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岛正则

  名人简历    【本页移动版】
福岛正则(1561-1624)福岛正则,幼名市松,出身于尾张国海东郡花正庄二寺邑,父亲是箍桶匠福岛市兵卫正信,母亲为羽柴秀吉的姑母,因此秀吉在织田家中受到重用被封长滨城后,缺乏血亲因缘的秀吉大力提拔自己的亲戚以为臂助,如妹夫三好佐治、襟弟浅野长政等直接拉入家臣团,而像福岛正则及加藤清正等年幼的后辈则多被其妻宁宁亲手扶养,担任小姓服侍秀吉。1624年(宽永元年)福岛正则病逝,在幕府的使者到达前,家人便将其尸体火葬,为此受到幕府追究,将剩余的二万石没收,仅给予他的三子正利3112千石,以旗本身份继续为幕府效力。

基本资料

姓名:福岛正则

日语假名:ふくしままさのり

罗马字:Fukushima Masanori

出生时间:1561年

身份:大名,左卫门大夫,官阶从四位下。

生活时代:安土桃山时代、江户初期

家庭:父福岛正信,母丰臣太阁秀吉伯母木下。

生平履历

福岛正则(1561-1624)福岛正则,幼名市松,出身于尾张国海东郡花正庄二寺邑,父亲是箍桶匠福岛市兵卫正信,母亲为羽柴秀吉的姑母,因此秀吉在织田家中受到重用被封长滨城后,缺乏血亲因缘的秀吉大力提拔自己的亲戚以为臂助,如妹夫三好佐治、襟弟浅野长政等直接拉入家臣团,而像福岛正则及加藤清正等年幼的后辈则多被其妻宁宁亲手扶养,担任小姓服侍秀吉。

由於与羽柴秀吉(丰臣秀吉)有亲戚关系,年幼时已为秀吉家臣。正则首次上战场是秀吉攻打三木城。其后参加中国征伐和山崎之战,在山崎之战立下战功,成为500石的知行。之后在贱岳之战中,斩杀了柴田胜家的大将拜乡家嘉,立下战功,当中福岛正则加俸禄被增至5000石,其余六人为3000石,为贱岳七本枪之首。在秀吉完成四国征伐后为伊予国今治11万石大名。1592年福岛正则出征朝鲜参与文禄之役,是第五队的主将,率领户田胜隆、长宗我部元亲、蜂须贺家政、生驹亲正、来岛通总等人,攻击京畿道,在年末正则的部队留守京几道。1594年在场门浦李舜臣交战,被李舜臣所击败。1595年,由於朝鲜战役的功绩,正则被封於尾张清洲城24万石的大名。

1599年五大老前田利家死后,与朝鲜战役时与石田三成的文治派交恶,於1599年与其余六人策划袭击石田三成,这计划最终未能成功。在这个时候其养子正之与德川家康养女满天姬结婚。一年后的关原之战中属东军先锋,正则原定跟随家康讨伐会津国大名上杉景胜。后来石田三成起兵,大军返回近畿,福岛正则成为返回近畿的先锋,在岐阜城之战与前哨队池田辉政立下了大功。在关原之战中希望与石田三成交锋,但最终没有实现,战场上与宇喜多秀家队交锋,双方一直保持均势,正则还让祖父江法斋在敌人阵间来去,收集消息。人传,江法斋甚至连往返于阵营之间的使者的粪便都一一用手捏碎,根据冷热确定他们往返的时刻,以使消息更加准确。直到小早川秀秋背叛西军战况有所改变而取得胜利。在战后的论功行赏,正则获得了安艺广岛等三国49万石大名

