院议员、众议院议员、环境厅长官、运输大臣、东京都知事。2012年10月他辞去东京都知事一职,以新党为基础组建太阳党并出任党首,将其与维新会合并组成“第三极大联合”以推翻战后官僚支配体制。石原慎太郎一贯主张反对中国民族主义和美国帝国主义,因而受到两极化的评价,他一直否认日本在军国主义时代所犯下的各种罪行,常以“支那”一词称呼中国,并以冒犯中国的言论博取注意。2014年12月16日,石原慎太郎出席国家新闻俱乐部新闻发布会,宣布退出政坛。2015年6月,石原慎太郎在演讲时突然晕倒,送医救治。

人物经历

1932年9月30日,出生于神户。

1954年,在一桥大学的《一桥文艺》创刊号上发表处女作《灰色的教室》。

1956年,大学毕业。 在《文学界》杂志发表《太阳的季节》,获《文学界》第一届新作家奖和第34届芥川文学奖,但这篇小说在日本文坛上引起了激烈的争论。

1956年,出版中篇小说集《太阳的季节》。

1968年,当选日本参议院议员。

1972年,当选日本众议院议员。

1987年,竹下登内阁的运输大臣。

1989年,竞选自民党总裁失败。

1995年,辞职众议院议员。

1999年4月11日,当选东京都知事。

2003年,再次当选东京都知事。

2007年,三度当选东京都知事。

2011年,四度当选东京都知事。

2012年10月25日下午,在临时记者会上宣布辞职,并称将与保守势力组建新党。

2012年10月31日日本东京都议会召开临时会议,批准了知事石原慎太郎提交的辞职申请,石原正式离职。

2012年11月13日,石原慎太郎13日宣布,与奋起日本党成立新党“太阳之党”,并与奋起日本党党首平沼赳夫同台亮相,共同担任党首。

2012年12月17日,日本第46届众议院选举中,石原慎太郎、长子石原伸晃、三子石原宏高同时当选众议院议员。

2015年6月7日,石原慎太郎在岛根县艺术文化中心演讲,1小时后突然晕倒。消防单位指出,救护人员到场时,石原仍清醒,向救护人员说自己头很重。

个人生活

个人爱好

石原慎太郎不仅是作家,还是个画家,他画的漫画也是有模有样的。他看起来情趣高雅,爱好帆船、喜欢海,和海的渊源很深,中学时代就驾船航海。年轻时他在海边拍了不少照片,出版多本以海为故事背景的书,他的有关海的箴言警句颇多。石原慎太郎曾经获得日本海洋文学大奖的特别奖。他不仅在日本海活动,还到世界各地去看海。

除了文学和海,他的兴趣还有网球、有氧潜水等。由于石原在文学上的卓越成就,他从1995年起,一直担任日本最高文学奖芥川文学奖的评委。

有趣的是,石原亲自选拔的搭档、2007年开始担任副知事猪濑直树也是个作家,两人颇有共同语言,石原甚至在公开场合称,猪濑是接自己班的合适人选。

家庭情况

石原裕次郎:弟弟,演员和歌手,1987年去世。石原伸晃:长子,众议院议员,现任日本环境大臣。石原良纯:次子,演员和气象预报员。石原宏高:三子,众议院议员。石原延启:四子,画家。

据报道,石原有一私生子,情妇母子住贫民区。当年,石原慎太郎有一个情妇,是银座里一个高级俱乐部的年轻陪酒女。那女的给石原生了个儿子。后来,听说石原对情妇和孩子都不管不顾,那情妇也没有办法,只好到东京都一家有名的大酒店里当刷碗工。

文学成就

石原的作品《太阳的季节》、《弟弟》等,出版时轰动过。

小说《太阳的季节》曾获芥川奖,情节恶俗:“热衷拳击的高中生某某,在玩闹时勾上了一个女孩。在所谓湘南上流阶层生活的展示,和不断的夜总会、海滨游艇上演出的色情、暴力、残酷的细节递进中,女孩怀了孕,堕胎失败而死。丧礼之夜,某某突然来到女孩灵前,举起香炉砸碎了遗像,狂叫着冲出房间,满屋的人目瞪口呆”。

