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据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朱据(194年-250年),字子范,吴郡吴县人。三国时东吴重要官员及将领。

  

人物生平

  朱据是吴郡吴县人,长得相貌堂堂,体格健壮。黄武初年,他被吴王孙权征召为五官郎中,补任侍御史。当时选曹尚书暨艳对身居官位的贪赃枉法之徒十分憎恨,意图整肃这批官员。朱据认为天下未定,对于人才的要求不能过于苛刻,要包容他们的缺点。如果一下子贬黜那些官员,恐怕会有后患。暨艳不听,结果终至败亡。后来,孙权追念吕蒙、张温等已故勋臣,忧虑吴国将帅后继无人,经常愤恨叹息。他认为朱据文武兼备,可以替代他们的位置,于是任命朱据为建义校尉,驻兵湖孰。

  黄龙元年(229),孙权称帝,同年迁都建业,拜他为左将军,封为云阳侯。更将其三女孙鲁育公主许配给朱据,因此鲁育公主被称为“朱公主”或“朱主”。朱据为人谦虚谨慎,礼贤下士,不吝财物,乐善好施,因此他所得俸禄、赏赐虽然丰厚,但也常不足己用。嘉禾五年(236),东吴开始铸造大钱,一枚币值相当于五百枚五铢钱。朝廷本来拨给朱据部曲三万缗大钱,但工人王遂趁机弄虚作假盗取了这笔钱。典校郎吕壹怀疑是朱据克扣私吞公帑,于是严刑杖打拷问朱据部下主管财务的官员致死。朱据可怜那个主管枉死而为他厚葬,更被吕壹认为是朱据做贼心虚。孙权得到吕壹报告后,多次责问朱据,但朱据无法证明自己清白,只有自囚等待判罪。数月后,典军吏刘助发现事实真相,报告了孙权,孙权感叹道:“朱据作为皇亲国戚尚且被冤枉,何况下面的官吏百姓呢?”于是下令追究酷吏吕壹过往制造冤案的罪责,重赏了敢于披露真相的刘助,朱据沉冤得雪。

  赤乌九年(246年),朱据迁骠骑将军。当时正逢太子孙和与鲁王孙霸的两宫之争,而一贯支持太子的丞相陆逊已经亡故,朱据遂与大将军诸葛恪、太常顾谭、会稽太守滕胤、大都督施绩、尚书丁密等继续拥护太子,而丞相步骘、上大将军吕岱、右大司马全琮、左将军吕据、中书令孙弘等则依附鲁王孙霸,阴谋夺嫡废储。两宫之争使得吴国内耗不止,几乎陷入政治危机。

  赤乌十二年(249年),朱据接替已故的步骘领丞相一职。朱据拥护太子意志十分坚定,每当谈及此事,其言语都十分的恳切认真,愿意誓死保卫太子的坚决态度都从脸上表现出来。更多次上书维护太子。赤乌十三年(250年),孙权终于决定废除孙和太子之位,将孙和幽禁起来,另将孙霸赐死。朱据与尚书仆射屈晃带领众大臣将军以泥涂首,将自己捆绑起来,到宫殿外为孙和求情,孙权十分反感,斥责他们无事找事。其后朱据上表进谏:“臣闻太子国之本根,雅性仁孝,天下归心,今卒责之,将有一朝之虑。昔晋献用骊姬而申生不存,汉武信江充而戾太子冤死。臣窃惧太子不堪其忧,虽立思子之宫,无所复及矣。”孙权大怒,将无难督陈正、五营督陈象满门诛杀,朱据与屈晃被拖进宫中,杖打了一百下。许多官员都因劝谏而获罪,史载“群司坐谏诛放者十数”。朱据后来被贬为新都郡丞,还未上任就遭到中书令孙弘进言诬害,当时孙权病重,孙弘就自行下诏赐死朱据。朱据时年五十七岁。其妻朱公主孙鲁育后改嫁刘纂,被其姐全公主孙鲁班诬陷,为孙峻所杀。