1602年进行检地,领地石高为51万5800。江户时代初期,参与多项筑城工作。1611年(庆长16年)促成丰臣秀赖与德川家康在京都二条城会面,成功说服反对的浅野长政和淀殿,但会面当天以生病为由没有同席,只在城外派遣部队一万人戒备。在大坂之役中,丰臣秀赖希望他派兵加入丰臣方,但正则没有答应,仅对於丰臣家自行接收了广岛藩在大阪粮食仓库八万石藏米一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加以默认。不过也因为这件事,正则提出希望加入东军时,德川家康不予同意,命令他留在江户城。1619年因为台风和暴雨的影响,向幕府提出申请修筑广岛城的许可令,同时自行紧急维修损毁部份,事后幕府指责他没有正式申请,违反武家诸法度。人在江户的正则赶紧向幕府谢罪,并表示会把擅自修改的部分破坏,但事后幕府指责他并未如实破坏擅修处,将他所拥有的广岛50万石没收。据说正则因为酒后妄言反对幕府的言论,所以被德川秀忠没收领地。

初时幕府打算将正则父子移封至陆奥国津轻一带,在遭到当地总治者津轻信枚反对及牧野忠成指出陆奥一带较远,最后正则与其子福岛忠胜移封到信浓国川中岛高井野,封秩4万5千石。1620年将其中2万5千石收入交给忠胜,同年忠胜病逝,其领地收入交还给幕府。

1624年(宽永元年)福岛正则病逝,在幕府的使者到达前,家人便将其尸体火葬,为此受到幕府追究,将剩余的二万石没收,仅给予他的三子正利3112千石,以旗本身份继续为幕府效力。一说正则是受不了一连串的屈辱而切腹自杀,家人为了隐瞒事实才紧急将他火化。

福岛正则死后的法号是“海福寺殿月翁正印大居士”。墓地在长野县小布施町梅洞山岩松院正则庙京都市右京区妙心寺海福院、和歌山县高野町高野山悉地院、广岛市东区新日山不动院及爱知县海部郡美和町菊泉院五处。

斗争年鉴

天正十年

福岛正则在随秀吉远征播磨时,于攻打三木城之役中熊见川的战场上初阵立功,得到一百石的领地。天正十年,织田信长亡于部将明智光秀所发动的本能寺之变中,秀吉从中国战场急转回攻,以替织田信长报仇的名义和明智光秀交战,福岛正则在这场结束光秀十二日天下的山崎合战中再次出战立功,战后加増了三百石封领。

天正十一年

羽柴秀吉与织田家耆老柴田胜家展开贱岳会战以决定天下谁属,阵中秀吉故意以织田信孝反叛的理由带着大军离开大本营木之本,让柴田军先锋、胜家的外甥佐久间盛政深入己方阵营,再由大垣反攻一夜间重新回到贱岳战场,秀吉将身边的侍童也投入沙场,以鼓励麾下将士建立战功。福岛正则与加藤清正、加藤嘉明、肋阪安治等一同出战,一马当先冲入战场,讨取了柴田军将领拜乡久盈,日后叙功,秀吉将福岛正则的知行加增到五千石,比起同列为「贱岳七本枪」的加藤清正、加藤嘉明、肋阪安治、片桐且元、糟屋武则、平野长泰所得的三千石封赏更高出一筹,被世人认定为七本枪的笔头。

对福岛正则来说贱岳的荣耀只是官运亨通的开始,正则跟着秀吉参加了小牧长久手之战并在天正十三年随军讨伐纪州根来杂贺一揆势力后被封为伊予今治城主,得到十万石封地。同年七月更在秀吉的奏请下叙任从五位下左卫门尉的官位。

此后,福岛正则做为秀吉的爱将在九州岛岛征伐、小田原之阵均未缺席,在对九州岛岛岛津家的征伐中福岛正则担任战后处理的代官与检地奉行做出贡献,加封为伊予汤月城城主,拥有十一万石封地,并在领地中推行兵农分离政策,同时编成水军部队加以训练,后来攻打小田原城北条氏时,福岛正则更攻下伊豆韮山城立下战功。

福岛正则在侵略朝鲜中的表现。

秀吉在文禄元年侵略朝鲜时将福岛正则拔擢为第五军的总大将,率五千兵马,偕户田胜成、生驹亲正、蜂须贺家政等两万四千大军跨海征朝,成功夺取忠清道-原因是朝军正规军实力太弱,后来的战斗说明,他的水平不高,并一五九二年八月二十日,福岛正则率领大军向新宁方面进军,途中遇到权应铢带领的义军(老百姓自发组织的武装),双方展开大战。鏖战中精锐日军竟被民兵击退,丢弃大量武器、粮食,全军撤退。