当时列入评奖者的佐藤春夫对这部小说有严厉批评,称:“如此风俗小说即使作为文艺,也属最低级的东西。作者佯装敏锐的时代感觉,其实未出媒体人及演出商的框子,而绝非文学者之作。又从作品可见作者对美欠缺节度,尤其不知害羞喋喋强词之态度更属卑劣。如此无端可取的《太阳的季节》被多数表决选中,于我而言心感可耻,因而我作为评选者,对其当选不负连带责任。”

著作

《太阳的季节》(太阳の季节),石原就读一桥大学时发表的一部青春小说。芥川奖得奖。弟弟石原裕次郎曾演过电影。

《发狂的果实》(狂った果実)

《化石之森》(化石の森)

《青年的树》(青年の树)

《青春是什么》(青春とはなんだ)

《斯巴达教育》(スパルタ教育)

《野蛮人大学》(野蛮人の大学)

《生还》(生还)

《弟弟》(弟),以石原裕次郎的一生作为题材的小说

《老了才是人生》(老いてこそ人生

《日本可以说“不”》(“NO”と言える日本)与盛田昭夫合著

《日本还是说“不” -美日关系的根本问题-》(それでも“NO”と言える日本 -日米间の根本问题-)与渡部升一、小川和久合著

《日本坚决说“不”》(断固“NO”と言える日本)与江藤淳合著

《日本经济可以说“不” -从美国金融奴隶解放出来-》(宣戦布告“NO”と言える日本経済 ―アメリカの金融奴隷からの解放―)

《国家的幻影》(国家なる幻影)

《无父而国不立》(“父”なくして国立たず)

《魂的教育》(今、“魂”の教育)

《我不结婚》(仆は结婚しない)

《我的人生时刻》(わが人生の时の时)

《秘祭》(秘祭)

《圣餐》(圣餐)

《关于风的回忆》(风についての记忆)

《儿子与我》(息子たちと私―子供あっての亲)

动画电影《宇宙战舰大和号复活篇》编剧。

《吾为君亡》(俺は君のためにこそ死ににいく)编剧 执行制片人

其他:早期著有《价值紊乱者的光荣》(1958)、《安全的游戏》、(1957)、长篇小说《龟裂》(1956——1957)。此外著有电影脚本《年轻的野兽》,由东宝电影公司摄制。话剧《狼生猪死》,由四季剧团演出。1961年任日生剧场的董事。这一时期著有《鸭》(1961)、长篇小说《日本零年》(1960—1962)、长篇小说《挑战》(1959——1960)、长篇小说《青年之树》(195—1960)等。其代表作长篇小说《森林化石》分上下两卷,1970年9月由新潮社出版,这部小说深化了《太阳的季节》所表现的主题。2005年,石原慎太郎与东映公司合作拍摄反映日本空军“神风敢死队”的影片《吾为君亡》。石原慎太郎则身兼这部电影的执行制片人与编剧两大角色。该影片美化日本二战后期实施自杀攻击的“神风特攻队”,宣扬武士道精神,更加重了石原右翼保守的形象。

政治观点

石原本人提出的“任职纲领”,在教育、环境、税改、治安危机对策上展开广泛的改革,观点激进。由于其手段强硬且固执,造成评价两极。喜好以自身秀逸的语感命名自己的政策,如“大江户线”、“首都大学东京”、“新银行东京”、“心の东京革命”而获得许多支持。尤其是“心の东京革命”提倡东京市民共同面对心理问题,全面提升东京市民(尤其是青少年)的心理素质,博得好评。

在财政方面常以人事费及教育、福利预算的削减来支持自己的大型计划。一方面被认为是有效利用预算,一方面也有批评他割舍弱者的声音。

石原是日本商界有名的财阀,利用其政治财富资源,宣传“泛亚共存”(アジアとの共生)的思想;反对当前日美过密的外交关系,提倡建立EAEC(东亚经济共同体);对于台湾问题,他认为北京与台北作为亚洲大城市网络的成员,呼吁他们的关系在国际上应超越政治立场。 过去,石原慎太郎一直被视为日本政界里面的亲台派,曾经前往台湾参加过蒋中正的丧礼,与时任台湾地区领导人李登辉具有不错的交情,更曾经大力支持过台北申请加入亚洲大城市网络的成员,并于2008年5月19日由台湾陈水扁总统颁赠特种大绶景星勋章予石原慎太郎,以表彰他对台日关系提升的卓越贡献。然而石原慎太郎其后出席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开幕仪式,似乎也认为中国是维持亚洲稳定不可缺少的一员。