  孙亮即位后,朱据二子朱熊、朱损分别担任虎林督与外部督。由于朱损的妻子是权臣孙峻的妹妹,因此二人与孙峻、孙綝关系匪浅。后来孙亮借口追究朱公主被杀事件的原委,全公主则诬陷是朱熊、朱损二人之过,孙亮趁机派遣左将军丁奉诛杀了他们,以剪除孙綝党羽。孙綝因此而更加忌恨孙亮,遂废之而立孙休。永安年间,孙休追录朱据前功,让朱熊子朱宣恢复继承朱据的爵位,将公主许配给他。孙皓即位后,因追念当年朱据拥护其父废太子孙和之功,迁朱宣为骠骑将军。朱据之女为孙休的皇后。

家庭情况

  妻子

  孙鲁育,孙权三女,先嫁朱据,后来改嫁刘纂。

  子女

  朱熊,朱据之子,掌兵,孙亮在位时被全公主诬陷,被杀。

  朱损,朱据之子,掌兵,孙亮在位时被全公主诬陷,被杀。

  朱皇后,朱据之女,吴景帝孙休的皇后。

  孙儿

  朱宣,朱熊之子,景帝永安年间追念功绩而继承云阳侯爵位。孙皓在位时官至骠骑将军。

史籍文载

  朱据字子范,吴郡吴人也。有姿貌膂力,又能论难。黄武初,徵拜五官郎中,补侍御史。是时选曹尚书暨艳,疾贪污在位,欲沙汰之。据以为天下未定,宜以功覆过,弃瑕取用,举清厉浊,足以沮劝,若一时贬黜,惧有后咎。艳不听,卒败。权咨嗟将卒,发愤叹息,追思吕蒙、张温,以为据才兼文武,可以继之,自是拜建义校尉,领兵屯湖孰。黄龙元年,权迁都建业,徵据尚公主,拜左将军,封云阳侯。谦虚接士,轻财好施,禄赐虽丰而常不足用。嘉禾中,始铸大钱,一当五百。后据部曲应受三万缗,工王遂诈而受之,典校吕壹疑据实取,考问主者,死於杖下,据哀其无辜,厚棺敛之。壹又表据吏为据隐,故厚其殡。权数责问据,据无以自明,藉草待罪。数月,典军吏刘助觉,言王遂所取,权大感寤,曰:“朱据见枉,况吏民乎?”乃穷治壹罪,赏助百万。

  赤乌九年,迁骠骑将军。遭二宫构争,据拥护太子,言则恳至,义形于色,守之以死,遂左迁新都郡丞。未到,中书令孙弘谮润据,因权寝疾,弘为昭书追赐死,时年五十七。孙亮时,二子熊、损各复领兵,为全公主所谮,皆死。永安中,追录前功,以熊子宣袭爵云阳侯,尚公主。孙皓时,宣至骠骑将军。

  出自《三国志吴书十二》

人物评价

  朱据当过丞相,这一事件记载在《三国志·孙权传》中在朱据是无法本传找到的。朱据作为东吴中后期为数不多的名将,因为陷入了立储的宫廷斗争,在孙权病重无法处理政务的情况下,死于当时中书令(相当于现在的秘书长)刘弘的诬陷之下。让人感到无限的惋惜。虽然在三国志中英雄豪杰辈出,但不能因此而否定朱据的才能。《志》载:“权咨嗟将卒,发愤叹息,追思吕蒙、张温,以为据才兼文武,可以继之,自是拜建义校尉,领兵屯湖孰”,连孙权也认为他能继承吕蒙、张温,是一个文武双全的英才。

小说人物

  《铁血英雄的霸王三国》是我在2005年大年初一,等我兄弟来我家玩的时候,无聊之时所写的,没有想到现在已经两周年了!为自己写此书两周年作个纪念!2007年大年初一留记。

  三国时代是一个战祸纷乱的时代,时势造英雄,乱世就是英雄们展示自己才华的最好舞台。三国时代注定就是英雄辈出的一个时代。

  汉朝南疆交州的安广县有四个好兄弟。四人中的李雄是李广之后,李雄想要建立一番自先祖李广以来都梦想的一番丰功伟业,了却先祖心愿。陈智是前太傅陈蕃之孙,陈.......