由于福岛正则的失败,民兵们乘胜追击,一举收复永川、义城、安东等地,“名将”福岛正则败守庆州。

于翌年出兵攻打普州城,不久后受命归国负责指挥海上输送兵粮军需的事务。文禄四年,秀吉给了福岛正则尾张清洲二十四万石的大封赏,同时负责管理在尾张有着十万石备蓄米的大粮仓,之后于庆长二年升任从四位下侍从,并赐姓羽柴。

庆长三年

丰臣秀吉病殁,大权落入以石田三成时为主负责执行政务等五奉行的文吏派手中,以福岛正则、加藤清正为首的武功派和文吏派由于处事作法的回异而早有不睦,尤其他们单单只是处理政务,却比起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武功派家臣更接近权力核心,利益与付出的不平衡让福岛正则等人积压了许多不满,再加上文吏派之首石田三成其自视甚高,瞧不起武功派只会打仗,不懂治国的傲慢态度亦加深了两派势不两立的立场,而且在侵略朝鲜时身任军监的石田三成对文吏派的小西行长与武功派加藤清正两人功劳认定的偏坦更是双方冲突的导火线,所以在秀吉辞世后福岛正则等人虽然在秀吉挚友、五大老之一的前田利家的威望下,无法有太大的反弹声浪,但已经开始积极与另一名五大老德川家康结交。

德川家康无视丰臣秀吉「诸大名不能私婚」的遗命,将异父弟松平康元的女儿满天姬收为养女以和福岛正则的养子福岛正之缔结婚约。庆长四年闰三月三日,一直制肘福岛正则等武功派不去找石田三成麻烦的前田利家病故于大阪城,福岛正则、加藤清正等武功派将领对石田三成的不满一次爆发,武功派之中福岛正则和加藤清正、黑田长政、细川忠兴、加藤嘉明、池田辉政及浅野幸长等七人于利家逝世当晚袭击石田三成的屋邸,只是石田三成正巧至前田利家的屋邸吊问而逃过一劫。

石田三成心知德川家康要留他分化丰臣家便在闻讯而来的佐竹义宣保护下投奔伏见城,果然家康收留了石田三成,拒绝福岛正则他们交出石田三成处死的要求,只是让他辞去五奉行的职务并隐居佐和山城。不久后,因为上杉景胜不愿屈从家康,更以一封「直江状」讥讽之,家康索性藉题发挥展开会津征伐,在德川家康集结众大名军力于下野小山阵地时,镇守伏见城的鸟居元忠所派的急使也已经来到告知石田三成起兵的消息。随家康东征会津的丰臣嫡系大名之中,当以福岛正则为首,家康透过浅野长政提案误导正则认为击败石田三成这个奸臣是稳固秀吉遗儿秀赖政权的行为,同时德川家康一口保证定会维护丰臣秀赖,福岛正则遂同意加入东军打倒石田三成。所以在家康进行小山评定时福岛正则率先声明支持之意,使同为武功派的池田辉政、浅野幸长、细川忠兴诸将纷纷附和,决定支持德川家康西进攻打石田三成。

人物详解

贱岳获殊荣

播磨远征被认为是福岛正则的初阵,因为初阵表现出众,得到秀吉的青睐。在山崎合战也表现活跃,但真正让他一鸣惊人的还是贱岳合战,在这次合战中,福岛正则杀死了柴田军将领拜乡家嘉,在日后论功行赏时,得到五千石的赏赐。比同列为“贱岳七本枪”的加藤清正、加藤嘉明、肋协安治、片桐且元、糟屋武则、平野长泰所得的三千石封赏更高一筹,也因此被认为是贱岳七本枪之首。此后,随着秀吉的天下统一,福岛正则也是步步高升。