1958年石原慎太郎和后来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大江健三郎等人组织了“若い日本の会”(青年日本会)的组织来反对日美安保。石原慎太郎是国粹主义的反美,想恢复旧日大日本帝国的威光。

2005年访美期间石原慎太郎在华盛顿战略国际问题研究所发表演讲。在演讲中公然煽动中美作战的可能性。

石原慎太郎说,中国对世界的军事威胁越来越严重,如果中美作战,美国未必能赢。

石原慎太郎称6月份中国潜艇发射弹道导弹的试验获得成功。石原称“这是一件历史性的大事,东亚现在置身于紧张危险的状态,比美苏冷战时期更加紧张。”

石原慎太郎一再渲染中日的紧张局势,称中国船舰经常出没于冲之鸟岛附近,中国的潜艇也在冲之鸟岛附近进行航路试验。

石原慎太郎认为如果中美开战,美国不一定能赢甚至极有可能输。他的理由是,中国一直奉行轻贱生命价值观,相反美国奉行生命高于一切。所以如果中美作战,美国一定会输。他为美国出了一个“妙计”,为了避免与中国正面冲突,制衡中国最好的办法就是经济制裁。

四度当选

石原慎太郎自1999年起连续12年担任东京都知事。

2011年4月10日晚,78岁的石原慎太郎第4次当选日本东京都知事。打败了同期参加选举的强劲对手:宫崎县知事东国原英夫和著名居酒屋——和民的创始人渡边美树。

此前多次声称要引退的石原慎太郎,突然于2011年3月11日声明参与选举。而当日发生的日本大地震,为其连任提供了绝佳的施政机会。

2011年3月24日,东京爆发水危机,东京金町自来水厂声称东京检测出自来水核辐射超标,婴幼儿不能再饮用当地自来水,让当地民众忧心忡忡。石原慎太郎来到这家自来水厂,面对媒体当场饮用自来水,希望以此缓解民众对用水安全的忧虑。

2011年3月25日,石原慎太郎又访问了福岛县灾害对策总部,与县知事佐藤雄平会面。石原表示,东京都对未受核污染的福岛县农产品的流通等方面提供支援。

2007年第3次当选东京知事前,石原慎太郎曾在街头进行了50场演说,而本次他只演说了3场。在4月9日最后一场演说中,身穿防灾服的石原慎太郎表示,“今后会为了守护东京而拼命努力,要建立更加完善地东京防灾计划。”而在谈到如今东京人最为关注的节电问题,石原慎太郎表示应该首当其冲关闭自动贩卖机和游戏机房,这些设施一年耗电1000万千瓦却起不到实质作用。他再次提出2002年的老话,申办东京奥运会,把此作为恢复灾后日本经济的一大举措。

历史态度

对于日本过去发动对亚洲各国的战争,石原慎太郎承认这段历史“日本的确在过去的战争中,一定为亚洲各国带来麻烦的了吧”(日本は确かに过去の戦争でアジアの国々に迷惑もかけただろう),不过他认为“总是维持过去的低头认错姿态,什么关系的发展也不能指望”(しかしながらいつまでもそのことだけにとらわれ、形式的に头を下げ続けるだけの姿势では何の関系の発展も望めない。)呼吁亚洲各国应当抛弃过去,共同进行全方位经济政治合作。只不过石原认为“历史应当为先代事业而服务”,并支持删除历史课本中包括侵华战争的大部分历史。他极力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存在,并指“事件是中国人虚构的”,并称,中日战争期间杀人最多的是蒋介石领导的军队,以当时日本军队的装备,6个星期杀40万中国人简直是天方夜谭。他观点的是是非非在中日两国有着广泛的争论。石原还于2005年5月20日登上了中国与日本之间存有异议的冲鸟礁(日本称为“冲之鸟岛”,冲鸟岛)。

税金豪游

根据日本共产党东京都议团的调查,石原慎太郎知事在海外访问上的花费已经达到惊人程度。7年间进行了19次海外访问,可统计的15次经费累计达2亿4千万日元。

年份

访问地

期间(日)

费用(万日元)