前面章节已省略

第十二卷 灭蜀第六十章 朱据死战

  藤甲兵像潮水般源源不断地涌进城内来,在与盾牌兵相接的藤甲兵用身体不断地撞击着,人流的强大的冲击力让盾牌兵也抵挡不住。

  在藤甲兵的冲击之下,盾牌倒了一地,持盾的士兵也倒于地上,藤甲兵就要踏着盾牌和持盾士兵而过,这些倒地的盾牌兵都用手去紧紧地抓住藤甲兵的脚,不让他们继续向前,藤甲兵只好施以毒手,叉、枪一齐向着抱脚的盾牌兵刺去,盾牌兵死了也抱着不放。

  藤甲兵往往向着朱据等而攻,朱据大叫:“百夫长!继续!不必理会我们!我将与弟兄们一起挡住敌人的攻击!”在后面忙着用木车推运的百夫长看到城门自己的弟兄们一个接着一个地为拖住藤甲军前进步伐而浴血奋战,见主将朱据左手持右握箭,射杀一个又一个的藤甲兵!百夫长大叫:“加油!加油!快点干!”

  这一边朱据的兵士对于已经闯将进来的藤甲军是毫无办法的,他们奋力地挥刀砍到藤甲兵的身上,可往往都是徒劳,虽说如此,交州兵并不放弃拼杀在前!

  “喝啊!”一个抡着狼牙棒的士兵狠狠地一棒扫向两个藤甲兵的脚,将两个藤甲兵给扫落于地,虽说如此,可由于有藤甲的护卫,藤甲兵并没有受到伤害,却不料有两个交州兵扑上来,紧紧地抱住藤甲兵,而跟在后面的士兵剑指着藤甲兵脖子部位,就是要一见其露出部位,立即一剑刺将下去!要了藤甲兵的命。

  原本藤甲兵人数就比朱据军的人数要多,可不能总是这样打,往往只能是一个交州兵左遮右挡以拖住三、四个藤甲兵,然后本方再以数个士兵合缠一个藤甲兵以攻其脖子弱点所在,可这种情况非常的少,朱据军处于劣势之下。

  朱据已经亲身加入了战阵中,他的副将两个千夫长拱卫在朱据的左右厮杀以照应朱据。“呀!”铛的一声,朱据的力道是不小的,加上所持又是宝剑,可依旧斩不透藤甲,藤甲兵倒是受了力道的冲击受内伤,可却还不能致命,似此再这么地耗下去,朱据的体力也会跟不上。

  两个千夫长紧依在朱据的左右,问:“将军,怎么办?我军处于完全劣势啊!更为可怕的是不管我们怎么砍辟依旧无法砍伤对方!他们的藤甲实在是太厉害了!”朱据喘了粗气说:“给我顶住!顶不住也得给我顶!知道吗?”朱据说着回头望望百夫长,见到他们在本方的阻挡之下还在忙碌地在后方堆积着柴薪。

  藤甲兵见到百夫长他们正在忙碌地收集着柴火,就知道他们知晓了藤甲怕火的弱点,只要火一起,那么藤甲兵就危险了!藤甲上有油,一点即燃!

  朱据看着城上的弓箭手所着的火正对着柴木所堆积的地方,他们在等待着朱据的命令,他们看着朱据的危险境地,恨不得立即就将柴木给点燃以解朱据的燃眉之急。朱据将头一摇,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让弓箭手还不急于发放火箭。

  这一边,搬运柴木的百夫长们受到了一个冲破朱据本军阻挡的藤甲兵的攻击。“啊!”正在专心搬运的士兵被藤甲兵一刀砍翻于地。

  朱据急了,大叫:“千夫长!你给过去!将闯过去的藤甲兵给我斩杀!”“是!”其中一个千夫长领命而去。另一个千夫长还守在朱据的身边。

  越打下去,人越少,朱据的军兵所剩无几了!而藤甲兵迅速地向着后方突击。朱据大叫:“他怎么了!他身为千夫长怎么让敌人不断地向后渗透呢?”身边的千夫长一指,朱据原先所派出的千夫长已身中数枪,战死了。

  朱据将泪一抹,就在这当儿,有藤甲兵持叉刺向朱据!“将军!”身边的千夫长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这致命的一叉,然后挥刀一砍,将叉给砍断。持叉的藤甲兵还在惊愣地拿着断叉的时候,千夫长手中的刀飞出,恰好卡在了藤甲兵脖子露出部位,藤甲兵应声而倒。