小牧长久之战中在秀吉麾下后备,纪州征伐中因为攻克了高井·岛中城,成为播磨龙野城城主。九州征伐后,拜领伊予汤筑十一万三千二百石,并担任战后处理代官和检地奉行。小田原征伐在织田信雄配下担任先锋之职,攻陷韭山城。因为福岛正则战功显赫,秀吉在文禄元年侵略朝鲜时将福岛正则提拔为第五军总大将,带领户口胜成、生驹亲正、蜂须贺家政及两万四千大军跨海远征,不久后归国负责指挥海上输送兵粮军需事务。秀次自尽后负责检验尸首,得到尾张清州二十四万石领地,同时负责保管将十万石大米,用于防备关东的德川家西上。之后升任从四位下侍从,并赐姓羽柴。

文治武功生死斗

秀吉病没后,丰臣政权落入石田三成等负责执行政务的文吏手中。石田三成平时自视甚高凡事不讲私情是非分明,在侵略朝鲜时担任军监之职,对文治派小西行长和加藤清正的功劳认定使武功派极为不满。平时只负责处理政务的文治派,在此时比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武功派家臣更为接近权力的核心,更激化了文治派和武功派的矛盾。再加上秀吉正室与侧室的矛盾,福岛正则等支持正室的武功派更要与支持侧室的文治派斗个死活。不过当时在秀吉挚友五大老之一前田利家的威望下双方都不敢妄为,但武功派已经开始积极与德川家康结交。

此时德川家康也抓住时机开始与大名们结交,甚至无视秀吉“诸大名不能私婚”的遗命,与伊达政宗、福岛正则和蜂须贺家政等人联姻。石田三成自然不能赞同这种做法,立即联合五奉行三大老声讨德川家康,然而福岛正则却因为与石田三成积怨太深,非但没有悔悟反而认为因为自己是秀吉的表亲,因此与家康联姻正是为了丰臣家的安泰。在前田利家去世当夜,福岛正则、加藤清正、黑田长政、细川忠兴、加藤嘉明、池田辉政及浅野幸长等七人袭击石田三成屋邸,当时石田三成正巧去前田利家屋邸吊唁而逃过一劫。

不久后因上杉景胜不愿屈服德川家,直江兼续更以辛辣犀利的“直江状”讽之,家康借题发挥展开会津征伐,福岛正则与诸大名集结于下野小山阵地,而石田三成也在此时举兵讨伐德川家康。为了获得丰臣嫡系大名的支持,家康误导此次战斗是为了铲除奸臣石田三成稳固秀赖政权,并保证继续维护丰臣秀赖。福岛正则立即答应加入东军,并在小山评定时首先发表声明,使同为武功派的池田辉政、浅野幸长、细川忠兴纷纷附和,诸大名随家康掉转矛头西进攻打石田三成。

福岛正则、池田辉政和监军本多忠胜、井伊直政率领三万五千东军先锋部队进入尾张后,福岛正则毫不吝惜地将当年秀吉交他保管的十万石大米拿出来供应军粮。之后争功心切的福岛正则与池田辉政相继猛攻,占领了织田秀信驻守的歧阜城,并于距离大桓城西北四公里的赤坂建立阵地,与西军对峙。

关原大战爆发前,福岛正则在家康面前极力争取先锋之职,以求日后亲手处斩石田三成,并得到家康的允许。不料在第二日德川军先锋井伊直政和松平忠吉突袭与福岛正则军对峙的宇喜多秀家部队,夺走了福岛正则的先锋之功。闻讯大怒的福岛正则立即亲率六千猛攻宇喜多军,但在名将明石全登指挥的宇喜多军面前却是寸步难行。正则麾下猛将可儿才藏骁勇异常,数次击退逼近的宇喜多军,福岛正则也多次激励全军奋勇前进,但直到小早川秀秋倒戈,福岛正则才得到将宇喜多军击溃的机会。战后,福岛正则得到安艺和备后两国四十九万余石的封地。