1999台湾(台北市以外)3X
2000台湾(台北)4X
2000马来西亚5X
2001瑞士6X
2001厄瓜多尔111444
2001美国72161
2002新加坡4564
2002美国71701
2002印度92267
2003美国(夏威夷)5978
2004瑞士,法国92815
2004台湾(台北市)4226
2004美国102136
2004台湾(台北市等)5123
2004印度尼西亚,越南82202
2005台湾(台北市)4398
2005美国82263
2005台湾(台北市)51504
2006英国73574

X为资料保存年限达到,未能查明。金额四舍五入。

日本各大报刊及电视台对此事件均进行了广泛深入地报道。

钓鱼岛

石原慎太郎是“购买钓鱼岛”事件的直接发起者和积极推动者,在他的策划下,日本政府实现了将钓鱼岛“国有化”。

2012年4月16日,石原慎太郎在当地的一个研讨会上发表演讲称:“东京政府决定从私人手中购买钓鱼岛(日方称“尖阁列岛”)”,他表示此计划已经获得钓鱼岛“土地拥有者”的同意。”

根据石原知事的透露,东京都政府与岛屿“所有者”已经达成了购买的基本协议。如果钓鱼岛成为东京都政府的土地的话,东京都不仅可以开发,而且可以派驻警察。

针对此事件, 2012年4月17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就东京都欲购钓鱼岛一事回应说,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中国对此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日方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采取任何单方面举措,都是非法和无效的,都不能改变这些岛屿属于中国的事实。

针对中方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态度,石原宣称,美国曾将钓鱼岛“作为冲绳县的一部分返还日本”,如果中方要打破日本的“实际控制”,“这些话听起来就像是针对日本的宣战布告”,日本政府必须更加强硬。

2012年4月27日,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称,东京都政府已设立捐款账户,发起“购买”钓鱼岛的募捐活动。他表示,自他宣布计划购岛之后,许多日本人都愿意捐款。

2012年5月10日其称:“已募集近5亿日元捐款购买钓鱼岛”,再度称中国为“支那”,并指责日本外务省只看中国脸色行事,已经不是日本政府的外务省。石原慎太郎还表示有在钓鱼岛上设灯塔的想法。

2012年5月29日石原再放狂言,渲染“中国威胁”,称如果在钓鱼岛问题上软弱,日本终会成为中国五星红旗上的第六颗星。

2012年9月5日日本媒体称日本政府已经就“购买”钓鱼岛事宜与“岛主”栗原家族达成买卖协议,以20.5亿日元的价格正式“收购”钓鱼岛及其周边的3座岛屿。日本政府10日在首相官邸召开阁僚会议,正式决定以20.5亿日元的价格,从所谓“土地权所有者”手中买下钓鱼岛中的3个岛屿,将其“国有化”。 而日本官房长官藤村修在12日上午宣布,钓鱼岛及其周边附属的南小岛、北小岛3座岛屿的“国有化土地登记手续”已办理完毕,“土地权所有者”变更为“日本政府”。

儿子竞选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自民党干事长石原伸晃在11日上午的记者会上表示,下午召开记者会正式宣布竞选自民党总裁。他打算届时在自民党总部举行记者会公布竞选纲领。

另一方面,已决定参选的前首相安倍晋三上午在国会大厦与其所属阵营的骨干等举行会议,为12日正式宣布参选做准备。

石原伸晃是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之子,石原慎太郎此前表示,期待日本下次大选时实现政治更迭,希望钓鱼岛问题成为其自民党总裁选举争论的焦点。

组建新党

组建“太阳之党”

2012年11月13日,日本东京,前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宣布新党成立,党名为“太阳之党”。

石原慎太郎2012年10月25日宣布辞职并于当晚组建新党。石原在记者会上详细介绍了自己担任东京都知事十几年来的业绩,同时对于日本当前的政策进行了批判,称其有太多错误并希望能够参与解决日本内部出现的矛盾,石原表示,自己聚集日本国内的保守势力成立新党重回国会,并修改宪法,改变日本当前的政局。

新党以石原担任“后援团长”的日本奋起党为基础,谋求重整保守势力。11月上旬左右,日本奋起党的5名国会议员加入新党。新党力争打造政坛第三极,还寻求携手大阪市长桥下彻所率领的日本维新会。