  朱据扶着千夫长关心地问:“你没事吧?”千夫长中的一击是致命伤,他直视着朱据,想说话,可嘴边流出了无数的血来,说:“将,将军……保,保重……”话一毕,头一歪,死了。

  “呀!”狂怒的朱据大吼一声,挥动着手中的刀轮番乱砍向藤甲兵,可他的刀砍在藤甲兵身上只是力道的冲击,并没有能伤藤甲兵的性命。又有两个藤甲兵凶神恶刹地从后方要砍向朱据,朱据往下一蹲,一个急转,双脚一扫,将后方的两个藤甲兵给扫落于地。

  朱据就在这样奋战着,眼看着人是越来越少,就连搬运柴木堆积的士兵所剩也不多了。也有藤甲兵向城上赶去,他们要消灭弓箭手不让他们发射火矢!

  朱据身上也带伤了,他见到此状,知道再也撑不下去了!便大叫:“烧!”城上的弓箭手早就想了,他们一听命令,立即向着柴木堆积的地方发射火矢!柴木堆积的地方原本就浇上了油,一点即燃。火势冲天!

  还不止如此,在城上的弓箭手用染了油的柴木扔下到城门处,柴木像是雨一般地落下,很快地就堆满了一地。

  “杀啊!”藤甲兵冲上来了,一刀就砍在了正在不断地发射着火矢的弓箭手身上,藤甲兵扩散开来不断地围杀弓箭手,弓箭手根本就不躲,就算是死也得射出那一箭来,让烧得越旺越好!矮墙边的弓箭手也向城门处所扔下的柴木射出火矢,城门迅速地被大火所包围,隔断了城里城外的藤甲兵,靠近的藤甲兵不说碰着火,就是一经烘烤,接触高温身上的藤甲也立即燃烧起来!“呃啊!”藤甲兵惨叫着来回地在地上翻滚着。

  综观城内的藤甲兵也好不到哪里,高温之下,火神逞威,他们四散而避。一触火舌全身即燃!燃者绝无生还的可能!

  百夫长拿着火把对着十数个藤甲兵,他拿着火把来回地摇着,十几个藤甲兵不敢近他分毫。“呵哈哈!”百夫长大笑,说:“来啊!你十几个人都持有利器!为什么不敢上来!来宰了我啊!”十几个藤甲兵还是不敢妄动。

  百夫长从腰间解下了一瓶油,对着十几个藤甲兵后面的木屋用力地扔了过去!然后火把也跟上!在干燥的气候之下,有油又有火怎能不火势壮大呢?“啊!”惊慌失措的藤甲兵正在发愣的当儿,百夫长扑上来,将他紧紧地抱着,带着他冲向燃烧起来的木屋!

  被抱着的藤甲兵不断地用拳捶击着百夫长,可百夫长说什么也不松手。“嘭!”的一声,两人撞上了木屋,木屋随之倒塌,火星四溅,火星所溅到藤甲处,藤甲立即起反应,星星之为可成大火势!星点火溅到藤甲上燃烧的速度之快让人咋舌!一会儿的功夫,十个藤甲兵成了火球,在来回地翻滚着,可火不但没有灭,相反越烧越旺,一会儿后,就不见他们翻滚了,定定地躺着任由火在身上燃烧着。

  朱据大叫着:“哈哈!烧啊!烧!尽情地烧吧!烧!”朱据疯叫着,朱据知道凭借着这火能阻挡藤甲军一会,那时就盼邓艾能快点擒获刘备了。

  朱据大叫:“邓将军!朱据在此拜别了!希望你不要让兄弟们白死!成此大功!让兄弟们名垂青史!邓将军!”朱据仰天大叫!

  正在行进中的邓艾不由回头一望,望向朱据所守把的大门,说:“朱将军,是你在叫唤我吗?朱将军……”一顿,大叫:“前进!前进!”一个兴奋的喊声起:“前方发现了一个重要的人!已被我擒获!”邓艾一看是周胤,大喜:“难道是刘备!”

TAGS: 人物 历史人物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