得到封赏的福岛正则开始进行领内检地(增税约十万石),修筑广岛城,解除地侍武装,兵农分离等一系列措施,整顿领内民生。

心向丰臣

关原合战的胜利者德川家康登上天下人的宝座,身任征夷大将军开创江户幕府,而丰臣家却成为仅仅占有三国的大名,主人和仆人的关系彻底对调,这样的结果自是福岛正则意料之外。虽然对此颇为不满,但福岛正则却无力反抗,只得尽量表达出对德川家恭顺,而内心中把丰臣家看做真正的主家。家康要求秀赖上京觐见时,担心家康趁机谋害秀赖的福岛正则与加藤清正、浅野幸长秘密商议对策,最终福岛正则称病带兵万人驻守大阪,加藤清正和浅野幸长亲自在秀赖轿子旁护卫。

大阪之战时,福岛正则被幕府视为危险分子,因此负责留守江户,只派遣代理人长子福岛忠胜从军。福岛家虽然没有响应丰臣家的号召,但是却一直忙于调解,希望丰臣家能尽量避免战争。不过并无效果,只得在江户伴随着哀叹声目送着曾经的主家走向灭亡。

1617年福岛正则升任从四位下参议官位,同年广岛城水灾受创,通过本多正纯于第二年向幕府申请应急整修。1619年,幕府以无故修筑城池为由,判福岛正则改易处分,减封信浓川中岛四万五千石,为防止福岛正则心生叛意派兵随行。1620年,长子忠胜去世,刚送走黑发人的福岛正则又得到了幕府要求上缴二万五千石的命令,抑郁的正则于1624年寂寞地死去。讽刺的是由于在幕府检使到来之前,家臣已将福岛正则遗体火化,幕府再次处罚福岛家,只给福岛家留下三千石……

虽然福岛正则骁勇善战,但是却几乎是没有政治眼光,为了个人的私怨大兴刀兵,逐渐被德川家康掌握,最终成为家康消灭丰臣家的工具。而且因为他的地位,导致其他大名跟风一起在关原合战中投靠家康。在关原合战结束后,福岛正则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但却无力回天,只得尽量去维护丰臣家。个人认为在大阪之战爆发前,福岛正则已经完全没有对抗家康的勇气,心中第一位的并不是丰臣家而只是保护自己的领地,因此并不敢举兵支援,只是象征性地将自己在大阪存放的粮草献给秀赖。不过福岛正则一定没有想到幕府的手段如此厉害,得到天下后竟拿自己作为第一个铲除对象……

家臣

可儿才藏尾关正胜 大崎长行 志贺亲次

官职

天正13年7月16日(1585年8月11日)从五位下左卫门大夫。

庆长2年7月26日(1597年9月7日),任官侍从。

庆长7年3月7日(1602年4月28日),左近卫権少将(从四位下同时就任)。

元和3年6月21日(1617年7月23日)、从三位参议。同年11月辞去参议一职。

历史评价

一生以勇猛的作风闻名天下。特别是在天正十一年(1583)的贱岳合战中,与同为勤务兵的加藤清正、加藤嘉明等六人奋勇作战,创出u2018七枪破敌阵”的战功,后来这七人被称为“贱岳七条枪”,形成了丰臣家的作战主力。而福岛正则作为七枪之首,不但所封领地较其他六人多,还被秀吉赐丰臣姓,位列家中一门。

福岛正则的性格一直是人们所乐于议论的话题。总的来说,正则的性格属于激情一派。瞬间的喜怒变化是其最大的特征。因此也被冠以“感情家”的称号。但是在与母里太兵卫赌酒输掉名枪“日本号”、加藤清正拜领“丰臣”姓氏等事件中的无赖表现却颇失风度。

父亲福岛正信的妻子是秀吉母亲大政所的妹妹,因此以表兄弟的身份出仕秀吉。是秀吉为数不多的亲系武将之一。他也被称作日本战国第一叛徒,在关原决战中加入东军德川家康阵营,被人公认为是勇猛的将军以及愚蠢和无知的结合体。他的愚蠢导致本家大名丰臣秀赖大势已去,把夺取天下的优势拱手让给了德川家。

TAGS: 日本战国 大名 武将 历史人物 丰臣氏
推荐文章