党员平均年龄超过70岁,主张修改和平宪法

日本右翼政客、前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13日宣布,成立新党“太阳之党”,谋求在将来举行的国会众议院选举中与其他大党角逐。

石原慎太郎当天在东京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这一决定,与奋起日本党党首平沼赳夫同台亮相,共同担任党首,该党成员平均年龄73.5岁,现年80岁的石原年龄最长。石原在发布会上说,下届大选前一定要形成“第三极”势力大联合。石原在发布会上公布成立新党的目的之一是建立“更强大日本”,身后是新党镶有黄边、颜色鲜红的太阳徽标。

“太阳之党”的纲领包括制定自主宪法、增强国家防卫能力等。石原对与另外两党结盟充满信心,他说,“众议院选举前,我们确定会共同携手。”

平沼赳夫说,近10名其他政党国会议员有意加入“太阳之党”。石原挑头构筑“第三极”意在挑战最大在野党自民党与执政党民主党,影响举行的众议院选举。只是,不少日本政界人士怀疑这一新党的规模和影响力。日本政坛曾有政党取名“太阳党”,1996年成立,1998年解散。

历数石原和他的政治伙伴的出格言论,日本政坛“第三极”注定继续向右。从福岛核电站辐射物质泄漏后力挺核能发电、出言不逊触发邻国抗议,到“购岛风波”,石原挑起与邻国间一波又一波冲突。

他的结盟目标、地方政治明星桥下彻上月声称愿意接受美国在日本部署核武器。这一言论挑战日本上世纪60年代提出的“无核三原则”。

石原煽动民族主义和排外主义的言论招致日本国内一些媒体和政客批评。民主党政策调查会会长细野豪志说,石原等人的行为可能“把日本带往危险的方向”。

否认辞职

日本极右政客、维新会共同代表石原慎太郎2013年3月30日在东京召开新闻发布会,称自身病情没有留下后遗症,不会辞去代表和国会议员职务。

石原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他因轻微脑梗塞入院接受治疗,左手手指有一些麻木,但几乎没有留下后遗症,否认他将辞去日本维新会共同代表和议员职务的说法。

政坛言行

石原慎太郎曾经采访过越战,并由于此次越南的经验而产生了从政的想法。于著作《国家的幻影》(国家なる幻影)中表明自己曾在越南买春。

石原多次表示自己与三岛由纪夫为好友,然而三岛本人曾表示自己在文坛没有朋友。

身为全职作家时,称当时堀江谦一的冒险航海为“诈欺师”,而引发话题。

作家时代的字迹难辨,出版社甚至成立“石原课”来专门解读他的原稿。

1963年左右,在杂志上称当时大相扑(职业相扑)的横纲柏户刚的胜利为做假,而遭日本相扑协会控告。

1968年得到弟弟石原裕次郎的帮助参加参议院选举,被当时的受欢迎的民歌歌手冈林信康以“靠着弟弟来参选,是老头才会干的事”(弟连れて选挙をするなんてジジイのやることだ)讽刺。(此曲本来预定收录于“くそ食らえ节”中,因此事而遭替换。而后来欲发行时又遭日本唱片伦理委员会(レコード伦理委员会)阻挠而无法发行。)

1970年日本掀起“尼斯湖水怪风潮”时,组成了“尼斯湖探险队”而担任队长。

1977年担任环境厅长官时,因没有预约而拒绝与水俣病患者会面后到麻布打网球,在国会遭到抨击。

1989年,竞选自民党总裁失败的石原慎太郎,与盛田昭夫合写了《日本可以说不》。1999—2012年,这个神奇的老头四度当选东京都知事,他口无遮拦、不负责任、喜欢煽动民族情绪的形象,一直是他驰骋政坛的标志。

上世纪80年代担任运输大臣时,他把驻日美军称作“看门狗”,而激怒当时的驻日美军负责人理察·李·阿米蒂奇。 

2005年5月20日,至日本最南端的冲鸟礁视察时,跪下亲吻标示“此地为日本最南端”的牌子。

2005年,接受《泰晤士报》专访时,呼吁抵制2008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理由是2004年亚洲杯足球赛时日本队被中国球迷攻击。而在2008年,他却又来到北京,并给予正面评价。

石原将学校开学的升旗、唱国歌等仪式订为义务,处分不愿意升旗唱国歌的教职员。

2009年1月13日,石原慎太郎在出席记者会时称解决朝鲜核问题的最简单办法是“中国将朝鲜吞并,令其以和平方式瓦解”。此一言论引起意图实现与朝鲜最终统一的韩国方面的强烈反弹。

2010年9月21日,因为钓鱼岛海域的冲突事件,让中国与日本外交关系急速恶化。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说,他原本10月要访问北京,如今决定取消计划,“不去那种不愉快的国家。”

2010年9月30日,石原慎太郎在9月30日出刊的“周刊新潮”上说,日本如果拥有核弹,这起钓鱼岛(日本称为尖阁群岛)事件不至于演变成"在美国的压力下,日本要释放中国渔船船长。"

2010年10月18日,《南方人物周刊》以“你不知道的石原慎太郎”作为封面,刊出他的专访。石原称“我不反对这个国家,但是只要共产党支配这个国家,那么他对日本就是一个威胁”,并称自己“不是反美,是厌美,也不是反中,是厌中。”同时他认为如今的日本“就像一只被阉割掉的狗,对谁都无害”。

2010年~2011年间,《东京都青少年健全育成条例修正案》在日本引发广泛争议。石原慎太郎多次发言肯定该法案,因此受到日本动漫从业人士和网民的持续炮轰。

2011年3月8日,石原在接受英国《独立报》记者采访时称,日本可在一年内研制出核武器,向全世界发出强烈资讯。

2011年3月14日,被问到对地震的感想时,他回答:“日本人的特征就是私欲,有必要好好利用这次海啸洗涤一次。我认为这就是天谴。”经媒体报道后,石原遭到舆论痛批。翌日,石原为措词不当公开谢罪。

2011年12月,石原谈到日美关系时,指“日本战后一直是美国的情妇,日本的精神性,国家和民族的自主性都被掠夺”。

2012年1月,石原在电视台的娱乐节目上被问到“人生的最后一顿晚餐想吃什么”时,回答说:“女孩子。”

2012年2月24日,石原公开表示,支持名古屋市长河村隆之否认南京大屠杀的言论。

2011-12-02日本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2日的记者会中谈到日美关系时指出:“迄今为止,日本一直是美国的小老婆。日本的精神性、国家和民族的自主性都被掠夺,率直地说,(日本)是美国的情妇”。

其他形象

石原慎太郎怎样当知事

在担任东京都知事之前,石原慎太郎就已经担任过政府内阁成员,已经有相当的知名度。1976年,年仅44岁的石原就担任了福田内阁的环境厅长官,55岁时担任了竹下内阁的运输大臣。

1999年,石原出马竞选知事时,自我介绍颇为张扬:我是石原裕次郎的哥哥,我要代表都民和国民进行一场革命。石原慎太郎的弟弟石原裕次郎是早年故去的日本国民心中永远的偶像,打弟弟的招牌有助于人们对他增加好感。另外,在日本,除了石原慎太郎,恐怕没有第二个人敢说我代表国民。可以说,他的发言一下子抓住了人心。他以超过对手80万张选票的压倒性胜利当选知事。从此不管是政界还是民间,都有管理东京都,非石原慎太郎不可的声音。

当选不久,他又放言,都知事不当两届的话无法完成让人满足的工作,当了三届他看起来还是干劲十足,不曾满足过。

在第一个任期内,石原提出了从东京改变日本的口号,他实施了很多利民、领全国风气之先的政策,如限制大型货车的运行,限制排放汽车尾气,设定保育所的达标制度,创设了一年365天24小时救急医疗设施,实施综合防灾训练,设立债券市场等。

2003年,石原以超过第一次当选知事近一倍的308万高票再次当选东京都知事,创下了历史纪录。石原的执政得人心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他认为首先要为民着想,只要对百姓有利的政策,哪怕对中央政府说不,也得顶风实行。

作为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每年还要在都议会上发表四、五次施政演说,内容多谈东京的形势和大政方针,很多时候也延伸到全国的形势发展。

知事的每月公款消费项目比如交际费等都在网站上公开,每次出差海外也都在网站上公布,包括出差目的、日程、随行人员,用了多少钱,取得哪些成果都告知民众。石原慎太郎经常深入基层,身穿工作服,头戴安全帽的形象也经常出现在电视上。有时他会乘直升机视察东京边远地区和外地,有人批评他奢侈,他则反驳说,这是讲效率,再说在飞机上,才能看得全面。

当东京都的财政面临困难时,他带头给自己减少了10%的工资。在城市建设方面,他是大刀阔斧的,热衷于在海边扩展大型工程,把陆地向海延伸。他创办东京地方的银行和大学,这些措施都走在全国的前面。

相对于世界上其他大都市,东京安全系数较高,这与石原慎太郎重视治安管理、善于打击犯罪有关。著名的东京新宿歌舞伎町过去曾经治安比较乱,违法营业的店较多,经石原亲自整顿后秩序井然,犯罪行为大大减少。

在外界眼中,石原慎太郎是很排外的,他确实不时批评在日本的外国人不守规矩,扰乱日本的秩序,但是对于外国人移民日本,他又是十分赞成的。他认为,日本应该多接受亚洲各国通过有秩序的移民政策而来的移民。但他对于赋予住在日本的外国人参政权是坚决反对的。他曾经把中国蔑称为支那,遇中方抗议之后,他竟然做如此辩解:我的中国人朋友告诉我,中国的新浪网的新浪跟支那的罗马字读音是一样的。

亲民的石原慎太郎

在东京都的网页上的显著位置有知事的房间这个栏目,从这里可以了解知事的工作情形,包括施政方针、记者会见、深入 2000 层、媒体采访以及出差何处和花了多少钱等。上头自然有石原慎太郎的视频,他总是不停地眨巴着眼睛亲切地对东京都民侃侃而谈,每月至少要谈心一次,9月份他谈的主题是灾害对策和群众性体育活动的重要性。他提醒东京人时刻提防地震灾害的侵袭,在灾害到来时,要做到能自助、共助以及接受公助。

每个星期五,石原都要举行记者会,回答记者们提出的有关东京都政的各种问题,这些内容都会在网站上公开。对付记者,石原十分老道。有时候遇上刁钻、不靠谱的提问,石原会毫不客气地顶回去:你问跟东京都毫无关系的问题,这样是不行的。但是记者们还是喜欢越轨问石原对一些国家大政方针的看法,石原高兴起来还是可以有问有答,知无不言的。有时候在记者会见的结尾,石原有意放松自己,不乏妙语连珠、颇有情趣的问答,比如9月3日的记者见面会的最后,有记者问到:东京的夏天特别热,很多老人中暑了石原马上接过话茬说:是啊,我也中暑了记者再问:知事您是如何度过这个炎热的夏天的呢?石原答道: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失落的夏天。我到朋友家豪华的游泳池里游泳,回家后喝了一杯啤酒,躺在阳台上睡着了,结果得了感冒,夏天的感冒老是治不好,总算摆脱了感冒的后遗症,恢复了大半,但是就变成失落的夏天了。我已经这么大年纪了,不喜欢太阳的季节了。这个太阳的季节是石原在大学时代一鸣惊人获得芥川文学奖的书名。

石原慎太郎当选东京都知事不久,提出了一个心的东京革命的理念,2004年,东京申办残疾人奥运会之际,心的东京革命被推到了高潮。这一理念,实际上是一场社会运动,提倡互相关爱,发动志愿者为需要帮助的人服务,从东京向全国以至向世界扩展。

石原曾感叹东京的人际关系淡漠,石原曾经和心的东京革命推进协议会会长多湖辉谈到:假日牵着狗去散步,遇到他人也牵着狗去散步,两只狗互相叫起来了,狗的主人才开始打个招呼,为什么非要等狗互相打招呼之后人才能互相表达善意呢,我为此感到伤感,人看起来还不如狗纯真。他还说相当怀念从前邻里之间可以互相借调味品的年代,人与人的关系是那样的热乎。

石原慎太郎还有自己的一套教育理论,他时常对学校教育发表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博爱和献身侍奉是人类最高的美德,因此小孩们首先要尊敬自己的竞争者,养成能够感受友情的心态。在学校里的学习和体育活动中,小孩们容易把自己的竞争者当成敌人,不能恨对手而要对对手充满友情之心,这样才能快乐地竞争。这样的事父母有机会要说给孩子听,他提倡在中小学校进行道德教育。

石原慎太郎重视学校教育改革,在他担任知事之前,东京都所属高中的学生考入名牌大学的比例并不高。2001年,他主导在东京都创设了升学指导重点校制度,也就是相当于中国的重点高中,之后重点高中逐年增多,教学质量不断跟上,考上东京大学等名牌大学的公立高中生明显增多。原先在日本人的印象里,公立学校教学质量比不上私立学校,东京都经过改革,不亚于私立校的公立高中越来越多。公立学校的学费远低于私立校,公立学校的教学质量提高后,大受学生和家长的欢迎,升学可选择的余地就更大了。为此东京都民都感激石原知事的教育改革。

由于日本经济不景气,与全国其他地区一样东京的失业人口也在增多,石原慎太郎为此设立了东京工作中心,不仅给年轻人介绍工作,也给老年人提供就业机会,目标是一年帮助一万人找到再就业。

不折不扣的爱国者

石原慎太郎是个颇有韬略的政治家。他过去时常对中国口出恶言,这是世人有目共睹的,但是为了日本的利益,他也能够放下身段向中国示好,北京奥运之前两三年,他就不时递透露希望访问北京参加奥运开幕式的愿望,他当然也有自己的如意算盘,当时东京正申办2016年奥运会,他需要得到北京的支持。

石原慎太郎每月为《产经新闻》撰写一篇专栏文章,专栏的名称就叫日本啊,这一专栏里他尽显忧国忧民之心,如他关注过冲之鸟岛的战略意义,日本近未来的危机,十年后的东京等,石原曾经在冲之鸟礁上俯身亲吻,爱国者形象让日本人动容。日本的少子化很严重,石原信誓旦旦地说:就算日本的人口在减少,我也要想办法让东京都的人口增加。

石原写过一本叫做《日本可以说不》的书,他在日本人中留下了敢于为日本说话,在国际上维护日本利益的印象。前些年,石原的粉丝们甚至要拥戴他当日本首相,在日本的政治家里,再也找不到第二个像石原那样爱日本又对外强硬的人了。在日本,还有人专门下功夫研究石原慎太郎,出了书叫《石原慎太郎入门》,反对他的人也成立了石原慎太郎研究会,列举石原的言论加以批判。

参加北京奥运

身为右翼的他出人意料的同首相福田一同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看完开幕式后,石原接受了记者采访。他表示,充分感受到中国13亿人口之多,但开幕式时间超过3个钟头实在太冗长。

据日本“产经新闻”报道,石原8日晚出席北京奥运开幕式之后说:“充分感受到中国13亿人口之多的惊人之处,有一种人山人海的感觉。或许人海战术是中国最拿手的说不定。总之,就是觉得人多。”

除了提到人海战术之外,石原也暗指中国擅于利用美女战术。他说:“开幕式到了最后,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在致词时,地毯旁排列着许多美女,个个身材高挑,相貌出众,那种美女如云的景象,我从没看过。”

不过,石原说,让他感受最深的就是当志愿者的大学生们。他说:“不像美国机场的安检人员一副很跩的模样,中国的大学生真的又亲切又有礼貌。问了之后才知道,就连残障奥运会,他们都是义务帮忙的。我想,主办单位至少供应午餐之类的吧。”

他还说:“或许很多人对于(中国的)政治体制会有所批判,我也经常对中国政治异论,但对于国家社会前途的看法,中国大学生很明显的与日本的大学生不一样,他们对于国家有所期待,让人感受到青春生命的意义,听了他们的想法之后,真让人羡慕。”

石原后来又把话题拉回开幕式。他说:“超过3个小时的典礼,大菜太多了,餐盘琳琅满目,或许是喜庆的关系吧,但是最好像结婚喜宴一样,时间再控制得短一点比较好。”

他说,开幕式节目,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1600人左右的大鼓表演,同样规格的大鼓,表演动作整齐画一,与日本的大鼓表演不一样,给人一种传统与现代并存的感受。

石原访北京,主要目的是观摩并宣传东京申办2016年夏季奥运会。他说,日本会以日本人的想法和心灵感受性来办。他深知如果要成功地申办2016年夏季奥运,就必须有中国的支持。

TAGS: 日本 政治家 人物
推荐文章
相关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